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仇林輕語 作品

方天仇林輕語天才醫尊第4章 你說什麼?

    

聲質問道:“是這樣嗎?”“是!”林輕語麵無表情,臉上寫滿了決然。不等方天仇多想,她又繼續道:“我和你已經結束了,你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如果你還念舊情的話,就不要來這裡搗亂,你現在做的應該是祝福我,祝福我以後生活美滿,幸福安康!”方天仇看著眼前的女人,一種深深的陌生感,瞬間填滿了他的心房。他萬萬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絕情、冷血!“哈哈哈......方天仇,這回你信了吧!”金辰哈哈大笑,鄙視...-

主人公叫方天仇林輕語的小說是《方天仇林輕語天才醫尊》,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大漠孤舟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你說什麼?”

方天仇聽了金辰的話,眼中頓時射出兩道寒光。

金家兩兄弟害他入獄六年,此仇不共戴天,現在居然還要娶他老婆,簡直欺人太甚!

金辰嚇得一哆嗦,不過他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和身邊的林輕語,膽子又大了起來。

這是在林家彆墅,對麵隻有方天仇一個人,還能翻了天不成?

“我說林輕語馬上就要嫁給我哥金熙了,今天我就是來替我哥下聘禮的,不信嗎?你可以問問林輕語!”

金辰得意洋洋,輕蔑的目光挑釁的看著方天仇。

方天仇心底一凜,冰冷的目光轉向林輕語,沉聲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林輕語身子微微顫了一下,不過馬上鎮定了下來:“這和你有關係嗎?”

“怎麼沒關係?你現在還是我方天仇的妻子,是你女兒方可可的媽媽。”方天仇沉聲喝道。

可可還在懷中酣睡,他不想吵醒她。

“對不起了,你可以去查一下,在你入獄後不久,我就辦了離婚,我和你已經不是夫妻了?”

林輕語直視著方天仇,冷冷地說道。

“我怎麼不知道?”

離婚是兩個人的事,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把婚離了,方天仇根本不信。

“這種事還需要你知道嗎?我們家輕語是什麼身份?那可是我們林家的大公主!和你一個入了號子的流氓在一起,真是汙了她的身份!”

“再說了,區區一個離婚的事,對我們林家來說太輕而易舉了。”

那箇中年婦女斜著眼睛看著方天仇,嘴角含著一絲冷笑,完全不把方天仇放在眼裡。

方天仇眼中冒火,死死地盯著林輕語,寒聲質問道:“是這樣嗎?”

“是!”

林輕語麵無表情,臉上寫滿了決然。

不等方天仇多想,她又繼續道:“我和你已經結束了,你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

“如果你還念舊情的話,就不要來這裡搗亂,你現在做的應該是祝福我,祝福我以後生活美滿,幸福安康!”

方天仇看著眼前的女人,一種深深的陌生感,瞬間填滿了他的心房。

他萬萬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絕情、冷血!

“哈哈哈......方天仇,這回你信了吧!”金辰哈哈大笑,鄙視地看著方天仇,滿臉的得意。

“你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一個入獄服刑的流氓,怎麼配得上我們的林大小姐?”

“嗬嗬!冇點自知之明,輕語和你離婚是最正確的選擇。”

金辰故意把聲音叫得很大聲,讓周圍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金辰!”

方天仇冷喝一聲,道:“你我之間的賬早晚會算的,到時候你可彆後悔!”

“呦嗬,你可真嚇死我了,哈哈哈哈......”金辰仰頭笑道:“就憑你?方天仇,你自己什麼斤兩你自己不知道嗎?”

“六年前你和我鬥,結果你進了監獄,弄得妻離子散,如今我金家已登上江海第一家族的寶座,你還怎麼跟我鬥?”

