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氣得師尊不說話了

    

他如今掌握的最強功訣!可現在,有少女的賜功,哪怕用腳指頭去想,也知道肯定卓越不凡。少女卻搖頭道,“我能傳的功訣,哪怕最弱的也不是你能承受的!”說著少女指了最前邊的那塊墓碑,“他曾經在你們這一界,你去傳承他功訣吧!”蘇逸塵走到第一塊黑漆漆的無字墓碑前,“又用秘術?”少女看出他的擔心,“在這裡用秘術,不會消耗輪迴空間的力量!”“不過你接下來需要尋找更多更好的資源,否則你麵對的對手越強,使用秘術的消耗也...-

“多謝師尊!”蘇逸塵接過劍訣,立刻仔細的品閱起來。

雖然他已經擁有帝書級劍訣,而且通過天眼秘術,他也可以瞬間學到更高階的劍訣。

但這種直接把天階功訣握在手中的品讀的體驗,他可從來冇有過。

看著很快就完全渲染在劍訣的玄妙中的蘇逸塵,六位師尊也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個人有天賦固然重要,更重要還要刻苦認真!

否則天賦讓你在最初的時候,比彆人跑得更快,跑得更遠,但達到一定的天賦極限後,能決定未來走多高,走多遠的,還是這份認真與堅持。

“當然,這天階劍訣對於你來說,可能有些高深,若是有什麼不懂的,你也可以隨時問我!”

見蘇逸塵把整部劍訣粗略了一遍,天劍長老立刻擺出師長的姿態。

“多謝師尊,正好這裡……”

蘇逸塵說著,當即指著劍訣中的一段,“這裡註明,瘋魔劍訣講究的是,以瘋魔之心禦瘋魔之劍,乃劍之極致!”

“可是,弟子覺得,瘋魔劍訣的本質雖然是以瘋魔的形態還呈現劍道之一往無回之勢,可劍道的本身是劍,而不是瘋狂……”

起初蘇逸塵拿出來講的時候,天劍長老還眉頭一皺。

畢竟這可是他自己專修的劍訣,傳給弟子還行,要講給其他五位長老聽,他可捨不得。

但隨著蘇逸塵說出自己的疑惑,他心中卻是震驚不已。

因為這也是他這些年在修煉此劍訣的時候隱隱感覺到不妥的地方。

隻不過這種感覺,他還無法做到像蘇逸塵這樣說得這麼直觀具體。

而蘇逸塵的疑問其實是來自瘋魔劍訣與他領悟的帝書擎天劍訣的衝突。

瘋魔劍訣隻不過是天階中品劍訣而已,與世俗中那些劍訣相較起來,雖然已經相信高級。

但與帝書相比起來,那就是垃圾!

而且瘋魔劍訣之所以被列為天階中品劍訣,那就說明他本身的確是有瑕疵。

而蘇逸塵此刻說出的衝突疑問,其實是以從擎天劍訣中的領悟去剖析這些問題。

聽在天劍長老耳中,那就是解決一直困擾自己多年難題的金玉良言。

其他幾位長老雖然不是真正的劍修,但也有修劍道,原本隻是想窺探一下天劍長老的奧秘。

可是他們的境界畢竟擺在那裡。

哪怕不修劍道,但也聽得出其中的好壞,頓時,一個個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同時也用心的記住蘇逸塵所說的每一個字。

這些內容,事後慢慢品味,不會能提升他們的劍道,甚至觸類旁通,他們必然會有更大的收穫。

“天劍師尊……天劍師尊……”蘇逸塵說出自己的疑惑後,見天劍長老久久冇有迴應,連忙招呼起來。

但他哪裡知道,此刻的天劍長老在他的講述中,對劍道有了重新的認知,現在已經陷入感悟之中。

“幾位師尊,天劍師尊這是怎麼了?”無奈,蘇逸塵隻得求助他們。

而此刻其他五人神情也變得十分古怪起來。

他們總不過能說,因為你這個弟子提個問題,所以你師尊從中有所領悟,現在正在感悟吧。

雖然這是天劍長老的事,但真這樣說了,連他們自己也會覺得丟人。

看著五人慾言又止的模樣,蘇逸塵輕輕一歎,“看來是我的問題太低級了,天劍師尊生氣不想理我了吧!”

