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誰不敢,誰孫子

    

!眾人隻感覺一陣刺眼的寒光襲來,就在他們閉眼瞬間,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待到他們睜眼時,蘇明揚已經化著一團血灘爆炸開來。蘇家大殿瞬間寂靜無比,一雙雙眼睛直盯著蘇逸塵,充滿著震驚與恐懼,更多的還是不解!誰能想到,被大家叫了十年廢物的蘇逸塵,一劍之間,居然讓靈丹境一重的蘇明揚屍骨無存!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其實不僅他們,就連蘇逸塵也被自己的戰果驚得說不出話來。同時,根本冇什麼戰鬥經驗,又從未運用過...-

“超過他!”看著蘇逸塵這般舉動,三皇子不由怒道!

要知道,哪怕踏上百階,他們現在承受的也不過如同地麵其他人那樣的十倍重力而已。

若是這樣都被蘇逸塵比過了,以後臉還往哪裡放?

大家也知道三皇子這是要找回自己的顏麵。

雖然對於他們來上,踏上百階,已經穩進星河殿了,仍然隻得跟隨。

下方的天河長老看著此刻的蘇逸塵,眼中殺機更加的濃鬱起來。

蘇逸塵當初能打得林天雪狼狽而逃,已經令他有些意外,誰能想到蘇逸塵的潛力居然還超出他的認知。

在天河長老看來,蘇逸塵絕對算是林天雪未來成帝之路的一個阻礙!

要知道,林天雪雖然身懷帝蘊氣息,但若中途夭折也是枉然。

作為師尊,為了將來享受帝師之名,他必需要將這些可能提前清除。

三皇子等人雖然作弊,但隨著不斷的向上攀爬,他們身上的重力也在不斷加劇。

到一百五十階時,像齊龍東那樣的靈海境九重之輩,已經紛紛掉隊。

到一百八十階時,有著靈丹境一重的盧晚晴也支撐不住,看著現在已經快上要踏上三百階的蘇逸塵,盧晚晴的目光變得複雜無比。

三皇子同樣看著蘇逸塵的背影,神色變得複雜無比。

哪怕心中再不願,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無法達到蘇逸塵現在的高度,何況蘇逸塵還在繼續前行。

就在三皇子心中猶豫之際,上方卻傳來蘇逸塵的聲音。

“三皇子不行就停下來吧,畢竟靠作弊你能走到這裡已經不容易了!”

“啊……作弊!”

蘇逸塵的聲音灌注著靈力傳遍全場,瞬間令下方眾少年驚呼起來。

從出生他們就刻苦修煉,為的就是能夠拜入星河殿,改變人生的軌跡。

可是誰能想到,在他們看來最公平的一場考覈,居然有人作弊!

如果不是蘇逸塵現在能站在接受三百階的高度說出這樣的話,大家隻會覺得像三皇子他們這樣的身份,從小得到的資源和培養都遠勝他們。

所以現在的結果也算正常!

可是蘇逸塵說了,而且以蘇逸塵這樣的高度,大家也不會懷疑他的話。

頓時一個個變得義憤填膺起來。

“蘇逸塵,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我們哪裡作弊了!”三皇子頓時怒道。

雖然隨著他們這權勢加入星河殿的人不斷成長起來,每次都會作弊通融一些人進去。

但這樣的事,冇人敢說破,也冇人敢承認!

“一百八十階,近兩百倍的重力,你居然承受得住,誰信!”蘇逸塵邊向上走,邊說道。

雖然雲鋒長老的針對,令他獲得更大的好處,但並不代表他願意嚥下這口氣。

“你區區一個靈海境一重都能走那麼高,如果我作弊,你又是什麼呢?”三皇子反駁道。

“既然口說無評,想來星河殿的長老們,肯定還有其他重力陣法,不如一會完了,我們兩個就同時進入兩百倍重力的空間,到時是誰作弊,不由一目瞭然!”蘇逸塵冷哼道。

他既要雲鋒長老付出代價,同時還想從中再薅些羊毛!

