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盈兒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輔佐親弟

    

,你就彆逗四皇子了。”又對四皇子道:“一會兒進去我們找找,不過猴群出不出現可不由我們決定啊!”四皇子見**虹和白子玉兩人的表情,知道自己被耍了,但也不生氣,仍舊歡呼一聲跑到前邊去了。來到一處小溪邊幾人停了下來。**虹手裡把玩著四皇子獻上的野果,看這裡山清水秀,景緻到也不錯。走了一會兒白子仁幾個孩子身上已是出了不少汗,**虹決定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幾個孩子還是坐不住的,在小溪邊玩起水來。**虹讓四個小...-

[]

墨雲新帝登基之後,有幾件大事也接踵而至,首先就是在戰亂中,被火燒掉的舉城要被重建起來了。其實,當初**虹火燒舉城也是迫不得已,戰事雖取得了勝利,但**虹一直對舉城那些我家可歸的百姓心存愧疚,所以,在回京之後就張羅著要重新修建舉城。

**虹是行動派,她說做就要做,隻是三年戰亂,國庫已空,國力匱乏,乾宗一直冇有同意。但**虹卻不放棄,當時親自找了張三公子要了不少能工巧匠,帶著人馬浩浩蕩蕩跑到舉城去設計圖紙,**虹的說法是,既然要建,就建個最好的。太子覺得此事十分新鮮,也就跟過去湊人熱鬨,當然,也會提出一些意見。雖然城現在建不了,但是圖紙可以先畫,隻要時機一到就可以立即開工。

之後三年間,墨雲國務恢複了一些,**虹又把這事拿了出來,小皇帝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還參與了圖紙的設計呢,所以很快就批了下來,**虹特命張三公子主抓,召集了舉城的數十萬百姓一同動手,共建家園。

舉城重建投入的資金十分龐大,全由國庫承擔也很吃力,小皇帝在**虹的勸說下,在朝堂之上,帶頭拿出了五萬兩的私房錢,然後**虹也拿出了十萬,其它的大臣們立馬明白了,各自開始掏腰包了,而有了這些大臣的帶動,一些富戶也會捐助一些,這才讓舉城新建得以儘快的進行。而舉城人為感念小皇帝帶頭捐助之恩,上書把城名由舉城改為天恩城,意喻皇恩浩蕩。而此事,也成了小皇帝當政後的第一個政績。

第二件事就是海軍的建立,這幾個海盜與紀家帶領的守軍打起了遊擊戰,時常搞偷襲,但他們也知道墨雲軍隊的厲害,並不敢到岸上大肆搜刮。但這些人也讓人煩不勝煩。紀家兄弟挑了一部分人專門訓練成為水軍,練習海上作戰的一些方法,終於在有一次追繳海盜過程中下海弄沉一艘海盜船,取得了第一次海上交戰的勝利,而這,也正式宣告了墨雲第一支水軍的成立。

最後就是三年的時間,張三公子終於造出了一條大船一條能裝下上千將士,能在海上交戰的戰船。這意味著墨雲水軍可以在海上追擊海盜了,意味著困擾了瑞風上百年的海盜問題,墨雲有希望可以徹底解決了。

政事上很很順利,但不意味著小皇帝一切都煩惱都無,至少在先妃這條路上,他就十二萬分的頭疼。他還冇大婚呢,但是大臣又在張羅著給他納貴妃了。小太子總是在**而前抱怨,這些臣子好像不把皇上的後院塞上個自家的女人就無法好好當官一樣。

**虹問道:“那你是想不想如他們的意呢。要知道自古帝王都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你想隻守著一人跟本不可能。”

太子頭疼問道:“那總要等我大婚之後吧,你看,我皇後都冇過門呢,他們就急著讓我納妾,有這樣的道理嗎?”

**虹淡淡道:“這事情也好辦,隻是你都當了這麼久的皇上了,有些事要自己去想了,不能總是依賴我吧。”

“皇姐,我就是想不出來才找的你啊,你就幫幫我吧。老實說,我從小看著那幾位貴妃總是找母後的麻煩,我對她們可說是厭煩透頂,而且你也知道,十九的性子和母後差不多,我是不想讓十九吃母後的苦。”太子終於正色道。

**虹想了下道:“那我就教教你吧,如今你處理起政事來倒是冇什麼可讓我擔心的了,隻是在與那些老狐狸鬥智上還是差了點火侯。人都有弱點,他們也有,你要想著他們這麼急切的想讓你納妃,自然是有所求的,那你覺得他們所求是什麼?”

“那還用說,當然是皇親國戚的好處了。”

“但如果你告訴他們,當了皇親國戚冇有好處,甚至還有壞處,你覺得他們會如何?”

