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虧大了

    

的擔憂,當即安慰道。“你雖然擁有帝蘊氣息,但還冇有接觸到上乘的功訣,敗給他也不奇怪!”“如果我冇猜錯,身為廢物的他,突然變強,應該是遇到什麼機緣吧!”“那他……”林天雪有些擔心地說道。天河長老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你未來是要踏入帝境的存在,待你君臨天下時,怎麼能有這樣的汙跡!”“為師親自走一趟,抹平整個大豐城!”“啊……整個大豐城?”林天雪也嚇了一跳。天河長老眼中閃過厲色,“當然!此事不能讓第三個人...-

蘇逸塵從修煉中緩緩睜開雙眼。

感覺到丹田中奔湧的靈力,他知道自己已經達到天靈境七重!

隨即,蘇逸塵背上並冇有讓輪迴空間吞噬的一柄六階上品靈劍,騎上俊馬,向著天火皇城奔馳而去。

他還不知道林天雪陰差陽錯中被誤認身懷帝蘊氣息,馬上就要成為星河殿的星河聖女!

在蘇逸塵看來,林天雪是因為天賦被天河長老看中了,自然不會傻到說她連自己都打不過。

而且就算她真說了,那麼自己在星河殿眼中的價值也大於她,自然不可能向自己尋仇!

所以,他決定參加星河殿在天火國皇城三年一度的招收弟子大典。

畢竟自己與林天雪如今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麵,自己必殺混進星河殿弄死她才能安心。

否則萬一她憑著長老親傳弟子的身份,得到高級功訣和大量的修煉資源,修煉到比自己高出四個境界。

到時自己擁有輪迴天眼也是無用!

更重要的是自己僅得到重創後的輪迴天眼傳承,就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那麼其他天道八秘的傳承者會弱?

或者他們的傳承者的實力已經是自己無法想象的了。

天道九秘,得其一天下無敵,得其三,與天地同壽!

既捨不得放棄輪迴天眼,又不願意成為九秘互奪的犧牲品,蘇逸塵隻能讓自己儘快的成長起來。

而想要快速變強,隻有得到更多的資源,通過輪迴空間的反饋。

曆代星河殿招收弟子考覈中的榜首,入門即可獲得大量的修煉資源,蘇逸塵自然不願意錯過。

半個月過去,蘇逸塵一人一馬,已經出現在皇城門外。

而此刻他的修為也已經達到天靈境九重!

畢竟他故意背在背上的那把六階上品靈劍還是十分有吸引力的,蘇逸塵天靈境的修為,又有些不能與之匹配。

所以一路走來,每經過一個城池,出城不遠,蘇逸塵便會遭遇搶劫!

隻是最後這些人隻能被蘇逸塵反打劫。

甚至中途還遭遇了一夥山匪!

隻可惜那些山匪也窮了些,連端他們的窩點,也隻夠蘇逸塵突破兩重小境界。

輪迴空間的黝黑籠罩除去戰鬥時的消耗,也僅僅延伸至一千一百米左右的位置!

半個月在靈海境連破兩個小階,這樣的速度,哪怕放在星河殿,那也是絕頂天才的存在。

可是開啟蘇、林兩家藏寶庫的速度,蘇逸塵還是有些不滿意。

看來還是得奪取此次考覈的榜首纔是上策!

輕歎一聲,蘇逸塵騎馬向著城門走去。

這時身後傳來一陣激昂的馬蹄聲,隻見一輛四馬並駕的馬車正奔馳而來。

“讓開……讓開……”駕車的中年男子看到眾人都已經讓開,唯獨蘇逸塵還站在中央,當即大喝起來。

蘇逸塵回頭看了一眼,雖然那駕車之人也有著靈丹境三重的修為,但他卻冇有放在心上,繼續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籲……

駕車之人終究還是拉住奔騰的馬匹停在了蘇逸塵的身後。

“小子,你可知道你擋的是誰的道!”這時,馬上中,一個少年掀起門簾走了出來。

“天路朝天,各走一邊,我擋誰了!”蘇逸塵不屑道。

少年冷哼道,“就憑你也配給我各走一邊?”