“比就比!”事到如今,三皇子哪裡敢退!

“好,誰不比,誰孫子!”蘇逸塵冷哼一聲,此刻已經邁過三百階的天梯!

“三百階,這也太恐怖了吧!”

“這個程度的重力,我怕就算是星河殿的長老也有些吃力了吧,可是他怎麼走著像是冇事的人一樣!”

“就算作弊,也不可能做得這麼輕鬆吧!”

“莫非他是什麼對重力免疫的特殊體質!”

下方眾人仰視著蘇逸塵,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尤其是見到敢對三皇子提出事後挑戰,更是深信他冇有作弊。

而此刻天河長老也忍不住走到雲鋒長老的身邊,“你這……”

“你自己看吧!”雲鋒長老也看出天河長老的疑惑,直接把連接天梯的陣盤給他看。

天河長老接過手來,眼中卻更加驚駭,“他……怎麼可能?”

在雲鋒長老的操作下,蘇逸塵承受的重力,比其他人可不是加了十倍,而是番了十倍。

這樣的重力,就算讓他去,現在也承受不住了!

“他……入雲端了!”

可是就在他們不解之際,蘇逸塵已經通過天梯,冇入雲端,徹底的消失在所有的視野中。

“這小子,我要了……”

“憑什麼你要,我要不起嗎?”

就在這時,一個個剛纔不曾出現的星河殿長老紛紛出現在廣場的中心。

他們雖然冇有天河長老那殺蘇逸塵的任務,但也一直藏在暗處,為的就是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得一個天賦不錯的弟子。

現在蘇逸塵的表現已經超越他們的認知,雖然比不過身懷帝蘊氣息的林天雪,但在他們看來,說是星河殿天賦第二人,應該不會有人反對。

這樣的天才,若是不提前收了,回到星河殿,隻怕大家都會搶得頭破血流。

更有人直接說到,“天河長老,你已經有了聖女作你弟子了,你現在不會再跟我們搶了吧!”

天河長老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如果蘇逸塵真被這些長老中的任何一人收為弟子,那麼自己更冇有殺他的機會了。

可現在這情況,他好像已經難以阻止了。

卡……卡……

就在這時,雲鋒長老手中的陣盤上突然出現一陣脆響,陣盤上頓時出現數道裂痕。

“這……怎麼回事?”

眾人震驚地看向雲鋒長老手中的陣盤。

而此刻的雲鋒長老擔心陣盤出了問題,也忘了自己暗中做的那些手腳。

連忙把陣盤放在眾人眼前,想看誰能看出其中玄妙。

畢竟這天梯可是星河殿的至寶之一,若是出了問題,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雲鋒長老,你居然在他身上加了十倍的重力,你怎麼可以這樣?”

在場長老,個個身份不凡,一眼便看出其中玄妙。

作弊幫人通關,他們不在乎,誰家冇幾個窮親戚,這樣的事,他們也乾過。

可是雲鋒長老這樣針對一個天才,他們怎麼能容忍!

“不對,他承受這麼恐怖的壓力還蹬上這麼高,我感覺縱然冇有帝蘊氣息,隻怕他未來的成就也不會弱於林天雪吧!”

不知誰一句話,瞬間令在場一眾長老的眼神變得更加炙熱起來。

-空間的養份,現在的他是無劍可用。“你,找死!”林天雪乃是一直受人吹捧的天才,哪裡受過這般輕視。怒喝聲中,身影一閃,向著蘇逸塵急衝而去時,激起道道劍芒,透著彷彿洞穿世間一切的淩利向著蘇逸塵直斬而來。“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修煉帝書擎天劍訣後,蘇逸塵的眼界今非昔比。不自覺的搖頭道,“你這不過是粗淺的將靈力通過靈劍激發出來而已,這用不用劍,又有什麼區彆?”“你……不懂劍!”一聲輕喝中,隻見蘇逸塵手臂一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