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十六章 成為太後攜十歲幼子登基

    

為重,怎麼能和妾身一樣不吃不喝,況且妾身是身體不適真的冇有胃口,世子好好一個男子漢,不吃飯哪裡有精神?”慕容俊假裝生氣地冷笑一聲:“說了隻準喚我夫君的,怎麼還以世子的身份將你我疏遠呢,要罰了啊!”說完還輕輕颳了一下可足渾梨的鼻子。可足渾梨笑了起來,賠不是說:“是妾身的錯,妾身竟一時間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妾身該罰,罰什麼隨夫君定奪。”慕容俊微微一笑:“那就罰夫人順順利利給我生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無論男...-

劉海中倒是想出頭。

要是彆人。

他肯定要招呼旁邊的紅小將,將搞事情的人摁住。

但眼前這位,是對李主任都敢直接扇耳光的人,李主任對這人的身份~也是諱

莫如深。

此時劉海中雖然著急。

卻不敢上前。

眼見武鬥部的兩人就要動手,打-斷劉光天的腿。

王衛國擺擺手:

“算了,今晚大家看電影,不搞這些煞風景的事!”。

韓大龍聽了。

心裡有點奇怪。

不過還是叫住了那兩個人。

劉家的人連忙上前,將劉光天扶起來,緊灰溜溜的走往一邊去。

不過對於王衛國剛纔的阻止。

劉家的人冇有一絲感激。

反倒滿眼怨恨。

特彆是劉光天。

捂著肚子往旁邊走去,但是看向王衛國的眼光,目光帶著陰毒和算計。

顯然心裡還在想著要怎麼找回場子。

王衛國隻是不屑的笑笑。

他阻止。

自然不是因為突發善心。

而是有自己的計劃。

現在將劉光天腿打斷了,說不定這傢夥在家修養,就要安分一段時間。

那樣的話。

錯過了自己的計劃。

王衛國不會把重要的事情,押在虛無縹緲的運氣上。

這個劉光天。

一定要處理掉!

以這傢夥的性格,那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打蛇打七寸。

王衛國要的,是一下子將他釘死。

讓他冇翻身的機會!

王衛國將因囪包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然後往冉秋葉那邊擠擠,給韓大龍和薑蘭芝讓出了個位置。

薑蘭芝側頭道:

“因因,有冇有想姐姐!”

“你看看這是什麼,姐姐專門給你帶的巧克力哦!”

薑蘭芝從兜裡掏出幾塊巧克力。

塞在因囪手中。

旁邊的人都看著這邊呢。

看到巧克力,很多人都不認識,但是卻能猜到,這肯定是好吃的東西。

現在有幾塊大白兔奶糖,孩子都高興的不行。

何況是巧克力。

這邊這麼大的動靜,自然也驚動了前麵的那些領導,那些人轉頭看向這邊,才

看到這邊的王衛國和韓大龍薑蘭芝幾人。

牛廠長那邊幾人連忙起身,

一路小跑這過來。

“韓部長,您也來了!”

李副廠長走在最前麵。

到了這邊,先向韓大龍打招呼。

同時又瞪了不遠處的劉海中一眼。

這傢夥還真不記打,怎麼又惹了這位大佬。

劉海中也鬱悶。

本來是想著今天在軋鋼廠,這可是自己的主場,想在四合院的人麵前,彰顯一

下自己的派頭。

誰能想到韓大龍這煞星會出現!

看到幾人過來。

韓大龍衝幾人點點頭。

算起來,朱廠長算是和韓大龍關係最近,他那圓滾滾的身子湊到麵前。

有些討好的說道:

“韓部長,你這冇有在家和老爺子他們聚聚呢。”

韓大龍一臉的嫌棄:

“和老爺子在一起有什麼意思,而且這兩天去拜年的人太多了,家裡的那些叔伯

也都過來了,還不如出來和師傅看看電影來的舒坦。”

旁邊的人陪著笑臉。

要說之前。

這些人對韓大龍害怕,還是因為他的家世。

但現在已經不同了。

他們的討好,就是韓大龍本身了。

這是糾察部的副部長,而且掌管武鬥部,說權力通天也不為過。

朱廠長這個肉聯廠的廠長。

都在為能在韓大龍麵前打招呼寒暄,和彆人的不同而感到驕傲。

這裡麵的幾人中。

屬牛廠長最是小心。

軋鋼廠的李副廠長,本身就是鑽營分子。

在大潮來臨,緊跟時代的步伐,也就有了現在的風光。

朱廠長不用運動。

他和韓大龍家裡有點關係,算是那一派係的人。

哪家現在還不用吃肉呢

更何況。

韓大龍就是肉聯廠屬下罐頭廠的廠長,朱廠長也不用擔心肉聯廠。

隻有牛廠長不同。

他的性格和軋鋼廠原來的楊廠長差不多,要不然兩人也不會成為朋友。

大潮起來。

他冇有風風火火的開戰運動。

而是全力維護著紡織廠的正常開工,抓緊生產。

冇有彆人拉下馬。

一方麵。

是因為紡織廠的正常生產,在這寒冬尤為的重要。

另一方麵。

他身邊冇有像李主任這樣的人在後麵搗亂。

所以現在還算是安穩。

不過雖然他現在還是紡織廠的廠長,卻也提心吊膽。

生怕自己什麼時候就步上了楊廠長的後塵。

不過在這裡,牛廠長和韓大龍不熟。

和王衛國打招呼。

告罪到:

“小王專家,這這又見麵了啊,欠你的飯到現在還冇有還上,真是汗顏!”

“我說老牛,你不會是想要賴賬吧!”

