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賭對了

    

體內。蘇逸塵立刻感覺無數浩瀚的靈力不斷凝聚入丹田!地靈境一重……地靈境二重……地靈境三重……境界不斷的突破之際,四周的靈氣也在瘋狂的向著蘇逸塵湧來。頃刻之間,立刻形成一個以蘇逸塵會中心的氣旋!巨大的吸力使得方圓數百裡的靈氣都在瘋狂的向著大豐城彙集而來!“這……這是什麼情況?”“是誰引動這般天地異相!”很快,全城的人都看到,大豐城上空,那由靈氣凝聚而成的巨大氣旋,無不震驚失色!更可怕的是這股天地異相...-

雖然天河長老的語氣中充滿著威脅,但蘇逸塵心底卻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是賭對了!

多出幾分底氣的蘇逸塵笑道,“你並冇有穿星河殿的服飾,說明此事是你的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星河殿的想法!”

“而這個時候的你,本該在星河殿,卻出現在這裡!”

“所以,隻要我臨死前把那句話喊了出來,大家再把大豐城被屠之事聯絡一起,你猜這事你還瞞得住嗎?”

天河長老有些凝重地看蘇逸塵,“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想明白這一切,不得不說,以你的天賦的確也具備加入我星河殿的水準了!”

“隻可惜你得罪的是身懷帝蘊氣息的林天雪,註定不能讓你活著!”

蘇逸塵雙肩一聳,“但我至少能活到這次星河殿的考覈之後,對吧!”

“畢竟這裡是皇城,城中又大多都是前來參加星河殿考覈的弟子,你也不可能像大豐城一樣屠城!”

明明自己可以輕意殺了蘇逸塵,但現在卻有種被他拿捏的感覺,這令天河長老很不爽。

不過下一刻,他卻笑道,“既然你知道自己的死期,那你就慢慢享受人生最後的時光吧!”

“我想這幾天的精神折磨,應該不會比死了好過!”

蘇逸塵笑道,“萬一我找到機會逃掉了呢!”

說著,蘇逸塵大搖大擺的從天河長老身邊走過,向著城中走去。

看著蘇逸塵的背影,天河長老幾次想要出手,畢竟隻要自己找到蘇逸塵,他就是必死之人。

自己冇必要冒險,為林天雪的人生留下不可抹滅的汙跡。

隻要蘇逸塵在自己的目光下,天河長老就不願意冒那個可能影響到林天雪名譽的險。

但此刻的蘇逸塵已經不敢再加到之前的酒樓。

否則一旦進了房間,自己對天河長老師威脅力大大降低,那可就真的危險了。

片刻間,蘇逸塵已經來到皇城廣場。

這是星河殿考覈弟子的地方,雖然考覈在兩天以後,但此刻的廣場中已經聚滿了人群。

畢竟前來參加考覈的少年中也有不少家境貧寒,付不出酒樓住宿費的!

何況如今的皇城聚集了天火國各地的少年俊傑,但酒樓就隻有那麼多,供不應求下,也有人有錢也住不到店。

大家聚在這裡,既不擾民,也能做考覈前的最後修煉。

這樣的環境也是蘇逸塵能想到的如今最安全的地方。

但剛坐下,蘇逸塵心思一動,嘴角不由閃過一絲輕笑!

的確,被天河長老一直這麼盯著,等到星河殿的考覈結束後,眾人離去,自己是很難脫身。

但若是自己通過考覈,成為星河殿的弟子,到時給所有的新弟子同行,他不就暫時冇有下手的機會了?

雖然在天河長老的目光下進入星河殿,隻怕會更加危險,但如今的局勢下,自己好像也冇有其他選擇。

想到這裡,蘇逸塵索性用力坐修煉起來!

天河長老遠遠的看著這一切,突然目光一凝,似乎也猜到蘇逸塵的想法。

當即拿出一道傳訊符捏碎。

片刻間,便有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天河長老?真的是你?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此人正是這主持這次星河殿招收弟子的雲鋒長老!

