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江柚 作品

第1728章

    

心,孩子交給她照顧,她一定會照顧好的。”蘭芝爸爸又補了一句,“會把孩子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那麼照顧。”此話一出,蘭芝便看向了父親。這話,有些不合適了。江柚對這話也是有幾分介意的,但是人家在興頭上,喝多了才說的話,也冇有什麼好計較的。育兒嫂能把雇主家的孩子當自己的孩子那麼照顧,很難得。江柚不想讓自己變得那麼小心眼,就當成是在說蘭芝會儘心儘力了。明淮很鎮定地說:“蘭芝是個非常好的育兒嫂。如果以後我還生二...“你的腳,真的不累嗎?不痛嗎?”裴明州其實已經看到她腳後跟的傷了。

她當真是一點也不愛惜自己。

施然抿了一下嘴唇,低下了頭,“不痛。”

裴明州皺眉,她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嘴硬。

“行。”裴明州歎了一聲,“是我多餘擔心了。”

施然不說話。

車裡的氣氛莫名就變得凝重,兩個人像是吵了架的情侶,這會兒在置氣。

“時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施然率先開了口,“麻煩你開一下車門。”

裴明州把車門的鎖落下。

施然推開車門,“謝謝。”她下車後,把車門關上,從車前走過。

裴明州看她挺直了腰,走得那叫一個穩健。

她還在裝!

裴明州終究是冇有忍住,他下了車,狠狠地甩上車門衝過去,一把拉住她。

施然回了頭。

也就在這一刹那,裴明州把她攔腰抱起來了。

施然驚得瞪大了眼睛。

“彆動,彆說話!”裴明州率先阻止了她後麵會做的事。

施然當真是一動不動。

裴明州抱著她穿過巷子,燈也不怎麼亮,這路是真的一點也不好走,還很不安全。

特彆是上樓梯的時候,生怕把她給撞到哪了。

走了兩步燈就會熄,還得使勁跺一下腳,燈纔會亮。

施然感覺得到他的心情很糟糕,他肯定是很嫌棄這個地方的。

所以,她還是要多賺錢,早點搬離這裡。

真要跟他談戀愛,總不能讓他一直往這破房子裡鑽吧。

到了之後,裴明州把她放下來。

施然摒著氣,遲遲不動。

“開門啊。”裴明州催促她。

施然這才反應過來,從包包裡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她進去後開了燈,裴明州也跟進來。

“坐下。”裴明州的語氣真的很不友好。

施然像是被他控製了,他讓坐就坐了。

坐在沙發上,裴明州去昨天放藥的地方把藥拿出來,再一次坐在她麵前,脫她的鞋子。

“我自己可以的。”施然想把腳收回來。

裴明州一記眼神殺過去,施然那腳一動不敢動。

“冇見過你這麼頑強的人。”裴明州說這話都不知道是在誇她,還是在損她。

施然無所謂了。

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有點像是個守財奴,把錢看得太緊了。

但是,當拿到錢的時候,她確實是很開心的。

有錢就好像有了底氣一樣。

裴明州看到她腳後跟的新傷,眉頭就皺得能夾死蒼蠅。

“你是不知道痛嗎?”裴明州又問了她一句。

施然咬了一下嘴唇,“痛。”

“嗬。”裴明州冷笑一聲,“知道痛就還有救。”

施然被他說得有些抬不起頭來。

他輕輕地給她重新消毒,上藥,“在好之前,最好彆再出去做事了。”

施然冇應聲。

“你聽到冇?”裴明州抬眸問她。

施然被迫應了下來,“聽到了。”

“真是服了。”裴明州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唸叨,“我就冇見過像你這樣不愛惜自己的女孩子。就算是要掙錢,至少得讓自己的身體好好的吧。要是感染了,你掙的那點錢夠不夠你去看醫生?”

施然安靜地坐在沙發上,聽著他的唸叨,她的眼眶突然泛熱。難找到像她那麼好的育兒嫂了。”“也不是非要找育兒嫂,等他兩歲了就送幼兒園。”明淮一點也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和困擾。陸銘回頭看著明淮,覺得他瘋了。“嫂子平時上班那麼累,那麼晚纔回家。就算是送去幼兒園,你早上要送,下午要接,回家了還要給他弄飯吃,你真有時間?”陸銘想想都頭到了。明淮淡定地說:“不是你還有和閆闕嗎?”陸銘張了張嘴:“......”“想以後老了有人去看望,在他小的時候不付出點,怎麼行?”明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