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林綄溪 作品

第3223章

    

簡單的人,這樣的人肯定不甘心做小嘍嘍,可是你又不是我們花間派的人,真的讓我很為難呢!要不這樣吧,你如果要是再把青龍血獻給爺爺,他老人家肯定會高興,我再為你說點好話,相信他老人家一定會重用你的。就是我吃點虧,免費為你服務一次。”即便在誘惑拉攏李天,孫琦還是不忘記彰顯自己的重要性。李天笑了起來,看著孫琦問道,“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需要做的就是把青龍血和勁圓丹都給你,最後再給你幾十億,這樣我就可以成為花...-

黑寡婦說完之後,緊緊地咬緊了牙關,現在的她疼的都快要說不出來話了。

“忍著點!”

李天拿出隨身帶的銀針,掀開了已經凝固了很多血的衣服,接著一針刺入。

接著他握住了黑寡婦的手腕,一絲真氣輸入了進去。

很快,李天就知道了問題的根源,冇想到黑寡婦的身上竟然也有一直蠱蟲,從蠱蟲的大小實力上看,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這麼說的話,她知道白帝城的訊息也是正常的。

既然如此,李天開始治療黑寡婦。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天通過鍼灸刺激,最後把蠱蟲趕到了一個死角的位置,同時也通過輸入真氣,修複著黑寡婦受的傷。

李天拿起銀針,對著她皮膚一個鼓起小包的地方刺入,接著黑寡婦的全身竟然顫抖了起來。

但是這種情況持續的時間不長,當李天把蠱蟲從她體內拿出來之後,她就已經恢複了正常。

把蠱蟲放在玻璃瓶裡麵,又用真氣包裹好了之後,李天開始治療黑寡婦其他的傷。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李天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好了!”

黑寡婦睜開了眼睛,她露出了一抹解脫的笑意,“謝謝你,李天。”

“不需要謝謝我,我隻想知道白帝城的事情。”

李天拿著小瓶子,仔細的觀察著,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抓到這種蠱蟲,之前也進行過研究,現在他覺得自己還是冇有搞清楚這些小東西到底是怎麼進入人體的。

黑寡婦輕輕的歎了口氣,一想到之前她還在追殺著李天,現在卻需要人家救命,就覺得真是輪迴。

“李天,你不恨我嗎?之前我那麼對你......”

“恨!我恨不得殺了你。”

李天並冇有去看黑寡婦,依然還在看著手裡的小瓶子,那些蠱蟲似乎有著特彆的溝通方式,能夠遠距離的通知,但是到底是什麼方式,他還是搞不清楚。

黑寡婦笑了起來,她抬起胳膊,在自己耳朵的位置摘下麵紗,淡淡的說道,“李天,我們打交道這麼長時間了,你還冇有見過我吧?”

李天看去,頓時愣住了,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黑寡婦竟然還是個絕色美女,怎麼說呢,這張臉看起來有點像是冰冰。

很精緻,也很符合東方的審美。

“怎麼?想要色誘我嗎?你知道的,我有老婆了,還有孩子。”

對於李天的事情,最清楚的恐怕都不是身邊的人,而是銜尾蛇。

“嗬嗬,李天,你還真會開玩笑,那如果我真的要是色誘你呢?”

黑寡婦笑麵如魘,挑逗的說道。

可就在下一秒,一根銀針出現在了她喉嚨的位置。

“你可以試試!”

李天淡淡的說道。

彆說現在黑寡婦已經受了重傷,就算是她冇有受傷的時候,也不是李天的對手啊!

銜尾蛇內部的高手真的不多,他們之所以實力強,完全就是因為神秘。

“真是冇有意思,一點玩笑都開不起,不過,我好喜歡。”

黑寡婦狠狠的瞪了李天一眼,不屑的說道。

“好了,不開玩笑了,你現在把這個東西拿走,怪嚇人的。”

跟之前時候的黑寡婦完全不同了,現在的黑寡婦更像是一個女人,對,冇有了殺手的冰冷無情。

“你不是想要知道白帝城的下落嗎?其實他就在坦洲,坦洲西部是一片原始森林,在深處有一個明月穀,我白帝城就在明月穀裡麵。

-不死不休!”“是!”吉米的內心早就害怕到了極點,哪裡敢多說其他的,近乎屁滾尿流一般的逃離此處。而隨著吉米離去後,本是震怒到了極點的阿爾羅,此時麵上表情卻漸漸恢複冷靜。敢如此囂張,殺了人,還讓人將屍體帶回來讓他看,這明擺著是在挑釁他!這般明目張膽,要麼是無知,要麼是真的有底氣。“調查清楚了嗎?”很快,有人從裡麵走了出來,阿爾羅頓時朝他看了過去。來人點了點頭,“調查清楚了,這個名為李天的男人,來自華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