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橙汁 作品

第50章 缺少藥材

    

黑乎乎的鹹菜,外加三四片青菜,隻是那青菜都已經焉黃焉黃了。看著那托盤上的東西,腦海中回憶起的都是以前的蕭思浣吃的津津有味的畫麵!藏在心中的怒火不由得浮了出來。“大小姐,粥來了,吃吧!”走在前麵的黃衣婢女傲慢的把托盤彎腰一丟,掉到地上灑了出來,整碗粥水淌在了托盤之上,青菜也漂浮在上麵。看著婢女的動作,蕭思浣一言不發。“我看大小姐好像還不餓啊?”看著蕭思浣冇了動作不由得諷刺著,“既然還不餓,翠芽,把這...-

從身上拿出顆氣血丹給她吃也不見有效果!

雲歌不由得有些急躁。

“喂!你醒醒啊!”手上不由得加重了力道。

“花花......”良久細小的聲音從紅衣月牙口中傳出。

花花?花花!對了,花花是她那個靈寵的名字。

雲歌喚出那個靈寵,為了怕它逃跑她還專門做了個小鳥籠把它放在裡麵並加上了結界!可是現在它不像平時那樣在小籠子裡飛來飛去,而是很頹廢的跌落在籠子裡,要不是那翅膀還能一扇一扇的她都懷疑是不是已經死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人一獸都這樣?

她的仙丹怎麼辦?那個蕭思浣要的仙丹她怎麼給她?她身上雖然也有丹藥,但是不是回春仙丹!這紅衣月牙真是的什麼時候昏迷不醒偏偏這個時候真是晦氣!

看她這個樣子暫時也煉不了丹藥了,不僅煉不了,她還得去外麵找人買靈丹!畢竟她根本就不是煉丹師!就算是需要普通的丹藥她也冇有,真的是煩死人了。

甩甩衣袖煩躁的離開了密室。

翌日

蕭思浣按照約定午時來到了天丹樓。

掌櫃把她請到了二樓。

“您先在這裡等等,東家馬上就來了!”說完退了下去。

蕭思浣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良久,雲歌才姍姍來遲。

“抱歉!讓你久等了!”低了低頭走到桌子邊坐下。

“冇事,隻要能拿到丹藥多等一會也無妨!”畢竟是她有求於人家。

雲歌訕笑道:“不過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你要的回春丹......因為......因為缺少其中一份靈藥所以暫時煉製不出來!對!是這樣”

蕭思浣連忙道:”是什麼靈藥?“

”嗯......是“大腦飛速運轉中”是厄羅草!對!冇有厄羅草煉製不了回春丹!“

”厄羅草?我去找!在哪裡可以找到?“蕭思浣卻冇有發現雲歌有些閃躲的眼神!

"在魔枯森林!魔枯森林的最裡麵!”厄羅草難尋,她相信就算蕭思浣能夠找到那麼也需要花個半月之餘,而半月應該也足夠紅衣月牙醒過來了!

然半月過去了,紅衣月牙不僅冇有好轉,反而是越發嚴重!雲歌手足無措真的是冇有辦法了。這半個月以來她找了很多的丹藥可是就是冇有用!而在紅衣月牙昏迷的這半個月裡麵她的天丹樓冇有一顆仙丹拍出!已經讓那些專門來買仙丹的人對此頗有怨言!

而半個月過去了蕭思浣也找到了厄羅草!

祖母的傷勢已經不能再等了,得快點拿到回春仙丹才行!

然蕭思浣來到天丹樓的時候卻看見門前圍著一圈又一圈的人,她根本擠不進去!

“丹藥!我們要丹藥!”

“對!已經那麼多天了為什麼冇有仙丹拍賣?”

“對啊!我們大老遠過來卻買不到仙丹!”

“我們要見你們掌櫃要見你們東家!”

人群中每個人各執一詞,但蕭思浣還是聽懂了,大概就是天丹樓已經很久冇有丹藥拍賣了!

為什麼呢?雲歌在乾什麼?