金辰無比囂張地說道:“今天你出來了,就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吧!再和我鬥你的下場隻會更淒慘。”

“是嗎?”方天仇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嘿嘿!你老婆都是我們金家的了,這還用我證明嗎?你能把我怎麼樣?”金辰嘿嘿冷笑,鼻孔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可就在這時,隻聽“啪”的一聲,一個耳光在他的臉上炸響。

金辰頓時慘叫一聲,整個人被抽飛了出去。

他捂著臉倒在了地上,張嘴吐出一口血沫子,夾雜著兩顆打掉的牙齒。

“你乾什麼?”

林輕語上前一把推開方天仇,站在他和金辰的中間,怒目瞪視著方天仇。

看著懷抱方可可的方天仇,林輕語眼眸深處微微一顫,轉而又變得無比冷漠:“方天仇,你還是一點冇變,隻知道整天打打殺殺,你為什麼這麼幼稚?”

“看來我離開你是對的,你就是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一個死性不改的流氓。”

“就是,動不動就打人,真是野蠻哦!”

“輕語,你以前嫁給他真是瞎了眼!”

中年婦女把倒在地上的金辰扶了起來,一臉憐惜的幫他拍打身上的土,一邊拿出一個手帕擦去他嘴角的鮮血。

方天仇見狀,心中百感交集。

的確!

林輕語嫁給他以後,冇有享受多少好日子,自己就進了監獄。

一個已經懷了孕的女人,除了身體上的不適,還要承受彆人每天的指指點點,這種苦他方天仇很理解。

但是,這就能成為她拋棄自己女兒,致使可可雙目失明的理由嗎?

不,這不是理由!

孩子是無辜的!

悔意和仇恨上下交織,方天仇不知不覺,將拳頭攥得咯吱吱直響。

一股冷冽的殺意在他心中翻騰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陣腳步雜遝聲,遠遠看去十幾個黑衣大漢奔了過來,氣勢洶洶令人膽寒。

“大飛哥!”

金辰捂著臉看向這群大漢,忽然臉上一喜。

來人正是大飛哥,江海市裡小有名望的勢力頭子。

金辰認識他,以前兩人還在一起喝過酒,頓時覺得幫手來了。

金辰緊跑幾步迎上前去:“大飛哥,你可要給我出氣呀!”

“哦?”

大飛眉頭微皺,是三大家族之首金家的小兒子金辰。

二人的確有過幾麵之緣,但他現在冇功夫搭理他,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然而金辰卻並冇有注意到大飛哥的神態,指著方天仇說道:“這人叫方天仇,他居然敢打我!他媽的,我一定要他好看!”

“大飛哥,你幫我打斷他一條腿,我給你二十萬!這口氣我一定要出來!”

大飛哥渾身一震,盯著金辰問道:“你說他叫方天仇?”

“對,就是這小子!”

“啪!”

大飛哥毫無征兆地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金辰的臉上。

“哎呀......”金辰被打得猝不及防,剩下的一嘴牙頓時又掉了三顆,滿嘴是血,“嗚嗚”的慘叫。

“想拆方先生的腿,老子先卸了你!”

大飛哥怒目圓睜,那表情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了一般。

“大飛!你敢打我?”

金辰滿臉不可思議,他不知道大飛哥為什麼要打他。

但就在這時,令他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黑衣大漢突然向兩邊分開露出一條道來,一個四十多歲身穿灰色對襟上衣,腳穿黑色千層底布鞋的中年人走了上來。

來人對著方天仇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萬分地說道:“方先生,您好,我是蔣三。”

這......

這不可能......

曾經地下世界的王者,號稱“笑麵佛”的蔣三爺,居然在給方天仇行禮,瘋了嗎

-道:“我和你已經結束了,你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如果你還念舊情的話,就不要來這裡搗亂,你現在做的應該是祝福我,祝福我以後生活美滿,幸福安康!”方天仇看著眼前的女人,一種深深的陌生感,瞬間填滿了他的心房。他萬萬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絕情、冷血!“哈哈哈......方天仇,這回你信了吧!”金辰哈哈大笑,鄙視地看著方天仇,滿臉的得意。“你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一個入獄服刑的流氓,怎麼配得上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