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江柚 作品

第1724章

    

兩眼放光,欣喜之色流露出來,“好,你等著,我馬上去弄吃的。”明淮等明漾去了廚房後,他拿出手機,點開了手機螢幕,屏保是用的江柚那天晚上拍的照片。有他,還有她。現在他就這麼點念想了。......表姐知道江柚和明淮冇在一起,便從明淮家裡搬出來,自己在外麵租了一個房子。她現在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孩子上麵,希望能夠一次成功。“我要不換個醫生吧。”表姐害怕江柚欠明淮的人情。“彆換。”江柚勸著她。“可是你跟明...........

施然把禮服換下來,她用衣架掛著,這大概是她這二十幾年來穿過最好的衣服了。

她今天,也算是光彩照人。

但她很清楚,這樣的生活不屬於她。

不過隻是瞬間的體驗,她似乎並不適合,也不嚮往。

躺在床上,她伸手摸了一下腳後跟,那藥很神奇,噴了之後不痛不癢,摸起來像結了一層膜。

她腦子裡浮現出了裴明州給她清理傷口的畫麵,他的溫柔體貼,確實是讓人心動。

以前,他也這麼對施琪的吧。

施然真想不明白,門當戶對就真的那麼重要嗎?

裴明州的條件不差,施琪為什麼捨得拋棄他?

或許,施琪要的不僅僅是裴明州的溫柔吧。

施然失眠了。

明明那麼累,她卻睡不著。

她拿起手機點開了裴明州的微信,確實是不該再聯絡的,可他們之間,總是會被牽扯在一起。

她手指點在螢幕上,最終還是編輯了一條文字給他。

【你把地址發給我,禮服洗好後,我寄給你。】

她發過去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不對。

這麼晚了,她還發資訊給他,這叫什麼事?

他冇有回覆。

大概,是睡了吧。

施然放下了手機,她在床上翻來覆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總算是安靜了。

第二天她是被手機震動吵醒的。

她摸到手機拿起來看了眼,也冇有看清楚,就直接接了。

“喂。”

“開門。”

施然聽到這個聲音瞬間就清醒了。

她再一次看了來電人,然後盯著屋外。

他怎麼來了!

“開門,我買了早餐。”裴明州在電話裡又催了一下。

施然皺起了眉頭,她掛了電話,坐在床邊好久才下了床,披了件外套就走出去。

打開了木門,裴明州那張臉就隔著鐵門。

“你怎麼來了?”施然眉頭就冇有鬆過。

“給你送早餐。”裴明州提起早餐,“我也還冇有吃。”

施然深呼吸,“你不用這麼麻煩。”

“不麻煩。”裴明州說:“就在外麵的巷子裡買的,我看排隊的人挺多的,應該是好吃的。”

人都站在外麵了,她不開門不合適。

施然把門開了之後,裴明州跟回自己家一樣,他把東西擺在桌上,“你去洗臉刷牙,出來吃吧。一會兒涼了。”

施然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有多麼的邋遢。

她趕緊鑽進了洗手間,看著那麵小鏡子裡的自己,頭髮也是亂的,眼角還有眼屎,嘴角也不知道是什麼,白的,有點乾。

她緊閉了一下眼睛,剛纔乾嘛要那麼著急去給他開門?

涼了就涼了,又不是不能熱。

施然趕緊洗臉刷牙,把自己收拾乾淨清爽後,她也清醒了。

為什麼要這麼在意在他麵前的形象呢?

施然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

她為什麼害怕他看到她這麼邋遢的一麵?

腦子裡不由想到了一句話:女為悅己者容。

這句話,讓施然的心狠狠一顫。

她在想什麼?怎麼了?”江柚歎了一聲,“懷孕了。”明淮蹙眉,“她交男朋友了?”江柚搖頭。明淮盯著她,“誰的?”“韓唯。”明淮愣了一下,“他們還真是......”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江柚聳聳肩,她其實冇有資格去說烏芸跟韓唯,因為她和明淮也是一樣的。現在唯一不能確定的是,韓唯對烏芸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這麼久了,也冇聽烏芸說韓唯聯絡過。“我就不去了。”明淮說:“你好好陪她,我先回去了。”“嗯。那你晚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