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盈兒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功成身退(最終回)

    

五千人馬,過段時間會集合到東門城外的山裡,你可暗中訓練安排,另外五千人手你先自己找,一定要忠心可靠的,這裡有十萬兩銀子,你先拿去用。”**虹從懷裡拿出一疊銀票要交給王有道,王有道卻遲疑道:“臣身邊有他人眼線,讓臣行事會暴露長公主的計劃。”**虹笑道:“暴露就暴露,我回來卻不找你,不讓你做點什麼才讓人覺得奇怪呢,你不要讓他人眼線混進你的人手中,即使混進來你也要能知道是誰就行。我給你的五千人倒是要小心...-

[]

時光飛逝,半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墨雲漸漸安穩了下來,新帝勤政愛民,大臣也儘心做事,世家貴族們大半離開了京城散居於各地,京中事務一切都變得井然有序,然而,新帝現在一點兒也開心不起來,是的,他十分不開心,皇姐和姐夫離開了,今日一早,樂樂哭著拿了封信給他,告訴他,父親、母親不要他們了,他們倆個人不辭而彆了。

他打開了書信看完也是驚訝不已,然後就是失落、不捨、還有一些不安湧上了心頭,皇姐在信裡寫道,她和姐夫為國操勞十餘年,早就心力交瘁,而她受傷幾次,身體也是大不如前,所以,看他是剛剛登基,幫他治同也有一年了,如果他已可以獨當一麵,她們就決定放下一切,四海雲遊去了。

皇帝拿著信,緩了好久才平靜下想要大叫大哭的衝動,他纔多大,皇姐就把他丟下不管了,想想以後不可能再有問事,就有姐夫來解決,再有人不服,就有皇姐幫忙壓製,一切都要靠他自己了,他就覺得壓力大得喘不過來氣。

看了看邊上還哭著的樂樂,皇帝安撫道:“彆哭了,皇姐走了,你不是還有我,還有四位皇兄呢嗎,我們會照顧你的,而且,他們又冇有說不回來了。你也長大了,要有點兒男子漢的氣度啊。”

“可是他們把小妹給帶走了啊,還有,他們把三個弟弟都交給我了,我不要啊,我還是小孩呢,怎麼管他們啊!”樂樂想起乖巧可愛的小妹被帶走了,而他卻要麵對那三個越來越調皮,越來越難搞的弟弟,他就實在忍不住不哭啊。

皇帝聽得一呆,然後氣得握住拳頭真想大罵兩句,這對無良的夫妻,擺明瞭是想自己逍遙,把麻煩都丟給他了。

拍了拍樂樂的肩膀,皇帝歎了一口氣道:“彆哭了,冇了他們,我們一樣會過得很好的,你的弟弟們你帶不了,就接進宮裡吧,父皇和母後他們如今閒著也冇什麼事,有幾個孩子陪著倒也可以享享天倫之樂。”

樂樂想了想,點了點頭,如今也隻能這樣了,不過總歸不用他來麵對弟弟們“孃親去哪兒了,什麼時候回來啊!”“我要父親,我要孃親!”等等的問題了。

看著樂樂好過了一些,皇帝想了下又道:“皇姐和姐夫說要辭了他們身上的官職,丞相之位也就罷了,但是這鬼王的爵位卻是不能說收就收的,畢竟,皇姐征戰一生,如今這墨雲的天下大半都是她打下來的,如今她又冇有什麼過錯,收了爵位不說天下人如何說,就是我這關也過不去啊。如今你也不小了,這爵位就由你來承繼吧。”

樂樂一聽差點兒跳了起來,皇帝舅舅冇弄錯吧,什麼叫他也不小了,他才十幾歲,還未成年好吧,這麼小就給他鬼王爵位,就把這麼重的擔子交給他好嗎?他不要啊,他還想偷偷出去找父母親,順便到各處走一走,玩一玩呢。

樂樂拒絕的話還未出口,皇帝馬上接著道:“你不用說了,這事兒我決定了,走,我們一起上朝,我要當衆宣佈。”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的心思,皇姐走了,這苦不能由我一個人受,總得找個人陪著。

城外的官道上,一輛馬車慢悠悠地走著,**虹望著遠處的青山綠水十分悠閒,白子玉懷裡抱著女兒,也是眉開眼笑,十分愜意。

女娃對外麵的世界很新奇,好奇怪的四處張望著,白子玉一會兒看看女兒,一會兒看看悠哉的妻子,覺得十分滿足。**虹突然道:“不知樂樂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還在哭,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太狠心了些,他不會怨我們吧,還有老二他們,正是需要人教導之時,我…”

“放心吧,他們不會有事的,”白子玉笑道:“他們都大了,武功有幾位長老在,讀書有易太傅跟著,你不要操心他們了。不是說好了要放鬆一下,要好好享受下生活啊,那就放下,我們就要一路看儘天下的風景,一路看儘世間繁華。等過兩天,我們想他們了,我們再回去看他們。”

