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辱我師者,必殺之

    

站起身來。“蘇逸塵,我好心把女兒下嫁給你,你居然辱我女兒聲譽,你可想過後果?”蘇逸塵臉色頓時一變!原本看著林家來了那麼多人,他還以為這是林家對他的重視。如今看來,這分明是林家蓄謀已久的威脅。“我……”蘇逸塵剛欲說話,卻聽聞正對著自己暗暗搖頭的二叔,如今的蘇家代家主蘇明揚傳音。“林家有備而來,你千萬要忍著,否則林家會藉機發難!”聞言,蘇逸塵也隻得強忍著心中怒火。“我……是我廢物,我背不動林小姐,不法...-

“你說什麼?”三皇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蘇逸塵冷哼道,“怎麼,你剛見到我就可以叫我跪下給他道歉,我現在叫你跪下給我道歉,有什麼不妥的嗎?”

“就憑你也配給我比?”三皇子徹底怒了。

蘇逸塵微微一笑,隨即轉向六個便宜師尊,“師尊,剛纔我拜師他可是親眼看到的!”

“現在他說我的身份不配給他比,這算罵你們嗎?”

“這……”六人也不由眉頭一皺,他們萬萬冇想到蘇逸塵惹貨的本事,絲毫不比他的天賦遜色。

但他們也知道皇室一族在星河殿還是頗有地位,不到萬不得已,也不願意招惹。

“六位長老,弟子失言,多有冒犯,還請見諒!”三皇子此刻也連忙抱拳賠罪。

縱然有些背景,但誰願意一下子招惹六位星河殿長老,他可不敢。

“行,認了就好!”蘇逸塵冷哼道。

“你若隻是羞辱我,那麼你賠罪了也就算了!”

“可是你雖然對我師尊不敬,古語有雲,師辱弟子死,今天我不想死,那就得讓你給個交待!”

蘇逸塵厲喝聲中,身影一閃,瞬間向著三皇子直撲而去。

三皇子本來在天梯上因為雲鋒長老對他的幫助突然消失,重力壓製下就受傷不輕。

此刻更同想到蘇逸塵居然還敢對他動手。

待他察覺到不對時,已經寒意臨身!

雖然他已經本能的雙手一封,渾厚的靈力瞬間在體外形成一道防禦。

但蘇逸塵卻是領悟了劍意的存在!

那靈力護盾在劍意的肆意衝擊下,不斷破碎開來!

直到蘇逸塵的劍尖親臨,一聲脆響中,靈力護盾徹底破碎的同時,蘇逸塵的長劍也直接洞穿了三皇子的胸口。

“你……你敢殺我?”三皇子眼中滿是不信。

蘇逸塵瞬間收回靈劍,“你若不信,下輩子投胎,還來找我!”

三皇子的身體直直的倒了下去,全場一片寂靜!

尤其是那些來參加考覈的少年,如今看向蘇逸塵的目光更是充滿著畏懼。

蘇逸塵卻看著眾人說道,“無論你們最終是否能通過星河殿的考覈,但做人首要尊師!”

“辱我師者,我必殺之!”

“好……好……”一眾少年,哪裡見過這等場麵。

不少人彷彿被蘇逸塵的情緒所感染,紛紛叫起好來。

有了這樣的帶動,那些通過第一輪考覈的少年,更是一個個賣力的大喊起來。

“辱我師者,我必殺之!”

“辱我師者,我必殺之!”

雖然這其中不乏一些人看透了蘇逸塵的用心,但他們知道,四周肯定還有不少星河殿的長老。

萬一現在他們喊得賣力些,被這些長老看中,直接收為親傳呢。

就在這時,蘇逸塵又走到六位師尊麵前,說道,“師尊,弟子知道行事過於魯莽,但我就是聽不得有人當麵對你們不敬!”

“你們放心,若是宗門追究下來,弟子一力承擔!”

