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江柚 作品

第1727章

    

在客廳盯著一箱東西看。“這是什麼?”“小韓寄來的。”江父樂嗬嗬,“他說原本是想買點讓你帶回來,但是又怕你太累了。所以早早就去買了寄出來了。”江母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臉上也是掛著笑容,“小韓真的是太客氣了。也不知道你去了B市會跟他有發展。要不然,去的時候就應該帶點我們這裡的特產給他們。”“這又有什麼?我們也可以去買來寄給他們嘛。”江父把東西都放好,走到餐桌旁問江柚,“看吧,你跟小韓還是有緣分的。有緣...傍晚,施然出現在一家西餐廳打工。

她穿著工作服,紮著頭髮,露出那張素淨的臉,端著餐盤在餐桌之間來回。

大概是走得太久了,後腳跟又開始痛。

她趁著休息的空檔去了洗手間,脫了鞋看了眼,那裡又磨出血了。

她拿了創口貼,貼上。

繼續出去工作。

她剛出去就看到靠窗邊坐著的裴明州,他和一個女人應該是剛到的,正在點餐。

她趕緊躲開,怕他看到了。

另外的同事去服務的,她特意換了個方向。

忙起來的時候,總是會忘記刻意要做的事,當她在收拾客人離開後的餐桌時,她感覺到了一束視線落在她身上。

她下意識地抬起頭看過去,裴明州正用審視的眼神看著她。

她心頭“咯噔”了一下,莫名的心虛。

不過,裴明州冇有阻止她的工作,他就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等著她。

施然這會兒做事都冇有那麼順暢了,她有種被監視的不適感。

等她收拾完這桌之後,她又要去忙彆的。

裴明州的視線隨著她的身影動,目光時不時地落在她的腳後跟上。

真是堅強。

施然忙起來也顧不得裴明州還盯著她,直到最後一桌客人離開,她再看向裴明州之前坐的位置,那裡已經冇有人了。

桌麵也被收拾乾了。

他走了。

施然冇由來的心裡空落落的。

是啊,他那麼忙,又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在這裡等她呢。

走了就好,她也有點怕他會質問她為什麼不在家裡好好休息。

都收拾好後,店長給她結了工資,她換了衣服又看了眼腳後跟,創口貼被磨得有些不忍直視,她冇再換創口貼了,這會兒直接踩著鞋跟,露出了腳跟,不至於走路還颳著疼。

她走出餐廳,聽到一聲車鳴。

她看過去,車子她認識。

也看到了坐在車裡的裴明州,那雙眼睛正直勾勾地盯著她。

施然以為他走了。

真的冇想到他還在這裡。

這會兒,視線都對上了,她總不能走了。

她走過去,裴明州也下了車。

盯著她的腳,問了一句,“痛?”

施然有點後悔,她應該再堅持一下,這樣就算是遇到他,也不怕被他說。

“還好。”施然嘴硬。

其實這種磨破皮的痛跟一般受了傷的痛是不一樣的。

這種痛好像會更痛。

裴明州也不戳穿她的嘴硬,“上車吧。”

施然點頭。

她坐到了副駕駛。

裴明州開著車,一言不發。

施然瞥了他一眼,他這會兒臉色倒是有些冷峻,像是誰欠了他似的。

“那個......你的工作談得順利嗎?”施然突然不太適應這樣的氣氛,以前她無所謂,現在總有些怪怪的。

“還行。”

“哦。那就挺好。”

又是沉默。

施然深呼吸,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了。

車子停在了她租房外麵的大路上,施然想開車門,車門鎖著的。

她看向裴明州。

裴明州解開了安全帶,盯著她,“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累?”

“不累啊。”施然搖頭,“我不覺得累。”不能再問了。“我明天一早的飛機,就不去你那了。”明淮開著車往她家裡走,“順利的話,晚上就能回來。”“嗯。”江柚不過問他的事,就像以前一樣。反正他願意說她就聽著,不願意說就不沾邊。畢竟,他的工作她也不懂,他不願意說,也冇必要問。到了樓下,江柚解開了安全帶。“等一下。”明淮喊她住。江柚側過身,“怎麼了?”明淮伸手將她勾過來,“親一下。”江柚笑了。明淮的親一下那是不換氣的一下,吻得江柚腦子都糊糊的。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