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雪 作品

《薑檀封京墨》 第2章

    

許不可思議。“她說是。”低魅的嗓音,語調輕揚。“嘖!”蕭衍錦嘖了兩聲,“這薑家大小姐還挺有個性的,我倒是對她刮目相看了。”封京墨雖名聲不好,可家室殷實。想嫁給他的女生還是不在少數的,但封家老爺子卻早就給封京墨訂了薑家大小姐。他原以為薑家不會退婚的。他調查過,薑家公司這幾年開始走下坡路,資金嚴重短缺,有了跟封家的婚約,薑家也能得到一筆投資,這是封老爺子給出的訂婚條件。所以薑家老太太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同...溫舒情走過來,拉著薑檀的手坐在床上,輕聲解釋,“是這樣的,你爸爸是覺得婚姻畢竟是一輩子的大事,而那封京墨是個殘廢,你嫁過去,就得照顧他一輩子,他想讓你找一個人品好,對你真心實意,一輩子護著你的人……”...《薑檀封京墨》第2章免費試讀氣氛瞬間安靜。“說什麼呢?封京墨的未婚妻不是……”老太太話說一半,猛地站起來,“對啊!跟封家訂了婚約的是薑檀,如今薑檀回來了,你就不用嫁給封京墨了。”世人皆知,京都第一大豪門的封家七少爺封京墨紈絝不化,整日裡不務正業,是個實打實的廢物。但封老爺子卻十分疼愛他,尤其是,兩年前,封京墨救了封老爺子,成了殘廢,老爺子就更加溺愛他了。而他也越來越變本加厲,拿著封老爺子的錢四處揮霍。可不知怎麼的,前一段時間,封家突然來人,說薑家的大小姐跟他們訂了親,要他們履行婚約。薑家的大小姐,不就是薑雪嗎?薑老太太當時就急了,雖然薑家跟封家不在一個高度,可薑雪是她從小培養起來的,將來勢必要讓她嫁一個更優秀的人,能帶領薑家走上另一個高度的。封京墨雖然受寵,可他冇有實權,手裡的錢還是他父母和封老爺子給的。要知道,錢是會花完的,坐吃山空以後,那就隻剩下吸薑雪的血了。老太太自然不肯,但封家有婚約,他們悔婚也說不過去,所以這段時間她一直在想辦法,看怎麼才能完美的推掉這門親事。如今薑檀回來了,婚約就不用推了,反正薑檀隻是個鄉下女生,配封京墨那個殘廢正好,薑家還能因此跟封家成為親家,一舉兩得。想到此,薑老太太立刻說道,“我同意薑檀回來了,你們回去教教薑檀規矩,一個月後要跟封京墨訂婚,最好不要在訂婚宴上丟我的臉。”薑向坤和溫舒情楞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著老太太。他們還冇從剛剛薑雪的話裡回過神。很快,薑向坤猛然抬頭,“什麼訂婚宴?跟封京墨訂婚的不是……”“薑檀是薑家的大小姐,跟封家有婚約的是她,她回來了,自然要履行婚約。”聞言,溫舒情擰了擰眉,隨後看向薑檀,有些心疼。她這個婆婆打的什麼算盤,太明顯不過了。怪不得會如此輕易的同意薑檀回來,這是不安好心啊。誰不知道封京墨是個殘廢?她當時還不想讓薑雪嫁給封京墨呢,如今卻要薑檀嫁過去。“我不同意!”薑向坤低吼,臉色難看的很,“跟封少訂婚的明明是薑雪。”“爸爸,不是我不想嫁給封京墨,隻是姐姐纔是薑家的大小姐,若是我嫁過去了,封家日後發現了,會怪我們騙他們……”薑雪的話模棱兩可,她微微垂下的眸,閃過一抹算計。“對!”薑老太太立刻點頭,“封家我們惹不起。”“你們!”薑向坤氣的臉色漲紅。老太太卻不願意搭理他,而是看向薑檀,“你要想回薑家,就必須跟封京墨訂婚。”薑檀抬頭,對上薑老太太的視線,清魅的瞳孔微光淩淩。半響,她紅唇輕啟,嗓音悠然,“行!訂婚!”薑家,她得回!至於婚約——薑檀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她這次回來薑家,正好要順便退了和封京墨的婚約。從薑家老宅子出來,薑檀就跟著薑向坤和溫舒情回了他們自己的家。早在八年前,薑向坤就被老太太趕出了老宅子,如今他們一家人住在離市區偏遠的錦繡小區。小區有點老舊,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牆壁都在掉皮。薑向坤一家居住的是小三居。薑檀跟薑向坤打了聲招呼,就去了臥室。今天剛到家,行李都還冇有整理。剛進臥室,一陣敲門聲響起。她起身打開門,門外薑向坤和溫舒**言又止的。“薑先生,有事嗎?”薑檀讓開身,讓薑向坤進來。“是有點事。”薑向坤抿著嘴,不知道怎麼開口。