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四章 不顧一切的大婚

    

可能把她當成當年的可足渾梨。慕容俊細聲細語地對翠爾說:“夜裡風大,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再吹吹風。”翠爾點點頭,乖巧地退下了。翠爾準備睡下了,聽到有人召她去見皇上,她有些激動,激動自己終於能得到皇上的寵幸了,自己模仿可足渾梨皇後的計劃就要得逞了。她興高采烈地去侍奉皇上了。翌日,兩人行完房事,慕容俊就很冷淡地起床離開了,就因為昨晚行房事的時候,他察覺到這個翠爾是故意討好他,行為舉止什麼的都模仿可...-

慕容俊違背慕容皝的旨意,決心要娶可足渾梨為妻,也不顧府上眾多傭人的異樣的目光,慕容俊終究是娶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妻子。慕容皝批評慕容俊不講究門當戶對有失世子身份,東晉是個崇尚九品中正製的朝代,特彆注重門第。慕容俊對慕容皝訴儘衷腸,冇有可足渾梨的將來,慕容俊將活得如行屍走肉一樣,娶不到可足渾梨,自己死不瞑目,慕容皝被兒子的深情折服,終究同意了這門親事。

慕容俊娶了可足渾梨,不是做妾室,而是做正房,是高高在上的燕王世子妃。新婚當天,可足渾梨一襲紅衣,襯得她膚色更加白皙光滑,秀色可餐。新娘子坐上了花轎,新郎騎著高頭大馬在街上帶著迎親隊伍走,大街上人來人往,一副好熱鬨的景象。

慕容俊被灌了不少酒,雖然這門親事不被看好,很多人礙於情麵,還是要給世子爺送祝福的,你一杯他一杯地敬慕容俊,慕容俊酒量再好,也是猛虎難敵群猴啊。慕容俊是醉倒著被傭人攙進洞房的,洞房裡可足渾梨正正襟危坐,絲毫不敢懈怠,怕給慕容俊丟臉,讓外人嘲笑她不懂禮儀,冇有大家小姐的風範。

慕容俊被輕放到婚床上,傭人們很自覺地退下了。可足渾梨輕輕脫下慕容俊的鞋子,再輕輕褪去他的外衣,給慕容俊把被子蓋好,自己輕手輕腳地去打了一盆溫水,給夫君擦擦臉。慕容俊雖醉的不省人事,但依然麵露笑容,因為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娶到了自己的心上人。看著慕容俊笑了,可足渾梨也開心地莞爾一笑。

可足渾梨也把自己的衣服脫好掛好,然後安安靜靜地睡在慕容俊枕邊,她側嚮慕容俊枕著自己的胳膊而臥,那一刻她覺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看著自己的如意郎君入眠,大抵是她活在世間最幸福的事了。不知不覺可足渾梨睡著了,旁邊的慕容俊早已進入夢鄉。

不知道是不是夢境,半夜可足渾梨竟然覺得有人摸向自己的前襟,然後自己胸前一涼,透著微光,可以看見自己胸前的一片雪白,然後一陣斷斷續續的呼吸聲漸近,有兩瓣熾熱的唇貼著自己,慕容俊再沿頸部向上吻到了可足渾梨的下巴,很快轉移到了可足渾梨的唇,可足渾梨渾身輕輕一顫,慕容俊似乎更加驚喜,有意加重了這個吻,可足渾梨不知所措......

可足渾梨枕在慕容俊粗壯的胳膊上,麵頰微紅,帶著嬌羞,安靜地睡著,那肌膚吹彈可破,猶如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慕容俊的唇抵著可足渾梨的額頭,聞著她的髮香,慕容俊睡得也是很香甜。兩人就以這樣曖昧的姿勢睡了一夜。

-還冇點燃神火呢。“如果能把它乾掉,倒是可以爆水晶品質的裝備,不過乾掉它有點奢侈。”“老大,你的意思是還是能乾掉的?”陸蒼略微點頭,又搖了搖頭道:“不值得。”裝備分出來,神殺公會裡每個人都各取所需,將裝備換上。固然這些裝備將來是要留給雲穹公會,但實際上這些裝備的等級都高,大約都是90級左右的等級,想要使用隻能通過打造降低裝備等級。這也意味著,這些裝備很有可能是神殺公會眾人至少用到90級,雲穹公會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