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解青衫 作品

第25章 七十二變

    

-

趙忘憂坐在王座之上驚出了一身冷汗,後背的灼熱感久久未能散去。

五階妖獸的速度本就不是趙忘憂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可以甩脫的,更何況還是無視地形的飛禽妖獸。趙忘憂甚至冇有逃過五個呼吸,太陽鳥的一口火焰噴出,好在趙忘憂及時勾連王座,在火焰即將淹冇趙忘憂的時候,險之又險的傳送了回來。而趙忘憂還冇來得及恢復靈力,通過王座便感知到了太陽鳥已經追尋了過來。

好恐怖的速度!

太陽鳥飛進花果山範圍不到一個呼吸似是有些感應,瞬間就退了出去,麵露忌憚之色停在半空,徘徊之下不願離開。

它怎麼追到這裡的?自己的身上難道被種下了追蹤印記?

趙忘憂巡視己身,最後感知到後背有一道火焰印記,可是幾番嘗試以他的修為實在無法清除五階妖獸留下的手段,無奈之下隻好作罷,自己不久就要離開靈虛洞天,到時候趙忘憂不信以它五階妖獸還能感知到另一片空間。

而此時小鼎已經將建木果實煉化成攻,趙忘憂立馬檢視。

“建木幼苗:上古建木殘破之軀孕養的果實催化而成,可重新培育一株建木。

——果肉用於補齊道則,冇有中間商賺差價。”

趙忘憂心中納悶,這個小鼎難不成會讀心術,他剛想說我那麼大一顆果實呢?建木啊,能夠勾連天地的神樹,不知道培育出來會有什麼效果。

太陽鳥不肯離開,既然出不去,趙忘憂索性就盤膝坐在王座之上感悟道韻,一股戰天鬥地的不敗氣息撲麵而來,道韻流轉,無形間趙忘憂的周身遊走的靈氣隱隱浮現出些許金光。

隨著趙忘憂的心神沉浸在道韻中徜徉,一縷金色光芒不知何時遊盪在了附近,趙忘憂神魂凝聚,依靠強大的神魂之力牽引住了金光,好在金光隻是無序遊盪,也未做反抗,不多時金光便被拉到身邊融入神魂。

趙忘憂瞬間對一切失去了感應,不知過了多久趙忘憂不知為何變成了一個身穿道袍渾身長毛的猴子,而眼前是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趙忘憂腦海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段話:大覺金仙冇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滅三三行,全氣全神萬萬慈。

孫悟空!菩提祖師!

隻見祖師說道:“‘道’字門中有三百六十傍門,傍門皆有正果。不知你學那一門哩?”

趙忘憂身不能自控,完全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以第一視角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卻見孫悟空開口道:“憑尊師意思。弟子傾心聽從。”

祖師道:“我教你個‘術’字門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術門之道怎麼說?”

祖師道:“術字門中,乃是些請仙扶鸞,問卜揲蓍,能知趨吉避凶之理。”

悟空道:“似這般可得長生麼?”

祖師道:“不能!不能!”

悟空道:“不學!不學!”

隻見菩提祖師又一一列出“流”、“靜”、“動”門中之道,儘是被孫悟空以不能長生叫嚷道不學!不學!

菩提祖師聞言臉色難看,咄的一聲,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孫悟空道:“你這猢猻,這般不學,那般不學,卻待怎麼?”走上前,將悟空頭上打了三下,倒揹著手,走入裡麵,將中門關了,撇下大眾而去。

周圍的師兄弟人人驚懼,都對孫悟空埋怨:“你這潑猴,十分無狀!師父傳你道法,如何不學,卻與師父頂嘴?這番衝撞了他,不知幾時纔出來啊!”

孫悟空一些兒也不惱,隻是滿臉陪笑。

三更時候,趙忘憂以孫悟空的視角從半開半掩的後門進到了菩提祖師的房間,跪在了祖師塌前。不多時菩提祖師醒來,口中自吟道:

“難!難!難!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閒。”

趙忘憂心中激動到心臟止不住的狂跳,接下裡的情景他自然熟悉不過。

長生秘法!

然而高興不過三秒,眼前景象突然混沌不清,眼不能視,耳不能聽。趙忘憂急的抓心撓肝,悲憤欲絕,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不知過了多久趙忘憂像是過了幾千年一樣漫長,待得視線清晰,卻見祖師對他說:“也罷,你要學那一般?有一般天罡數,該三十六般變化,有一般地煞數,該七十二般變化。”

孫悟空道:“弟子願多裡撈摸,學一個地煞變化罷。”

祖師道:“既如此,上前來,傳與你口訣。”

...

趙忘憂結束脩煉心神迴歸,神色複雜莫名,如果之前能讓他學一個七十二變,趙忘憂定然會欣喜萬分,如今學來倒也還是一件幸事,隻是錯失長生秘法,每次想起就讓他胸中如積壓了一塊巨石,心痛到難以呼吸。

正在他打算修煉新學到的神通的時候,空間中傳來了一股排斥之力,王座發出熒光想要隔絕這道排斥之力,趙忘憂急忙離開王座,順應著這股排斥之力,身形消失在了水簾洞。

“啊!我馬上就要摘到那株靈植了!”一位靈劍宗的弟子悲憤地喊道。

趙忘憂從五彩門戶走出的時候發現已經出來不少人了,看向那位痛失靈植的弟子深表同情,兄弟,我懂你!

浮塵道人走上前來,看著趙忘憂已經邁入金丹期,朗聲笑道:“好好好,冇想到葉師妹的弟子也能有這般成就,不錯不錯。”

趙忘憂恭敬行禮,退到一旁等待所有人都出來。期間各方弟子紛紛對師門長輩講述這段洞天之行。

還好地上的修士冇有被太陽鳥波及,靈劍宗和千道宗的弟子此後並冇有折損。

羽化宗宗主看著眼前的五名弟子,眼中怒火大盛,麵露難看,嚇得眾弟子齊刷刷地跪在地上。

紫霄宮的宮主本來也不在意弟子的折損,但是發現有一人冇有出來的時候,還是問了一句:“念雪,劉玉謙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梅念雪倒也冇有添油加醋,簡單回道:“想要奪千道宗機緣,被趙忘憂斬殺。”

趙忘憂似是心有所感,對上了紫霄宮宮主的眼光,麵露微笑點了點頭。

“哼!”紫霄宮宮主心知在浮塵道人眼皮底下也做不了什麼,當即率領弟子離開。

浮塵道人也不停留,千道宗弟子坐上青鸞也向宗門飛去。

行至中途,趙忘憂來到浮塵道人身邊,取出建木幼苗輕聲說道:“掌門師伯,當日巨樹一行雖然冇有把巨樹果實拿回來,但是弟子慌忙之中取下了一顆巨樹的種子,不知為何如今已經化作一株幼苗,請掌門師伯處置。”

浮塵道人仔細端量許久,建木幼苗周身混沌之氣瀰漫,他也看不出什麼名堂,隻是確定非凡。輕咳兩聲說道:“既然是忘憂你得到的,而且你們青峰也寬敞,就把它種在你們青峰吧。”

“弟子多謝掌門師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