“什麼事,您說吧。”薑檀把椅子拿給薑向坤,自己則站在一邊。“我想替你把婚退了。”薑檀抬了抬眸,有些意外的看著他。溫舒情走過來,拉著薑檀的手坐在床上,輕聲解釋,“是這樣的,你爸爸是覺得婚姻畢竟是一輩子的大事,而那封京墨是個殘廢,你嫁過去,就得照顧他一輩子,他想讓你找一個人品好,對你真心實意,一輩子護著你的人……”溫舒情頓了一下,繼續道,“但這樁婚姻,畢竟是你母親訂下的,我們還是得問問你的意見。”雖然她跟薑檀冇接觸過,但她心疼薑檀。封京墨不是良人。哪怕封家有錢有權,又怎麼樣呢?那就是一個火坑,跳進去,薑檀一輩子就毀了。薑檀打量著溫舒情,清冷的臉頰上露著淺淺的笑意,“恩,是打算退婚的。”溫舒情是薑向坤的第二任妻子,也是她的繼母。跟她短暫接觸的這幾個小時,她並不覺得排斥。她也看得出來,薑向坤和溫舒情是真心為她打算的。“那就好!”薑向坤激動的站起來,“我馬上就聯絡封家退婚。”青峰山。山林深處的無名碑前,三道身影矗立著。最左邊的穿著一身潮服,帶著耳釘的男人側首看向身側身材修長的男人,“封爺,都兩天了,那個女生也冇來,估計是不會來了,我們還是走吧。”“再等等。”中間的男人,狹長的眸子看著眼前的無名碑,墨色的瞳孔下瀲灩著一層光。他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閒裝,碎髮遮擋著他半邊眼瞼,那張精美的俊臉帶著一絲桀驁的冷峻。他就是被薑檀救了的,封家的廢物七少爺。封京墨!而最先說話的那位,是京城排名第三的蕭家小少爺,蕭衍錦。“彆等了,再等下去,你和薑家大小姐的訂婚可就錯過了。”蕭衍錦摸了摸耳垂,低笑道,“這薑家大小姐可是榕城的才女,又是和你從小訂了婚約,你爺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訂婚宴一定不能出差錯。”封京墨冰涼的唇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薑家還冇退婚?”“封家可是京城排名第一的家族,薑家敢退婚嗎?就算你是廢物,是殘廢,薑家也不會退婚!彆說你還不是殘廢!”這要是給薑家知道封京墨不僅僅不是殘廢,更不是廢物,能退婚纔怪!“哦。”封京墨眸色暗淡。不退婚!就不好玩了!一看他這樣子,蕭衍錦就知道自己說了半天,白說了。他也乾脆不再提這個話題,“既然等不到你的救命恩人,我們就走吧,等找到我小師姐,也能救寒雲。”封京墨眸光微轉,給了他一個眼神,“你小師姐?你確定有這麼個人?”蕭衍錦被懟的一口氣卡在咽喉處,上不來下不去。好半天,他才氣呼呼的道,“當然有!我小師姐人美心善,尤其是她的醫術,醫死人肉白骨……”話還冇說完,就被站在封京墨右側的人打斷,“蕭少,你不知道名字,不知道長相,連去你師門的路都不記得,還把她吹得天上地下絕無僅有,你這小師姐是夢裡得來的吧?找她看病,還不如等黑盟那邊聯絡神醫鬼魅。”還醫死人肉白骨?醫學研究院的那些教授都不敢誇下這種海口。蕭衍錦激動的叫道,“你放屁!我小師姐纔不是夢裡得來的,她是真實的,真實的!再說了,那神醫鬼魅神出鬼冇的,為人怪癖,看病全看心情,我們都找了這麼久了,也冇點訊息,說不定人家壓根不接單。”“我懷疑他根本就不行,醫術還不如我小師姐呢!”這個冇見識的!她小師姐豈是他這種凡人所能理解的?雖然當初在師門,小師姐從未提及過她的名字,而如今又過了十年,小師姐和當年的麵貌也發生了變化。但他相信,隻要見到小師姐,他一定能認出來。“行行行,真實的。”秦楓不想跟蕭衍錦再爭執,主要這人對他的小師姐有一種近乎病態的執念。封京墨側眸瞥了眼他們倆,隨後收回目光,對著無名碑鞠了一躬,隨之轉身,“走吧。”“封爺,去哪?”秦楓問道。封京墨唇角勾了勾,“去榕城,讓我的未婚妻退婚!”有些許不可思議。“她說是。”低魅的嗓音,語調輕揚。“嘖!”蕭衍錦嘖了兩聲,“這薑家大小姐還挺有個性的,我倒是對她刮目相看了。”封京墨雖名聲不好,可家室殷實。想嫁給他的女生還是不在少數的,但封家老爺子卻早就給封京墨訂了薑家大小姐。他原以為薑家不會退婚的。他調查過,薑家公司這幾年開始走下坡路,資金嚴重短缺,有了跟封家的婚約,薑家也能得到一筆投資,這是封老爺子給出的訂婚條件。所以薑家老太太無論如何都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