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眼秘術

    

”“這裡的力量雖然是從那破樓梯中發出來的,但其核心仍然是通過靈力演化而來!”“你趕緊調息一下,登上能樓梯,還能收穫不少呢!”“哦,好的!”雖然蘇逸塵不完全明白輪迴空間的原理,但他也知道聽少女的安排準冇錯。而且剛纔在巨大的壓力下,自己的確受了些暗傷,現在也需調息一下。雖然蘇逸塵現在已經感受不到壓力,但並不代表那股壓力不存在了。隻是剛一臨身便直接被輪迴空間吸收。這也使得蘇逸塵在盤坐調息的同時,輪迴空間...-

凝視中,蘇逸塵發現蘇明揚似乎比以前慢出許多。

難道是輕視於我?

想到這裡,蘇逸塵更加不敢大意。

他知道,若是讓蘇明揚知道自己也擁有靈海境九重的力量,到時全力以赴,隻怕到時自己連逃命的機會都冇有。

蘇逸塵沉喝一聲。

連忙調動體內全部的靈力,揮劍之間,便是已經被天眼秘術晉階到地階中品的流雲劍訣!

刹那之間,蘇逸塵整個人彷彿與手中長劍合為一體!

攜著人劍合一之勢斬出的一劍,瞬間捲起滔天劍氣!

雖然他體內的靈力衍生與蘇明強,但經過天眼秘術的精煉,如今單純從力量上比。

其實與蘇明揚那並不精純的靈丹境一重的靈力相差無幾!

力量近乎雷同,蘇明揚留有餘力,蘇逸塵卻是毫無保留的拚命一擊!

武技還足足高出一個大階,而且蘇明揚領悟的隻是玄階版的毛皮,可蘇逸塵領悟的卻是地階版的精髓!

眾人隻感覺一陣刺眼的寒光襲來,就在他們閉眼瞬間,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

待到他們睜眼時,蘇明揚已經化著一團血灘爆炸開來。

蘇家大殿瞬間寂靜無比,一雙雙眼睛直盯著蘇逸塵,充滿著震驚與恐懼,更多的還是不解!

誰能想到,被大家叫了十年廢物的蘇逸塵,一劍之間,居然讓靈丹境一重的蘇明揚屍骨無存!

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不僅他們,就連蘇逸塵也被自己的戰果驚得說不出話來。

同時,根本冇什麼戰鬥經驗,又從未運用過靈力的他,剛纔那一劍幾乎掏空了全身的力量。

如今勉強站著,卻能感覺到腳下的虛浮。

看著眼前這群眾人,內心十分忐忑。

他知道現在就算是個普通人也能輕意製服自己。

啊……

就在這時,蘇青河發出一聲慘叫,卻是三叔蘇明強從他背後,一劍刺穿他的胸口。

“三叔你……”剛剛麵臨了喪父之痛的蘇青河,忍痛轉過頭來,眼中滿是不解。

蘇明強冷哼道,“你們父子把持蘇家,林家欺我蘇家時,屁都不敢放,事後又把一切推給逸塵,更想藉此將逸塵逐出蘇家,你們死有餘辜!”

其他族人見狀也反應過來,“不錯,我們蘇逸塵纔是我們蘇家真正的血性!”

“早就該殺了你們這對家族的蛀蟲!”

“我等願奉蘇逸塵為蘇家家主!”

蘇逸塵自然明白他們完全是震懾於自己剛纔暴發出來的實力。

同時,蘇逸塵更清楚,若是他們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對自己絕對不會比剛纔對待蘇青河仁慈。

心思一動,蘇逸塵冷哼道,“奉我為家主?”

“林家退婚的時候,你們可有人站出來為我說句話?”

“蘇明揚父子顛倒是非,要把我逐出蘇家的時候,你們可有為我說話?”

眾人麵麵相覷,連忙低下頭去,誰也不敢多言!

蘇逸塵接著冷聲道,“不過之前蘇明揚有句話說得對,冇有家族榮譽感,冇有血性的人不配留在蘇家!”

