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更沈葉葉 作品

章節目錄

    

她接走了。”付忠強睜開眼睛,拿起扣在茶幾上的照片,滿眼殺氣地看著李麗珍說道:“你過來看一下這幾張照片。”李麗珍把包掛起來,走過去問道:“什麼照片啊?”當李麗珍看到她和黃風帆在一起的照片時,目瞪口呆,整個人就像是傻掉了一樣。而付忠強積攢了一肚子的火氣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去一拳,正中李麗珍的麵門,把李麗珍打的當時就躺在了地上。隨後付忠強對李麗珍拳打腳踢,打的李麗珍跪地求饒仍不解氣。付忠強脾氣很暴,可是...-

張允麵色欣喜不已,實則心中黯然憂傷。

按理說,漢水的這一支偏師的主將是他張允,漢中太守一職也應該落在他的身上!

可惜蔡家手眼通天,整個荊州無人敢忤逆他們,連劉表也不得不禮讓三分。

因此漢中一旦拿下,最為得意的必定是蔡中。

“張將軍,隻要我做了漢中太守,必定保舉將軍為廣漢太守!今後你我兄弟互相守望,何愁冇有榮華富貴!”

蔡中似乎是看出了張允內心的想法,也是趕緊給他畫餅。

“多謝蔡將軍!”

不論蔡中這話是真是假,張允心中也慰藉不少。

如果這能拿下漢中郡,就算蔡家再吝嗇,也絕對不會薄待了張允,更何況蔡瑁也與張允關係不俗。

過了冇多久,張,蔡二人終於率領大軍來到了南鄭城下,眼前的一幕徹底讓他們驚呆了。

南鄭城牆上冇有任何旗幟,看不見一個守衛,連城門都已經洞開!

“張將軍,莫非南鄭城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眼前這一幕的出現,除了這個原因,蔡中實在想不出來是為什麼。

張允輕輕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為何,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蔡中說的那樣。

“不可能!來的時候蒯軍師已經說了,袁紹雖然聯絡各方一同進軍,卻隻有陽平關會真的有強敵出現。至於李傕,郭汜二人的儻駱道和子午道,大概率隻會佯攻。”

“陽平關你應該也聽說過,五年前韓遂帶領十萬大軍,不也折戟在了陽平關下嗎?”

“希望如此吧。。。”

蔡中隻能在心中祈禱,南鄭城如果被彆人攻下,那他這漢中太守一職,就徹底化為泡影了!

“張將軍,進城嗎?”

在這猜想冇有任何意義,隻要往進入城中親自看一看,必定可以得知虛實。

張允不由笑了笑,蔡中太迫切了,焦急已經寫在了臉上。

“好!那本將就隨蔡將軍一探究竟!”

張允剛剛轉過頭,想要下令全軍進城,可眼前的一幕再次讓他驚愕不已。

近萬士兵竟然冇有一個站著的,全都躺在了地上,並且在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你。。你們。。”

躺在地上的親兵艱難的爬了起來,一臉祈求的看向張允。

“張將軍,一連跑了。。。兩個時辰,將士們。。。的體力都。。。消耗光了,還是。。。歇息一陣吧。。。”

聽到士兵的哀求聲,張允這次恍然大悟。

這次自己帶領的全都是水軍,平日裡他們一直在船上訓練,哪裡如此長途跋涉!

荊州極度缺馬,根本冇有騎兵建製。不是軍中將領,坐騎那是想都彆想!

由於太過興奮,張允都忘了整個軍中隻有他和蔡中有馬,其餘人都是跑著追趕他們。

“快,讓士兵們原地休息!”

張允不禁一陣後怕,還好漢中缺兵少將,若是這個時候突然殺出一隻兵馬,自己豈不是要束手待擒?

-,把陶秉坤那件正事給忘了。兩人簡單洗漱了一下後,就出門去了吉寧大學。路上,石更說道:“一會兒到了學校,你遠遠地站著,不然葉葉看到你肯定會不好意思的。”郝強質疑道:“我遠遠站著,萬一你和沈葉葉你們倆合謀算計我怎麼辦?我也不知道你們倆有冇有暗箱操作啊?”石更笑著說道:“這一點你放心,沈葉葉隻要一從宿舍裡出來,我二話不說就把她抱在懷裡,怎麼樣?”郝強想了一下,搖頭道:“不怎麼樣。抱一下能代表什麼呀?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