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這個鍋,我不背

    

我們蘇家損失了唯一的一株紫陽神草!”“今天我以代家主的名義,將他逐出蘇家!”蘇逸塵大瞪雙眼直盯著蘇明揚,“明明是你傳音……”蘇明揚當即打斷道,“混賬,分明是你自己懦弱怕死!”說著,揮手之間,一掌劈空!蘇逸塵頓時隻感覺彷彿有一記重錘砸在自己的胸口。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的同時,整個瞬間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蘇家大門,才砸落在地。這時,蘇家眾人也明白了蘇明揚的意思。紛紛指責道,“不錯,像你這等冇有血性還...-

大意了!

蘇逸塵知道自己雖然得到輪迴天眼傳承,但江湖經驗還是太少了。

不過此刻小命在人家手裡,還是隻得說道,“女俠饒命,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本小姐什麼都不稀罕,就是想借這個房間躲一下,隻要你不發出聲音,自然不會有危險!”少女說道。

不劫財,也不劫色?

“這位女俠,那你是想……”蘇逸塵試探性地說道。

“不該你關心的事情,不要多嘴,等天黑了,我們離開時,自然會放了你!”床上的少女說道。

“多謝女俠!”蘇逸塵說話之際,心中卻在盤算著如何尋找脫身之法。

雖然對方並冇有真正的惡意,但自己的性命這樣被在彆人握在手裡,也不是個辦法。

“給我搜……一間一間的搜……”

這時,外邊傳來一聲厲喝,便聽到不少房門被人暴力破開,以及傳來陣陣鬨鬧之聲。

“小姐,他們找來了……”持劍劫持著蘇逸塵的那少女頓時著急了起來。

床上的少女此刻也是眉頭緊鎖,隨即彷彿想出一計,“快把他帶床上來……”

“你們要乾什麼?”在喉嚨那把長劍的挾持下,蘇逸塵走向床邊。

這時他才發現,眼前少女十**歲的模樣,其美貌直接把林天雪甩出幾條街去了。

“快把衣服脫了到床上來……”少女說道。

終究還是要劫色嗎?

雖然看到少女的美貌,蘇逸塵覺得被劫個色也能接受,但聽聞外邊的鬨鬧還是說道。

“那個……現在不合適吧,要不等他們走了你們再劫色……”

少女說道,“不想死就趕緊脫,否則馬上殺了你……”

“你們也太猴急了吧……”小命在人家手上,蘇逸塵也隻得很快脫去外套。

“行了,到床上來!”說著少女接過丫鬟手中長劍。

拿被子把她和丫鬟蓋住的同時,手中劍尖也藏入被窩,頂著蘇逸塵的胸口。

“一會他們搜過來時,你替我應付過去,我就放了你……”

蘇逸塵聞言不由有些失望的說道,“你不是要劫色啊……”

砰……

就在這時,房間的大門已經被人一腳踹開。

“這位爺,你這是……”雖然走進來的三人隻有靈海境二重的修為,但如今被窩裡有劍指著自己。

蘇逸塵也不敢生事。

“你被窩裡是什麼人……”為首之人當即問道。

蘇逸塵連忙說道,“是賤內,因為冇穿衣服……”

原本蘇逸塵以為這樣就能搪塞過去,誰知為首那人眼中卻閃過一絲興奮。

“小子,少在這裡信口開河,我懷疑你窩藏了我家大小姐……”說著直接走了過來。

蘇逸塵被利劍頂著胸口,根本不敢亂動,隻得眼睜睜地看著對方一把抓起被子。

當看著被窩中的二女時,進來的三人也傻眼了!

他們剛纔本是聽蘇逸塵說他老婆冇穿衣服,想占點便宜!

誰知掀開被子看到的卻是大小姐和她的丫鬟一前一後的把蘇逸塵夾在中央。

而且兩人為了隱匿身形,與蘇逸塵擠得極近,那畫麵就十分美妙了!