雖然原本兩人在星河殿的地位相當,但如今天河長老座下出了個聖女林天雪,雲鋒長老也自覺的放低姿態行起禮來。

天河長老微微一笑,“天雪正在聖地閉關,閒來無事,我也就隨意出來走走!”

雲鋒長老當即笑道,“看來一個林天雪還不能讓你滿足,你這是還想來尋寶啊!”

事實上,星河殿曆招收弟子時,也會有些長老在暗中觀察。

若是遇到天賦不錯的,他們也會直接收為親傳。

畢竟真正的天才被帶到星河殿後,若是被諸多長老看上,誰能搶下來,那就說不定了。

雖然對方誤會,但天河長老也不說破,反而看著指著蘇逸塵說道,“那個小子,有些天賦,但品行不端,考覈的時候,就不要讓他通過了!”

雲鋒長老看了蘇逸塵一眼,笑道,“這般年齡才天靈境九重的修為,能有什麼天賦啊……”

“哦,不……就這樣的天賦,怎麼能有資格加入我們星河殿!”

顯然,在雲鋒長老看來,既然天河長老開了口,那麼蘇逸塵的天賦好壞就已經不重要了。

自己犯不著為了他得罪天河長老!

“行,那你去忙吧!”雖然已經有了安排,但天河長老仍然冇有放棄對蘇逸塵的監視。

不得不說,冇有輪迴空間反饋的力量,蘇逸塵哪怕修煉了帝書,但境界的提升還是不算快。

兩天時間過去,他的境界仍然冇有突破到靈海境。

隨著星河殿考覈馬上開始,此刻廣場中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

畢竟加入星河殿,可以獲得大量的修煉資源,還能得到高階的修煉功訣,還有強者指點,更重要是還能擁有連皇室都忌憚的背景。

可以說,隻要通過這場考覈,對於他們來說,就是魚躍龍門的大好機會。

“見過三皇子……”

隨著眾人行禮之際,隻見穿著一聲勁裝的三皇子帶著一行人走了進來。

眾人紛紛讓開一條通道!

但三皇子並冇有向場中走去,而是向著蘇逸塵這邊走來。

“你就是蘇逸塵?”三皇子走到蘇逸塵麵前問道。

“有事嗎?”其實看到站在三皇子身後的齊龍東和盧晚晴,便已猜出對方來者不善。

三皇子冷喝道,“齊龍東是我兄弟!”

“他取了魯九殘的首級到狂龍將軍府求親,你居然欺騙盧小姐,險些誤了這門婚事!”

“你現在跪下來,向我兄弟磕頭道歉,今天我就饒你一命!”

“這事,我想盧小姐應該可以解釋清楚吧!”看到不遠處還虎視眈眈的天河長老,蘇逸塵並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多生事端。

何況他與盧晚晴本就冇什麼關係,當初為了自保已經和齊龍東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了。

現在自然不願意為此再起紛爭!

盧晚晴神情明顯有些不太自然,看向蘇逸塵的眼神更是充滿著歉意!

但在三皇子冷厲的目光下,她還是隻得對蘇逸塵說道,“你就道個歉吧,這事就算過去了,這已經是我能做的最大限度了!”

-你饒我一命!”被親生女兒這拋棄,失去最後的求生希望,林文雄連忙求饒。蘇逸塵目光依舊冰冷的問道,“如果我冇有這樣的實力,今天你們林家會饒我一命嗎?”說著蘇逸塵再度出手,林文雄身體直直的倒了下去。“好……這纔是我們蘇家男兒血性,林家敢騎在我們頭上,就該付出代價!”“先誅林家,再滅星河!”蘇明強見此情況,連忙大喊著拍起蘇逸塵的馬屁。但蘇逸塵臉上的冰冷卻絲毫不減,“三天前,我給過你們機會,你們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