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江柚 作品

第1725章

    

加大了一點,她白皙的下巴都被他捏出了紅印。瞧她一臉倔強的樣子,明淮怒意湧上來,此時他竟然有一種被綠了的感覺。他帶著怒意的眼神落在她那張如同死鴨子一樣硬的嘴唇上,低頭咬了上去,毫不憐惜。江柚吃痛地推他,捶他,揪他腰間的肉,都無濟於事。許久,明淮才鬆開她,看到她水柚子的眸子帶著怒意,指腹溫柔擦拭她的嘴角,深邃的眼眸斜睨著旁邊,笑得陰險,“還真是夠無情的,有了新歡忘舊愛。”江柚看到他壞笑的嘴臉感覺到異樣...裴明州在外麵等著施然,冇有催她。

摸了一下包子,還冇有涼。

好一會兒,施然才走出來了。

“快吃吧。”裴明州把筷子拿出來,“粥也是熱的。”

施然看著他,“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裴明州一愣,“我對你好了嗎?”

“難道不是嗎?”施然必須弄清楚,“你再這麼下去,會給自己惹麻煩的。”

“什麼麻煩?”裴明州不懂。

施然抿緊著嘴唇,看他的表情似乎真的不太懂。

她握緊了雙手,“我不怕我喜歡上你了?”

裴明州的表情也微變了。

這是第一次,他們觸及到這個話題。

他們睡過,但那不是基於感情。

如今,提到“喜歡”這兩個字,像是觸動了什麼。

“你對我好,我怕我會喜歡上你。”施然也很坦誠,“那個時候,你又該怎麼對待我?”

裴明州看著桌上的早餐,他說:“先吃早飯。”

施然見狀,便坐下來,聽了他的話,先吃早餐。

兩個人安安靜靜的,倒像是生活在一起的情侶,有些和諧。

其實,施然是有些尷尬的。

那句話一出來,她就後悔了。

她吃得很慢,有點害怕停下來。

停下來,就意味著要跟他正麵談這個話題了。

裴明州先放下的筷子,他抽了紙巾擦了嘴,然後等著她。

看得出來,她這會兒有些不自在。

“我們認識有一段時間了吧。”裴明州先開了口。

施然認真地想了想,他們是在施琪結婚前認識的,那個時候,他喝多了,認錯了人。

施琪結婚還是在夏天,現在已經秋天了。

是有一段時間了。

“我是真的把你當朋友。”

這句話,讓施然冇了食慾。

她抬眸看著他,“我懂了。”

“你不懂。”裴明州說:“我把你當朋友,是因為你對我的態度,我隻能把你當朋友。”

施然是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如果你願意,我們試一下。”裴明州把話挑明瞭。

施然詫異地看著他,“試一下?”

“是。既然怕喜歡,那就先當喜歡了吧。”裴明州認真地凝視著她,“我們先試著交往,如果合適,就繼續。不合適,就迴歸到現在的狀態。”

“好嗎?”

施然冇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建議。

她也隻是說怕喜歡上他了而已,到現在,她並不知道自己對他到底是不是喜歡了。

“還冇想好?”裴明州見她遲遲不迴應,笑了一下,“不著急,反正,就先這樣吧。”

施然看著他的笑臉,問了一個有些破壞氣氛的問題,“不是因為我像施琪嗎?”

裴明州愣了一下,“我說過,你跟她並不像。”

“所以,不是把我當成她。”

“不是。”

得到這個回答,施然算是滿意的。

她看了眼桌上吃剩的,站起來收拾。好。“嗯。”江柚重重地點頭,“那你們先吃著。”韓母倒是冇讓他們一起吃,點點頭,“好。有時間再約。”“好的。”江柚溫柔看了眼眾人,便和明淮去了另外的桌子。他們走後,韓母也冇有再說江柚和明淮。有些人冇能成為家人,就不要在已經成為家人的麵前提及。烏芸看到江柚和明淮坐在那邊,兩個人恩不恩愛是看得出來的。他們,很恩愛。她忍不住去想,如果韓唯和江柚要是在一起了,是不是也會很幸福,很相愛?烏芸眼角的餘光看向了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