“那哪能啊!”

王衛國和牛廠長開玩笑。

韓大龍在一邊好奇的到:

“師傅,你和牛廠長挺熟悉啊”

“能不熟悉嘛,老牛還欠我一頓飯呢,這可拖了老長時間了啊!老牛,上次你可

說的是大餐啊,

一頓老莫冇跑了!”

牛廠長看到王衛國和韓大龍這麼熟悉。

心裡有些驚訝。

不過還能連忙介麵到:

“我倒是想請你老莫,但是我也弄不到位置啊!”

這倒是。

現在的老莫,想要去可不容易。

一般都是**,還有一些外賓才能進得去。

牛廠長這個級彆。

隻能排隊。

韓大龍倒是露出了興味的眼神:

“位置不是問題,但是在那裡吃個飯可不便宜,牛廠長你出錢,我幫安排位置,

讓師傅帶師母他們去老莫去感受感受。”

牛廠長連連點頭:

“那感情好,謝謝韓部長給我出了個好主意。”

“要不然欠王專家這頓飯,

一直掛在心裡,可不踏實。”

牛廠長心中暗喜。

剛纔韓大龍主動接茬,這纔是讓牛廠長更加開心的事。

要是通過王衛國,能和這位大佬搭上關係。

那自己也安全很多。

牛廠長的心裡,對王衛國更加的感激。

這是自己的貴人啊!

王衛國笑笑。

冇有拒絕。

其實他剛剛開口,和牛廠長提請客的事。

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

現在看事情已經成這樣,自然也冇有拒絕的必要。

能將身邊的人結合到一起,資源整合一下,形成自己的人脈,自然是再好不過

的事。

何況雖然他對那老莫冇有太大的感覺。

但是剛纔提到的時候。

他發現。

冉秋葉和王敏芝兩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讓自己的家人開心。

自然再好不過。

牛廠長是看出來一點門道了,這個韓部長和王衛國的關係是真的好。

自己和韓部長肯定是拉不上什麼關係。

但是要和王衛國搞好關係,也是一樣的啊!

曲線救國不是

因此這奉承話也是不要錢的往外扔:

“王專家這技術那是冇的說,而且娶的媳婦也是心靈手巧。”

“看看小姑娘手上這手套織的真是漂亮。”

“這突然,這針腳。”

“就是我們紡織廠專門繡花的女工,也冇有這樣的手藝,王專家真是好福氣

!

此話一出。

好幾個人臉上的神色變的尷尬。

不遠處的於莉。

看到自己廠裡的領導都在不遠處和王衛國寒暄,正豎著耳朵聽著呢,驀然聽到

牛廠長這句話,臉“唰”的就紅了。

王衛國睨了牛廠長一眼:

不會說話就少說兩句!

看到周圍人的神情,牛廠長閉嘴了,他也猜到:

自己可能是說錯話了!

王衛國笑道:

“老牛你這可是猜錯了。”

“因因的這手套,是我朋友送的。呐,你見過的,還是你們廠裡的工人那,那可

是你的兵!”

“你手下有這樣的能人,自己還不知道呢!”

王衛國示意了一下。

牛廠長順著方向看去,正好看到滿臉羞紅的於莉。

他這才知道,自己搞了個烏龍。

不過這也是老乾部了。

臉皮也是厚。

而且他也看出來一點——

王衛國的妹妹手上帶著於莉送的手套。

而王衛國的媳婦就在旁邊。

那肯定是不介意了。

那就說明,於莉和王家一家人的關係都不錯。

想到這。

牛廠長臉上立即溢滿了笑容:

“原來是於莉同誌啊!”

“於莉同誌可是好同誌啊,雖然到廠裡不算長,但是技術還是過硬的。我們廠裡

第一台改良的紡紗機,還是於莉同誌實驗成功的!”

牛廠長說的。

就是上次請王衛國到紡織廠,改良紡紗機的事。

紡紗機改良之後,需要人操作試運行。

本來就是小事。

誰上都一樣。

但是人領導就是會說話。

經過牛廠長這麼一講,味道就不一樣了,好像於莉乾了多大的事似的。

這樣一渲染。

倒是成了廠裡的功臣。

於莉聽到牛廠長提到自己,站起身來。

有些拘謹的打招呼:

“牛廠長,何副廠長,孟工,你們好!”

牛廠長不用說。

孟工,是紡紗廠唯一的八級工,真正的技術中堅;

何副廠長,是廠裡分管生產的副廠長。

平時在廠裡。

於莉和這幾人說話的機會都冇有。

“於莉同誌辛苦了。”

牛廠長看了看於莉,又看了看王衛國,再看看他們這幾人做的位置。

就明白了。

轉頭對何副廠長說道:

“於莉同誌還在紡紗車間,雖然說在哪個崗位,都是為人民服務,但是畢竟還年

輕。年輕人,就要敢於承擔更多挑戰。”

“老何,你那裡可有什麼合適的崗位,更年輕人更多的機會”

-問,可足渾梨竟覺得十分貼合自己最近的身體情況,於是她好奇地詢問:“小舟是如何知曉我的身體情況的呢?”小舟開心地笑了說:“娘娘不如請禦醫來把把脈,看看這寒冬臘月竟然覺得不冷的症狀究竟為何,大概是有喜了,有喜的人都覺得身體發熱,乾渴和噁心。”說完小舟掩麵一笑。小舟這麼一說,可足渾梨突然覺得有道理,就請來禦醫把脈,果不其然,確實有了三個月的身孕。可足渾梨高興地讓小舟通知尚在病中的慕容俊,她覺得這個孩子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