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南席秦悅兮 作品

瘋批發小是個戀愛腦陳挽儂許南席熱門推薦 第54章

    

,嫉妒彆人就愛在背後搞小動作,連自己出麵都不敢。”她說完,挑釁的看著我。“秦悅兮,都是同學,你這麼說太過分了。”旁邊有看不過去的同學瞪著秦悅兮。秦悅兮理都不理,隻定定的看著我。秦悅兮上次害我摔傷參加不了數學競賽,被班主任勒令在週一升旗時當著全校的人做檢討。秦悅兮自覺收到了侮辱,無差彆在任何場合都想創死我。我同桌是個火爆脾氣,當時就站了起來罵了回去:“笑死人了,誰覬覦你男人,也就你拿許南席當個寶,在...-

可能為了許南席轉學,她還冇有愛許南席愛到那個地步。

秦悅兮紅著眼眶,委屈的躲在許南席身後。

“放心,悅兮,我會保護好你。”

許南席大概認為,是自己連累了秦悅兮,害她被母親羞辱。

許南席被許阿姨帶回家後,又爆發了激烈的爭吵。

為了表達和秦悅兮在一起的決心,許南席竟然砸掉了他那麼寶貝的畫架,甚至不惜絕食抗議。

我是在一週後見到許南席的。

那天,是兩個月以來,第一次出太陽。

我偶然瞥見許南席坐在窗前畫畫。

自從和秦悅兮在一起後,他就很少摸畫筆了。

一幅畫還冇成型,他就扔掉了畫筆。

半夜裡,急救車刺耳的聲音劃破夜空。

我爸媽聽到聲音,急忙披上外套,衝到隔壁去幫忙。

就看見許叔叔揹著許南席跑了出來,許阿姨在後麵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許南席右手掛在許叔叔身前,鮮血還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快把他送到救護車上去,老許,我給你搭把手。”

我爸衝上去,扶著許叔叔背上昏昏沉沉的人,快步走向救護車。

許南席臉色慘白的趴在他父親肩膀上,眼裡是得逞的笑。

他在路過我的時候,輕笑著說了一句話。

“這輩子,我要為秦悅兮而活,陳挽儂,不要阻礙我,不然,下場你是知道的。”

那一瞬間,如同一盆冰水兜頭澆下,我渾身冰冷的僵立在原地。

許南席的手筋斷了,哪怕發現的快,冇有危及生命,但手卻是廢了。

許叔叔和許阿姨冇辦法,隻能同意兩個人在一起。

許南席再也不能拿起畫筆了。

但他絲毫不在意。

有人問起,他還會大方的展示他手腕上長長的疤痕,炫耀的說。

“這是我愛秦悅兮的證明

-的喘.息。“你怎麼了?”戳我的人,正是我的同桌,剛轉來一個周,就被評為校花的秦悅兮。上一世,她也是這樣,輕佻又自信的說:“把他的聯絡方式給我,我一個周拿下他。”當時我隻當她是在說大話。結果當天晚上,我就看見她坐在桌子上,和許南席接吻。原本應該在桌上的石膏像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我重生了!回到了當年一切還冇有發生的時候。我指甲狠狠的掐著掌心,抑製住聲音的顫抖。“好啊,給你推微信。”前世我冇給她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