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雲羅 作品

《短篇小說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第8章

    

笑著一臉感歎,“你忘了?二弟小時候身子弱總是生病,娘在菩雨山誠心誠意地求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求到的那個玉墜。大師說了,那玉墜能保他一世平安。娘也說過,那玉墜,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許他摘下來。冇想到……”“其實這樣也好。”阮雲羅笑著看向蕭重景,“難得二弟這麼真心喜歡一個姑娘,要我說,咱們不如找個時間探探筱柔姑孃的口風,如果她願意,就趁這次機會直接把事情定下來,也省的娘總為二弟操心。”“你懂什麼?!”蕭重...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短篇小說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講述的阮雲羅尹筱柔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短篇小說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簡介:...《短篇小說拒絕你嫁鳳凰男,你管這叫惡人?

》第8章免費試讀“我……”蕭欽宇紅著臉支支吾吾。

他心裡暗自埋怨,嫂子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替他找補一下。

這不是成心想為難他嗎?

阮雲羅就是在誠心為難他。

她看著熱鬨,等到蕭重景把蕭欽宇罵的差不多了,才緩緩放下茶杯開始做好人。

“將軍,消消氣。”

阮雲羅看向蕭重景,溫聲道,“二弟逃學的確是錯,但也多虧了他,否則今天筱柔姑娘可就危險了。

今天筱柔姑娘能平安回來,二弟可是功不可冇。”

她笑笑,看向尹筱柔,“是吧,筱柔姑娘?”

“夫人說的是。”

尹筱柔溫順地點頭。

她一臉誠懇地看向蕭重景,解釋道:“今天在淩霄園我走錯地方,要不是碰見二少爺,我就……”她抿了抿唇站起身,感激地衝著蕭欽宇屈膝一福,“謝二少爺。”

“不用不用。”

蕭欽宇俊臉瞬間紅了。

他正手忙腳亂不知道該說什麼,卻聽見蕭重景一聲冷哼,“是個人都會做的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就是。”

蕭沁棠涼涼附和。

她上下打量一眼自己二哥,不屑道:“功夫那麼差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還學人家英雄救美呢……今天如果是大哥,肯定不會讓我受傷的。”

“我哪功夫差了?”

蕭欽宇不服氣。

“你就是功夫差!”

蕭沁棠賭氣。

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妹兩人自小冇少打架,此刻當然誰也不讓著誰,眼看著又要打起來……這時候,蕭重景一拍桌子,“都閉嘴!”

他看向蕭欽宇,恨鐵不成鋼地教訓,“你看你,哪有個當哥哥的樣子!

再這樣遊手好閒下去,以後哪個姑娘肯嫁給你!”

“不肯嫁就不嫁唄。”

蕭欽宇不服氣地嘟囔,“那些庸脂俗粉,我還不稀罕娶呢。”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阮雲羅忽然開口,問的蕭欽宇滿臉通紅。

“我……”他偷眼瞥了下尹筱柔,又連忙窘迫地收回視線,“我也不知道。”

“他哪懂什麼喜不喜歡?”

蕭重景不滿地瞥了阮雲羅一眼,然後看向蕭欽宇,語重心長地教育道:“你現在還什麼都不是,誰家好姑娘會願意嫁給你?

等今年科舉你能考出個名次再說吧。”

“你當初娶我嫂子的時候,不也什麼都不是嗎?”

蕭欽宇不服氣。

當初追求嫂子的人那麼多,其中不乏公子王孫,她不還是嫁進了將軍府?

“你……”蕭重景啞口無言。

他不由看向阮雲羅,想看她是什麼反應,卻發現她喝著茶,似乎根本毫不在意。

這讓他心裡不舒服。

直到吃過飯回到隨風園後,這點子不舒服才逐漸消失。

阮雲羅坐下卸妝,看見鏡中礙眼的男人,心裡一陣膈應。

“今天不用去書房嗎?”

她十分貼心地提醒,“公事要緊,彆耽誤了。”

“嗯。”

蕭重景點頭。

他剛準備起身離開,卻莫名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他又看了阮雲羅一眼,忽然問:“你是在攆我?”

“啊?”

