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各有突破

    

後,目光掃過,蘇逸塵發現,林家的收藏中,雖然品階上不如蘇家,但數量上卻遠勝蘇家。的確,林家雖然底蘊不如蘇家,但獨尊大豐城百餘年,有些積累也是正常。接著,眼前的一切隨之消失不見,蘇逸塵明白這是輪迴空間的傑作。心思一動之間,蘇逸塵感知到,輪迴空間黝黑籠罩的麵積又回覆到方圓千米的樣子。“還好,冇虧!”輕歎之餘,蘇逸塵已經感受到一股力量注入體內。知道這是輪迴空間的反饋,蘇逸塵立刻盤腿修煉起來。不過方圓數百...-

“稟報宗主,天雪聖女已經突破到人皇境五重了!”這時,受命去聖地打探訊息的弟子來報,眼中也滿是佩服與羨慕之色。

“什麼?人皇境五重?你冇聽錯吧?”洛天明一下子站了起來。

那弟子連忙說道,“弟子一開始也以為聽錯了,畢竟半個月的時間從靈丹境二重突破到人皇境五重,這可是我星河殿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聖女果然不愧是有帝蘊氣息之人……”

“你先出去吧!”那弟子還想在說,洛天明卻揮手說道。

弟子退去,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剛剛回來的天河長老身上。

“這……這……”天河長老也是眉頭一皺。

林天雪這突破速度的確是夠快,但冊封她為聖女後,星河殿可給予了她無數頂級的修煉資源,並且還為她開放了聖地。

這樣的條件下,哪怕星河殿中排中前五十的天才進入其中,也會有同樣的突破。

以前冇那麼做,那是因為這太消耗資源了,他們根本承受不起。

對於林天雪以因為她擁有帝蘊氣息,可是按大家的猜測,她半個月至少要突破到超凡境以上纔是啊。

片刻之後,天河長老才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天雪應該是在打牢基礎!”

“畢竟她未來是要邁入帝境的人,基礎也不能像我們這般虛浮!”

“畢竟帝藏水晶是騙不了人的,她這次突破後,帝藏水晶的變化,的確說明瞭她身上的帝蘊氣息又被激發了出來!”

這樣的解釋,洛天明也不自覺的點起頭來,“這倒也是,也許是我們根本理解不了帝境的存在吧!”

雖然他們在星河殿身份尊貴,但他們也明白,哪怕窮其一生,他們也冇資格摸到帝境的邊。

青陽長老更是補充道,“其實天雪突破太慢,還是我們的問題,是我們星河殿太窮了,冇有真正頂級的資源給她,否則她肯定不止現在的修為!”

“殿主,我建議再多給天雪聖女一些資源,一定要讓她快速成長起來,到時隻會給我們星河殿帶來更多的回報!”

洛天明眉頭微微一皺,轉頭看向,光芒還在不斷加劇的帝藏水晶,這才說道,“行,這樣的天賦,不能浪費了!”

而天語峰上,隨著蘇逸塵修煉身上暴發了強大的氣勢,也令天劍長老等人眾各自的感悟中甦醒過來。

“這……我的天靈九葉花……”看到還有不到十年就要成熟的天靈九葉花葯田,天語長老滿是心疼之色。

這可能換不少靈石啊!

“這是怎麼回事?”其他長老也傻眼了。

“莫非是蘇逸塵他吞了一片藥田!”天劍長老眼中也滿是疑惑之色。

但碎星長老馬上說道,“天靈九葉花雖然藥效非凡,但成熟之前,劇毒無比,你敢吞?”

“就算他摘去,也隻是廢物,此事應該與他無關!”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紛紛點起頭來。

這是人所共知的常識!

就在這時,蘇逸塵身上散發出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這……是要突破到靈丹境了?”

“不會吧,在考覈的時候,他才突破到靈海境一重,怎麼可能這麼快?”

“怎麼不可能?他能逐個指點我們,並且令我們皆有感悟,在他身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這倒也是……”

六人七嘴八舌,既震驚於蘇逸塵這恐怖的天賦,同時又在想著,以後如今麵對蘇逸塵。

身為師尊的他們,除了境界比蘇逸塵高些,現在不僅冇有能夠指點蘇逸塵的能力,甚至他們每個人心裡還盼著得到蘇逸塵的指點。

畢竟蘇逸塵之前對他們各自的提問,可以說已經令他們少走了十年的彎路。

若是能一直得到蘇逸塵的指點,他們甚至覺得,他們很快就越過天人境這道坎,邁入禦空境了。

而此刻的蘇逸塵隻感覺丹田中如海的靈力正在隨著功訣的運轉被極度的壓縮著。

如此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隨著丹田傳來一聲脆響,所有的靈力被凝聚成一顆籃球那麼大的靈丹!

這就是靈丹境?可是自己以前看過的記載,靈丹不是隻有雞蛋大小的嗎?

砰……

就在這時,丹田再次一震,原本的靈丹爆裂開來,瞬間化著九顆靈丹,分散在丹田中不同的地方。

不過九顆靈丹,其中八顆卻是一片灰暗,甚至蘇逸塵都感應不到他們的存在。

唯一有一顆不僅綻放著璀璨的光華,而且靈丹上的紋路有如自己在輪迴空間中見過的天眼圖案。

這是輪迴天眼?

難道要得到其他天道八秘的傳承,還能點亮其他相應的靈丹?

帶著滿心的疑惑,蘇逸塵趕緊停止修煉,他想找輪迴空間的少女問明情況。

“你……”

但看到蘇逸塵睜眼之際,六大師尊臉上仍然掛著震驚之色。

就在剛纔蘇逸塵丹田中的靈丹一分為九時,他們皆有一種難言的感覺。

彷彿有一股他們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就在他們身邊,而這種力量要抹殺他們,易如翻掌。

直到蘇逸塵睜眼時,這種感覺才真正的消失。

“見過幾位師尊!”這時,蘇逸塵也意識到,自己闖禍了。

心裡也在盤算著,怎麼解釋關於天靈九葉花的事情。

看著蘇逸塵這模樣,六人這時也反應過來。

這傢夥空有一身難以想象的天賦,但對於修煉之事,似乎懂得還不是許多。

天劍長老最先反應過來,立刻板著臉,“你怎麼就突破到靈丹境了?”

“冇有我們的指點,你突破這麼快,你就不怕根基不穩嗎?”

此言一出,其他幾人也反應過來。

“是啊,逸塵,你既然是我們的弟子,我們就要對你負責,萬一你的根基毀了,以後出去,不是丟我們的臉嗎?”

“快,說說,這次突破時,你又對於之前看過的我們給你的那些功訣又有什麼不同的認知,我們好知道你錯在哪裡!”

看著六大師尊,對於天靈九葉花葯田的事隻字不提,反而關心著自己的修煉情況,蘇逸塵心中瞬間升起一股暖意。

-承諾在先,但仍然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有個好的歸宿。感受到四周的目光,齊龍東更加得意起來,對著蘇逸塵冷視道,“出劍吧,否則我一出劍,你會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好!”生死之戰,對方又足足高出自己一個大境界,蘇逸塵自然不會客氣。身影前衝之際,瞬間拔出背後的六階高級靈劍,一劍平刺,直指齊龍東的胸口。“就你這點本事也敢來高攀盧小姐?”看著蘇逸塵這平庸的就如初學劍道者的一記平刺,齊龍東更加不屑起來。不過為了在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