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隱士 作品

第297章 讓胡大老爺自己選個職位

    

人離開後,勉力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一笑。「怎麼,覺著要去北平了,心裡頭不舒服?」朱棣一聽這話就明白,自家這位大哥果然知道這事兒。好在他雖然心裡有些不爽,但卻從未怨恨過朱元璋和朱標,這裡也冇外人,索性手一攤坦白道。「大哥,我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這若是去了北平,想要回來一趟,就得提前請旨不說,哪怕快馬加鞭、日夜不停,最少也要五天才能趕回來。」「我長這麼大,還冇離家這麼遠過呢!」朱棣對於自己...-

第297章

讓胡大老爺自己選個職位

第二百九十七章讓胡大老爺自己選個職位

胡大老爺是到劉伯溫離世之後,才收到訊息的。

畢竟胡大老爺可是個講究人,說關門閉府在家待著,那就絕對不會跑出去。

因此,之前他壓根就不知道劉伯溫居然重病了。

結果,等他知道訊息的時候,人已經不在了。

對於劉伯溫的離世,胡大老爺也是唏噓不已。

這個人,是胡大老爺少有的真心覺著可惜了的大才。

冇錯,對於胡大老爺來說,這樣的大才就此凋零,實際上真是可惜了。

劉基劉伯溫,這人的聰明才智是不用說的。

可以說,這個時代他是少有的智商、見識、眼界都幾乎拉滿了的頂尖聰明人。

對於局勢的判斷、對於人性的把握,可以說劉伯溫都做到了跟其他人斷層一般的超出。

滿朝文武當中,也隻有劉伯溫跟胡大老爺一般,滿腦子想的就是趕緊離開。

而離開的理由居然也是如出一轍,保命!

二人實際上都明白,隻有逃離朱元璋的掌控,辭官深居簡出、歸隱山林,才能過上些許安穩日子。

隻不過,二人的出發點雖然都是一樣的,可二人的選擇還是截然不同。

劉伯溫太過清高了!

按理來說,你都當官兒了,還是朱元璋手底下的官兒,連爵位都有了。

那麼別說諂媚,至少別那麼清高冇問題吧?

別說什麼麵子不麵子的。

明明都已經看明白了,再待下去就要老命不保了,這時候偶爾服個軟,就那麼難受?

或者說,隻要服個軟就能平平安安走人的情況下,還死倔著寧可當個當小透明都不低頭。

這能怪誰呢?!

胡大老爺這時候其實也在想,劉伯溫這個年紀這個時候倒下,或多或少也有些鬱鬱而終的意思吧。

畢竟,他這種聰明人看得就比一般人明白。

可偏生看明白以後卻又因為自己的性子不能改變結局。

他不鬱悶誰鬱悶?!

反過來瞧瞧胡大老爺,那就是典型的想明白了啊。

首先別死扛著!

然後就是別犯忌諱!

剩下的,那就是擺爛躺平熬著唄!

隻要在老朱在世的時候冇被弄死,那以後就高枕無憂了。

除了老朱這個煞星,他後世的子孫可冇他這魄力拿他這麼一條老鹹魚下手。

畢竟,胡大老爺既不爭權奪利,也不去折騰什麼犯忌諱的事兒。

那麼誰吃飽了撐的去得罪這條老鹹魚?

所以啊,胡大老爺的原則簡單的很,就是先躺平熬著。

能偷懶就偷懶,不能偷懶就賴皮,到最後賴皮都不行了,那就挑個清閒的事兒意思意思。

隻要熬過老朱的洪武朝,那往後都是大把的好日子!

隻是,隨著劉伯溫一死,那朝堂的風向十有**要變了啊。

不出意外的話,李善長就要出意外了。

這人也是個蠢的。

都到瞭如今這個地步了,難道還冇看清楚朱元璋那人的秉性?

居然到了今天這時候還在上躥下跳的蹦躂!

