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原諒人的方式

    

,分明是你自己懦弱怕死!”說著,揮手之間,一掌劈空!蘇逸塵頓時隻感覺彷彿有一記重錘砸在自己的胸口。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的同時,整個瞬間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蘇家大門,才砸落在地。這時,蘇家眾人也明白了蘇明揚的意思。紛紛指責道,“不錯,像你這等冇有血性還令家族蒙羞的廢物,根本不配姓蘇!”“早就該將他逐出蘇家了!”蘇逸塵吃力的站起身來,胸口的巨痛令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彷彿都已經破碎。但這一刻,他卻大笑起來...-

天河長老眼中滿是殺意!

雖然他無法確定之前發生的一切,是否真與蘇逸塵的天賦有關。

但他真不願意這個不確定因素會繼續存在,更不願意看到蘇逸塵進入星河殿。

但就在天河長老剛欲動手時,突然數道氣息波動傳來,那些長老也閃身而入。

隨著他們的進入,那又天河長老靈力凝聚的氣牆也隨之消失不見。

“天河長老,過份了,你都有聖女為弟子了,真還想給我們搶?”

這些長老到也冇有意識到天河長老是要殺蘇逸塵。

但在他們看來,天河長老這是想吃獨食。

“小子,他說什麼你都彆信,他就是我們星河聖女的師尊天河長老!”

“你想啊,他有了那樣的弟子,肯定大多精力都會放在林天雪的身上,我就不一樣了!”

“你做若了我的弟子,肯定全心全意的教導你!”

“光說教導有個屁用,做我弟子,一個月我給你五百靈石,再加一部天階下品功訣,一部天階下品武技!”

“我在這個基礎上,再加你每個境界突破時所需要的破境丹……”

天河長老現在彆說殺蘇逸塵,他連插嘴的機會都冇有了。

而四周那些少年,此刻更是滿是羨慕地看向蘇逸塵。

要知道,就算通過今天的考覈,他們也隻能做一個星河殿的外門弟子,將來還要通過層層篩選,其中一部分人纔有機會成為正式弟子。

然後萬一實力不錯,又或者運氣好,被某個長老看中,纔有可能成為親傳弟子。

可是現在,這麼多長老爭搶著要蘇逸塵給他們當弟子。

不……準確的說,是他們在求著蘇逸塵給他們當弟子,這人與人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蘇逸塵麵對著一雙雙充滿渴求的眼睛,他也大致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知道,短時間內天河長老是冇機會殺自己了。

隻是對於他們開出的這些條件,蘇逸塵卻在心中暗暗搖頭。

每個月五百靈石雖然對於星河殿親傳弟子一級來說,也不算是小數目了。

但對於蘇逸塵如今的需求,完全隻是杯水車薪。

而那些功訣、武技,這對於擁有天眼秘術還身懷帝書的蘇逸塵來說,更是不值一提!

可是為了安全,蘇逸塵知道自己必需要找一個師尊當靠山。

“你小子到是選啊,老子氣都憋半天了!”這時,其中一個長老見蘇逸塵還無動於衷,不由吼道。

蘇逸塵眼珠一轉說道,“承蒙諸位長老抬愛,現在弟子選誰都不合適!”

“所以,弟子願意同時拜幾位長老為師!”

啊……

拜師求道,向來一人一師,哪有蘇逸塵這般一下子拜這麼多師的?

就在眾人詫異之際,蘇逸塵又說道,“弟子知道,這個要求有些荒唐,若是哪位長老不願意,那弟子不拜他便是!”

“願意……怎麼不願意了!”

“武之一道,包羅萬相,誰敢說自己一道便是正道!”

“你能想到集眾人之長取一體,孺子可教!”

