石更沈葉葉 作品

第0381章 周敏的婚禮

    

巴,示意把陶秉坤帶走,陶秉坤就被帶出了房間。賈旺站起身說道:“莫書記,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我從來冇有答應過要幫陶秉坤,陶秉坤也冇法證明石更收了他的錢,所以這說明是他栽贓陷害。”通過對質,得出的結果確實如此,但以莫是非的身份,他現在顯然不好直接給事件下最後的定論。莫是非說道:“謝謝賈秘書長配合紀委的工作,今天就到這兒吧,咱們回省委吧。”石更、賈政經、王建德在被帶離的時候,石更和賈政經對視了一眼,而王建...-

晚,石更去了縣招待所見胡雪菲,但胡雪菲並不在。

“你媽呢?”石更問道。

“她去醫院了。”胡樂樂說道。

“她怎麼了?身體不舒服?”石更關心道。

“冇有。好像是哪個縣領導病了,她過去看望一下。你找她有事?”

“嗯,有點事。”石更打量了一下已經不拄拐的胡樂樂問道:“你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吧?”

“好了百分之七十吧。正常走路冇問題,但時間久了腿還是會有點疼。”胡樂樂伸手拉著石更的胳膊,把石更拉進她的房間,然後把門關了,將石更推倒在床,隨即騎了去。

“你要乾嗎?”

胡樂樂俯視視著石更,噘嘴道:“你說乾嗎?之前我行動不便,一直拒絕向我交公糧。現在我行動自如,你該把屬於我的公糧交出來了吧?”

“彆鬨。趕緊起來,一會兒回來被你媽撞見多不好啊。”石更想要起身,卻被胡樂樂的雙手按住了肩膀。

“看見正好,反正這層窗戶紙早晚得捅破。”胡樂樂說著話便伸手開始解石更的衣釦:“你能跟我媽在一起,憑什麼不能跟我在一起?難道我我媽年輕,反倒成了劣勢?”

石更抓住胡樂樂的手否認道:“彆瞎說,我什麼時候和你媽在一起了。”

胡樂樂甩開石更的手笑道:“行啦,你彆不承認了。該聽見的我都聽見了,該看見的我也都看見了。”

胡樂樂所言非虛,她來到古北縣養傷這段時間,確實多次在半夜的時候聽到和看到過她媽和石更翻雨覆雲。

“你不生氣?”石更認真地問道。

“生什麼氣呀?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而且我還要感謝你,我媽這麼多年一個人不容易,她這個年紀又是需求最旺盛的時候,你能夠去滋潤她是好事,不是壞事。我說過,我是願意和我媽共同分享你的。”胡樂樂一本正經地說道。

“嗬嗬,你是我見過最開明,也是最開放的女孩了。冇有之一。”石更聽了胡樂樂的話,感覺有點難以置信,他覺得像胡樂樂這樣的女孩估計整個吉寧省也找不出來幾個。

“我的開明和開放隻對內,不對外。”胡樂樂解開石更的褲腰帶,拉開褲子的拉鍊說道:“咱們趕緊開始吧,我都等不及了。”

石更與胡樂樂的“交公糧運動”,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如火如荼,銷/魂蝕骨。

胡樂樂叫個不聽,石更一開始還試圖捂著她的嘴,擔心被突然回來的胡雪菲聽到,可是發現根本冇用,最後索性任由她叫,叫聲也令他更為興奮。

結束後,兩個人依偎在一起喘/息之時,門外忽然響起了胡雪菲的聲音:“樂樂,你睡覺了?”

聽到胡雪菲的聲音,石更的反應極快,翻身下床穿衣服。胡樂樂冇有動,她用被子蓋住了。

“冇有,我跟石更同誌在深入的交流一個問題。”胡樂樂看著石更壞笑道。

“我進去方便嗎?”胡雪菲問道。

“方便啊,進來吧。”胡樂樂將一邊的胸罩塞到被子裡說道。

石更剛把兩條腿伸到褲腿裡,聽了胡樂樂的話,他瞪了胡樂樂一眼,然後快速提起褲子,在胡雪菲推門的那一瞬間,把褲腰帶繫了。

“你來了。”胡雪菲看著石更微笑道。

“啊,剛來一會兒,正跟樂樂聊天呢。”石更坐在床邊,一副什麼都冇發生過的樣子:“我聽樂樂說你去醫院看人去了,誰病了?”

“樸江,突然暈倒了,我過去看了一眼,說是高血壓,已經冇事了。”

“我找你有點事,去你那屋說吧。”

石更起身來到了門口,回身關門的時候,胡樂樂掀開被子,分開雙腿,故意引誘石更。石更無奈地笑了笑,把門關了。

拿起放在沙發的包,石更進了胡雪菲的房間。

“什麼事啊?”胡雪菲問道。

石更從包裡拿出一張vcd碟片,遞給胡雪菲:“這個你收好了。”

“這什麼呀?”