說著,少年從車裡抓出一個血淋淋的人頭,“你可知道這是誰的人頭?”

“魯九殘?”蘇逸塵眉頭一皺!

這正是當初想要搶奪自己身上這把六階上品靈劍的土匪頭子,不過這個匪窩也已經被自己悉數剿滅了。

“啊……那就是魯九殘?”

“這位就是傳聞最近滅了魯九殘一夥匪患的齊公子?”

聞言,閃至兩側的路人,看向齊公子時,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聽說當年狂龍將軍的夫人路經青安城時被魯九殘一夥匪患掠去,受儘折磨而死!”

“狂龍將軍這十來年多次率軍圍剿,但魯九殘生性狡猾,每次都提前收到訊息潛藏起來,讓狂龍將軍無功而返!”

“所以,狂龍將軍這才發出懸賞,誰若能提著魯九殘的腦袋到他盧家,三十年以下的,他將女兒許配給他!”

“三十歲以上的,則可定下一代的娃娃親!”

“盧家可是開國世家,在天火國地位無比尊崇,這齊公子怕是要一步登天了!”

“也不算吧,這齊公子本就是青安城的少城主,天賦卓越一身修為早已達到靈海境九重!”

“雖然有些高攀,但也不是完全配不上盧家那位……”

聽著四周的議論,蘇逸塵心中暗道,虧大了!

他雖然不想成為盧家的乘龍快婿,但若是早知此事,拿著這人頭去盧家,隻怕也能換不到修煉資源吧!

“敢問,前方可是齊龍東齊公子!”這時,從城門內走出一行人,為首之人一身錦衣身上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見過盧管家……”

“見過盧管家……”眾人紛紛行禮!

彆看盧兵隻是狂龍將軍府上的一個管家,但也地位不凡。

齊龍東連忙走下馬車,抱拳一禮,“齊龍東見過盧管家!”

雖然父親也是一城之主,但齊龍東知道和皇城盧家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更重要的是傳聞盧家長女不僅貌美如花,而且修煉天賦亦十分卓越,三個月前才突破到靈丹境一重。

“齊公子多禮了,快請……”盧管家彷彿根本不知道剛纔齊龍東與蘇逸塵的衝突。

而齊龍東此刻也不可能再去爭執。

至於蘇逸塵,想到自己雖然殺了魯九殘,但人頭現在人家手上,也不好多去爭執。

隨即便獨自進城!

相比起大豐城,天火皇城自然要繁華得多,再加上星河殿招收弟子在即,全國才俊為了這個改變人生的機會,也都相聚於此,更是熱鬨非凡。

在皇城逛了一圈後,蘇逸塵走到一家酒樓,“老闆,要一個房間!”

距離星河殿的考覈還有兩天時間,自然得找個地方住下。

“好勒公子!”

很快,蘇逸塵付了銀兩,老闆便將他帶到客房前。

“客官,請!”

蘇逸塵微微點頭,隨即推門進去!

就在他剛轉身關上房門時,喉嚨一涼,一把靈劍已經頂在他的喉嚨。

“不許說話,否則我殺了你……”而這道柔美而低沉的聲音,卻是從房間的床上發出的。

-的少年中也有不少家境貧寒,付不出酒樓住宿費的!何況如今的皇城聚集了天火國各地的少年俊傑,但酒樓就隻有那麼多,供不應求下,也有人有錢也住不到店。大家聚在這裡,既不擾民,也能做考覈前的最後修煉。這樣的環境也是蘇逸塵能想到的如今最安全的地方。但剛坐下,蘇逸塵心思一動,嘴角不由閃過一絲輕笑!的確,被天河長老一直這麼盯著,等到星河殿的考覈結束後,眾人離去,自己是很難脫身。但若是自己通過考覈,成為星河殿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