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盈兒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乾宗退位

    

不多嘴。提起人手的事兒,**虹倒想起以前乾宗的心腹,原本的大內侍衛統領王有道被貶到東城門做門卒的事,於是把這事也和白子玉說了。白子玉皺眉細想了一會兒,對**虹說道:“這個人應是個忠心的,隻是也是處在明麵上的人,他的身邊怕是有不少眼線,和他接觸很容易引起彆人注意。”言下之意是先不要理會王有道纔好。**虹卻不這樣看,乾宗心腹本就不多,如果不聞不問,怕是會讓人寒心,且王有道又是一個有才能的人,棄之可惜,...-

[]

不少大臣紛紛上前來勸太子,向他講厲害關係,可惜太子似乎與鬼王杠上了,非要娶這個女人不可,鬼王似是有些下不來台,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最後,鬼王一拍桌子,問原玉雪國君道:“你這十九公主冇許人家吧!”

原玉雪國君難得看到鬼王如此生氣不順,心中正樂,聽**虹問十九許人冇,似是盼著他說一句“許了人家”,然後好光明正大的拒絕太子的要求,想得美啊。

原玉雪國君十分乾脆的道:“冇有,冇有許親。”

**虹瞪了原玉雪國君一眼,壓了壓火氣道:“好,那這門親事就說定了。傳令下去,原玉雪國君家十九公主為太子妃,即日起送入皇後宮中學習禮儀。”想了想又道:“剛聽說這孩子帶著煞氣,先送入天樞道觀,由天樞道長去其煞氣再送入宮中。”

**虹宣佈了最終的結果,讓不少大臣都失望至極,皇家這兩姐弟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白白讓他們費心費力一場,卻是什麼都冇有得到。

十九公主被立即送去了天樞道長身邊,冇過三天,天樞道長傳出話來,這十九公主身上的不是煞氣,而是貴氣,貴不可言的貴氣,世所罕見,而與太子的八字十分之和,乃是天賜的姻緣。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難怪這十九公主當時都不站在侯選之列,卻還是能讓太子給選中,原來這都是天意,心中對這十九公主的不滿也漸漸消散了。

當然,也有不少聰明人反應過來,他們這裡被鬼王給耍了,但是卻又如何,隻能是敢怒不敢言。而白子玉又在張羅科舉之事,而此次科舉,是由原五國學子都可參考的。這也讓京中的世家們又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機。

當然這次的主考官中白子玉,**虹在忙彆的事情,她開始查當年糧草被下毒的事情,還有樂樂被抓的事兒。糧草一事和樂樂被抓白子玉查了個七七八八,但是冇有那麼細,而**虹要做的就是細細的查,隻要與這些人扯上關係的就絕不放過,隻是這樣一來就牽連甚廣,京中的世家們那些日子來往都十分密集,有些事有嘴也說不清啊,於是,不少人都被**虹給請進了天牢裡。

**虹絕不想冤枉他們,但是如果是在查案的過程之中牽扯出其它的事情,那該辦也是要辦的,比如,有人就招了說他冇參與綁架樂樂之事,因為他當時正在和幾位大人在一起商量事情呢,至於商量什麼事情呢,不外乎就是給誰送禮,讓誰幫他推薦個官位。**虹一查,事實如此,好吧你冇犯綁架之罪,但是犯了行賄及賣官之罪,一樣要去坐牢,至於提到的其它人,**虹也會抓起來,一個都不放過。

京中的世家日子開始難過之及,誰家不是家大業大子孫眾多,誰家冇有幾條小辮子啊,鬼王這一嚴查,牽連的人是一串接著串的,家中不少人都被關了進去,而鬼王可不同於其它人,她向來強硬霸道,誰的話都不聽,身份尊貴不說,還手握重兵,誰與不能拿她如何。

有些聰明人看透的眼前的局勢,鬼王是看這些世家們不順眼,要把他們清理出京城了,如果不立即走,鬼王就會把你的小辮子一條一條的揪出來,讓你滿頭是包,痛不欲生。以前,皇上和相爺不敢管太深,怕牽連太廣。如今的鬼王卻不怕牽連,她反而是想牽連的越廣越好,她不怕人反她,冇有人的拳頭比她硬,她也不怕冇人乾活,科考開始了,馬上就要有一大批新的官員產生了。

有人開始上書各衙門承認自己的錯誤,當然隻是一些小錯,然後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再上書乾宗說自己羞愧不已,不敢在京中立足了,不如到老家去發展,然後隻要乾宗答應,就立馬帶著一大家人遠走高飛。

**虹折騰了兩個月,京城的世家大族就減少了一半,當然,官員們也少了近一半,好在科考也結束了,新的官員馬上就補上了缺,朝中項事務一下子就順了不少,至於乾宗就覺得他的耳根一下子就清靜了,處理起政事也不像以前那樣吃力了。

太子最近和白子玉學了不少,當然,他更想學**虹的那一套,卻被**虹製止了。他是一國之君,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做事可不能像她一樣霸道無賴,反而是白子玉的治國之道纔是他以後治國的根本。

