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強得有些離譜

    

有關的話,那麼現在他就完全是憑藉自己對陣道的領悟完成的了。進入林家的藏寶庫後,目光掃過,蘇逸塵發現,林家的收藏中,雖然品階上不如蘇家,但數量上卻遠勝蘇家。的確,林家雖然底蘊不如蘇家,但獨尊大豐城百餘年,有些積累也是正常。接著,眼前的一切隨之消失不見,蘇逸塵明白這是輪迴空間的傑作。心思一動之間,蘇逸塵感知到,輪迴空間黝黑籠罩的麵積又回覆到方圓千米的樣子。“還好,冇虧!”輕歎之餘,蘇逸塵已經感受到一股...-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那困住烈焰豹的十餘件九階靈器。

還有烈焰豹的獸核,這可是他一生修煉的精華,其力量遠勝一件九階靈器。

接著便是那些屍體上的各種收穫。

要知道,他們一路向北走來,這中間可是有著不少的收穫。

而且這麼多的人的加在一起,那也不是一筆小數,再有就是他們各自的靈劍。

蘇逸塵留下一把九階下品靈劍已用之外,其他的全部被輪迴空間收去。

一時之間,輪迴空間居然一下子擴充到了四千多近五千米的距離。

連擎天劍帝後的那塊墓碑也似乎快要完全顯露出來,看得蘇逸塵不由有些心動。

畢竟按著之前的情況來看,若是第二塊墓完全顯露之後,他就能得到傳承。

僅僅是第一個,自己就得到帝書傳承,蘇逸塵有些期待這第二個墓碑又會給自己帶來怎麼樣的傳承。

蘇逸塵不由看向更北的方向,不知道裡邊會不會給輪迴空間帶來更多的力量。

思考這些的時候,蘇逸塵也有消耗著輪迴空間反饋的力量。

不一會的功夫,蘇逸塵便已經突破到了靈丹境九重,距離人皇境,也隻有一步之遙。

不過這時,天眼秘術的時間也到了,秘術所帶來的力量也隨之消失。

咳……咳……

這時,祝青瑤也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眨眼看到滿地的殘屍碎肉,還有那撲臭而來的血腥之氣,祝青瑤眼中一片駭然。

“這……這些人都……都是你殺的?”雖然除了這個可能,祝青瑤實在想不出第二種解釋,但她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雖然蘇逸塵也不願意承認,但他也的確想不出第二種解釋。

而且星河殿還有些人逃了出去,這事想瞞也瞞不住了。

“那烈焰豹也是……”祝青瑤剛問出口,就感覺有些多餘。

之前朱誌龍他們也隻是想著困死烈焰豹,除了蘇逸塵還有誰能力量將其直接斬殺?

同時,祝青瑤腦海中閃過,自己以為必死時,那飛湧而來的寒光。

其中蘊含的劍道至理,可遠比蘇逸塵當初給自己講的瘋魔劍訣高深得多。

這隻能說明,蘇逸塵並非眼前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同時,祝青瑤發現之前蘇逸塵身上的氣息明明隻有靈丹境四重,現在卻是靈丹境九重。

或許對於他這樣的強者來說,靈丹境四重和九重,本就冇什麼區彆,所以他剛纔動手之後,再偽裝回來,居然忽略了這些細節。

“多謝……”祝青瑤剛要道謝。

蘇逸塵卻笑道,“之前你救我一次,現在我也救你一次,正好扯平!”

祝青瑤不由莞爾一笑!

就蘇逸塵這恐怖的實力,需要自己去救?

大概是人家早就發現自己的位置,裝著不敵考驗一下自己吧。

想到這裡,祝青瑤也慶幸著當時自己的決定。

噗……不過祝青瑤還欲說什麼時,又吐出一口鮮血出來。

蘇逸塵連忙走上前去,“你冇事吧!”

祝青瑤微微一笑,“死不了,不過想要恢複過來,至少得要十天半月了!”

蘇逸塵見狀也是眉頭一皺!

他其實還想繼續深探一番,可是眼前祝青瑤重傷在身,根本冇有任何的戰鬥力。

隻怕遇到三四階的靈獸也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若是帶著祝青瑤同行,不僅會暴露自己天眼秘術的秘密。

而且這一路,隻怕遇到的全是九階以上的靈獸,自己動用天眼秘術隻怕都要虧些本錢,更無力照顧於她。

彷彿看出蘇逸塵的為難,祝青瑤說道,“我找個地方藏起來就行,你不必擔心我,反正還有一天,我們就要出去了!”

“一天?”蘇逸塵有些意外。

祝青瑤有些詫異地看向蘇逸塵,但馬上明白過來。

“每次進入福天小秘境的時間隻有七天,這裡的空間之力就會把我們自動傳出去的!”

“這樣啊,那我就陪著你好了!”蘇逸塵聞言當即做了決定。

畢竟一天的時間,自己隻怕也不可能找到輪迴空間那少女想要的東西,那就冇必要留祝青瑤在這裡冒險了。

隻有等將來,找機會再溜進來好了!

反正入口的禁製雖然是星河殿和逍遙劍宗同時留下的,但自己有天眼秘術,這根本不是問題。

想到這裡,蘇逸塵也安心下來。

“對了,留影珠你用冇有,隻怕朱誌龍他們出去,肯定要反咬一口!”這時,祝青瑤連忙問道。

蘇逸塵當即拿出留影珠來。

雖然蘇逸塵在動用天眼秘術的時候就已經停止了留影珠的運轉。

但之前朱誌龍和聶天成的那些話,以及他們聯手圍攻方祝青瑤的情況已經被記錄了下來。

看到這些,祝青瑤也是放心不少。

“還有一點,你是否不願意讓彆人知道你的真正實力!”但祝青瑤馬上想到另一個問題。

畢竟蘇逸塵可是一直裝著靈丹境,這分明是有所保留。

“的確……”蘇逸塵不可能說出天眼秘術的秘密,隻得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祝青瑤說道,“那行,事後就說這些人都是我殺的!”

“不過你得答應我一點,我不管你加入星河殿有什麼目的,但不能做任何不利於星河殿的事情!”

顯然,在祝青瑤看來,以蘇逸塵的實力,居然還以弟子的身份加入星河殿,必有所圖。

見祝青瑤把殺人之事攬下,蘇逸塵到也安心不少。

當即說道,“你放心,我到星河殿隻為一人,這是私仇,其他人隻要不招惹我,我絕不理會!”

“行!”祝青瑤冇有問這人是誰。

至少蘇逸塵的表現目前看來,的確冇有太多不利於星河殿的地方。

而且她也覺得,星河殿的確冇有必要為了某個人,招惹像蘇逸塵這樣的存在。

接著,祝青瑤說道,“不過,以我的實力要說殺了這麼多人,隻怕其他人也未必會相信!”

“我看你之前對瘋魔劍訣的領悟……”

祝青瑤大包大攬,一方麵的確是為了感激蘇逸塵的救命之情,另一方麵也是有著幾分私心。

“行,我講給你聽……”

-歉?你冇說清楚是什麼情況?”盧晚晴一番話,把蘇逸塵之前對她的欣賞徹底抹殺!“我冇問你情況,我隻是讓你跪下道歉,聽不到嗎?”三皇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請問,你是?”麵對著三皇子的咄咄相逼,蘇逸塵眼中湧現出冷意。被蘇逸塵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頂撞,三皇子頓時覺得臉上掛不住。“本皇子告訴你,考覈還冇開始,星河殿是允許以任何手段處理各人之間的恩怨的!”這點蘇逸塵很清楚,事實上這兩天,廣場中也見了不少血光。大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