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天下統一

    

張,隻是很難解釋清楚真正的原因,找藉口也很麻煩,於是她在臉上浮現曖昧的笑容,點了個頭。「我這就到自己的的定位。」「拜托你囉。薇妲你也差不多該去準備了。」「嗯,知道了。我這就去準備吧。喏,愛妞,我們走。」「是,母親大人。」目送兩人離去後,奈迦轉向麵對凱雅。「凱雅和木偶一起待命。」「啊,嗯,遵命。」凱雅也奔跑著離開了現場。「好了。」奈迦遠眺南北縱貫的道路,路在山丘間蜿蜒,視野不是很好。再過不久,凱薩德...-

第十二卷

第6章

天下統一

1

海茵朵菈一族的搬遷準備進行得很順利。

順帶一提,魔女們將暗黑森林下方的城鎮稱為「下城」,人類則稱其為「暗黑森林市」。

不隻是荷麗歌恩,薇妲與其他族長也在考慮將森林裡的鄉裡移居到「下城」。

荷麗歌恩與艾茵絲對於將鄉裡移居到「下城」的事不怎麼擔心。雖然「下城」是受到魔女管理的城鎮這點,也是其中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來到這裡的人類都承認魔女的存在。

儘管其中也有舊教徒,但他們並非是主張「殲滅魔女!」的偏激頑固信徒。不消說,這種信徒根本不可能進入西境半島。實際上「下城」幾乎冇有魔女與人類爭執的情形。

麵對這樣的現狀,荷麗歌恩等魔女感慨良多地說出「這個世界真是說變就變」的感想。

「人類會改變。人一變,國家和時代也會跟著改變,就是這麼回事。」奈迦回答。

「不過,人類想要改變,冇有那麼簡單。不隻是人類,魔女也一樣,一味的等待改變不了狀況。一想到改變需要多麼大的力量,大家不覺得我們做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嗎?」艾茵絲這麼說後,「都是因為有奈迦,我們才能做到這種、事。」蕾菈如此答道。

「不,我隻是幫大家製造機會,改變是靠你們魔女自己的力量,不需要誇大對我的評價。」

奈迦說得很堅定,在場的魔女──有些很開心,有些很難為情,有些人很不好意思,有些自信十足──笑了出來。

「新世界的路隻走到一半,但已經開拓在我們麵前。時代確實開始轉動,今後隻要不掉以輕心,穩健地邁開腳步,新世界一定會來臨。」

「希望能看到那一天。」荷麗歌恩說道。

荷麗歌恩、艾茵絲、蕾菈、凱雅、可舞、洛洛薇爾、烏琪和奈迦,來到了露天浴場所在的高地一角。

眼下是濃綠的暗黑森林,另一頭則是半島紅褐色的大地,悉拜斯河像是在大地上蜿蜒的蛇,散發出深灰色的光芒。

「真是壯闊的景色。既然這隻是從大陸延伸出來的一小座半島,那大陸本土該有多遼闊啊。」

前往盧盧多爾普周圍探索後,奈迦從沿海乘船回到耶拉尼亞附近,最近則是常常騎馬往來於沿岸各都市,他此時更是親身體會到了大陸本土的廣大與寬闊。

(光是西境半島的麵積就有數個尾張國那麼大。既然我能統治這座半島,不可能統一不了尾張那種小地方。隻要能將尾張整合起來,人會改變,物資的流通也會改變,這麼一來國家也會跟著改變。我要改變美濃、三河和伊勢這些地方。國家改變後,時代也會變動。不對,將由我來推動時代……本來我應該能做得到這些事。)

奈迦苦笑著俯瞰眼前的光景。

此時,奈迦腦中清楚浮現出故鄉尾張以及周圍諸國的景象。

接著是日本全國。

「天下布武」。

這個詞自然而然地出現在他的腦海。

在信長的時代,「天下」一般指的是近畿一帶,然而他心中所想的「天下」是整個日本。

統一天下的各種戰略浮現後又消失。

(我在這裡做過很多嘗試,得到的經驗對統一天下必定能有很大的貢獻。話雖如此……)

苦笑不知不覺變成了自嘲的笑容。

(儘管路就在眼前,我卻冇有執行的機會,無奈啊。)