“範子彪和邱小艾在一起辦事的錄像。”

胡雪菲大吃一驚:“他們倆……”

“這下你知道之前邱小艾為什麼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知道本土派那邊的動態了吧。”石更笑道。

“你這錄像是從哪裡搞來的?”

“這個你彆管了。總之範子彪和邱小艾現在知道你和我掌握著他們之間不可示人的東西。有了這個東西,可以將他們死死地攥在手裡了。”石更叮囑道:“一定要把這個東西/藏好了,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發現了。”

五一假期的前夕,石更接到了周敏打來的電話,周敏說她剛剛生下一個女兒,母女平安,石更聽了雖然心裡非常不是滋味,但還是對她表示了恭喜。

周敏已經領結婚證了,由於懷孕的原因,還冇有舉辦婚禮。她把婚禮放在了生產之後,時間為六月一號,在京天舉行。周敏向石更發出了邀請,希望石更能夠參加她的婚禮,石更說他一定參加。

六一的早,石更開著胡雪菲的車去了京天,一路心情都很複雜。

婚禮的舉辦地是一個叫“皇冠之星”的五星級酒店,這家酒店在京天都是數一數二的。

石更到了以後,進酒店門時,被四個穿著西裝,像門神一樣大漢給攔住了。

“您是來參加婚禮的?”一個大漢問道。

“對,參加周敏的婚禮。”石更說道。

“您有請柬嗎?”

“冇有,周敏給我打的電話,冇給我發請柬。”

“您說一下您的名字,我進去通報一聲,如果您是受邀參加婚禮的嘉賓,我們馬讓您進去。”

“整個酒店都被包下了是嗎?”

“是的。您叫什麼名字?”

石更剛要報自己的名字,這時一個聲音說道:“他叫石更,讓他跟我一起進去行了。”

石更扭頭一看,發現是秀,吃驚不已。

四個大漢看到秀,齊齊向秀九十度鞠躬:“小姐好。”

“你怎麼來了?”石更怪道。

“我來參加婚禮呀。”秀笑道。

“你參加誰的婚禮啊?”

“史天樞啊。難道你不是?”

史天樞?

石更看了看四個大漢,又看了看秀,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難怪能包下整個酒店呢。

進了酒店,秀說道:“你彆告訴我是史天樞請你來的。”

石更麵無表情:“他怎麼可能請我來呢。我記得你不是說史天樞和一個香港富商的女兒在交往嗎?”

“是啊,那個時候他確實是在和一個香港富商的女兒交往,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拉倒了。再聽到他的訊息時,他升級當爹了。我聽說和他結婚的這個女孩冇什麼家世,隻是吉寧省委宣傳部的一個副部長。當時史家人全都反對,隻有史天樞一個人堅持。後來因為有了孩子,又改變不了史天樞的心意,隻好選擇了接受。據說史天樞對他這個媳婦特彆好,好到令人髮指的程度……”秀一臉的羨慕嫉妒。

石更是萬萬冇想到周敏會嫁給史天樞,如果他在知道周敏懷孕的時候知道是史天樞,他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將兩個人分開的。如今二人不光是有了孩子,還結了婚,什麼都晚了。

石更現在最擔心的是史天樞娶了周敏,他和周勝的關係恐怕不僅永遠無法修複了,還會成為他仕途除賈氏父子之外的又一大障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石更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怎麼了?”秀見石更悶悶不樂,像是有心事。

“冇怎麼啊。”石更擠出一絲笑容說道。

“你和史天樞的老婆是什麼關係啊?”秀好道。

“朋友關係。”石更不想多說,輕描淡寫說了一句後,看著秀問道:“你是代表你爸來的?”

“對啊。我家不像雅他們家,跟史家冇有深交,所以像這種場合我爸是不會來的,我代表出席一下是了。”

臨進舉辦婚禮現場之前,秀突然挽住了石更的胳膊,並衝石更微微一笑。石更愣了一下,看了一下秀的胳膊,然後也衝秀笑了一下。

婚禮現場是一個很大的宴會廳,目測現場至少可以容納一百桌的客人。現場佈置的溫馨浪漫,加美妙歌曲的襯托,讓喜慶的氛圍變得更加濃烈了。

史天樞的很多朋友跟秀也很熟悉,進了婚禮現場,秀不斷的與各色人打招呼、聊天。看到秀挽著石更的胳膊,所有人都對石更很感興趣,問秀與石更的關係,秀隻說石更是她的普通朋友。

在秀與朋友閒聊之時,石更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周勝和馬麗麗,石更在秀的耳邊耳語了一句,然後朝周勝和馬麗麗走了過去。

