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不懂劍

    

要把我逐出蘇家的時候,你們可有為我說話?”眾人麵麵相覷,連忙低下頭去,誰也不敢多言!蘇逸塵接著冷聲道,“不過之前蘇明揚有句話說得對,冇有家族榮譽感,冇有血性的人不配留在蘇家!”“現在我將你們全部逐出蘇家……”“是……”眾人聞言,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立刻飛跑快了出去。蘇逸塵並不意外,剛纔那番態度,他們不過是怕自己大開殺戒,報複他們。但自己之前以為必死,在門前大喊的那些話得罪了林家和星河殿,他們又豈會...-

“見過林家主,見過諸位!”

蘇逸塵還冇來及得出來,三叔蘇明強已經帶著一眾蘇家族人走了進來。

林文雄故作不知蘇家情況,臉色一沉喝道,“三日之期已到,你們蘇家既然不主動賠罪,那我們林家隻好自己來了!”

“不過這代價可就不是之前說的那些了!”

的確!當初的林家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過火。

可是如今林天雪引來天地異相,哪怕進入星河殿,那也是絕對天才的存在,十萬靈石顯然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了。

“林家主彆誤會……”蘇明強連忙說道。

“說起來還是家門不幸,蘇逸塵這些年一直隱藏實力,三天前居然做出弑殺尊長之事!”

“他不僅殺了我二哥父子,而且還將我們逐出蘇家,這等畜生,人人得而誅之!”

“還請林家主替我們誅此逆賊,我們願以蘇家藏寶庫中的一切做為回報!”

蘇家一眾族人雖然被逐出蘇家,但並非離開大豐城。

一番商議後,做出今天的決定。

雖然這樣會失去蘇家祖上殘留下的那些家底,但蘇家那些產業,還足夠他們過上富綽的生活。

不過這番操作,在林家眾人看來,這分明是蘇家棄車保帥的作法。

但這不重要,如今他們在意的隻有蘇家的藏寶庫。

“想不到蘇逸塵居然做出這等人神共憤的事情,那今天我們就替你們蘇家清理門戶吧!”林文雄微微點頭。

“念及血脈之情,我留你們性命,隻是將你們逐出家族,想不到你們居然做出這等出賣家族之事!”而此刻,隨著一聲輕哼,一臉冷厲的蘇逸塵也走了出來。

林天雪當即冷哼道,“蘇逸塵,既然你有能力殺了蘇明揚父子,說明成親當日你也有揹我進洞房的能力!”

“可是你卻裝著背不動,有意羞辱於我,今天我殺你,也是你罪有應得!”

此言一出,林家更有不少人滿意地看了看蘇家眾人。

這時,他們才理解了,為何蘇家要編出蘇逸塵殺了蘇明揚父子的謊話。

這分明是給林天雪殺蘇逸塵已經找好了藉口。

蘇逸塵嘴角一挑,“你們林家當時心裡打的什麼算盤,大家都心知肚明。”

“事情到了這步,又何必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呢,不累嗎?”

“不過你有冇有想過,我既然有實力殺了蘇明揚殺子,會不會今天也有實力留下你們林家所有人呢?”

林天雪不屑一笑,“看來你這廢物還不知道這三天,大豐城發生的天地異相吧!”

“那是我突破到靈丹境二重時引來的天地異相,你覺得你有能力殺我?”

“天雪,彆跟他廢話了!”林文雄當即說道。

“是!”林天雪聞言,揮手之間,一掌拍出,精純的靈力瞬間在空中凝聚成一道掌影,快若驚雷般向著蘇逸塵胸前印來。

接著,甚至不等看結果,林天雪便轉向道,“現在我們可以去藏寶庫了!”

就在這時,一聲脆響傳來之後,身後傳來蘇逸塵的不屑之際,“這就是引來天地異相的天才嗎?不過如此!”

啊……

這時,林家眾人眼中瞬間滿是震驚之色。

蘇逸塵明明是一個廢物,怎麼可能有此實力?

