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三章 梨花樹下的約定

    

給可足渾梨,慕容俊見可足渾梨渾身雪白,似仙女一般散發迷人氣息,眼睛不自覺地盯著可足渾梨好一會兒,可足渾梨輕輕喚他:“我既收了公子銀兩,況且銀兩這麼充裕,那我賣身為奴的日子就隨公子定奪。”說完,可足渾梨不好意思再盯著慕容俊的這張俊臉,悄悄低下了頭。慕容俊這纔回過神:“這些銀兩權當給姑娘壓驚,姑娘一個人出門在外實在不容易。”可足渾梨輕輕把銀兩往慕容俊身邊推了推,說:“我雖貧窮,卻也深知無功不受祿這個道...-

可足渾梨跟隨慕容俊來到了燕王府,見到了燕王慕容皝,慕容皝更偏愛五子慕容垂,慕容垂,原名霸,小字阿六敦,慕容儁十分嫉妒他的才能,由於慕容霸騎馬摔落嗑斷門牙,慕容儁為羞辱慕容霸,賜名“慕容”,後改為慕容垂。慕容俊一直排擠他。不被父王看好的慕容俊一直深沉與腹黑。可足渾梨來到王府第一天就發現了慕容俊的隱忍,她能理解麵前這個男兒的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因為她也同樣渴望。

一日,可足渾梨見慕容俊的衣袖裂開一個小口子,是穿了很久洗破的,可足渾梨就拿好針線縫縫補補,她的手藝很巧,縫的就像冇裂開過一樣。縫完衣服,見月色正濃,可足渾梨暫時又冇有睡意,就在王府的庭院中那棵梨花樹下賞月,她托著腮,不由自主的思緒就飄向了彆處,她的妹妹現在經過慕容俊的允許,一同寄居在燕王府,但是可足渾梨要乾兩個人的活,替自己打工,還要替妹妹打工,這樣纔算抵償可足渾煙的生活費。可足渾梨自尊心極強,十分受不了彆人的白眼,彆人看不起她的目光讓她很是自卑,她也十分要強,絕對不白受人家恩惠。她的從弟可足渾翼一家一直也看不起她一家,連她父母的喪葬費都不願意出,因為可足渾翼他們家不想再和這晦氣的可足渾梨一家子有聯絡。有時候,可足渾梨也開始打擊自己,覺得自己一輩子就這樣平窮和懦弱地活著,這樣的生活冇有意義,不如早些隨父母去了,但是,埋在內心深處那個飛上枝頭變鳳凰被人景仰的願望,促使她繼續頑強的活著。她又想到了九泉下的父母,不覺濕了眼眶,父母生平非常疼愛她,父母省吃儉用就為了給她買梨花糕吃,父母經常肚子餓得肚子叫,也要讓可足渾梨吃上梨花糕。

思緒似乎停留在了對父母的想念上,她覺得最疼愛自己的父母不在了,一下子變得孤苦無依,今後還要繼續麵對世人鄙視她的目光,她蜷縮起來,雙臂緊緊抱住自己蜷起來的雙腿,霎時間,落英繽紛,景色甚美,梨花樹下坐著一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姑娘。

慕容俊隱隱聽到哭聲,便尋著哭聲找到了可足渾梨,他輕輕走到她右邊坐下,左臂輕輕撫在可足渾梨雙肩上,右手輕撫著可足渾梨的頭髮,可足渾梨察覺到有人,十分敏捷地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慕容俊的眼眸泛著溫柔似水的星光,可足渾梨含淚的雙眸特彆的勾人,兩人對視了很久,無聲地溝通,卻十分瞭解彼此的心境。

他擁她入懷,隻堅定而又溫柔地說了一句:“我娶你,從今以後你隻許喚我夫君。”可足渾梨感動的在慕容俊懷裡點點頭,然後揚起綴著兩行熱淚的迷人的臉龐,用堅定的目光看著慕容俊:“今後可足渾梨誓死追隨夫君,不離不棄,海枯石爛,可足渾梨對慕容俊的情意永不會變。”月光如水,本來清冷的月光,此刻卻有些溫柔繾綣。

-雙腿,霎時間,落英繽紛,景色甚美,梨花樹下坐著一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姑娘。慕容俊隱隱聽到哭聲,便尋著哭聲找到了可足渾梨,他輕輕走到她右邊坐下,左臂輕輕撫在可足渾梨雙肩上,右手輕撫著可足渾梨的頭髮,可足渾梨察覺到有人,十分敏捷地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慕容俊的眼眸泛著溫柔似水的星光,可足渾梨含淚的雙眸特彆的勾人,兩人對視了很久,無聲地溝通,卻十分瞭解彼此的心境。他擁她入懷,隻堅定而又溫柔地說了一句:“我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