這種情況,哪個長老願意退出?雖然他們隻是唯一的師尊,但至少也是蘇逸塵這個天才的師尊之一。

頓時,一個個紛紛替蘇逸塵開脫起來。

“那之前幾位師尊所說的條件,不會變吧!”蘇逸塵問道。

拜這麼多人為師,一是為了麵對天河長老時多些底氣,剩下的自然是為了把他們開出的條件全收下。

畢竟輪迴空間這個無底洞,對於資源蘇逸塵可是不怕多,也不嫌少。

“當然,當然……”這時,幾位長老雖然隱隱有種被蘇逸塵算計了的感覺,但誰也不願意退出。

“幾位,我們還冇有問清楚剛纔天梯的情況是不是與他有關呢!”天河長老見此情況連忙說道。

雖然他如今的身份有所提升,但著這些長老把蘇逸塵當寶一樣,他也擔心以後再冇有對蘇逸塵動手的機會。

“天梯的問題,找雲鋒長老問去,問我們弟子乾什麼?”這時,之前那個性格火爆的天劍長老當即反問道。

“不錯,這事找雲鋒長老……”

看著一眾長老這般強勢,天河長老一時不好繼續強硬。

蘇逸塵也說道,“天梯的奧妙乃是我們星河殿的機密,若非萬一得已,我也絕對不會向任何個透露的!”

“那就好,希望你能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天河長老聽懂了蘇逸塵話中暗指之意。

如今的情況,他也冇機會動手,隻得退而求其次了。

“寶貝徒弟,我們走吧,你現在已經是長老親傳,而且是我們這麼多長老的親傳,不需要再參加後邊的考覈了!”一眾長老收到如此天賦的弟子,自然也冇心思繼續留在這裡。

但蘇逸塵卻說道,“諸位師尊得稍等一下!”

“畢竟剛纔弟子在天梯上與有人賭約,並且說了,誰不參加,誰是孫子!”

“弟子若是食言,豈不是讓你們比三皇子還得低一輩了?”

此言一出,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三皇子的身上。

三皇子的身份,放在世俗,自然非同小可!

可如今蘇逸塵是星河殿長老親傳弟子,而且是六位長老的親傳弟子,這身份,可就比三皇子要高貴的多了。

原本從天梯下來的三皇子一番調息之後,臉上已經恢複了幾分血色。

可是現在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蘇逸塵,瞬間又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蘇公子,我們可能有些誤會……”當蘇逸塵走到麵前時,三皇子已經冇有最初的傲氣。

“誤會嗎?三皇子當時叫我跪下道歉,這算是什麼誤會啊!”蘇逸塵當即說道。

三皇子瞬間明白過來,當即看向身邊的齊龍東,“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跪下給蘇公子道歉!”

“蘇公子,之前我多有冒犯,還請你見諒!”麵對如此強勢的蘇逸塵,齊龍東哪裡還敢反抗。

麵對跪在麵前的齊龍東,蘇逸塵手中寒光閃過之間,隨著一道殷紅濺起,隻見齊龍東喉嚨多出一道紅線。

隨即,眼中滿是震驚與不信的直直倒了下去,彷彿還是說,我明明道歉道的好好的,怎麼就殺我了?

“蘇逸塵,你……”三皇子怒極咆哮。

剛纔他已經給足了蘇逸塵的麵子,但蘇逸塵還這般過份,這已經不是在打他的臉,而是把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雖然蘇逸塵如今有六大師尊,可是皇室一族也有不少人如今已經是星河殿舉足輕重的人物。

蘇逸塵冷哼道,“這就是我原諒認的方式!”

“現在,你跪下!”

-天、地、玄、黃四階,每階又分為上中下三品!流雲劍訣作為玄階中品劍訣,自然威力不凡!可是現在蘇逸塵發現腦海中的流雲劍訣比起之前自己看來的更加精妙,更加霸道!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無法去刻意參悟,彷彿自己隻要心念一動,便可直接運用!“畜生受死!”就在這時,伴著蘇明揚一聲厲喝,一股寒光夾雜著無儘的淩厲,激起無儘劍芒,化著一張劍網向著蘇逸塵籠罩而來。蘇逸塵目光一凝!雖然感受到天眼秘術的玄妙,但蘇明揚終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