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中的魚 作品

抱歉

    

理了一下自己納戒之中的丹方,你將六品丹藥,青魂丹,皇極丹,破宗丹……的丹藥卷軸擺放整齊……][第六十一日:你帶人覆滅了地炎宗,血宗……][第六十一日:你帶人覆滅了地天陰宗,八扇門……]……[第七十二日:經過之前的輪番大戰,你感覺修為有所精進,你進入密室閉關。][第八十二日:你突破到了四星鬥皇,突破後,你服用了皇極丹。]……[第一百六十九日:你從一五階魔獸手中得到了伏龍果。]……[第二百七十日:你修...-

陸院長和沈先生對視了一眼,隨即都搖了搖頭。這沈氏雖然非師者,卻將為師者說得十分透徹。

沈婉又道:“二位既然搖頭了,自然是認為不能放棄學生。如今二位麵前,就有一個在成人的道路上走偏了,還認識到自己錯誤,想要改過自新的學生,但是你們放棄了他,連一個機會都不願意給他。”

“家父也是教書的,也遇到過不少頑劣不聽話和德行有偏的學生,但是,家父卻從未放棄過他們,而是選擇將他們扳回正途。家父曾經說過,這世上有些錯,是不配被原諒的,但是,有些錯也是可以被原諒的。我們不能,因為別人的一時之錯,便完全的否定這個人。若是他放棄了那些犯過錯的學生,或許他們的一生也會隨之改變,所以他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被原諒的學生。”

這些話,純屬沈婉瞎編的,原主她爹雖然為先生,但是卻壓根冇說過這些話。

遠在沈家村,正在私塾中,給學生上課的沈易莫名的打了一個噴嚏。

他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鼻子,看著東方,心想定是女兒在想他了。

聽了沈婉這一席話,沈煥之如醍醐灌頂幡然醒悟,對沈氏口中的父親,更是敬佩不已。反思自己,自覺自己不配為師者。

陸常青拱手便要向沈婉作揖。

沈婉見此,忙將腰彎了下去,這長者的揖她如何能受的起?

“老朽今日受教了。”陸常青朝沈婉作了個揖。做了幾十年的院長,教不了不少學生的他,今日才終於明白什麽纔是真正的師者。

“院長折煞晚輩了,那些話都是我爹說的。”沈婉彎著腰,暗暗在心裏道:“你老人家,要作揖衝我爹去啊!”

陸常青直起老腰感歎道:“令尊纔是真正的師者,若有機會,真想見令尊一麵。”與他共談為師之道。

“啊切!”正在念著詩的沈易又打了一個噴嚏,他手裏拿著書,不由又看向了東方。

看來女兒是真的很想他呢!聽說宋恒那臭小子娶了個平妻,女兒這般想他,莫不是受委屈了,他要不要去皇城看看女兒呢?

“宋子淩你今日不必帶回去了!”陸常青道:“我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留在書院繼續讀書。隻是,他若再犯錯,觸犯任何一條院規,便不必再來了。”

沈婉先是楞了一下,隨即拍了一下宋子淩的肩膀,道:“還不快謝謝院長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

宋子淩先是朝陸院長作了個揖,然後道:“謝謝院長願意再給學生一次機會,學生日後定會好好讀書,不再犯錯。”

一刻鍾後,沈婉和宋子淩在坐馬車,行在回將軍府的路上。她終究還是把宋子淩帶回來了,因為,陸院長剛說完,便下學了。

沈婉坐在馬車裏,衝宋子淩叮囑道:“你也聽見你們院長的話了,你日後在書院切不可再犯錯,不然你娘我今日的努力都白費了。”

若他再犯錯,她編再多話都冇有用了。

宋子淩點著頭道:“我知道。”

他心裏很是佩服他娘,竟然能說動院長和先生將他留了下來。

“糖葫蘆誒!糖葫蘆誒!”

馬車外想起了糖葫蘆的叫賣聲。

“娘糖葫蘆。”糖葫蘆重度愛好者宋子淩,聽到糖葫蘆,便口水氾濫了。

“你呀!還是那麽愛吃糖葫蘆。”沈婉說著點了點宋子淩的鼻子。

做完這個動作後,說完這句話後,沈婉便愣住了。這句話,和這個動作,是這具身體的下意識反應,根本不是她想做和想說的。

這種感覺讓沈婉很不舒服,就好像這具身體裏還有另一個人一樣。

宋子淩也愣了一下,因為他娘很久,冇跟他這樣說過話,也很久冇這樣點過他的鼻子了。

反正,在他的記憶裏,娘是不止一次說過這樣的話,做過這個動作了。

“要吃就下車買吧!順便也跟翎兒帶兩根兒回去。”說完,沈婉便讓陳二停下了馬車。

母子二人下了馬車後,便朝賣糖葫蘆的老伯走了過去。

“三根糖葫蘆多少錢?”沈婉看著賣糖葫蘆的老伯問道。

“娘我要吃兩根。”娘在那車裏說了,要給翎兒帶兩根。她現在要買三根,這便代表著,隻有一根兒是他的。

賣糖葫蘆的老伯正要回答,瞧見宋子淩的臉後便變了臉色,上回這孩子拿了他的糖葫蘆還冇給錢呢!他問這孩子的小廝要錢,那小廝還威脅他呢!

“你吃什麽兩根,也不瞅瞅你這身肉,還好意思吃兩根。”沈婉又忍不住懟起宋子淩來。

頂點小說網首發-新任的八大長老,也是丹塔乃至中州的第一天才,魂殿敢動他,不怕丹塔和他們打起來嗎?”“會怕的話,那他們這般興師動眾,難道是來葉城遊玩的不成?”“……”葉城之中,因為城外突然蓋壓而來的魂殿之人,皆是陷入了一片騷動中,他們皆是不明白,魂殿為什麼要找蕭明的麻煩,畢竟蕭明嶄露頭角都還不足一年。摘星老鬼望著下方大亂的葉家老宅,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蕭明,還不出來嗎?你以為你躲得了?”摘星老鬼無比確定蕭明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