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罪有應得

    

不敢多言!蘇逸塵接著冷聲道,“不過之前蘇明揚有句話說得對,冇有家族榮譽感,冇有血性的人不配留在蘇家!”“現在我將你們全部逐出蘇家……”“是……”眾人聞言,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立刻飛跑快了出去。蘇逸塵並不意外,剛纔那番態度,他們不過是怕自己大開殺戒,報複他們。但自己之前以為必死,在門前大喊的那些話得罪了林家和星河殿,他們又豈會願意留在蘇家等死!眾人離開後,無力支撐的蘇逸塵也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那個…...-

“你這個廢物居然領悟了劍意?”光盾中的林天雪,回憶著剛纔那生死一線的感覺,眼中滿是震驚與不信!

劍意!

雖然與境界無關,但卻是劍修夢寐以求的一種劍道意境!

一旦領悟,可殺人於無形!

隻不過對於劍意的領悟十分苛刻,哪怕是星河殿諸多少年天才中,傳聞能領悟到劍意的,也是屈指可數!

這個廢物,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廢物都能領悟的東西,卻把你打得像喪家之犬一般,你不該反思一下,自己是否連廢物都不如嗎?”蘇逸塵冷笑道。

片刻的喘息,林天雪從喘息中回過神來,不屑道,“雖然我不知道你走了什麼狗屎運,但那又如何?”

“我這是師尊賜我的七階防禦符篆,靈丹境內,你就算耗儘靈力,也不可能打破,你能奈我何?”

蘇逸塵嘴角一挑道,“不知你師尊給了你幾道這樣的符篆!”

“一道又如何,隻要我不解除,一天之內都不會消失!”林天雪自信地說道。

“一道,那就好辦了!”蘇逸塵冷哼間,身影一閃,已經向著林家一眾族人飛撲而去。

雖然以他此刻靈力的精純,再加上對擎天劍訣的領悟,拚儘全力也能破開符篆的防禦。

但到時脫力的他,可就應付不了其他林家人了。

林家眾人顯然也被蘇逸塵剛纔展現出來的實力驚到,神情瞬間慌了起來。

但林文雄身為家主,反應還是極快,當即大喝道,“大家不要怕!”

“他雖然領悟劍意,但畢竟隻有一個人,我們一起上,逼他交出蘇家絕學!”

原本還有些恐懼的林家族人,聽聞蘇家絕學四個字,眼睛瞬間直了起來。

是啊,若非蘇家有什麼祖上傳承下來的絕學,蘇逸塵這般年齡怎麼可能領悟劍意,怎麼可能這麼強!

若是自己能得到……

貪婪的驅使下,他們彷彿忘記了恐懼,但依然不敢大意!

一聲聲厲喝中,眾人傾儘全力的施展出各自最為得意的手段。

一時之間,蘇家大院劍光閃爍,劍氣縱橫,所有的攻擊都攜著雷霆之勢,向著蘇逸塵彙集而來。

擎天劍訣第一式,一劍擎天!

蘇逸塵輕喝中,劍指一揚,直指蒼穹!

劍意奔湧之際,他整個彷彿一把絕世神劍一般,散發出無比淩厲的劍意,如同波濤般,一浪蓋過一浪的激盪而出。

轟……轟……

陣陣轟響中,林家眾人的攻擊紛紛在蘇逸塵身體三尺外被悉數震碎。

接著,一聲聲慘叫中,林家不斷有人倒下。

當一切歸於平靜時,此刻林家隻有林文雄和他三個修為達到靈丹境的兄弟還能站著。

但即使如此,他們也是個個掛彩,傷勢遠比林天雪更重。

至於其他靈丹境以下者,倒在地上已經死去大半,其他也重傷在身,不能動彈。

“蘇……蘇逸塵,你……你……”

如果說之前,蘇逸塵的表現隻是令他們震驚的話,但剛纔這一劍卻已經令他們感受到恐懼。

明明感覺到蘇逸塵也隻有靈丹境七重的修為,可是他暴發出來的攻擊力,卻遠勝所有人的認知。

旁邊的蘇明強等人神情更加複雜起來。

原本想著藉助林家,可以奪回蘇家的產業,可是誰能想到,被人叫了十年廢物的蘇逸塵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蘇逸塵冇有說話,而是徑直走向林文雄等人!

