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不凡 作品

第一章 高手下山,我有龍腎

    

完這些就離開了。蕭無淚抱起昏迷不醒的李文馨,說道:“叔叔阿姨,我上樓將文馨妹妹救醒,過後她還需要很多滋補。”“記得多找一些滋補的補品,渠道不夠我來辦……”“救醒了文馨妹妹,我就去赴約。”事已至此,李鴻軍咬了咬牙:“行,叔叔立刻尋找補品。可是,十大家族設下陷阱,你真要往裡鑽……”蕭無淚笑了:“放心就好。”他抱著李文馨走到樓上閨房,鎖住房門,將人抱到床上。李鴻軍聽到門鎖聲稍微緊張了一下,緊接著搖了搖頭...-

第一龍王

梁不凡

本書由書山中文網(得間)授權掌閱科技電子版製作與發行

版權所有

·

侵權必究

天堂島。

蕭無淚緩緩起身,恐怖的力量直衝雲霄,萬千惡魔集體拜服顫抖,他們之中有的是世界最恐怖的絕世毒醫,有的是勢力橫跨歐亞的大軍火商,有的是殘暴恐怖的傭兵首領,還有世界最恐怖的殺手之王。

這些不知道沾染過多少鮮血的魔鬼、屠夫,眼神驚恐的看著眼前的恐怖少年。

“徒兒,你的龍腎已經融合,當斬世間宵小。”風仙道骨的師尊飄然而至,“從今日起,你就離開天堂島,替你家人複仇去吧!”

“師父,我今日出島必將無敵於當世,絕不辱冇你們的威名!”

“等我複仇,斬儘世間宵小,再回來贍養你終老!”

蕭無淚深深鞠躬,感謝著麵前恩師的救命與栽培之恩。

三年前的月黑之夜。蕭無淚的家族突然遭到大量黑衣人闖入,他們見人就殺,老幼婦孺都絲毫不放過。蕭無淚在家人保護之下分散逃離,在親族的拚死保護之下。這才勉強擺脫殺手。

茫然之下,他趕往自己的未婚妻康婉兒家裡,可冇想到,康婉兒正在和彆的男人偷情,甚至康家竟也參與了蕭家滅門之事。

憤怒的蕭無淚,直接闖入打算搏命,但此時已經重傷虛弱的他,最終反被抓住。

兩人取走了他的雙腎,然後推入大海。

如果不是恩師們恰好出海救他上島,還將世界最後一條巨龍的龍腎換給他,可能他早已經是大海中的魚食!

老者欣慰的笑道,“你天資出塵,隻用三年便悉數學透我的傳承,外麵纔是你應該留下的地方。”

然後師傅又拿出一個錦盒:“龍腎就算已經融合,未來還是有著潛在隱患。這裡有著十封婚書,她們不但膚白如雪、傾國傾城,關鍵都是世所罕見的純陰體質。隻要你與她們水乳交融,隱患自然消除。”

蕭無淚收好這些,帶著不捨的情緒離島而去。

天堂島的萬千惡魔情不自禁的喜極而泣,這些曾經叱吒風雲的世間大佬,終於不用擔當這個小惡魔的陪練了!

大師父的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開始發話:“立刻吩咐你們掌控的所有勢力,全力輔佐無淚的周全!”

“你們這些被囚禁於天堂島的一方巨擎記住了!”

“無淚少了一根汗毛,你們立死!”

下一刻,世界各地勢力風雲而動。

西亞第一傭兵團的代理首領顫抖的發令:“所有將士聽令!老主人傳來訊息,即刻前往金陵市拜見少主!”

歐美隱世財閥代理人興奮的大喊大叫:“快快……發送情報,召集各大地域負責人前往華夏拜見少主!”

華夏第一情報組織蘭花門:“……”

……

金陵市,蕭家彆墅。

蕭無淚的身影出現在這裡。

“我終於回來了。”

天堂島的數年,腦海仍舊揮之不去那個噩夢一般的夜晚。

這三年他即使死裡逃生,也因為要融合龍腎,就連親人的屍首都無法收攏。

想起滔天的家仇,蕭無淚再次深深攥起拳頭,深吸口氣,推開彆墅大門。

想象中庭院裡屍橫遍野的模樣並冇出現。

當時毀壞的門窗都重新修補,牆壁上的鮮紅的血跡也都消失不見。就連庭院之中的雜草都是清理乾淨。

唯獨多起來的是分成數排整齊的墓碑,分彆的立在那裡:

蕭忠軍之墓!

蘇慧蘭之墓!

蕭無淚之墓!

蕭盈盈之墓!

……

這些乾淨的墓碑,下都留有的一個俊秀的落款。

李文馨。

蕭無淚的心中頓然一顫。

蕭家和李家屬於世交,李文馨也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

這麼多年他從來隻當對方是自己的妹妹,從來冇有彆的想法。在進入大學後,他更是被康婉兒的誘惑。

早就忽視了那個溫婉文靜的女孩,甚至拒絕了她的表白。

冇想到在蕭家這樣的變故之下,她竟然冒著如此巨大的風險給蕭家收斂屍體。

“蘭花門金陵分部沈秋水見過少主。奉門主之命全力聽候少主調遣。”一個身材傲然的女子快速落地,跪倒在蕭無淚麵前。

居住在天堂島三年,蕭無淚自然對天堂島上的勢力熟悉至極。其中的蘭花門,掌控所有龍國的煙柳之地,也是整個龍國最大的隱秘機關。

“把你知道康婉兒這三年的資訊都說出來!”

“少主,當年蕭家被滅之後,這三年,康婉兒依靠蕭家亡妻的身份,侵吞了大量的蕭家資產。並且今天康婉兒,還要和黃子默在中州大酒店舉行婚禮。”

“真是好一對姦夫淫婦!”當年和康婉兒偷情的人就是黃子默。蕭無淚攥緊了拳頭,“康婉兒,黃子默,既然他們在一起,那我也不用多跑一趟了。”

“少主,還有一件事情……”

沈秋水並冇有離開,反而似乎有些神色猶豫。

蕭無淚看到沈秋水這個表情,眉頭一皺,冷道:“怎麼回事,說!”

“李小姐因為私自給少主家族立碑,被康婉兒率人抓住!康婉兒還製作了大量假證據,誣陷李小姐纔是滅門蕭家的凶手。並且要在今天成婚禮上,處置李家。以此為您複仇。”

沈秋水開口道。

轟!

恐怖的殺氣遮天蔽日,空氣被切割的千瘡百孔……

“康婉兒,這個顛倒黑白的毒婦。如果文馨妹妹有一絲傷害,我必將千刀萬剮,五馬分屍!”

蕭無淚挾帶著恐怖的雷霆之怒,轉身而去!

-瓶都是幾十萬上百萬的古董……可是怎麼冇有傭人?”嶽雨婷搖了搖頭,帶著幾分遺憾的道:“這裡住的肯定是個世外高人,救了我以後人就消失了,證明他不想見我!或許壓根不希望彆人知道他是誰。”副將詢問道:“沙漠之狐的屍體隨時可以上交。這裡的主人既然不想見我們,是不是……”嶽雨婷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昏死之前的那個背影如此的熟悉,他好像……好像是……不,想不起來了。她歎了口氣,苦笑著站起來:“他既然不想見我們,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