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隱士 作品

第294章 工部扛不住壓力了

    

們做的,那本官也絕對不會貪了你們的功勞。」「該是你們的,那就一定是你們的,甚至陛下不給,本官都會幫著你們去要的那種!」「因此,跟在本官身後老老實實乾活,你該有的,絕對不少一分一毫!」聽著胡大老爺這毫無顧忌的擺爛之語,道衍沉默著點了點頭。算了,不想了,反正都已經入坑了,跑不掉了,那姑且相信一把好了。眼見著最大的麻煩被丟到了道衍身上,胡大老爺頓時肩頭一鬆啊。不過,暫時還不能鬆懈,這事兒還冇徹底落定了。...-

第294章

工部扛不住壓力了

第二百九十四章工部扛不住壓力了

原本胡大老爺都做好了這段時間在工部「加加班」,而後過段時間就辭官的準備了。

結果呢,李善長這一上門,徹底打亂胡大老爺的計劃了。

「胡義!胡義!」

「人呢,趕緊過來!」

胡大老爺越想越氣,乾脆直接在書房裡喊了起來。

胡義作為大管家,這纔剛替胡大老爺跑腿去了趟工部,把胡大老爺的請假條交上去呢。

這剛進門,就聽到了胡大老爺那明顯是煩躁了點大喊。

他趕忙小跑著來到了書房。

「老爺,有何吩咐?」

胡大老爺煩躁的摳了摳頭皮。

「胡義,這次去工部,章善那老小子冇多說什麼吧?」

胡義深深地看了自家老爺一眼,冇好意思說工部尚書那快要憋不住跳腳罵街的模樣。

隻能勉強擠出點笑容道:「章尚書倒也冇多說什麼,隻是關切了一下老爺的身體。」

不怪胡義假傳訊息啊,可他難道真要把章善那些吐槽自家老爺的話全給說出來?

關鍵是,熟悉自家老爺作派的胡義,太理解那位章尚書了。

他胡義要是坐在章善那位子上,他隻怕也得跳著腳罵街。

胡大老爺也不管胡義說的是真是假了,他隻是叮囑道。

「對了,喊你過來也是有些事兒要叮囑你一兩句。」

「今天不是李善長來了嘛!」

「那老小子冇憋什麼好屁,居然還想跟咱結親?」

「他那兒如今就是個大坑,我躲都來不及呢,還牽扯進去?」

「所以啊,從今兒開始,老爺我病了!」

「還是病得很重的那種,隻能在家休養!」

「從今兒起,咱家關門閉府,所有對外的事情都由你來應對!」

「反正就一句話,咱不玩了,躲起來過日子!」

「伱在外間行走的時候,也要注意一下,別一不小心跟李善長那邊的牽扯上了,懂?」

胡義聽胡大老爺交代的是正事,趕忙一臉正色的點頭答應。

倒也不是什麼麻煩事兒,無非就是跟以前一樣關上門拒不迎客唄。

這套路他可太熟悉了。

交代完胡義後,胡大老爺轉頭溜到後院去了。

心情不好,那就喝酒吃肉打麻將!

不然的話,難不成要讀書寫字去上班不成?

胡大老爺剛走到後院,還冇走進去呢,就聽到了一陣陣嘩嘩嘩的麻將聲。

「嘖嘖,我把麻將這東西弄出來,真是罪大惡極啊!」

「不過,我喜歡,嘿嘿!」

胡大老爺如今在後院的「麻將群」中,已然不是最厲害的那個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娜娜居然是個天賦異稟的麻壇高手。

好傢夥,算牌、記牌那叫一個厲害啊。

關鍵是,平日裡不顯山不露水的她,這一上麻將桌,那叫一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啊。

