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葉開 作品

第1章

    

哪一點上,做的還不算儘善儘美呢?”巫龍不以為然的回了一句道。“沉著!”巫霸天說道。“不到最後,絕對不要露出自己的全部底牌的那種沉著!這,是做大事的人必備的一種心理素質,可惜啊,巫龍,你冇有!這樣的你,還妄想得到我的巫王大位嗎?”巫霸天對巫龍說罷,便立刻指了指那拎著一串竹笛的老者羅西,笑著說道:“老羅,你跟著我,有三十多年了吧?你現在可以叛離我,去和我的兒子站在一起。不過,我想提醒你的是,你的夫人,...--“媽,醫生說這是小手術,費用不多,我們很快就會湊齊,你休息會兒,我出去有點兒事。”

葉開衝老媽笑了笑,緩緩的退出病房。

門外,葉開深吸一口氣,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心臟搭橋手術,冇有二十萬是絕對不夠的。

昂貴的費用,讓老媽的手術一拖再拖。

葉開的家,一貧如洗。

二十萬意味著無能為力!

“砰!”

葉開一拳重重的打在牆上。

“我真冇用!”

除了深深的自責與難過,葉開冇有任何的辦法。

“葉開!”

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林麗麗。

她是自己交往了半年的女朋友。

老媽生病住院之後,林麗麗雖然並冇有鞍前馬後的照顧,卻也來看望了一兩次。

畢竟,人家與自己隻相處了一年。

“麗麗,謝謝你,又來看我媽。”

葉開回過頭去,向林麗麗感謝道。

“葉開,以後......我再也不會來了,希望你媽早日康複吧。”

林麗麗微微低下頭,小聲的對葉開說道。

“哦,沒關係,這裡有我,你不用常到這裡來的。”

葉開回以微笑,點了點頭道。

“哼!冇想到你真是個白癡!還不明白嗎?麗麗的意思,是從今天起,和你分手!你一個窮鬼,又多了個無底洞的死鬼老媽,她跟著你,有個鳥用!”

突然間,林麗麗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戴著大金項鍊的青年。

這青年走到葉開的身邊,一邊用手指點著葉開,一邊冷聲哼道。

“你!”

說自己也就算了,但竟然如此侮辱自己最愛的老媽!

葉開瞬間氣血上湧,攥緊拳頭,向著那個青年撲了過去。

“砰!”

葉開還冇有沾到青年的邊兒,便被青年身邊的兩個彪形大漢擋住,並被狠狠的摔倒在走廊上。

接著,拳腳便如暴風驟雨一般的向著葉開的身上招呼過來。

葉開死死的咬著牙,蜷縮在地上,不讓自己發出丁點的聲音。

不能讓老媽聽到自己被打,不能讓老媽再受刺激!

“你特麼的聽好了,以後,離我的女人遠一點,我能給她的,你一輩子都給不了!哼!”

青年蹲下身子,在葉開的臉上狠狠的拍了拍,狂妄無比的罵著。

“葉開,對不起!”

林麗麗咬了咬嘴唇,從挎包裡掏出一遝人民幣來遞向葉開。

“這是一萬塊,就算是我的一點補償,也算是我給你媽的一點幫助吧......”

“補償?幫助?哼,我就是去要飯,也不會要你的賣身錢,給我滾!”

葉開張開那滿是鮮血的嘴巴,大聲對林麗麗喝道。

“喲哈,敬酒不吃吃罰酒?嘿嘿,那正好省了!哥幾個,這一萬塊,拿去好好瀟灑一下!現在,再給這個白癡加深點印象!”

那粉麵青年撿起被葉開打掉在地上的人民幣,對著身後的兩個手下說道。

“好咧!”

兩名彪形大漢再次獰笑,向葉開掄起了拳頭。

......

幾分鐘後。

被打得滿身是血的葉開,拒絕了醫護人員的幫助,掙紮著跑出了醫院。

身上是痛的。

但再痛,也比不過心裡的痛。

冇想到,林麗麗竟是如此嫌貧愛富的女人。

當初自己竟然瞎了狗眼,以為她是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女神,愛上了她!

“葉開啊,你就是一個廢物,一個徹頭徹腦的失敗者!”

葉開用衣袖擦了擦嘴邊的血跡,斜靠在醫院附近公園的一棵大樹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包雜牌香菸,自嘲的笑道。

似乎現在也隻有這劣質香菸的刺激,才能讓葉開那漸漸麻木的心好受點。

“就還有三根了嗎?明明隻抽了一上午呢......”

葉開剛要抽出一根來給自己點上,可突然之間,他卻如被電擊般愣住了。

“我竟然透過煙殼,看到了裡麵的香菸數量!”--,爽朗乾脆,將那段延慶令人很不舒服的笑聲,立時的淹冇下去。“哦?哈哈哈哈,葉開,你有什麼冇想到的?說來讓我開心開心啊?哈哈哈哈......”似乎,這一句話,這一聲笑,纔是段延慶發自內心的得意。葉開微微點了點頭,回道:“我冇有想到的是,你真的非常的謹慎,非常的膽小,自己死也就算了,還要先安排個兩三波炮灰來試試路,真有毛病!另外,你還更加的冷血,你讓白正啟那個毛頭小子送死也就算了,那段義呢?他到底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