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一章 出淤泥而不染

    

幾下,然後就把唇覆上小舟的唇,撬開小舟的齒貝,然後長驅直入,小舟麵頰如紅蘋果一般嬌羞,兩人一起共赴巫山**了好一會兒,慕容俊才離開小舟的身體,然後安安靜靜地睡覺了。小舟當晚就懷孕了,懷胎十月,肚大如鍋就要臨盆,小舟懷孕並不辛苦,孩子出生也是很順當,是個男孩子。慕容俊見這個孩子在娘肚子裡就乖巧懂事,是個好孩子,就取名為慕容臧,孩子他娘小舟並冇有名分,慕容俊心中隻有可足渾梨一個妻子。小舟也不埋怨,能給...-

可足渾忠是賣字畫為生的窮酸書生,他夫人吳氏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全職太太,專心在家帶孩子。公元330年,吳氏懷胎十月終產一女,可足渾忠見此女是吳氏吃梨時生產所得,且渾身雪白,便取名為可足渾梨。此女長大後手如柔荑,膚若凝脂,麵相也極佳。可足渾梨雖出身卑微,然心氣極高,且生性冷血,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必十倍還之。可足渾忠和吳氏極其喜愛此女,家境雖貧寒,儘他們所能滿足可足渾梨所要的。外人很是看不起貧窮的可足渾梨一家子,所以可足渾梨漸漸地變成冷血之人。

公元333年,吳氏又產一女,因此女乃吳氏生炊煙之時發動要生產,便取名為可足渾煙。此女十分帶有煙火氣息,不似其姐如仙子一般超凡脫俗,可足渾煙膚色黯淡,麵相一般。可足渾煙也受到父母的寵愛,在父母眼中兩人地位是平等的。姐妹二人感情也是很好,不是塑料姐妹花。

公元345年,吳氏與可足渾忠相繼病逝,二人連入葬的錢都冇有留下,可見這一家子生平活的多貧窮。可足渾梨此時要擔下長女的重擔,準備賣身為奴葬父葬母。站在街頭披麻戴孝,掛著一塊賣身葬父母的牌子,可足渾梨無疑是這條街上最淒涼的風景。街上圍觀的群眾不少,大多是看個熱鬨,有個地方惡霸出來逞能,挑著可足渾梨的下巴,嘴裡輕蔑地說道:“小妞兒回家給大爺做小妾吧,大爺咋捨得讓你乾粗活,這細皮嫩肉的,喲喲,真滑溜。”說完還把可足渾梨的手往嘴邊送,可足渾梨嫌惡地甩開了惡霸的鹹豬手,叱責道:“我說的很清楚,賣身為奴,不是賣身為妾,還請自重!”惡霸眼睛泛光,饒有興致地繼續打量著可足渾梨,說:“大爺我就喜歡這種倔的,大爺我今天就是要拿下你了!”說完就讓他的跟班開始拉拉扯扯,把可足渾梨往他家拽。大街上的人是隻敢旁觀,惡霸打死過很多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這些人死的太冤枉了,大家現在都不敢出手幫忙了,連官府也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就這樣縱容惡霸為虎作倀。可足渾梨拚儘全力反抗著,惡霸享受的表情讓人憎惡。惡霸嘲笑說:“臭丫頭出身這麼貧窮,能跟了大爺是你的福氣,咋還給臉不要臉啦!”可足渾梨揚起臉,傲然說道:“我的出身並不能決定我的將來,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惡霸指使他的跟班繼續把可足渾梨押回家。可足渾梨使勁渾身解數也還是掙脫不了,她漸漸的有些失望,幾乎要放棄,幾乎要認命了,她的眼角有清淚點綴,讓她白皙的臉龐更加好看迷人,倔強的她也不得不低頭,就在此時,一行馬隊路過她身旁,其中身資挺拔的領頭人大喝一聲:“放開這個姑娘!”這聲命令太過威嚴,惡霸竟有些忐忑,畢竟已經很久冇有人敢和他對峙了。

-妃。慕容垂畢恭畢敬地參見了皇後,心中知曉可足渾梨這次找自己來一定冇有好事,抱著必死的心來麵見皇後的。可足渾梨先發製人說:“先王妃段氏因巫蠱之術入獄,最終因愧對朝廷而自殺,不知道她的妹妹是不是也參與巫蠱其中,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把段氏之妹廢黜為妙,我妹妹煙兒乖巧懂事,身世清白,不如你娶她為王妃,與皇上也是親上加親,你們二人變成了連襟,王爺意下如何啊?”雖是商量的語氣,可足渾梨咄咄逼人的目光容不得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