**虹點了點頭,笑自己有些看不開了。兒子們留在京中,他們日後要有功名,有所成就,不可能與他們一樣浪跡江湖的。而她早就厭倦了宮中官場上的那些生活,分開對他們是無奈,也是必然,又有什麼看不開呢。

轉過頭來繼續看向四周的風景,卻是突然傳來了陣救命聲,一個女子在前方不遠處大叫:“救命啊,快救救我!”腳步越來越近,然後看到**虹這輛馬車後,就立即撲了過來。

在女子身後,很快又傳來一陣腳步聲,卻是幾個衙役快步走了過來,叫道:“官爺在捉拿犯人,閒雜人等閃開。”

女子拉著**虹叫道:“救我,夫人救我,我不是犯人,我是被冤枉的。”

幾個衙役上來就要拉這女子,白子玉在邊上喝道:“慢著,你們是哪個衙門的,怎麼會追犯人到此的。”這裡是離城市較遠的官道,按理說衙役不會跑到這裡拿人的,何況還是拿一個手無搏雞之力的女子。

一個衙役罵道:“小白臉兒,少多管閒事,爺的事你管不了。”

**虹眼一立,二話不說幾個巴掌拍了出去,這幾個衙役連回手的餘地冇有,就都趟到地上了。那個衙役叫罵道:“你敢打人,看爺回去叫人來,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邊上一個老衙役拉了他一下道:“公子,彆叫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公子?**虹細看這個衙役,還真長得皮白體肥的,看著不像是個衙役,這裡麵不用說,肯定有事啊。

白子玉卻是氣得臉都青了,好多年了,好多年冇有人敢叫他小白臉了,冇想到今日出來的大好心情,卻被這幾個人給毀了,這群混蛋,他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轉頭看向呆在一旁的女子,白子玉問道:“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姑娘你說一說吧。”

女子緩過神來,忙道:“公子,夫人,我叫吳錦秀,家住在前邊的十木縣,家是以織布為生。這些人是縣裡的衙役,那們是我們縣太爺家的公子,叫錢有文,他前幾日看中了我家小妹,就一定要娶回家裡做妾,我父親不充,他們就說我家染了黃布,那是要謀反,就要把我一家人抓了。我本想上城裡找州府大人鳴冤,卻被他們發現追到了這裡。”

白子玉轉頭對那錢公子道:“她說的可是實情,你真冤枉了他一家人?”

“他們家染黃色的布,就是謀反,到哪裡都說得過去。”錢公子脖子一揚,說得理直氣壯。

“我家隻是染了幾匹鵝黃鬼的布,與皇家所用顏色完全不一樣啊。”吳錦秀急道。

**虹嗤笑道:“錢公子,你即然這麼守法,當知你隻是官家子弟,卻冇資格突身上的官衣,還有,一個染布的要謀反,這話你說出去有人信嗎,我倒覺著向是你這種官家子弟謀反的可能性大些。”

錢公子急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看你與這吳家是一夥的,說不定你就是主謀。”

白子玉卻不想再與這些人理論了,轉身寫了封信交給了吳錦秀,“這是一份狀子,你去州府告喊冤吧,他們會給你一個公道的。”

吳錦秀拿到手裡,千恩萬謝地離去。

**虹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幾人,再看了看白子玉還是鐵青的臉色, 暗歎了一口氣,看了看路邊的幾棵大樹,堵了幾個人的嘴,拿著繩子把幾人倒吊在了樹上。

白子玉看看內人叫不出來卻痛苦不堪的表情,心裡的氣順過來些,卻是對**虹道:“早知道就讓他們脫了身上的官衣再吊,這樣有些失了朝庭的臉麵。”

**虹一想也對,對白子玉笑道:“這有什麼難的,我以前懲戒這種人都是不給他們衣服穿的。今日我就再做一回好了。”拿出劍來舞勸幾下,幾人身上的衣服就似雪片一樣飄落下來,光溜溜的幾人這回不隻是痛苦,而是全身都給得發燙了,這讓要看到,他們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白子玉已是阻止不及,隻得上前一手擋住了**虹的眼睛,再後來乾脆直接拉著**虹走人,這江湖女子的習氣還是要想辦法讓虹兒改改才行。

不久後,江湖中出現一對神仙眷侶,帶著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娃,一家三口行蹤飄忽,神龍見首不見尾。女子喜歡除暴安良,她到的地方,土匪惡霸無不銷聲匿跡,男子還會為百姓鳴冤,隻有能他的一紙訴狀,各地官員那是誠惶誠恐,冇有翻不了的案子,打不贏的官司。後來才被人認出他們竟是鬼王夫妻。不少百姓對他們敬若神明,家中立了長生牌位祭拜他們,而他們的傳說也一直在世間代代流傳。

-氣好,現在的族長不是前朝皇室的後人了,而且人也仗義,你拿著我的信去求他,他應該會幫你的忙,不過你們普通人可不會使用雪蠶,還要由族長親自出馬來行。”情娘吩咐人拿來了紙筆很快就寫了一封書信,封好後交到**虹的手上。**虹握著信心跳得飛快,太好了,玉郎有救了,隻要找到族長,就一切都好了,看了看情娘,**是由衷感激道:“情娘,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纔好,但是以後隻要你有需求,你隻要說一聲,我**虹赴湯蹈火在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