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葉開 作品

第1501章

    

?老子憑什麼要鳥你?”周正道平日裡囂張慣了,再加上身後有幾個保鏢,就更加的肆無忌憚。“憑什麼?嗬嗬,小娃娃,你們周家就隻能生出如此教養的逆子嗎?!”“嗎?”字還冇有說完,但見這長鬚老者的身後便立刻走出兩名勁裝大漢來。這兩名勁裝大漢抬手,掏出一個證件。“憑這個,夠了吧?”其中一個勁裝大漢冷聲說道。一看那證件,周正道嚇得褲襠微濕。“夠,夠夠!快把秘密武器收起來,由您老人家當公證人,自然是極好的了。”周...--“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武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二師弟,我一直很欣賞唐伯虎的這句詩,你可知道這是為什麼?”

冰皇問出話之後,卻是不等他的二師弟回答,便自行答道:“皇者,哼!這世間,雖然有大小國家數百,但是,在真正的強者麵前,卻是不堪一擊!隻要我神功得成,不管什麼樣的冷武器,哪怕是有著毀天滅地之能的核彈,也不能動我分毫!相反,誰人不聽我冰皇的號令,我冰皇便可以千裡之外取他的首級,這一點,彆人可能認為我是在吹牛,可是你,二師弟,卻不會這麼認為,不是嗎?”

“當然,冰皇閣下的冰封千裡神功一旦施展出來,那便是千裡之內,寸草不生,如同進入凜寒之冬一般!可是大師兄,雖然掌門小師妹不會回來了,但你似乎忘記了另外一個人,一個足矣讓你成不了這世界唯一的皇者的人,不是嗎?”

那二師弟說話間,身形竟然也微微騰空而起,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托舉著他一般。這種違反物理學定律的事情,葉開已然習以為常,見慣不怪了。

“哼,二師弟,你以為,你這麼多年以來閉死關苦練的功法,我冰皇就一點也不知道了嗎?你讓你的兩個兒子在外麵做那些可笑的事情,卻不讓他們與你一同修煉,無非就是想要掩人耳止,讓世人認為,這洪家的老子,也與他的兩個兒子一般,並冇什麼讓人驚為天人的意思,隻是可笑啊,一個當什麼殺手組織的頭領,一個,卻是買了條破船,賺那些世間的黃白之物,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你的無相神功,就是要裝瘋賣傻的嗎?”

冰皇說到這裡,頗有一些嗤之以鼻的意思出來。

可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意。一邊的葉開,內心突然狠狠的被什麼東西撞擊了一般。

一個兒子當什麼殺手組織的頭領,一個,卻是買了條破船,賺那些世間的黃白之物......

這句話,怎麼聽怎麼有一些與葉開心中的一個可怕人物劃上了等號?

難道說,這個二師弟,就是......冇錯!一定就是了,這個神秘的老傢夥,便是那拳皇與洪先生的老子,那一位一直深藏不露的洪家的老怪物!

“嘿嘿,大師兄,無相神功這個秘密你都當著那葉開的麵說了出來,想來,今天是不想我再活了?我們好歹同門一場,你騙了掌門小師妹的千年玄冰,又重傷了老四,現在又想要殺我,怎麼,‘登仙門’,什麼時候變成了你一家獨大的地方?變成了你想殺誰就殺誰的樂園了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殺葉開,卻是變相的告訴他這麼多的事情嗎?”

洪家老祖冷笑幾聲道。

什麼?!

葉開心裡一寒。原本以為,他會說,既然當眾的說出了這些秘密,便是不會再留他葉開這樣的“外人”活下去,可那洪家老祖卻如此這般的說來,難道,那冰皇留著自己,真的還有什麼用處?可是細想一下,這冰皇豈不是因為自己殺了冷無言,讓他得以繼承衣缽的愛徒灰飛煙滅,這纔出現要來取葉開他的性命的嗎?難道,這一切的一切,並不是表麵上的那樣?或者說,還是有另外的陰謀?

想到這裡,葉開不由的後退了兩步,深吸了兩口粗氣來。

“多說無益,姓洪的,你既然敢來,想必也有幾把刷子了,那我今天便要會會你的無相神功,看看在我的寒冰真意之下,是否還能真的無我無相,無情無形!受死吧!”--都是開著千萬級彆的勞斯萊斯的啊!”葉開聽了之後,便立時無語了,有錢人的世界,他真的看不懂。“葉哥哥,不會開車可不行呢,想泡美眉,這可是一項最最基本的技能哦!”一邊把寶馬車開的順溜,一邊回過頭來,揶揄的對後座上的葉開說道。“狐媚子,我求你專心的開車吧,我和葉開的小命可都攥在你的手裡了呢!”秦筱雪一邊看著道路兩邊的風景,一邊替葉開回了蘇媚一句道。“蘇媚,看你開了這麼久,也挺累的,不如讓我換換你也開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