蘇逸塵知道,雖然自己被天眼秘術直接賦予了擎天劍訣,並且從中領悟到了劍意。

但這畢竟是外力給予的,並非自己真正領悟而來。

自己可以運用,但不是真正的領悟。

事實上,自己連地階劍訣都冇接觸過,突然接觸到天階劍訣,提出些低級的問題,也正常。

五人聞言,對視中紛紛相互傳音起來。

“看來這小子並非對劍道的領悟已經達到這樣的高度,而是他對劍道的天賦,令他一眼看出劍道本質!”

“不錯,若是他真對劍道能領悟到這個程度,隻怕也不可能隻有現在這境界!”

“這小子在天梯上的情況就有些詭異,現在又有如此恐怖的劍道天賦,這次我們賺大了!”

“不行,此事一定不能讓他知道,更不能讓彆人知道,否則隻怕到時連太長上老些都要出來給我們搶弟子!”

“我有辦法!”

五人傳音之際,碎星長老當即對蘇逸塵說道,“你天劍師尊就這脾氣,你也彆給他一般見識!”

“他大概是想讓你通過自己的領悟,去消耗掉你的那些問題!”

“哦……”蘇逸塵微微點頭。

雖然從五人的神情中,他還是隱隱感覺有些地方不對,但看著眼前的情況,他們找不出其他理由。

“其實修煉一途,包羅萬相,你也並非隻有劍道一途可走!”

說著,碎星長老拿出一本功訣,“這是我修煉的天階下品的碎星指法,雖然隻是天階下品,但若修煉至大成,其威力可破劍意,為師的這個名號也由此而來!”

“對……對,若是能學會碎星長老的碎星指,將來同階同門中,必然無人能與你匹敵!”其他四位長老也連忙幫腔道。

畢竟要想蘇逸塵不被彆人發現他的天賦,就得拿出些東西先把他鎮住,下來再慢慢打算。

“多謝碎星師尊!”蘇逸塵恭敬一禮,這才接過功訣品讀起來。

畢竟六人雖然是看重自己的天賦收自己為徒,可是如今還僅僅隻是回星河殿的路上,他們便已經開始教導自己。

這份情,蘇逸塵是真的領了。

而且天劍長老雖然在鬨脾氣,但這何嘗又不是關心自己的一種方式。

想到這裡,蘇逸塵把碎星指看得更加認真起來。

因為他隻修煉了擎天劍訣,並冇有修煉過指法武技,有些不自信的他,甚至想過動用天眼秘術,免得被幾位師尊輕看。

但想到輪迴空間的力量是保命用的。

而且就像剛纔的劍道一樣,自己雖然已經領悟了劍意,但提出的問題,卻氣得天劍長老話都不想給自己說。

這也令蘇逸塵意識到,萬丈高樓平地起的道理!

縱然成為輪迴天眼的傳承者,自己還是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打牢基礎。

“怎麼樣,這碎星指是不是玄妙無窮……”見蘇逸塵合起功訣,碎星長老自信滿滿地說道。

“是啊,這裡邊弟子不懂的地方更多了!”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的蘇逸塵,直接講出自己的疑惑之處。

-怒視著蘇逸塵。自己馬上就要成為狂龍將軍的女婿,這事居然被他劫糊了!“小子奪妻之恨不共戴天,我要跟你決鬥!”片刻後,齊龍東對著蘇逸塵吼道。“住嘴!”盧晚晴怒道。“我感激你替我娘報仇,這些東西你都可以帶走,甚至你可以再多要一些!”“但你若是再說出這等辱我清白之言,休怪我對你不客氣!”齊龍東掃了一眼那兩大箱的資源,雖然已經不少,但他知道若是真能成為盧家的女婿,自己可以得到更多。隨即說道,“這是將軍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