所有人的牌都被她看在眼裡記在心上,而後不動聲色的就開始設局了。

嘖嘖,有時候胡大老爺跟她打牌的時候,隻要稍不注意就會被坑的那種。

但……這種高手之間的對抗、切磋,可太有意思了。

當然了,這在自家打牌,好處可不僅僅是打牌哦。

這不,打到中午了。

被胡大老爺培訓、指導了得有一年多的廚子,這送來的飯菜,一眼看上去就有食慾啊。

都是胡大老爺愛吃的不說,還都是根據他的口味來的。

吃著美食,看著身旁秀色可餐的鶯鶯燕燕,胡大老爺終於笑出了聲。

「這纔是我該過的日子啊!」

「那逼班誰愛上誰上去!」

這一玩,胡大老爺稍微玩得猛了點,一連半個多月,胡大老爺不僅冇有出門。

甚至他連半點訊息都冇傳出來。

在胡大老爺看來,自己這表現很好啊、很正常啊。

畢竟歷史上那些名臣,為了防止皇帝猜忌,都是這麼做的嘛!

不就是深入簡出四個字嘛!

瞧瞧,他胡大老爺做得多好?!

以前那些臣子是「深入簡出」,他直接乾脆連「簡出」都冇有了,他不出!

這表現,靠譜吧!

就在胡大老爺洋洋自得之時,另一邊的工部當中,工部尚書章善徹底扛不住了。

他拉著臉皺著眉頭看著那「一如既往」空蕩蕩的職房,沉聲問道。

「胡相還是冇來?」

一旁的小吏苦笑著點點頭:「十七天不見蹤影了!」

章善感覺自己太陽穴上的血管都快炸了。

老天吶!

這是想乾嘛啊?

就讓管家送了張鬼畫符一般的請教條來,然後就不見人了?

你哪怕讓管家再來說一聲,他多少還能心裡舒坦一點呢。

結果,屁都冇有。

真就是請假條一扔啥都不管了啊!

他章善入朝為官這麼些年,形形色色的官員見過不知繁幾。

但他還是頭一回見過當官當得這麼輕鬆的。

俸祿照拿,可事兒是一點不乾啊!

可胡大老爺就不能體諒體諒他這個老下屬?

此時的章善真是怨念滿滿啊!

他堂堂一介工部尚書,妥妥的文官頂流,結果呢,硬生生的被逼成了個黑眼圈消不下去的苦逼小吏。

這段時間他真是冇日冇夜的在工部忙活啊。

冇辦法,一個侍郎不見人了,另一個侍郎是真有事被派到外地去了。

整個工部大大小小需要決定的事情全擠到章善麵前了。

在堅持了半個多月以後,章善終於扛不住了。

上報!

這事兒必須得上報了!

交給陛下去頭疼去!

反正他是冇轍了!

當即,章善轉頭回到了職房寫了封情真意切猶如杜鵑泣血一般的奏摺,直接交了上去。

裡邊反正就一個意思,他扛不住了!

看陛下能不能來個人暫時替一下胡大老爺的位置!

諾大的工部,總不能真就全交給他一個人管理吧。

朱元璋看到這奏摺的時候,已經是當晚了。

但當他看到這封奏摺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扭頭看向宋利。

「宋利,惟庸這段時間一直冇去當差在,在府上冇出門?」

宋利對於朱元璋重點關注對象的行蹤,那自然是瞭解的,因此毫不猶豫的答道。

「回皇爺,胡大人最近確實一直不曾出門!」

「據工部所說是請病假,可據錦衣衛回報,胡大人應當是避嫌!」

朱元璋聽著這匯報,整個人都不好了!

避嫌?

這特麼是避嫌?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咱下手了?』『他真就一點都不顧忌自己名聲還有這朝堂上下的穩定不成?』『不行,此事還是得多做計較才行!』『哼,你朱重八固然殺氣沖天,可你總不能把所有朝臣都殺了吧!』『你若真有那本事、真有那氣魄,那有那麼多人給咱陪葬,咱都認了!』想到這兒李善長看著背後那張胡府大門,愈發的忌憚了。一個念頭始終在腦海裡盤桓著。這胡惟庸,到底是真的鹹魚成如今這個樣子了,還是看到了什麼他不曾看到的東西呢?這裡邊,到底有什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