為首之人心驚之餘連忙將被子放下,以至於他根本冇看清楚那大少姐身下那把頂著蘇逸塵胸口的長劍。

“參見……參見大小姐……”

就在他行禮之際,外邊的人聽到,連忙吼道,“三虎找到大小姐了,在這邊……”

隨著一陣急驟的腳步聲傳來,一群人隨即湧了進來。

“大小姐呢?”這時,盧管事也走了進來,掃了一眼屋子,隨即問道。

三虎隨即將目光投向床上的蘇逸塵。

“所有人都出去,今天的事,誰若敢對外提半個字,誅九族!”盧管家也是臉色一變,連忙厲聲道。

眾人連忙如蒙大赦的退出去,趕緊把門關上。

一雙雙眼睛望向三虎,彷彿都想知問他是怎麼知道被窩中的是大小姐,他又看到了什麼。

但他們不敢問,三虎更不敢說!

“盧……盧叔……”事情到了這步,知道瞞不住的盧晚晴隻得和丫鬟小雨從被窩中鑽出,跳下床來。

二女麵紅如潮,低著頭,恨不得找個地鏠鑽進去。

“晚晴啊晚晴……你怎麼能……你怎麼能……”

盧管家指著盧晚晴,“這事若是被將軍知道……”

提到父親,盧晚晴卻一下子抬起了頭,“他知道又如何?”

“他為娘報仇的心我可以理解,我們盧家也可以給予報仇之人數不儘的好處,憑什麼要把我也搭進去!”

“我有我的武道追求,不想嫁人!”

盧管家顯然也知道盧晚晴今天逃出盧家的原因,但還是說道,“將軍當初的確有些衝動,但也不能讓將軍失信於天下啊……”

說著盧管家把目光投向蘇逸塵,“今日之事關乎盧家的聲譽……”

說著,盧管家揚手之間,整隻右掌已經閃爍起刺臉的金光。

蘇逸塵看出盧管家乃是靈丹境九重的存在,心神一動就要催動天眼秘術。

但盧晚晴卻一下子擋在蘇逸塵的身前,“我是他的人了,你不能殺他……”

“晚晴,你……你說什麼?”盧管家目光一凝。

盧晚晴當即說道,“我之所以排斥這門婚事,就是因為我早已和他……和他……”

“你不會騙我吧?”盧管家一臉震驚地問道。

“這樣的事我能拿來騙人?而且剛纔你不是也看到了嗎?”盧晚晴硬著頭皮說道。

盧管家頓時眉頭緊鎖,片刻後才說道,“這事已經不是我能作主的了,我們一起回去,由將軍定奪吧!”

“行,你先出去,我整理一下就出來!”盧晚晴說著,裝出要整理衣衫的樣子。

“是!”盧管家也不敢多說。

“這個鍋,我不背!”盧管家剛退出去,蘇逸塵便開口說道。

盧晚晴彷彿也豁出去了,“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那樣說,盧叔肯定會殺人滅口!”

“而且我家的事情,想來也有耳聞!”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和我一起回家,一口咬定我們有夫妻之實,應付過了那個什麼齊公子!”

“接下來我會通過星河殿的考覈,進入星河殿!”

“到時你若願意留在我盧家當個女婿,你有享不儘的話榮華富貴,你若相離開,到時也不會有人限製你,我還會給你一筆可觀的報酬!”

雖然起初擋在蘇逸塵麵前,盧晚晴隻是不願傷及無辜。

但事到如今,她突然覺得這何嘗不是解決眼前困境的一個法子。

-些暗傷,現在也需調息一下。雖然蘇逸塵現在已經感受不到壓力,但並不代表那股壓力不存在了。隻是剛一臨身便直接被輪迴空間吸收。這也使得蘇逸塵在盤坐調息的同時,輪迴空間仍然在源源不絕的將力量反饋給他。看著這一幕,天河長老滿意地站起身來。他並不知道蘇逸塵身上的變化,但他看得出,雲鋒長老在蘇逸塵的身上加了五十倍的重力。雖然蘇逸塵現在還能堅持著,已經超出他的意料,但他知道,如今舉步維艱的蘇逸塵不可能通過這次考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