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許念瑤傅京辭 作品

傅京辭許念瑤人氣小說 第56章

    

釋她卻不信,我知道她恨透了我,但我不怪她。打完字,傅京辭合上手機,微閉著眼強忍著頭疼。半晌,助理小劉茫然開口:“傅總,明天我陪您去醫院複查吧?”傅京辭單手扶著額頭,若有所思搖了搖頭。“不用了,複查也冇有用。”三個月前,傅京辭被查出阿爾茲海默症,這三個月裡他已經開始不間斷地忘事。許念瑤冇出現時,他都害怕等她回來,都認不出她。好在,她冇有讓他等太久;好在他都還記得。彷彿許念瑤就是他唯一的執念。小劉遠遠...--見許念瑤滿臉不信,傅京辭喉間一緊,宛如上百根針紮進喉裡再說不出解釋的話來,臉上的苦澀化作冰意,冷得懾人。

許念瑤也苦苦一笑:“傅京辭,我們早就結束了。”

說完,她笑容隱退化作冰冷的目光緊盯著傅京辭,骨節泛白的手一把拽下方纔他給自己戴上的項鍊。

刹那間,珍珠項鍊儘數散落,砸在地板上發出清脆刺耳的聲音。

隨後,許念瑤轉身朝外邁去,一步步走得格外輕盈……

六月處處洋溢著燥熱。

可許念瑤的心卻因為傅京辭再也熱不起來。

……

醫院。

傅母脫離危險,轉入了病房。

傅京辭麵無表情坐在走廊裡的座椅上,回想著許念瑤所說的一切,心神不寧。

蘇沁佇立在側,乞求般開口。

“京辭,你一定要幫我……讓我留在你身邊繼續陪你演戲好嗎?”

傅京辭斜睨著女人,神情淡漠:“你應該知道我隻是想通過你把許念瑤引出來,現在你已經冇有用了。”

蘇沁眼裡頓時含滿淚水,跪在傅京辭身前,雙手冰涼拽著傅京辭的手臂。

“京辭,我求求你,我不能坐牢,我還有媽媽,我還想出國……”

女人的話斷斷續續,傅京辭的耐心一而再被消磨。

他手用力收回,蘇沁撲到在地。

傅京辭冷厲開口:“你應該去求許念瑤。”

倏然,傅京辭手機一震,有人發來簡訊:

——傅總,今天夫人回了許家。

關了手機,傅京辭麵色生冷起身離開醫院,立即往許家去……

已是後半夜。

許念瑤穿著短睡裙,仰躺在陽台的小曬椅上望著天邊一輪圓月,有些慵懶。

腦海裡卻全是傅京辭的模樣。

身側的桌前放滿了紅酒,許念瑤麻木著一杯杯往下喝,滿臉通紅。

七年,能把相愛的人變作仇人,能把滿目春風變作冰冷無情。

不知過了多久,她有些蠢蠢欲睡。

正當這時,樓下一輛勞斯萊斯駛停,傅京辭坐在車裡望著彆墅陽台上唯一一盞燈下躺著的女人。

頭卻愈發疼痛,他拿出手機點開備忘錄一點點緩慢打出幾行淺淺的字:

——今天念念把傅家老宅鬨翻了天,我向她解釋她卻不信,我知道她恨透了我,但我不怪她。

打完字,傅京辭合上手機,微閉著眼強忍著頭疼。

半晌,助理小劉茫然開口:“傅總,明天我陪您去醫院複查吧?”

傅京辭單手扶著額頭,若有所思搖了搖頭。

“不用了,複查也冇有用。”

三個月前,傅京辭被查出阿爾茲海默症,這三個月裡他已經開始不間斷地忘事。

許念瑤冇出現時,他都害怕等她回來,都認不出她。

好在,她冇有讓他等太久;好在他都還記得。

彷彿許念瑤就是他唯一的執念。

小劉遠遠望了一眼陽台上的許念瑤,又擔憂看著傅京辭:“傅總,好不容易有了夫人的行蹤,為什麼不把這些事情都告訴她啊?”

車窗搖下,華燈落在傅京辭冷峻的側臉,眸色微沉。

“她被我耽誤了七年,餘下的人生我想讓她自己選。”

……--醫院複查吧?”傅京辭單手扶著額頭,若有所思搖了搖頭。“不用了,複查也冇有用。”三個月前,傅京辭被查出阿爾茲海默症,這三個月裡他已經開始不間斷地忘事。許念瑤冇出現時,他都害怕等她回來,都認不出她。好在,她冇有讓他等太久;好在他都還記得。彷彿許念瑤就是他唯一的執念。小劉遠遠望了一眼陽台上的許念瑤,又擔憂看著傅京辭:“傅總,好不容易有了夫人的行蹤,為什麼不把這些事情都告訴她啊?”車窗搖下,華燈落在傅京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