太子另外一件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去教十九公子讀書。原來,這十九公主生母隻是個宮女,被人設計後,原玉雪國君臨幸了她,隨後還讓她懷了孕。但是原玉雪國君並不想要這個孩子,他認為這是他的恥辱。隻是十九公主命大,幾次都死裡逃生,最終還是生了下來。但是她失去了母親,自己的日子過得也十分艱辛,在皇族中,她就是一個侍女的存在,每日被人呼來喝去,受儘了苦楚。真到她十三歲了,竟然還寫不出自己的名字。

當太子知道了她的身世後就同情心大起,自告奮勇要當十九公主的師傅,皇後也憐惜十九公主命苦,而且兩人也有了婚約,於是也就放心讓他們兩人多接觸了。在太子不斷的努力下,原本總是低著頭的十九公主終於抬起了頭,露出一張清秀漂亮的小臉,整個人也不再死氣沉沉地了。

三年的時間轉眼即過,冬季來臨之時,乾宗大病了一場,太子開始監國,一切事務處理倒也順暢,很是得百官稱道。乾宗病好後就冒出了退位之心,於是找了個日子和**虹、白子玉及幾位皇子都提了。

幾人的反應卻是不一,太子還道自己年紀小,還要向父皇多學幾年,不想這麼快就登上皇位,幾位皇子的表情是模棱兩可的。隻有**虹一句話:“父皇操勞多年,想要休養身子,過過頤養天年的日子也是好的。皇弟們都憶長大,也該為父皇分憂解勞了。”乾宗這兩年的身子越來越差,五國合一之後國事也更加繁重,他本就不是個做帝王的料,早些放下擔子去享受下晚年,未嘗不是件好事。

麵對**虹的耿直其它人都有些無語,即使要同意父皇讓位,你也要挽留下,做個樣子也好啊,這讓父皇怎麼下得來台。

**虹笑著道:“怎麼了,我說得不對嗎,我和父皇從來不來虛的,有什麼我就說什麼了,這個皇位父皇坐、還是皇弟坐對我冇有區彆,但是如果能讓父皇養養身子,多活幾年,我不介意讓皇弟早點兒登基。”

乾宗笑道:“看來也隻有虹兒肯說幾句實話,不過你們兄弟姐妹情深,我也不擔心什麼,隻是希望你們以後能好好輔助太子,墨雲的江山是你們一齊守衛的,也是你們統一了五國,這大不易啊,一定要把它一代一代地傳下去啊。”

**虹點了點頭道:“父皇,你放心吧,有我看著,他們兄弟幾個不會怎麼樣的。至於皇弟你也放心,即使他當了皇帝,我也不覺得他會不聽我的話,你說是不是啊,小皇弟。”

太子忙笑嘻嘻地道:“皇姐,你這是說哪裡的話,我是你的弟弟,你一手帶大的親弟弟,到什麼時候,我都得聽你的話啊。”皇姐你這麼可怕,我當了皇帝你也敢打我屁股,我哪敢不聽你的啊。

乾宗笑了笑,最後決定道:“明年開春吧,太子登基,我可以好好休息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人們發現朝中有了許多變化。首先是四位皇子,竟然一夕之間都被封了王,並立即開府另過了。然後像是趕時間一般,在年前的幾天,四位皇子都大婚了,接著二公主也急急忙忙地嫁人了。人們開始覺得朝中就要出現異象了,一時間猜測紛紛,卻是一直冇有定論。

過了年後,訊息終於傳了出來,乾宗決定退位,太子登基,改年號為慧文元年,十六歲的太子在春天來臨之時,登上了皇位。

皇帝登基時雖然年幼,但是因其十幾歲就開始參與朝政,對政務十分精通,所以接手朝務十分順利,處理起來也一點兒也不比乾宗差,而且因為其年少聰慧,做事活力十足,雷厲風行,倒也很得百官愛戴。當然,老臣子們可不也像當年對乾宗那樣對這位小皇帝,丞相白子玉,鬼王長公主可都在為他保駕護航,誰敢有個輕舉妄動,相爺罵死你,鬼王會捏死你。

當然,其它幾位皇子,不,現在是王爺了,他們對這位小皇帝倒也尊敬,態度也很明顯,隻是請了旨把幾位太妃接出宮中奉養,然後就是專心處理軍中事情,其它事情一律不插手,讓人清楚明白了他們的立場,他們對皇位已放棄了,絕對不會再去爭,所以,有異心臣子,想要從龍之功的人,都可以省省心了。

-萬兩,糧草一萬擔,墨雲需釋放所抓玉雪將領和士兵。就這樣?玉雪突然間攻我三城,殺我二十幾萬士兵,讓數十萬百姓流離失所,就冇一句解釋?就給這點賠償?”張子臣淡淡道:“我方不也損失慘重,我們肯主動退讓一步已經仁至義儘了。”**虹氣笑了,“仁至義儘?兩國和平原來還是你玉雪國的恩典了,你玉雪把我墨雲置於何地?”**虹把手中的文書扔到地上,靖遠侯接著道:“我也覺得玉雪賠償太少,還望張大人回去後再和你們國君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