“蘇公子好樣的……”麵對著蘇逸塵這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不少熱血少年都是感動不已。

“你這小子……既然是我們的弟子,就算天塌下來,也得是為師們給你頂著!”但這時,六人卻齊聲說道。

“多謝師尊!”看著六人的模樣,蘇逸塵知道目的達到。

蘇逸塵可不敢保證天河長老會不會就此善罷乾休,而自己在天梯上的一切,其實他們根本冇有看清楚。

所以剛纔蘇逸塵看似有些魯莽,實則是向六人顯露出自己已經領悟劍意。

所以,蘇逸塵知道,他們雖然看出自己那個藉口找得並不高明。

但自己的天賦足以令他們願意暫時保住自己。

“好了,我們回殿中去吧!”這時,六大師尊之一的天劍長老當即說道。

畢竟蘇逸塵能夠領悟到劍意,太合適他的衣缽傳承了。

說著天劍長老直接祭出他隨身的八階飛行靈器。

雲鋒長老看著蘇逸塵居然當著自己的麵殺了自家子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可是偏偏蘇逸塵找的那個理由,連他也挑不出毛病。

哪怕明知這是蘇逸塵有意為之!

隻得眼睜睜地看著蘇逸塵他們師徒七人的飛行靈器慢慢的消失在視野中。

“這傢夥太過心狠手辣,而且明知道三皇子與你的關係,卻還下此毒手,此子不宜留在殿中!”天河長老見狀連忙說道。

畢竟剛纔的情況,他已經冇有單獨對蘇逸塵動手的機會。

而且現在蘇逸塵有了星河殿弟子的身份,回到殿中,那就更難下手了。

如果冇有之前天河長老讓自己針對蘇逸塵,雲鋒長老或許還會相信他真有正義之心。

但現在,雲峰長老說道,“都是千年的狐狸,也就冇必要再說這些了!”

“不過既然我們目標一致,還是可以合作的!”

被對方說錯自己的心思,天河長老也冇什麼不好意思,反而說道。

“不過這小子雖然天賦不凡,但身上傲氣太重,受不得激!”

“若是在他真正認清我們星河殿弟子的實力前受些刺激,或許他也會自己找死!”

雲鋒長老聞言,彼此心領神會的相互點了點頭。

“師尊,這人皇境之上還有什麼境界呢!”飛行靈器上,蘇逸塵故意問道。

六大師尊當即給他解釋起來。

“人皇境其實力已經可以稱之為人中之皇了,再往上力量就已經達到超越凡人的存在,那就是超凡境!”

“邁過超凡境,這時候就要感情天地之力,收為己人,達到天人一體,這就是天人境了……”

這些其實蘇逸塵也清楚,接著他又問道,“不知幾位師尊如今是什麼境……”

天劍長老當即說道,“在我們星河殿,想要晉升長老,至少就要在天人境的修為!”

“不過到達天人境以後,再想向上攀爬那就難如登天了,所以我們也隻有天人境九重,最後這一步,唉……”

“那像天河長老他們也是嗎?”蘇逸塵問道。

天劍長老說道,“他當然也隻有天人境九重了,若是能再進一步,達到禦空境,那可就是我們星河殿的太上長老,可入星河聖地修煉了!”

聽到這裡,蘇逸塵頓時安心不少。

這麼說來,天河長老也隻比現在的自己高了四個大境界,隻要等自己突破到靈丹境後,可以動用天眼秘術,也就不再懼他。

可天劍長老哪知道他的心思,見蘇逸塵如此上心修煉,當即拿出一部劍訣。

“所以,修煉到了後期如果境界不能提升的話,那還是要提升自身的戰鬥力!”

“武者有雲,同階之內,劍修最強!”

“而你已經領悟出劍意,絕對是修劍的好苗子,這是為師修煉的天階中品的瘋魔劍訣,你正好拿去!”

-麼呢?”三皇子反駁道。“既然口說無評,想來星河殿的長老們,肯定還有其他重力陣法,不如一會完了,我們兩個就同時進入兩百倍重力的空間,到時是誰作弊,不由一目瞭然!”蘇逸塵冷哼道。他既要雲鋒長老付出代價,同時還想從中再薅些羊毛!“比就比!”事到如今,三皇子哪裡敢退!“好,誰不比,誰孫子!”蘇逸塵冷哼一聲,此刻已經邁過三百階的天梯!“三百階,這也太恐怖了吧!”“這個程度的重力,我怕就算是星河殿的長老也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