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十四章 段氏有所出和可足渾梨再孕

    

著妻子不吃飯,可足渾梨開始擔心夫君,勸道:“世子身體為重,怎麼能和妾身一樣不吃不喝,況且妾身是身體不適真的冇有胃口,世子好好一個男子漢,不吃飯哪裡有精神?”慕容俊假裝生氣地冷笑一聲:“說了隻準喚我夫君的,怎麼還以世子的身份將你我疏遠呢,要罰了啊!”說完還輕輕颳了一下可足渾梨的鼻子。可足渾梨笑了起來,賠不是說:“是妾身的錯,妾身竟一時間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妾身該罰,罰什麼隨夫君定奪。”慕容俊微微一笑:...-

上回說到,慕容俊要召幸段玉蘭的侍女。自可足渾梨喪子,可足渾梨就拒絕親近。

慕容俊要釋放自己,他一下子召來了曉兒和蓮兒,一起侍奉自己。

懷胎十月曉兒給慕容俊生了一對龍鳳胎,慕容俊很是歡喜,給兒子取名慕容泓,女兒封為清河公主。蓮兒也生了個兒子,慕容俊給他取名叫做慕容涉。

慕容俊給兩個人賞了好多銀兩,這三個孩子都放在段玉蘭名下撫養,也是給足了段玉蘭麵子。段氏對這三個孩子也視如己出,非常關心和疼愛,三個孩子也十分聽段玉蘭的話。

可足渾梨見夫君憋壞了,找了曉兒和蓮兒,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對。於是她主動找慕容俊侍寢,慕容俊樂壞了,自己心心念唸的妻子終於又可以和自己行樂了。

三個月後,可足渾梨從外麵散步回來,她覺得椒華殿內有些悶氣,就站在殿外吹風,小舟輕手輕腳地拿一件厚實的披風給可足渾梨披上,可足渾梨看著小舟會心一笑,但是隨即拿下了披風說:“我冇有感覺有多冷,暫且把披風還拿回去吧。”語氣是那種溫柔細語。

小舟聽話的把披風拿下去,然後親切地問道:“娘娘可是覺得身子發熱,時常乾渴,或有些噁心?”被小舟這麼一問,可足渾梨竟覺得十分貼合自己最近的身體情況,於是她好奇地詢問:“小舟是如何知曉我的身體情況的呢?”小舟開心地笑了說:“娘娘不如請禦醫來把把脈,看看這寒冬臘月竟然覺得不冷的症狀究竟為何,大概是有喜了,有喜的人都覺得身體發熱,乾渴和噁心。”說完小舟掩麵一笑。

小舟這麼一說,可足渾梨突然覺得有道理,就請來禦醫把脈,果不其然,確實有了三個月的身孕。可足渾梨高興地讓小舟通知尚在病中的慕容俊,她覺得這個孩子可以給慕容俊沖喜,給慕容俊帶來好運。

光壽三年(359年),慕容俊在蒲池宴請群臣,談到周朝太子晉時,他潸然淚下,說:“有才華的兒子難得。自從慕容曄死後,我鬢髮已經半白。你們說慕容曄怎樣?”司徒左長史李績回答說:“獻懷太子慕容曄在東宮的時候,我為中庶子,太子的誌向業績,我怎敢說不清楚呢!太子的大德表現在八個方麵:其一,至孝;其二,聰明敏銳;其三,沉著堅毅;其四,痛恨阿諛,喜歡剛直;其五,好學;其六,多纔多藝;其七,謙恭;其八,喜歡施惠於人。”慕容俊說:“你的讚譽雖說有點過分,但如果此兒健在,我便死而無憂了。慕容暐怎麼樣?”當時慕容暐正陪從在旁邊,李績說:“皇太子天資聰慧,雖然已有具備八德的聲譽,但尚有兩方麵的缺憾未能彌補,喜歡遊玩、打獵和絲竹器樂,這就是導致他有所不如的原因。”慕容俊看著慕容暐說:“李績的話,是苦口良藥,你應該引以為誡。”慕容暐卻忿忿不平。

不久,慕容俊病重,對弟弟慕容恪說:“我體虛弱,恐怕不行了。人生的長短,是命中註定的,還有什麼遣憾呢!隻是兩方敵寇還未消滅,慕容暐年齡幼小,恐怕無力承受過多的苦難。我想遠追宋宣公的後塵,把國家交給你。”慕容恪說:“太子雖然年幼,但天性聰慧,必定能遏製凶殘的敵人,使天下安定刑法措置不用,不能亂了正統。”慕容俊生氣地說:“兄弟之間哪裡用得著說客氣話!”慕容恪說:“陛下如果認為我能夠承擔天下重任,我怎能不輔佐少主呢!”慕容俊說:“如果你如周公那樣輔政,我還憂慮什麼呢!李績清廉方正忠誠坦蕩,能夠勝任大事,你要善待他。”

慕容恪(320年-367年),字玄恭,昌黎棘城(今遼寧省義縣)人,鮮卑族。前燕宗室名將,燕文明帝慕容皝第四子,燕景昭帝慕容儁之弟。中國曆史上傑出的政治家、軍事戰略家,十六國十大名將之首,唐朝武廟六十四將之一、宋朝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性格謹慎大度、謙恭仁和,十五歲就開始掌握軍隊,多次以弱勝強,穩固了慕容氏的遼東霸主的地位。後趙皇帝石虎死後,中原大亂。前秦入關略地,占據幽冀。後趙大將軍冉閔自立後,慕容恪率軍攻打,終將冉閔引入平原,以“連環馬”之計擒殺。

-,裝作困了要睡覺,翠爾再輕聲細語地問了一遍,慕容俊還是冇有反應,她這才無奈地安安靜靜地睡到一邊。慕容俊覺得這個翠爾不識趣,於是就在臨幸完她後避開不見她。這個翠爾的肚皮也是爭氣,一下子就懷上了龍胎,她立刻找人告訴皇上她懷孕的訊息,慕容俊也不是很激動,他隻讓人告訴翠爾,自己不會給她名分,她自己安心養胎就是了。這個孩子十分聽話,冇有折騰翠爾,翠爾懷胎十月順利地生下了一個男孩子,慕容俊給孩子起名為慕容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