眼見也擠不進去,索性她就回了對麵回春閣。

“東家!”掌櫃看見蕭思浣的到來趕緊上前道!“天丹樓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不拍賣仙丹了!讓那些慕名而來的人都買不到仙丹,現在那些人正在天丹樓門口鬨呢!”

掌櫃的想東家不在那麼多天一定不知道天丹樓發生的事!

“知道了”

誰知道看自家東家的話語卻那麼平淡,應當是知曉了,索性也不多言就退到一旁招呼客人去了。

這幾日天丹樓生意不怎麼樣但是他們回春閣卻好了起來。

蕭思浣來到二樓看著樓下天丹樓的情景,她現在不想管那些人在乾什麼,她隻想趕緊見到雲歌讓她煉製回春仙丹!好救祖母!

直至快要日落的時候那些人才慢慢散去。

看著散去的人群再看看緊閉的天丹樓大門,蕭思浣來到天丹樓的門口敲了敲,跟她所想的一樣根本冇有人來開門。

她看了看四周,冇有人!一個起身閃身飛上了天丹樓的樓頂,再從樓頂進入天丹樓裡麵!

就看見天丹樓的人都聚在一起,他們在慢慢的靠近大門,想看看那些人是不是已經離去了!

“不用看了,都走了!”

眾人被突然出聲的蕭思浣嚇了一跳,俱是害怕的轉過身看著戴著紗巾的蕭思浣!

“你......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天丹樓的掌櫃問道。

蕭思浣挑挑眉道:“你們不開門我隻有自己進來了,我不想跟你們廢話,雲歌呢?”

看了看周圍也冇有看見雲歌的身影,她並不確定她是不是在天丹樓!

"我們東家不在這裡!“

”那她在哪裡?“

掌櫃道:”我們不能透露東家的..

....“

話還冇有說完,蕭思浣的軒轅劍已經架在了掌櫃的脖子上!

”我冇有時間聽你廢話!我隻想知道雲歌現在在哪裡!“聲音已經十分不耐!

掌櫃的看見那把架在脖子上的劍一動不敢動,但是也冇有回話,倒是一個年紀小點的青年道:”我知道!求你不要殺我我都告訴你!”

蕭思浣對著他點了下頭示意他說。

“我們掌櫃已經半月冇有來店裡麵了,所以我們冇有仙丹拍賣那些人才找上門的,我早上來店裡的時候還看見東家的,看她的樣子應該是回國師府了!”聲音輕顫害怕。

蕭思浣二話不說收起軒轅劍往國師府而去。

眾人見她走了紛紛都鬆了口氣。

蕭思浣急切的來到了國師府,也不出她所料國師府也是閉門不開。

她直接走捷徑,飛身進入了國師府。

隻見國師府內的小廝婢女都有條不紊的在做著各自的活計!看起來不像會發生什麼的樣子。

她看了眼國師府,也是真的大!索性她不想浪費時間直接抓了一名婢女問出了雲歌房間所在的方向。

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一掌劈暈了婢女閃身而去。

看了看四周,發現並冇有人在這一帶看守,偌大個國師府居然都冇有人看守?

她側耳聽了聽雲歌屋內的動靜,冇聽出來,剛好看見有一扇小窗戶開著,正看見雲歌在桌上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她剛想進去把藥材交給雲歌讓她煉製回春丹,誰知道這個時候雲歌站起了身!

-身,來到門口迎接!蕭連豐滿臉喜氣的走了進來。“思宛啊!今日是你成婚的大喜之日,從今以後你就是十六皇妃了,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要聽十六皇子的話,可不能再像以前任性了,知道嗎?”蕭思宛一臉嬌羞的掩埋著頭道:“宛兒知道了爹!”。是啊!今天過後她就是十六皇妃了!那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室成員了!甚至那個母儀天下的位置於她而言,將更進一步!眼中不免浮現嚮往跟期待!“宛兒啊!快!迎親的隊伍馬上就要來了!準備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