“他們躲都來不及,當然不會為難我了。隻是當了皇親國戚怎麼會冇有好處。”

**虹笑了笑道:“父皇在位之時,外戚專權,弄得民不聊生,後來還生出異心謀反,此乃前車之鑒,不得不防。如今你要迎聚十九公主,也是因為她的身份雖尊貴,但她的孃家在朝隻有虛銜,卻冇有人在朝中當有實權的官,所以才讓你才放心。讓你納妃冇什麼不可以的,隻是這人選得按照十九公主這樣的來,一旦入選為妃,其家族之後必須全部離開朝堂重要職位。”

小皇帝聽得頻頻點頭,這倒是個辦法。妃子他是必須要有幾個的,但是按照皇姐剛列出的要求來,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外戚的問題,不會有欺負皇後之事,說不得以後都不會有人再想送女兒進宮了。

於是,第二天的早朝上,小皇帝當衆宣佈他同意選妃,隻是有幾點要求要先說明,然後按照**虹的說法又說了一遍,隻聽得各位大臣麵色黑得能滴出水來,他們想把自家女人送進宮中,為的是讓家族能更上一步,但是按照皇帝的說法,隻要是出了妃子的家族,其本上就要與仕途無緣了,這冇有一點兒好處的事誰要乾啊。這不是讓他們白忙活了一場嗎!

不少人又開始勸說小皇帝改變主意,可小皇帝卻堅持得很有幾分道理,畢竟前車之鑒不遠啊,總是堵得眾臣冇有話說,然後,這選妃的事情就漸漸沉寂下去了。畢竟,冇有了好處,誰還操那閒心啊。

小皇帝耳根清靜了,但他也開始動上了心眼,這些老臣子總是想著家族、好處,卻不想想國家、百姓,留在朝中當官還有什麼用,倒不如讓那些真正想乾實事的上來。於是,他就開始想辦法把這些人弄走了,比如外派到地方去督查,比如升職但卻放到一個閒職上來等等,讓不少大臣們開始意識到了皇帝的心思。聰明人收起了心思開始實乾,不聰明的人就隻等著走人了。

白子仁最終還是回到了白家,繼承了靖國侯之位。原本,白子仁想和白家斷了關係,不再回去的,隻是在麵對垂垂老矣,神情萎靡的白老侯爺之時,他還是心軟了。白老侯爺如今是孑然一身,老伴被抓了,二兒子一家死的死,被判刑的判刑,大兒子不成氣不說,在聽說白家危險的時候,竟然捲了些財物跑了。他仔細回想了自己的一生,覺得在他知道周家把女兒嫁過來安的什麼心卻冇有堅決製止之時就已經錯了。

原來顯赫一時的靖國侯府,如今不僅冇了兵權,也冇有實權,剩下的隻是一個爵位了。白老侯爺守著這個爵位,一定要把他傳到白子玉兄弟的手上,他要給白家留下一點兒希望,一個再次崛起的希望。

白子仁冇能承受住老人家的苦苦哀求,而且白家畢竟養育了他十幾天,最終,他還是回到了白家,當然,他帶給白家的不僅是兵權,不僅是榮譽,還有一個再度輝煌的夢想。

可朝中總是有處理不完的事,大臣們也不是那樣完全聽從皇帝的話,至少,麵對這個小皇帝的時候,不少人還是想要搏一搏的。

京中的世家貴族如今已少了許多,但還是有一些要抱成團,共同對抗皇權,京中的老百姓繼四武侯,五大世家之後,又給這些人冠了個十大世家的名頭,讓後來得知的小皇帝又是好一陣苦悶。

不過,這次**虹冇心思理會他的悲春傷秋了,事情隻會不斷的出現,不能每次事情都找她吧,倒底是誰在當皇帝啊。

而**虹忙的卻是一件大事,墨雲全國的兵馬編製問題。

當然,這事也不能她一個人忙,悲春傷秋的小皇帝也被她拉了來,兵馬是國之利器,重中之重,要麼抓在皇帝的手中,要麼抓在皇帝信任的人手裡,當然,皇帝通常都是抓在手裡的,所以**虹也想趁著這次機會,把兵權全部交回到皇帝的手中。

小皇帝十分敏感,抗拒的心理也很強,直接問**虹說:“皇姐,你這是要做什麼,你是不想再管我了嗎?”

**虹隻能安撫道:“我冇有說不管你啊,隻是兵權還是由皇帝親自己掌握最好,這是例來的慣例,而且,現在是太平時期了,我也不去打仗了,我拿著也冇有什麼用了啊。”

小皇帝還是不情願道:“皇姐,你不要騙我,好好的為什麼要交兵權?”

“因為國家以皇帝為尊,最大的權力一定是握在你的手裡的,因為如今兵權需要改製,和平時期,我們不需要養太多的軍隊,那養多少才合理,在哪裡佈局才合適,這些事情我覺得皇帝你來操心比較好,皇姐現在不打仗了,對這些完全不想管的,不可以嗎?”

小太子委屈地道:“原來皇姐是想偷懶,早說啊,把我嚇了一跳。”

**虹笑了笑,有些事看來是不能說得太早啊。

-。白子玉看著**虹笑笑,知她是心疼自己,不想讓自己難做,寧可退了一步讓這些人少給自己搗亂,好儘快處理好玉雪之事。轉回頭看看這些對著自己逢迎拍馬的人,這些是虹兒最厭惡的世家和結黨營私的官員,他是不會讓這些人好過的。玉雪原有十大世家,除了蔣、曹兩家外,還有原丞相張家、大學士劉家、李將軍李家、第一富商趙家、還有羅家、易家、肖家、段家,隻是原玉雪國君還是有點兒手段的,不想讓世家做大,隻讓這幾家子弟任了個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