這廝難道就不知道老朱這人如果要殺人的話,那真就是保底一戶口本,弄不好就是九族消消樂?

李善長這廝這是拿著全家老小的命在這兒走鋼絲啊。

不過,胡大老爺哪怕看得再明白,也不會多說什麼。

李善長你愛死不死的,隨便!

隻要不沾染到自己身上,你咋地咋地吧。

李善長的死既有李善長自己作死的緣故,但與此同時換個角度去看的話,又何嘗不是在替胡大老爺擋災呢?

要知道,之前坐在那丞相之位上的,可是他自己來著。

反正胡大老爺如今就一個想法,低調低調再低調。

他如今的「人設」已經塑造的非常成功了。

就是一條有能力但一心想著躺平擺爛的老鹹魚。

冇人管的時候就躺在那兒不動,實在是被催得厲害了,那就勉力蹦躂一兩下。

然後再次回到躺那兒不動的狀態。

蠻好!

至少如今的胡大老爺非常滿意自己的人設,並且打算把這種人設進一步鞏固一下。

這不,眼瞅著朱元璋聖旨上給出的最後半個月假期很快就要過完了,胡大老爺也終於打算蹦躂一二了。

他得進宮一趟!

倒不是別的,他得跟去見見朱元璋,然後跟老朱商量一下自己的職位問題。

既然老朱不肯讓他閒著,非得讓他乾點啥。

那他就乾脆自己選個合適的職位吧。

這不,胡府久違的打開了正門,胡大老爺鬥牛服的就出門上了馬車。

說來也是好玩,由於胡大老爺這官職簡直跟兒戲一樣。

不說三天兩頭吧,但實際上那也是一年能變上好幾次的主。

前腳還是五品官兒呢,這一轉頭的功夫,成三品了。

再一轉頭,嘿,無官無職了。

這就導致胡大老爺連官服都不怎麼好穿。

好在還有這鬥牛服在。

這玩意兒就是的禦賜的榮譽服裝,還是能穿著去正式場合的。

弄到最後,胡大老爺乾脆就不穿官服了,甭管去哪個衙門都是穿的這個。

到了宮門,胡大老爺連通秉之類的程式都冇有了,直接刷臉就進了宮門。

什麼叫大明頂尖朝臣的麵子啊!

輕車熟路的來到謹身殿。

進門一瞅,朱元璋果然如往常一般坐那兒處理著似乎永遠處理不完的政務。

施施然的跟朱元璋行完禮,朱元璋坐在上首咧著嘴斜著眼睛看著胡大老爺道。

「喲,這不是咱們的胡大人嘛!」

「怎麼咱看來看去也冇發現胡大人哪兒又有什麼不舒服的樣子啊!」

「看來這半個月的休養,倒是讓胡大人休息得比較舒坦啊!」

聽著朱元璋這陰陽怪氣的話語,胡大老爺主打的就是坦然。

他直接一拱手:「臣多謝陛下關懷,這休憩了小半個月倒也確實身體好了不少!」

朱元璋好懸冇直接當場罵出聲。

嘛的,伱天天在府上打麻將搞女人當老子不知道?

你是怎麼有臉這麼正大光明的承認的?

朱元璋自認為自己的臉皮還是比不過胡大老爺,乾脆直接一揮手道。

「行了,惟庸啊,咱也不跟你廢話了!」

「你這年紀輕輕的,總不能老閒著啊,這樣,你自己挑個職位!」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宴請的乃是應天府內達官顯貴家未婚的公子、小姐。【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這訊息僅僅半日功夫,就已經傳得滿城風風雨雨了。多少人踮著腳跳著蹦著想要參與其中,給自家小子、閨女謀上一個好對象。可對於那些本就有資格參與的人家來說,他們卻隻是把這事兒當做莊重一點的聚會罷了。對於他們來說,其實同一層次的同齡人,其實有很多他們都是互相認識的。隻不過交情深淺各不相同罷了。如今有這麼個機會,其實對於那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