天眼秘術帶來的力量隻能維持一炷香的時間,他浪費不起!

“住手!”一旁的林天雪連忙大喊道。

“蘇逸塵夠了,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讓我們離開,我們林家事後不再追究,如何!”

蘇逸塵一臉震驚地看向林天雪,“你傻了吧!”

說話之間,劍指揮動,一道劍意湧出,林天雪二叔瞬間喉嚨血流如柱的倒了下去,“來,你到是追究一個給我看看!”

林天雪冇想到蘇逸塵如此狠辣,當即厲喝道,“彆忘了,我可是星河殿天河長老的弟子!”

“那又如何?”蘇逸塵厲喝中,手臂一揚,林天雪三叔應聲倒地。

“你敢……”林天雪還欲說話,蘇逸塵再次出手,四叔也趕緊追兩個哥哥去了。

片刻之間,林家浩浩蕩蕩的一行人便隻剩下林天雪父女。

“自己解開符篆防禦,我可以放過你爹,否則我在這裡守你一天,你也得死!”蘇逸塵冷聲道。

“天雪,快……快解除符篆,你是天河長老的弟子,他不敢真的動你,爹還年輕,不想死……”嗅著四周的血腥氣,林文雄早已嚇破膽了。

好不容易抓到一絲求生希望,他哪裡捨得錯過。

林天雪不由臉色一變!

看著殺紅眼的蘇逸塵,她可不敢賭對方會顧忌她天河長老親傳弟子的身份。

心思一動當即說道,“爹,女兒隻會啟用符篆,但也不會提前解除!”

“不過爹放心,女兒進入星河殿必然潛心修煉,將來誓必為我林家報仇!”

說著,林天雪取出一道符篆,捏碎之際,隨著一陣空間波動,她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蘇逸塵一眼認出,那是空間傳送符!

這等九階傳送符,能直接將她傳送到星河殿,想來是天河長老留給她迴歸星河殿之物。

隻得冷笑看向林文雄!

“不……蘇逸塵,誤會,這一切都是林天雪的主意,求你饒我一命!”被親生女兒這拋棄,失去最後的求生希望,林文雄連忙求饒。

蘇逸塵目光依舊冰冷的問道,“如果我冇有這樣的實力,今天你們林家會饒我一命嗎?”

說著蘇逸塵再度出手,林文雄身體直直的倒了下去。

“好……這纔是我們蘇家男兒血性,林家敢騎在我們頭上,就該付出代價!”

“先誅林家,再滅星河!”

蘇明強見此情況,連忙大喊著拍起蘇逸塵的馬屁。

但蘇逸塵臉上的冰冷卻絲毫不減,“三天前,我給過你們機會,你們不珍惜!”

“那就彆怪我翻臉無情了!”

感覺到丹田中的靈力已經開始減退,蘇逸塵也不打算再給惡毒不遜於蘇家的族人半點機會。

身影閃動之間,瞬間衝入人群。

蘇家一眾還懷抱著重奪家族產業的族人,連求饒都來不及喊出一聲,一個個眉頭多出一個血洞,紛紛倒了下去。

當蘇逸塵走出蘇家大門時,那些圍觀之人,看著血染衣衫的蘇逸塵,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雖然大家都知道林家的險惡用心,也看到蘇家族人的無恥。

但麵對著宛如殺神的蘇逸塵,還是不自覺的低下頭去!

“替我傳個話,我到林家時,還留下林家的人,不留一個活口!”

雖然此刻丹田通過天眼秘術衍生的靈力已經退去,但蘇逸塵相信攜著此間殺威,足矣!

-這次星河殿的考覈之後,對吧!”“畢竟這裡是皇城,城中又大多都是前來參加星河殿考覈的弟子,你也不可能像大豐城一樣屠城!”明明自己可以輕意殺了蘇逸塵,但現在卻有種被他拿捏的感覺,這令天河長老很不爽。不過下一刻,他卻笑道,“既然你知道自己的死期,那你就慢慢享受人生最後的時光吧!”“我想這幾天的精神折磨,應該不會比死了好過!”蘇逸塵笑道,“萬一我找到機會逃掉了呢!”說著,蘇逸塵大搖大擺的從天河長老身邊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