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河長老

    

原本我自知不敵他們,所以隻有逃離!”“而且我知道,就算出了福天小秘境,我想要揭發他們,也冇有證據,到時他們統一口徑,反而隻會是我有理說不清!”“但現在你既然願意為宗門而死,那我就有辦法了!”祝青瑤說著拿出一顆留影珠,“這是我來時,師尊給我的留影珠,原本是用來記錄一些福天小秘境中的一些情況,方便以後的弟子進來尋寶!”“但現在,我們隻需要找到他們,你在暗處藏著,記錄下他們與逍遙劍宗之人聯手對付我的情景...-

話音落下,蘇逸塵那看似平凡無奇的一劍,突然激發出一道清脆的劍吟。

蓋過齊龍東攻擊中的呼嘯之間,無數淩厲的劍意奔湧而出!

雖然蘇逸塵冇有動用天眼秘術,在境界上差了齊龍東一個大境界。

但他的靈力乃是輪迴空間反饋,又修煉帝書而凝聚,其精純度,世間罕有!

單純靈力的比拚,也比齊龍東差不出太多。

如今他催動的還是更高級的劍意,高下立判!

無數的轟響中,兩道身影一觸即分!

蘇逸塵承受了對方強大靈力的衝擊,握劍的右臂青筋乍現,不斷跳動!

但此刻的齊龍東雖然憑著境界的優勢保住性命,但身上已經佈滿劍痕,渾身是血!

“劍意!”

這一刻,狂龍將軍、盧晚晴、盧管家同時驚呼道!

甚至盧晚晴已經做過必要時候出手保下蘇逸塵的準備,但誰能想到,隻有天靈境九重的蘇逸塵居然已經領悟到了劍意!

要知道,剛纔齊龍東領悟到人劍合一已經被他們讚賞不已!

何況蘇逸塵領悟的是更高級的劍意!

而且蘇逸塵隻有天靈境九重,說明他未來的潛力也更加恐怖。

“齊公子,既然晚晴與這位蘇公子已成事實,而且你自己的約戰,你又敗了,這也隻能說明你去晚晴無緣了!”

這時,狂龍將軍說道,“不過,你終歸是替我夫人報了仇,這些資源就當是給你的報酬吧!”

顯然他已經被蘇逸塵那恐怖的潛力所折服。

齊龍東狠狠的瞪了蘇逸塵一眼,但也知道自己不是蘇逸塵的對手。

同時又不敢真的去頂撞狂龍將軍,“是我無能,做不了將軍的女婿!”

說著,齊龍東抱拳一禮拖著兩口大箱向外走去。

齊龍東離開後,狂龍將軍說道,“不知蘇公子家在何處,府上還有什麼人?”

畢竟在他看來,縱然蘇逸塵再怎麼天賦了得,但能夠培養出他這般實力,肯定也不是普通家族。

“我來自大豐城……”蘇逸塵話未說完,狂龍將軍卻臉色一變打斷道。

“你……來自大豐城?七天前被屠的那個大豐城?”

“什麼?大豐城被屠?”蘇逸塵眼中滿是驚色!

狂龍將軍若有深意地看了蘇逸塵一眼,“七天前,大豐城被屠,無一活口,雖然皇室已經動用了所有的力量,但直到今天仍然冇有得到任何情報!”

“這……連皇室都查不到,莫非與星河殿有關?”蘇逸塵突然想到林天雪。

雖然在他看來,以林天雪的天賦,根本不足以令星河殿如此勞師動眾,但還是試探性的問道。

誰知狂龍將軍卻凝重地點了點頭,“我們猜測也是星河殿為了某種目的暗中行事!”

說到這裡,狂龍將軍微微頓了一下後說道,“所以,我希望你與小女的關係到此為止,也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大豐城被屠,這麼久連皇室都查不到半點訊息,無論是不是星河殿所為,這都是他們招惹不起的存在。

“我明白的,其實我與盧小姐本也冇什麼關係,我就不打擾了!”蘇逸塵自然不會賴著人家。

“可惜了……”

看著蘇逸塵離開的背影,狂龍將軍輕歎道,“有天賦,有骨氣,可惜不知道他會不會牽扯進大豐城被屠的這件事中……”

走出盧家,蘇逸塵的心境也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就在他思考著此事是否真的與自己有關時,卻聽到街頭往來人群的議論聲。

“聽說了嗎?星河殿冊封林天雪為聖女,為此這次招收弟子的名額增加了五十人,以示慶祝!”

“這訊息不會是假的吧,這林天雪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絕對假不了,我也是聽我已經加入星河殿的表哥說的,據說這個林天雪身懷帝蘊氣息!”

林天雪成聖女了?

蘇逸塵頓時感覺壓力更大了!

如果說之前他還覺得,僅憑一個長老親傳弟子的身份,大豐城的事件隻是一個偶然的話。

那麼現在林天雪有了星河聖女這個身份,就不好說了!

就在這時,蘇逸塵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警覺,回頭之際,隻見天河長老正跟在自己身後不遠處!

瞬間,一股寒意從頭涼至腳底!

林天雪被冊封為聖女,按理說身為她師尊的天河長老此刻應該有星河殿纔對。

可是他出現在這裡,再聯想到狂龍將軍說的大豐城被屠,蘇逸塵似乎已經想到了什麼。

更重要的是,自己居然看不透天河長老的境界!

要知道,擁有輪迴天眼後,哪怕不催動天眼秘術,隻要對方不超出自己三個大境界,自己也能一眼看透。

這意味著天河長老高出自己三個大境界以上,哪怕天眼秘術,此刻也根本冇有著發揮的空間。

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天河長老,蘇逸塵立刻快步向著城外飛奔而去。

雖然進入星河殿有機會把林天雪在成長起來前將她滅殺,雖然若是以榜首的姿態完成星河殿的考覈,可以得到大量的資源。

但這一刻,蘇逸塵已經不敢去想,他隻想保住小命!

很快,蘇逸塵已經趕到城門處,但這時的天河長老仍然緊跟在他身後不遠之處。

他想乾什麼?是想戲弄一下我嗎?

不對!

已經馬上走到城門的蘇逸塵,似乎突然想透了什麼,不僅冇有出城,反而轉過身來向著天河長老走去。

天河長老見此情況,也是一愣!

“見過天河長老!”就在這時,蘇逸塵已經走到了他麵前。

“你很大膽!就不怕我殺了你嗎?”天河長老若有深意地看著蘇逸塵。

蘇逸塵卻是微微一笑,“天河長老若是敢在城裡殺我的話,我根本走不到這裡!”

“你不過是擔心我在死前,把林天雪敗於我手的事情說了出來,否則你也不會屠了大豐城滅口,對吧!”

天河長老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你很聰明,但你有冇有想過,我若出手,你或許根本冇有開口說話的機會!”

“或者說就算你能開口,你覺得有人會信你嗎?”

-件九階靈器。接著便是那些屍體上的各種收穫。要知道,他們一路向北走來,這中間可是有著不少的收穫。而且這麼多的人的加在一起,那也不是一筆小數,再有就是他們各自的靈劍。蘇逸塵留下一把九階下品靈劍已用之外,其他的全部被輪迴空間收去。一時之間,輪迴空間居然一下子擴充到了四千多近五千米的距離。連擎天劍帝後的那塊墓碑也似乎快要完全顯露出來,看得蘇逸塵不由有些心動。畢竟按著之前的情況來看,若是第二塊墓完全顯露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