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光的水 作品

第49章 秦長歌的附庸勢力,大周王朝

    

”“嗯!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馮迪對高靜輕聲說道。。。。“她還不知道?”在高靜走後,斌玄問道。聽這女孩剛纔的話,她似乎還不知道這石門中的事情。。。“我冇有告訴他!”馮迪說道:“她隻知道這是一件寒室,其餘的,我冇有對他多說,畢竟,我也是在前不久才找到的這個妹妹,現在還不宜告訴她太多事情。”點了點頭,斌玄看向那放著寒氣的石門說道:“走吧!讓我去試試能不能治好你的妻子。”聞言,馮迪的...-

與此同時,係統的提示音再次傳來。

【叮!天命之子葉凡心境受損,氣運點損失100點,宿主反派值提升100點!】

“嗬嗬……”

秦長歌看著葉凡倒地,終於心神大定。

等到匆匆趕來的禦林軍,用特製了枷鎖困住了葉凡之後。

這場鬨劇終於徹底了結束了。

“這位秦公子不僅年紀輕輕就修為高深,身邊居然還有兩位分彆是化神與悟道的隨從!”

“不愧是大周皇帝不惜代價巴結的大人物。”

此刻暗龍衛指揮使紀綱眼中已經滿是懼怕之色。

這一瞬他決定了。

如果有機會,自己一定要和這位年輕的大人多走動走動。

那怕是手指間溜出來細末,對於自己而言都是天大般的機緣!

此刻,用神識看了全程的大周皇家李氏老祖也是麵露驚恐之色。

“何等的恐怖,這等來曆恐怕是大到不敢想象啊。”

恐怕整個南瞻部州都將掀起一陣前所未有的巨大波瀾。

很快,秦長歌與黃琦惠的婚禮順利地開啟。

宴會之上,文武百官,凡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趕到。

就連當即大周皇帝李乾也是親自作陪。

恭恭敬敬地朝著首座上的秦長歌敬酒道。

“秦公子,能讓孤作為見證人,實在是莫大的榮幸,日後若是有所需,大周王朝上下都願意追隨公子身側,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聞言,整個宴會上的賓客都是一僵。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大夏皇帝這是要為秦長歌做牛做馬的委婉說法。

想到自己也需要一個附庸的勢力。

這大夏王朝畢竟也是一流的勢力。

倒也合適。

秦長歌便起身接過了這杯酒,微微一笑後一飲而儘。

“我與大周王朝本就是友好關係,自當如此,陛下何必在意。”

“多謝秦公子”

李乾麵色頓時一喜。

“老朽也鬥膽敬秦公子一杯!”

“公子能夠降臨我大週一個邊陲小國,實在是我大周之幸啊!”

在場的人,都是官場的老狐狸,立馬就聞著味來了。

開始紛紛朝著秦長歌恭維起來。

隻要能夠成為這位年輕大人的狗腿子。

彆說是位高權重,哪怕是這個大周皇帝恐怕都不用放在眼裡。

同時心中也是對著萬行藥閣的黃飛虹,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

自己這麼就冇有一個漂亮閨女。

能夠入了秦公子的法眼呢。

與此同時,大夏皇宮。

“琦惠……”

黃飛虹見自己女兒麵色蒼白,雙目失神。

眉頭不由得一蹙。

從剛纔的情況下看,自己的女兒好像已經明白了其中的輕重緩急,甚至是主動獻身於秦公子。

可是現在黃琦惠好像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

“父親,我冇有……我不是……”

黃琦惠微微搖頭,臉色發白。

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也不知道現在解釋還有什麼用。

自己這麼會當著葉凡哥哥的麵前,對著秦長歌做這種事情。

而且還說出這種話。

居然羞辱到葉凡哥哥如此的地步,如今更是害得葉凡哥哥身陷牢獄之災。

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葉凡哥哥與秦長歌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怨。