“周叔,馬姨。”石更笑著跟二人打招呼。

周勝和馬麗麗看到石更很詫異,他們都冇想到石更會來。不同的是,馬麗麗藏在心裡冇有說,而周勝直接說了出來。

“你怎麼來了?”周勝的一張笑臉瞬間陰沉了起來。

“是周敏邀請我來的。今天是周敏大喜的日子,周敏結婚,你們也算是完成了一樁心事。同時還要恭喜你們升級成為了姥爺、姥姥。”石更真誠的恭喜道。

周勝毫不領情:“周敏怎麼能邀請你呢,簡直是胡鬨。說實話,我一點也不希望在這個場合看到你。”

馬麗麗用胳膊碰了一下週勝,朝他微微皺眉,然後笑對石更說道:“謝謝,謝謝你能來參加周敏的婚禮。”

馬麗麗覺得在今天這個場合,冇必要對石更這樣。而且石更和周敏的事情早過去了,現在周敏都結婚做了媽媽了,周敏都不記恨石更,他們何必一直耿耿於懷呢?實在冇必要。

這時,周敏挽著史天樞走了過來。

這是繼石更把史天樞給打了以後,二人的第一次見麵。史天樞看到石更很驚訝,他不知道石更是周敏邀請來的,看到石更與周勝和馬麗麗在一起,以為是周勝和馬麗麗邀請來的。

“好久不見。”石更笑道。

“好久不見。”史天樞看石更的眼神充滿了仇視。

“你們認識?”周敏不知道石更和史天樞是認識的。

“豈止是認識,我們是相當熟悉。我在春陽的東平縣掛職鍛鍊當縣委副書記的時候,他是縣長。我們足足在一起相處了兩年之久。”史天樞看著石更冷笑道:“在古北縣當政協主席的日子肯定特彆享受吧?”

“那是肯定啊,每天都生活在藍天草原之,頗有閒雲野鶴的味道。說來這都得感謝你呀,要是冇有你,我哪能去古北縣那麼好的地方啊。”石更轉頭看向周敏,眼神很複雜,但嘴角始終掛著笑容:“你去過古北縣,你知道那個地方有多好的。”

周敏心裡“咯噔”了一下子。

“恭喜你們走進了婚姻的殿堂,祝你們在今後的日子裡夫妻和睦,白頭到老,永結同心。”石更祝福道。

史天樞牽起周敏的手說道:“謝謝,我們一定會的。”

“新婚快樂。”秀來到石更身邊,挽住石更的胳膊,對史天樞說道。

秀的舉動吸引了周勝、馬麗麗、周敏、史天樞四個人的全部眼球。

“謝謝。記得替我向你爸帶好,說我祝他身體健康,生活幸福。”史天樞微笑道。

“我會的。”秀朝周勝一家三口微微點頭示意,然後對石更說了句“咱們去那邊吧”,走了。

“她是誰呀?”周敏好道。

“秀。宇江山的女兒。”史天樞看著秀的背影,心想她和石更怎麼搞到一起去了?

周勝聽到宇江山四個人很吃驚:“是軍委的……”

史天樞點點頭。

婚禮開始以後,石更冇有看,而是悄悄的離開了婚禮現場。他能接受周敏嫁給彆人,可是嫁給史天樞,他心裡接受不了,永遠都接受不了,所以他不想看到兩個人在舞台甜言蜜語,海誓山盟的一幕。

秀見石更出去了,她隨後也出去了。

“史天樞的嶽父好像不是很喜歡你呀,你不會是揹著人家,欺負過人家的女兒吧?”秀笑道。

石更看了看秀,冇有說話。

“如果你和史天樞的嶽父有仇,那你可要麻煩了。史家今後肯定會全力支援史天樞的嶽父的,到時史天樞的嶽父掌握了大權,你在吉寧的日子恐怕要更不好過嘍。”秀忽然很認真地問道:“我幫你怎麼樣?”

“你真願意幫我?”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秀。

“假的。”秀冷哼了一聲說道:“你又不是我老公,我憑什麼幫你?你不是一向足智多謀嗎,有轍你還是自己想吧,我纔不管你呢。”

秀說完噘著嘴巴走了。

石更看著秀的背影,輕歎了聲氣。

-來了,希望您能對我們的無公害蔬菜大棚多提寶貴意見。”田地雙手握著賈旺的手,滿臉堆笑道。“你們的蔬菜大棚搞得很不錯,這說明你這個縣委書記治縣有方。好好乾吧。”賈旺微笑道。“賈秘書長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乾的。”田地轉頭看向石更介紹道:“這位是縣長石更同誌。”“賈秘書長您好,歡迎您來到東平縣。”石更冇有像田地那樣伸出兩隻手,而是伸出一隻手與賈旺握手。賈旺同石更握手時,手明顯加了幾分力道,雖然臉仍舊麵帶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