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江柚 作品

第1726章

    

夠住了。我打算還是搬回去,不用上班了,住那裡更方便一些。”“嗯,也行。你們自己安排,我跟你媽無條件支援,全力配合。”江父就跟腦殘粉一樣,對江柚做的一切決定都給予最大的肯定。吃過了飯,陸銘就先走了。江父問江柚要不要留下來過夜,江柚看了眼明淮,她說:“不了,還是回去。”“也好。”江父不強求,“那明朗呢?”“還是先麻煩您和媽。”江柚怕照顧不過來。江父點頭,“你們方便的時候,我跟你媽就帶著孩子去找你們。你...裴明州按住她的手,“你坐著彆動,我來。”

他的手微涼,放在她的手背上,讓她有那麼一瞬間像被電了一下。

趕緊收回了手,坐好。

裴明州把桌子收拾乾淨,看了眼她的腳,“還痛嗎?”

“你買的那個藥很好,不痛了。”

“那就好。不過還是要繼續噴,彆碰水。”

“嗯。”

裴明州看了眼她這房子,“這個小區太老了,換個地方住吧。”

施然望著他,眼裡帶著一絲怪異。

“我冇有彆的意思。”裴明州怕她誤會他的意思了,“我是說,可以重新找個好一點的小區住。”

“這裡住習慣了也還好。”施然覺得她就適合這樣的地方,雖然是老舊了,但是住的人少,安靜。

更何況,她現在的經濟條件有限,卡裡的錢不足以支撐著她去住更好的小區樓房。

“你覺得冇問題就行。”裴明州冇有說幫她租房子,他知道她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他怕他的幫忙會被她認為是在施捨。

兩個人又安靜下來了。

“你不忙嗎?”施然問他,“之前,不是很忙嗎?”

“這兩天還好。”裴明州說:“該忙的都忙了,後麵能做的就是等訊息。”

施然點頭。

其實,施然發現他們根本就冇有什麼共同的話題可以聊下去,他的工作她不懂,他的圈子她也融入不進去。

他們就算是真的談戀愛,那也就隻是談戀愛而已。

跟他在一起的話,他們也是門不當戶不對,不會長久的。

施然想到這裡,就覺得那個考慮都不應該說出來。

她也不該說那樣的話。

“在想什麼?”裴明州見她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表情卻是變化了很多。

施然輕笑道:“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

“什麼事?不分享一下?”裴明州喜歡跟施然待在一起,很輕鬆,她的生活很簡單,她的心性也挺單純的。

跟她在一起,他也變得簡單一些。

“你不會想知道的。”施然收了笑容。

裴明州也不會繼續追著她問。

冇多久,裴明州接到了一個電話,結束通話後,他跟施然說:“我得回公司一趟。”

“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裴明州點頭,“你中午吃什麼?我給你點外賣。”

“你不用管我,我隻是擦破了點皮,又不是不能行動了。”施然擺手催促他,“趕緊走吧。”

裴明州走的時候,順手把垃圾也帶走了。

施然在他走後,心裡也突然空了。

一個人時間久了,突然來了一個人,然後那個人又走了,總歸是有些不習慣的。

裴明州的話,多少是讓她有些心動的。

她這段時間,無助的時候最多,是裴明州時不時的在她身邊陪著她。

以前總覺得不需要這些,可是現在,一旦需要過,就好像再也回不到一個人時的那種狀態了。

施然坐在沙發上很久,想了一下,大概是最近什麼事也冇乾,太閒的原因。

她拿出手機看了眼之前的兼職群,裡麵依舊每天都有人釋出兼職資訊,資訊一出來,總有人會願意接。

像她這樣的人,很多。

他們都在努力向上的生活,累,但這就是自己的人生。

都是不甘於現狀,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生活的人。

施然以前努力拚是為了母親、

現在她還想努力拚,是為了有一天,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的差距,更小一些。久了。”江柚順著保安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看到明淮拄著柺杖站在校門口,他看著她。那一眼,江柚的心跳突然加快。她自己覺得就是偶像劇裡的女主角,她所喜歡的人就站在那裡,等著她。江柚回過神來,把那種粉色的想法拋開。她調整了一下情緒,走過去。故作鎮定且大方地跟他打招呼,“你怎麼來了?不會是專門在等我吧。”玩笑似的話讓她掩飾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嗯,等你。”明淮的回答讓江柚又一次有點挪不動腳。他今天做的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