讓秦長歌居然如此不惜代價的要葉凡哥哥的性命。

但是她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已經冇有任何資格可以去觸怒秦長歌。

按照秦長歌那樣的身份,身邊根本就不會缺女人。

秦長歌也從來冇有喜歡過自己。

他隻不過是利用了葉凡哥哥對自己的感情,設計了一個葉凡哥哥無法拒絕的陽謀。

現在葉凡哥哥的性命就在秦長歌的一念之間。

黃琦惠很聰明,心中已經瞭然。

“你也是為了黃家……”

黃飛虹從女兒的神色中,猜出來什麼。

麵露愁容。

心中也是暗暗慶幸,自己冇有做出蠢事,葉凡也冇有得逞。

不然今晚萬行藥閣,黃家的九族都將可能不複存在。

聽聞父親的歎息,黃琦惠心中也是不好受。

他知道父親有多麼寵愛她們姐妹二人。

這麼做,實在是冇有辦法。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嫁衣,還有那可笑的原本準備逃婚的鞋子。

一時間,心中悲涼不已。

從今天開始,自己就是秦長歌的女人了。

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咬了咬牙。

等到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決定還是要委身於秦長歌。

千萬不能惹惱了秦長歌。

不然整個黃家,包括葉凡哥哥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整個結婚流程,秦長歌都從始至終冇有再看過她一眼。

他好像真的從來都冇有將自己放在眼裡。

僅僅是利用以及事後的戰利品而已。

然而,黃琦惠猜得冇有錯,秦長歌壓根就不準備和她的洞房花燭夜。

雖然強扭的瓜解渴,

但是係統之後,不會再發放任何的獎勵。

一隻不會下蛋的母雞,對於秦長歌而言,冇有任何浪費精力的必要。

雖然黃琦惠確實是長的挺漂亮的,清純可愛,蘿禦雙修。

但天底下漂亮女人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黃琦惠的姐姐黃朧月,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韻味十足。

不如將精力放在黃琦惠的姐姐那邊。

婚房那邊,看著燭火燃儘,重新點燃之後。

黃琦惠坐在婚床之上,不僅有些呆滯,因為秦長歌壓根就冇有來。

自己甚至是想要找個人說句話都做不到。

她和姐姐不一樣。

性格活潑一些,而且又作為萬行藥閣的二小姐,從來冇有人會如此的冷漠地對待他。

不知道多少皇宮的紈絝子弟們隻要是和自己聊上一句。

都會欣喜半天。

黃琦惠心中有些莫名的難過,她想要用自己的身體換葉凡哥哥一條生路。

但目前來看,好像秦長歌壓根就不在意她的身體。

與此同時。

群玉閣中。

黃朧月已經喝得伶仃大醉,躲在之前二人纏綿的包廂之中。

桌子上放著一大壇的“瓊瑤釀”

根本就不會飲酒的她,居然喝了有小半罈子。

俏臉之上滿是淚痕,整個癱軟的趴在桌子之上。

包廂外,大周太子李賢焦急地站在門外。

敲響了房門之後,有些擔憂的開口道。

“朧月,你彆再這樣子了,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秦長歌不娶你,孤娶你,孤願意一輩子對你好,隻有你一人,就足夠了。”

“滾!”

黃朧月猛地砸碎了桌子上的酒罈。

突然,包廂中的木窗被推開。

黃朧月微微抬頭,出現在了窗邊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是秦長歌!

-。“行!今天我也來學一學三太子,給你扒皮抽筋。”“聽聞龍筋那也是能夠煉製出一件不亞於天級的法寶。”“你!你!你!嗚嗚嗚……”“我簽還不行嘛……”王朱頓時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彷彿就像是被欺負死的模樣。“好,從此你就是我胯下第一條龍了!”秦長歌滿意的點了點頭。“胯下?”王朱捕捉到了一個詞彙。“你想那我當坐騎?”此時的王朱隻感覺自己好像是被人暴殄天物了。而且是那種超級無敵過分的那種。自己好歹也是神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