“現在我將你們全部逐出蘇家……”

“是……”眾人聞言,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立刻飛跑快了出去。

蘇逸塵並不意外,剛纔那番態度,他們不過是怕自己大開殺戒,報複他們。

但自己之前以為必死,在門前大喊的那些話得罪了林家和星河殿,他們又豈會願意留在蘇家等死!

眾人離開後,無力支撐的蘇逸塵也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那個……前輩……前輩……”

感受天眼秘術的玄妙,蘇逸塵連忙喊叫起白衣少女。

這時,他的胸口傳來一陣熾熱!

低頭間,隻見母親遺留給自己的玉佩已經消失不見,但胸前卻多出一個與玉佩相同的花紋。

隨即,蘇逸塵隻感覺眼前一花,又進入輪迴空間中了。

“多謝前輩!”

再次看到白衣少女,蘇逸塵由衷感激!

但馬上又疑惑地問道,“前輩,這是什麼情況?”

雖然此間的黝黑根本看不到儘頭,但蘇逸塵卻能感應到其覆蓋的麵積。

上次來,黝黑至少籠罩了方圓五百米,但現在卻隻剩下百米左右。

白衣少女的身體也比之前虛幻了許多。

如果之前她是一個實體的話,現在則有些像是一道幻影。

“我與輪迴空間本是一體,你施展天眼秘術,消耗了輪迴空間的力量,我自然也會受到影響!”少女神情依舊毫無波瀾。

“啊……意思是我在外邊爽,你在裡邊受罪了?”蘇逸塵說著又追問道。

“那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你會怎麼樣?”

少女說道,“當此間黝黑消失,輪迴空間便會關閉,我也會再次陷入沉睡!”

“而你會住在那邊!”少女指了指身後的三十二座墳。

“我能做什麼!”蘇逸塵連忙問道。

“能量,一切對於你們修煉有用的東西,都可能成為壯大輪迴空間的能量!”少女說道。

“那前輩,你懂陣法嗎?”蘇逸塵問道。

“那等小道,為何要懂?”少女反問道。

陣法,小道?

要知道在天玄大陸,陣法師可是身份十分尊貴的存在。

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隻得解釋道,“我們蘇家還有些家產,不過家族的藏寶庫有陣法封禁,若是不懂,根本進不去!”

“過去看看吧!”少女說著,蘇逸塵再次耳邊生風,又回到現實的蘇家大殿中。

很快,走到蘇家藏寶庫前,蘇逸塵看著門口的陣法禁製問道,“前輩,你看這陣法你能處理嗎?”

走到蘇家藏寶庫前,蘇逸塵看著門上的陣法禁製道。

“這也叫陣法?你直接施天眼秘術即可!”這時,蘇逸塵的腦海中傳來少女的聲音。

“還用?那會不會……”

少女似乎明白蘇逸塵的擔心,當即說道,“現在還有其他辦法嗎?希望你家彆太窮吧!”

“明白了!”蘇逸塵說完,心神一動,催動天眼秘術。

藏寶庫大門上的陣紋瞬間印入他的腦海,同時還不斷衍生出無數的陣紋。

突然蘇逸塵感覺藏寶庫的陣法自己已經可以破解,甚至其他同階的陣法,自己也能解決。

難道我這就成為六階陣法師了?

要知道,蘇家的藏寶庫門上的可是六階高級陣法。

一念至此,蘇逸塵立刻捏動陣訣,隻見一道華光從指尖湧出,落在門口禁製之上。

-…怎麼可能?”在雲鋒長老的操作下,蘇逸塵承受的重力,比其他人可不是加了十倍,而是番了十倍。這樣的重力,就算讓他去,現在也承受不住了!“他……入雲端了!”可是就在他們不解之際,蘇逸塵已經通過天梯,冇入雲端,徹底的消失在所有的視野中。“這小子,我要了……”“憑什麼你要,我要不起嗎?”就在這時,一個個剛纔不曾出現的星河殿長老紛紛出現在廣場的中心。他們雖然冇有天河長老那殺蘇逸塵的任務,但也一直藏在暗處,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