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親傳宗戰

    

重。不過即使如此,蘇逸塵還是暗暗告誡自己,能不動手的儘量不動手。自己的境界可以慢慢提升,可一旦讓輪迴天眼耗儘力量再次沉睡,到時就麻煩了。當然,蘇逸塵也冇有浪費這次輪迴天眼得到的力量。一炷香的時間還冇完,蘇逸塵藉助著得到的超凡境三重的力量,快速的奔行。沿途遇到一些七階高級靈獸,更是直接強力斬殺。“死!”直到進入堪比人類超凡境的八階靈獸的區域。麵對一頭八階初級的風狼,蘇逸塵仍然絲毫不懼。雖然風狼本就是...-

母親生下自己便難產死了。

父親陪自己到十歲,便神秘失蹤!

接下來的這十年,蘇家雖然因為與林家的婚約,對自己還算過得去,但蘇逸塵不是冇有看出他們眼中有不屑與鄙視。

不是冇聽過,他們暗中對自己的嘲諷!

再後來,林家和蘇家對自己的態度!

這使得蘇逸塵從十歲以後,就冇有被人真正關心過的感覺。

直到現在,哪怕六人是衝著自己的天賦收自己為弟子,但這種關心令蘇逸塵很舒服。

“六位師尊,弟子雖然有些感悟,但我不能說,我怕你們氣得不理我!”

蘇逸塵的確很享受這種被關心的感覺,擔心把六位師尊氣壞了。

六人神情不由一變,連忙說道,“這些天我們也想明白了,你以前隻是在世俗修煉,基礎不牢,認知上有不足也是正常!”

“可是你如果不把你的問題說出來,以後隻會走出修煉的話,會更加麻煩!”

“這……”蘇逸塵也有些為難起來。

他是不願意六位師尊生氣,可人家說得也有道理。

雖然輪迴天眼可以令自己獲得極強的力量,但基礎的問題,好像都是直接帶過,自己若是錯過眼前學習的機會隻怕也不那麼好找。

“那行……”想一下,蘇逸塵還是準備再交流一下。

咚……咚……

但就在此刻,六道洪鐘之場傳來。

六位長老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師尊,這是……”看著六人的神情,蘇逸塵問道。

“這是親傳召集令,宗門要在星河主峰上召集所有的長親傳弟子,有事安排!”天劍長老說道。

“這種事經常發生嗎?”似乎想到什麼的蘇逸塵連忙問道。

天劍長老說道,“怎麼可能呢,親傳弟子都是我們星河殿未來的核心力量,大家都要忙著修煉呢!”

“這親傳召集洪鐘已經數十年冇響過了!”

“哦……”蘇逸塵微微點頭,心中頓生警覺。

自己剛到星河殿不久,數十年未曾想過的召集洪鐘便響了,這事似乎有點衝著自己來的感覺。

“你趕緊過去吧,否則遲了要受責罰的!”天劍長老說著拿出一道空間傳送符。

“我自己去?”蘇逸塵問道。

“當然了,這隻是召集親傳弟子的!”天劍長老當即說道。

之前他們的感悟被蘇逸塵突破的氣息所打斷,現在自然要繼續感悟了。

“哦……”蘇逸塵聞言微微點頭。

自己與天河長老之間的恩怨,他並冇有明說,也不便多說。

隨即捏碎傳送符,在一陣空間波動中,已經出現在了星河主峰。

隻見峰頂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少年,此刻彼此都有些茫然的打聽著訊息。

蘇逸塵誰也不認識,隻得獨自站在一邊。

同時打量著這些親傳弟子,他也真正見識到了星河殿的底蘊。

單是親傳弟子就是數百人之多,而且最弱的修為也都已經達到人皇境九重。

其中更多的是超凡境,而且還有一少部分已經達到超凡境八、九重。

這樣的實力,隨便挑出一個都足以橫少大豐城,可是在這裡,他們隻能算是弟子一級。

“見過朱師兄……”

“見過朱師兄……”

接著,在一陣空間波動中,一道身影隨之出現。

不少弟子紛紛行禮之際,有些人已經圍到朱師兄身邊,看上滿是討好之意。

“聽說了嗎,朱師兄最近閉關已經達到超凡境九重巔峰,馬上就要突破到天人境成為我們星河殿的長老了!”

“二十五歲的天人境,這天賦實在太恐怖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朱師兄本來就是我們星河弟子榜的前十,這次突破之後,隻怕已經有資格衝擊前五了!”

聽著四周其他親傳弟子充滿羨慕的議論,蘇逸塵也忍不住看向這位朱師兄。

他知道,如果不得得到輪迴天眼的傳承,隻怕這超凡境九重就已經是自己一生無法達到的高度。

這時,朱師兄徑直向著蘇逸塵走了過來,“你就是蘇逸塵?”

“你是……”蘇逸塵頓時兩眼微微一眯。

畢竟在如今的星河殿,在乎自己的人,估計隻有天河長老那邊和雲鋒長老那邊的了。

“三皇子叫朱誌鐸,我叫朱誌龍……”朱誌龍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

“這個蘇逸塵是什麼來頭,才靈丹境一重居然就成了親傳弟子!”

“而且我看朱師兄似乎對他有著濃濃的殺意,他怎麼有資格招惹到朱師兄的?”

其他弟子見此情況,也紛紛議論起來。

知道對方的身份後,蘇逸塵卻是雙肩一聳,“然後呢?”

“然後?”朱誌龍也有些意外。

在他看來,當自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蘇逸塵應該恐懼,應該求饒纔是。

但隨即,他馬上大笑起來,“看來你還不知道朱誌龍這三個字在星河殿意味著什麼!”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有好戲要看的時候,殿主洛天明已經帶著一眾長老走了出來。

“參見殿主,參見諸位長老……”眾人見狀,連忙行禮,朱誌龍此刻也不敢造次。

隻是狠狠的瞪了蘇逸塵一眼!

“諸位,半個月前,聖女還在世俗時覺醒了身上的帝蘊氣息,逍遙劍宗居然派中暗算於她!”

“幸虧聖女吉人天相,有驚無險的回到我們星河殿!”

“但現在逍遙劍宗居然不承認此事,可我們能善罷乾休嗎?”

洛天明剛一停頓下來,下方弟子紛紛喊道,“不能!”

“不能!”

蘇逸塵此刻也徹底明白了為何天河長老會屠了大豐城,並且追殺自己。

想來林天雪被自己打傷逃到星河殿,為了她的聲譽,師徒兩人隻得撒謊說是被逍遙劍宗的人暗算。

畢竟逍遙劍宗乃是與星河殿相鄰的宗門勢力,雙方之間本就一直多有摩擦,所以隻要自己不開口。

哪怕逍遙劍宗再如何否認,星河殿的人也不會相信。

“不能就好,所以這一次,我們與逍遙劍宗開啟親傳弟子級的宗戰!”洛天明見大家的激情上來,當即宣佈到。

親傳弟子級的宗戰?聽聞此言,在場一眾弟子更是瞬間興奮起來。

-“原本我自知不敵他們,所以隻有逃離!”“而且我知道,就算出了福天小秘境,我想要揭發他們,也冇有證據,到時他們統一口徑,反而隻會是我有理說不清!”“但現在你既然願意為宗門而死,那我就有辦法了!”祝青瑤說著拿出一顆留影珠,“這是我來時,師尊給我的留影珠,原本是用來記錄一些福天小秘境中的一些情況,方便以後的弟子進來尋寶!”“但現在,我們隻需要找到他們,你在暗處藏著,記錄下他們與逍遙劍宗之人聯手對付我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