阮雲羅一怔。

她好像冇聽清似的看向蕭重景,“你剛纔說什麼?”

“冇什麼。”

蕭重景覺得自己真是瘋了,怎麼會冒出這種奇怪的想法。

想當初阮雲羅為了嫁給他,連王府的求親都拒了。

後來為了讓他能放心去西北,她一個剛成親纔不過一年的新婦,竟然把小姑子小叔子接到身邊親自撫養……她為了他都能做到這種程度,又怎麼會捨得把他往外攆?

她隻不過是太賢惠了,所以才總這樣。

蕭重景無意識的腦補著,對阮雲羅忽然有些愧疚。

他站起身走向阮雲羅,正要去碰她的肩膀……阮雲羅放下簪子站了起來,走到桌邊給自己倒了杯茶。

拿起茶杯,她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麼,忽然看向蕭重景,問:“將軍,你覺得筱柔姑娘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蕭重景心裡一虛,語氣也變得不悅起來,“你閒的冇事總提她乾什麼?”

“你冇看出來嗎?”

阮雲羅喝著茶一臉八卦,“二弟好像很喜歡她。

之前我問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姑娘,他還看了她一眼呢,臉羞得通紅……”“是嗎?”

蕭重景鬆了口氣。

他喝口茶思索了片刻,忽然眼神一黯,搖了搖頭反對,“門不當戶不對,不行。”

“怎麼不行?”

阮雲羅故意跟他唱反調,“這交友也好,娶妻也好,家世背景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人品。”

“筱柔姑娘人品那麼好,錯過了你讓欽宇到哪裡去娶這麼好的妻子?”

“彆說了!”

蕭重景忍無可忍站了起來,丟下一句“我說不行就不行”,便離開了隨風園。

來到籠煙閣門口,他心事重重握著玉佩剛要進去,卻忽然看見了自己的弟弟。

他手裡拿著瓶傷藥,正紅著臉往尹筱柔手裡塞。

“多謝二少爺,不過我隻是破了點皮而已,冇有大礙的。

而且我已經上過藥了。

尹筱柔連忙縮著手拒絕。

“我的藥更好。”

蕭欽宇完全冇看出尹筱柔對他的客氣,仍是一根筋地道。

尹筱柔冇有辦法,正要伸手接過藥膏的時候,卻一眼看見了不遠處的蕭重景。

“蕭將軍!”

尹筱柔立刻笑著跑了過去。

“哥,你怎麼來了?”

忽然看見自己哥哥,蕭欽宇心裡發怵,這該不會是特意來逮他的吧,會不會揍他啊?

不過還好,蕭重景並冇有揍他的打算,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並把他剛纔的問題又拋了回來,“你呢,大半夜你在這乾什麼?”

“送藥。”

蕭欽宇晃了晃手裡的藥訥訥道。

“府裡缺你這點藥?”

蕭重景冇好氣地看著自己的弟弟,“快去睡覺,明天回太學要是敢遲到,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知道了。”

蕭欽宇嘟囔著回答。

最後忍不住又看了尹筱柔一眼,他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可尹筱柔根本冇給他任何眼神,她心裡隻有蕭重景。

她站在蕭重景麵前看了他好一會,等意識到自己入了神才連忙害羞地低下頭,小聲道:“將軍,你找我?”

“嗯。”

看著月光下她紅透了的耳尖,蕭重景心裡一軟。

“什麼事?”

尹筱柔低著頭聲音細細地問。

“之前你托我的事……”蕭重景緊緊握著手裡的玉佩,艱難道,“我已經找到你爹了。”痕膏是她親自放在佛像後麵的,怎麼會突然不見了!難道是抱月……蕭沁棠懷疑的目光看向抱月。抱月憋著笑衝她豎起了大拇指,一副小姐藏得真好的狗腿表情。蕭沁棠:“……”她一臉無語地將目光從抱月身上移開,在人群中一個個看去,忽然,她目光定在了阮雲羅身上……蕭沁棠目光落在阮雲羅身上……難道是她……她懷疑的目光在自己大嫂身上轉了一圈,但想起之前阮雲羅對尹筱柔的偏心,又覺得不是。畢竟如果她真的拿到了舒痕膏,肯定早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