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

    

就算有一些不知道所以然的聲音傳來,也應該是距離挺遠的位置。範克勤探頭看了眼左右,嗯,也挺平靜的。隻有右側幾百米外,一個住宅社區還傳來一些燈光。範克勤冇有繼續沿著小路的方嚮往深處走,而是一轉彎,沿著建築的後身往裡麵走。因為再往深處走,並不是太遠,就會到水邊了。而水邊的地方這一塊,都是那種空敞,雖然現在是天黑吧,但也肯定是比有建築作掩護的,此時的位置,要顯眼不少。一路貼邊,用正常的步態,卻儘可能的不發...-

範克勤躲在樹木側麵,悄悄的開始觀察。這個距離尤其是還是黑天,一般人的眼神是不怎麼能夠看清楚的。即便是鬼子的總領事館門口亮著燈,一樣看不太清楚。

範克勤眼神倒是挺好,卻也冇法光學變焦,拉近拉遠。可鬼子總領事館門口的基本情況,還是可以看個差不多的。大門口的位置,有一個崗亭。這個崗亭可比一般的崗亭大不少,能夠容納六到八人在裡麵換班執勤,像是個簡易的小屋一樣。

崗亭裡麵是黑的,冇有點燈,也看不見裡麵究竟有多少人。但是外麵,大門口的兩側位置,卻有兩個鬼子兵,後背朝著總領事館的方向,在站崗呢。在大門口兩側牆壁的上方,各有一個瓦數挺大的電燈亮著。

其實這種晚上電燈的行為,肯定會被有心人離得挺遠便能夠看見。如此一來,被看見的那兩個站崗的鬼子兵,似乎是暴露的,冇什麼用。

實則不然。因為門口的崗哨,尤其是這種情況下,大晚上的站在燈光下,最主要的作用,是震懾。本身就不是完全防備範克勤這種特工的,它是用來震懾一些宵小之輩:“看見冇有,我們大晚上的,也有人站崗,如果有人想要趁著晚上摸進來竊取財務,你特麼的自己掂量掂量。”

但這也隻是明麵上的震懾,裡麵有什麼情況,那誰能輕易知道啊……範克勤就知道。因為他有內應啊,鬼子總領事館的領事,現在是範克勤的坐探。而領事這個職位已經很高了。屬於總領事館內的排名前三的存在。總領事,副總領事,接下來就是領事。在他成為內應的幾天內,總領事館內外,甚至是周邊的情況,就被棄暗投明的領事先生當成了一次情報交易,換回了一千美元。

請注意,是總領事館的內外情況。所以這份情報還是非常詳細的,不可能說,你隻說個總領事館的內部守衛有多少人就完了,那特麼錢也太好掙了。是不是各個部門的人手,也都能夠分彆拆分成獨一份情報啊!每一份都能領一千!比如說外聯部門的構成領一千,內業辦公室的領一千,采購部門的領一千!倒是想!但那是不可能的。

而我們棄暗投明的領事先生,這份情報中,其實就包括總領事館官員居住的公寓區。要不然範克勤也不可能之前,就把領事館公寓區的情況,提供給了錢金勳。隻不過錢金勳做了評估之後,感覺暫時冇法下手,所以放棄了這個任務。

範克勤冇動,低頭湊近手錶看了一眼,於是開始等待起來。大約七八分鐘後,有著超人一等耳力的範克勤就聽見,誇誇的腳步聲響。

不是說用力跺腳啊,此時天氣更加涼爽了,所以鬼子兵已經更換了鞋子,肯定是比夏天要厚重不少。隻是正常的走路的聲音,也確實比較整齊。

範克勤聽見後,直接返身,在一棵樹後的長草叢裡爬下藏了起來。果然,冇一會的功夫,首先是一束光晃了過來。跟著是一隊人走到了近處。

確實是鬼子的巡邏隊。人數倒是不多,隻有五個人,排成一縱。還有一個軍曹的鬼子,手裡拿著手電筒,正在左右照著陰暗處,企圖發現著什麼。

範克勤藏著的這一側是公園,而且這隊鬼子的巡邏隊知道,樹木間是容易藏人的。是以那個拿著手電筒的軍曹,大多數時候,都是用手電筒照射樹木之間的情況。

一道光亮從範克勤的頭上掠過,挺好,冇發現。隨著誇誇的腳步聲,鬼子的巡邏隊也漸漸的走遠了。範克勤起身再一次的來到了樹木之間往鬼子領事館的方向看去。

自己得到的資訊還是正確的,這隊巡邏隊,一直走到了總領事館的大門口,然後進去了。這應該就是屬於總領事館內部的巡邏隊伍。

看到了這裡,範克勤從公園中走了出來。用很沉穩,很從容的步態,開始過道。而過程中,他則是一種自己的餘光監視鬼子的總領事館門前的動靜。時間不長,等來到了馬路對麵,範克勤很快的就進入了兩棟樓之間形成的一個小路中。

一進去,他立刻返身,偷眼再次看了一下鬼子總領事館的門口情況,還行,可能是黑暗,也有可能是因為門口站崗的那兩個鬼子兵,是麵朝大馬路,也就是側對著範克勤過道的這個方向。是以冇什麼反應,還在鬼子的總領事館門口兩側,站的跟個殭屍似的。

不再管他們,範克勤轉身小路的裡麵走去。等來到了儘頭處,範克勤冇聽見有什麼特殊的聲音,就算有一些不知道所以然的聲音傳來,也應該是距離挺遠的位置。

範克勤探頭看了眼左右,嗯,也挺平靜的。隻有右側幾百米外,一個住宅社區還傳來一些燈光。

範克勤冇有繼續沿著小路的方嚮往深處走,而是一轉彎,沿著建築的後身往裡麵走。因為再往深處走,並不是太遠,就會到水邊了。而水邊的地方這一塊,都是那種空敞,雖然現在是天黑吧,但也肯定是比有建築作掩護的,此時的位置,要顯眼不少。

一路貼邊,用正常的步態,卻儘可能的不發出聲音的小心翼翼的前進了幾百米後,範克勤躲在了一個建築側麵的轉角處。再往前走,可就是鬼子總領事館的後身了。

鬼子總領事館的後身一樣是個院子,但從院牆和裡麵的領事館主樓看,後院並不大。是個挺窄的長方形。院子牆上拉著鐵絲網,至於是不是電網,範克勤感覺應該不是。

畢竟冇有看見一些東西必要的,通電需要的設備。比如說接電的話,一些瓷擔或者叫瓷瓶總的有吧,不可能一點絕緣的扺掌之物都冇有啊。要不然不光防著外人進來了,裡麵的人也特麼一樣有危險啊。鬼子雖然也被罵成傻B,但卻不是真的傻B,對吧。

-。範克勤起身再一次的來到了樹木之間往鬼子領事館的方向看去。自己得到的資訊還是正確的,這隊巡邏隊,一直走到了總領事館的大門口,然後進去了。這應該就是屬於總領事館內部的巡邏隊伍。看到了這裡,範克勤從公園中走了出來。用很沉穩,很從容的步態,開始過道。而過程中,他則是一種自己的餘光監視鬼子的總領事館門前的動靜。時間不長,等來到了馬路對麵,範克勤很快的就進入了兩棟樓之間形成的一個小路中。一進去,他立刻返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