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二章 相遇似是命中註定

    

嚇唬慕容俊。慕容俊的手下常傑,大聲斥責說:“大膽,你麵前的是燕王世子,你這般無禮和蠻橫,是眼裡冇有王法了嗎?”慕容俊命人解救了可足渾梨,把惡霸及其黨羽一併押回衙門審問,惡霸的黑惡勢力終究得以平息。慕容俊親自下馬慰問可足渾梨:“姑娘受驚了,此等惡霸終會受衙門處置,姑娘大可放心。”溫柔的腔調讓可足渾梨如沐春風,慕容俊看見可足渾梨身上掛著賣身葬父母的牌子,便命手下常傑從銀袋裡取出足夠多的銀兩,親自遞給可...-

身姿挺拔的領頭人不是彆人,正是東晉燕王世子慕容俊,出身於公元319年,如今年僅26歲的青年才子慕容俊不光有著迷人的外表,更有著雄韜偉略,他此次在外遊曆歸來便看見地方惡霸欺負老百姓的光景,心中很是憤懣!惡霸見來者雄姿英發,不像一般人,便鼓起勇氣問道:“來者何人啦,竟敢多管爺爺我的閒事,不要命了嗎。”說完就掄起大斧子嚇唬慕容俊。慕容俊的手下常傑,大聲斥責說:“大膽,你麵前的是燕王世子,你這般無禮和蠻橫,是眼裡冇有王法了嗎?”慕容俊命人解救了可足渾梨,把惡霸及其黨羽一併押回衙門審問,惡霸的黑惡勢力終究得以平息。

慕容俊親自下馬慰問可足渾梨:“姑娘受驚了,此等惡霸終會受衙門處置,姑娘大可放心。”溫柔的腔調讓可足渾梨如沐春風,慕容俊看見可足渾梨身上掛著賣身葬父母的牌子,便命手下常傑從銀袋裡取出足夠多的銀兩,親自遞給可足渾梨,慕容俊見可足渾梨渾身雪白,似仙女一般散發迷人氣息,眼睛不自覺地盯著可足渾梨好一會兒,可足渾梨輕輕喚他:“我既收了公子銀兩,況且銀兩這麼充裕,那我賣身為奴的日子就隨公子定奪。”說完,可足渾梨不好意思再盯著慕容俊的這張俊臉,悄悄低下了頭。慕容俊這纔回過神:“這些銀兩權當給姑娘壓驚,姑娘一個人出門在外實在不容易。”可足渾梨輕輕把銀兩往慕容俊身邊推了推,說:“我雖貧窮,卻也深知無功不受祿這個道理,哪能平白無故接受公子你的救濟,況且我有手有腳,實在冇臉白拿公子的銀兩。”慕容俊嘴角上揚,很是滿意的說:“我是真的出於好心救濟姑娘你,一般的姑娘遇到你這樣的情況,立刻就接受了我的救濟,而姑娘卻執著於給我為奴來抵償,好,實在是好,那我也不好拂了姑孃的麵子,不知道姑娘可否願意,從今天起做我的貼身侍女,負責我的衣食住行啊?為奴的期限嘛,就到姑娘不願再侍奉我的時候為止,姑娘看看能接受嗎?”慕容俊從未見過如此標緻的女子,存了個私心,讓可足渾梨做貼身侍女,可以天天一睹她的芳容。可足渾梨也暗自傾心於這個容貌俊俏,說話輕聲細語的翩翩公子,可足渾梨莞爾一笑答道:“民女自是十分願意常伴公子左右,照顧公子的飲食起居。”兩人算是一見傾心,而且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對方,兩人有著11歲的年齡差,二十六歲還從未對女子動心的慕容俊世子就在此刻愛上了十五歲賣身葬父葬母的落魄女子可足渾梨。兩人的相遇似是命中註定,一場浪漫的春景就此拉開帷幕。但願好景長久,家境的天壤之彆註定讓這段愛情之路變得坎坷,好在慕容俊愛地堅定,可足渾梨也誓死追隨慕容俊。

-生理需求上的喜歡,他隻愛可足渾梨一個人,是發自內心的愛。一個打仗休息的晚上,慕容俊便召幸了她,她當晚即懷孕,在行軍途中生下了孩子,是個男孩子。這個孩子給慕容俊行軍帶來了好運,慕容俊戰事告捷,慕容俊雙喜臨門,就給孩子取名慕容亮。生完孩子的婉晴虛弱地看著眼前的兒子,心中十分歡喜,有了小舟的前車之鑒,她知道雖然自己冇有福分能得到一個名分,但是自己能給皇上生孩子,也是她幾世修來的福分了。建立前燕行軍打仗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