雖然剛纔林天雪隻是隨意一掌,但她如今可是引來天地異相的天才,而且服用了紫陽神草,凝聚出紫陽靈丹。

在靈丹境可以說同境界內無敵!

可是說剛纔那樣的一掌,就算是蘇明揚也未必能這麼輕易的接下。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知道今天這一戰已經避免,蘇逸塵出來時,便已經對著林文雄調動天眼秘術。

如今的他已經擁有靈丹境七重的靈力,而且比林文雄的更加精純!

“林小姐小心,剛纔我們說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殺了蘇明揚父子!”蘇明強連忙說道。

雖然蘇逸塵的實力強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看著林家這陣容,他們還是相信蘇逸塵必死無疑。

現在,自然要向蘇家表達一下自己的忠誠。

林天雪卻是嘴角一挑,“想不到這些年來你還真隱藏了實力,可惜了……”

“若是在今天之前,你展示出靈丹境的實力,我不僅會與你成親,甚至還會在師尊麵前替你說些好話,讓你也能加入星河殿!”

“可惜事情鬨到這步,今天你非死不可了!”

說著,一道寒光湧現之際,林天雪已經拔出靈劍,“拔劍吧,我要讓你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天才,今天我要你死得心服口服!”

剛纔自己那一掌僅用了兩成的力,所以林天雪仍然冇有將他放在眼裡!

蘇逸塵卻是右手一揚,凝聚出劍指,“殺你,我無需拔劍!”

這倒不完全是蘇逸塵有意賣狂!

蘇家藏寶庫雖然也有不少靈劍,但如今已經成為輪迴空間的養份,現在的他是無劍可用。

“你,找死!”林天雪乃是一直受人吹捧的天才,哪裡受過這般輕視。

怒喝聲中,身影一閃,向著蘇逸塵急衝而去時,激起道道劍芒,透著彷彿洞穿世間一切的淩利向著蘇逸塵直斬而來。

“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修煉帝書擎天劍訣後,蘇逸塵的眼界今非昔比。

不自覺的搖頭道,“你這不過是粗淺的將靈力通過靈劍激發出來而已,這用不用劍,又有什麼區彆?”

“你……不懂劍!”

一聲輕喝中,隻見蘇逸塵手臂一揮,劍指虛空斬過!

雖然冇有那絢麗奪目的劍芒,但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心中一陣悸動,隨即一股無形的淩厲之意彷彿已經籠罩全場!

轟……轟……轟……

林天雪斬出的劍彷彿遭遇到什麼強大的攻擊,紛紛崩碎。

半空中的林天雪臉上寫滿了驚駭,因為此刻她感受到那股無儘的淩厲,還在衝擊著自己。

體內靈力急轉之際,身影飛速後退,同時不斷揮動著手中靈劍。

無數金屬撞擊的脆響中,林天雪的身上多出一道道劍痕!

鮮血四溢之際,所有人幾乎都看到,一道淩厲的劍意直直斬向她的喉嚨。

“天雪……”林文雄見狀驚呼!

可是兩人距離太遠,此刻相要營救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此刻,隻見林天雪的胸前湧現出一道金光,瞬間生成一個光盾,將其籠罩其中。

叮……叮……

接著,蘇逸塵無儘的殺意悉數斬落在光盾上,但光盾隻是出現一縷縷如同水波的盪漾,卻分毫未破!

“七階防禦符篆!”如今對陣道已有一定瞭解的蘇逸塵目光一凝。

-,已經有不少人不堪重負倒下去,還有很大一部分,雖然還能勉強支撐,但了難以移動。可是居然有人在這樣的環境中突破?而此刻的蘇逸塵感覺隨著丹田中微微一震,無數的靈力在丹田中彙成一片如海汪洋,磅礴無比。這就是靈海境?靈力如海?突破到靈海境一境,蘇逸塵站起身來,第一時間回頭看向不遠處的天河長老。當他發現依舊看不透天河長老的境界時,內心不由一沉!畢竟現在自己突破了一個大境界,原本他還希望能看透天河長老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