「奈迦。」

「什麼事,荷麗歌恩?」

「你要去那裡看看嗎?」

「哪裡?」

「你來到這個世界的地方。」

「啊啊,你說露天浴場啊。」

「雖然浴池現在冇有在使用了。」

海茵朵菈一族幾乎都離開了森林,露天浴場也因此荒廢。從源泉引來泉水的裝置已經拆除,建在岩地上的大浴池裡連一滴水也冇有。偶爾會有小孩子從鄉裡來到這裡打掃,不過現在浴池散滿了樹葉與樹枝。

奈迦站在石造浴池前,他忽而望向空中,忽而俯視浴池。視線上下移動,然後輕歎口氣。

「我就是從這裡出現的啊,哈哈,那時候真是嚇了我一大跳。」

聽見奈迦這麼說後,艾茵絲露出和藹的微笑。

「奈迦出現後便把全裸泡湯的全裸大姊的全裸胸部以全裸……不對,以全力搓揉。」

「彆全裸全裸說個不停,艾茵絲!既然是泡澡,身上本來就不會穿衣服!」

「這麼說來……」

艾茵絲把荷麗歌恩的吐槽當成耳邊風,看向烏琪。

「啊?乾、乾嘛?」

「烏琪冇有被他揉捏嗎?」

「我、我怎麼可能讓他做這種事!」

「冇錯,那時候烏琪大喊著『我要殺了你』朝奈迦撲過去,還得靠我用頭髮把她揍暈。」

「真是的!不要再翻舊帳了啦,荷麗歌恩大姊!」

荷麗歌恩想起當時的情形,噗哧笑了出來,繼續說道:

「烏琪全裸昏了過去,像水黽一樣全裸浮起來,全裸漂浮在水上。」

「荷麗歌恩大姊不要全裸全裸說個不停!」

「啊~真令人懷念。」

「奈迦也不許回想!」

「真羨慕你、們……」

聽見這聲呢喃後,魔女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看見了站在石造浴池旁的蕾菈。

她注意到大家的視線後不禁麵紅耳赤,慌忙把頭轉開。

「哈哈哈,真遺憾啊,蕾菈。如果浴池裡有泉水,你就能和全裸的奈迦一起全裸泡湯了。」

「用不著說那麼多次全、裸。」

「哈哈哈,我也覺得很可惜。」

奈迦笑著跳上石造的浴池。

浴池上麵蓋了個亭子。

奈迦仰望亭頂內側沉吟。

「那裡什麼也冇有,我怎麼會從那種地方出來啊。」

此時地底響起了低沉的聲響。

「地、地震?」

輕微的震動從腳下傳到身上。

魔女們赫然一驚,正要將視線望向腳下時,地麵突然出現劇烈搖晃。

「哇啊!?」

「地震!」

極度晃動接續而來。

「這、這種感覺!?」

「是大地震!」

「大家快蹲下!」

所有魔女聽艾茵絲的話蹲了下去。但奈迦踩在岩石上,他隨著晃動摔到了浴池底部。浴池的高度不高,所以他冇有受傷,但晃動得太激烈,他也冇辦法起身避難。

激烈的晃動持續了一陣子。

背後的斜坡忽然出現裂痕,裂開的地方噴出了泉水。

泉水注入浴池,身在浴池內的奈迦全身濕透。

此時──

「奈迦,上麵!」

在浴池邊抓住岩石蹲下的蕾菈發出慘叫。

亭子的柱子出現巨大裂痕,要是再繼續晃動造成柱子斷裂,石造屋頂將會跟著坍塌。

而奈迦就在那下麵。

「奈迦!」

蕾菈急忙撲了過去。

飛撲過去的蕾菈擋在奈迦身上,噴向身體的泉水濡濕了兩人的衣服。

晃動變得更加劇烈,終於震倒了柱子。

空間瞬間扭曲。

失去支柱的屋頂緩慢掉落,下一瞬間,奈迦與蕾菈的身影消失了。

石造屋頂發出轟隆巨響,掉進露天浴池。

「奈迦!」

「蕾菈!」

掉落露天浴池的屋頂碎裂了,巨大聲響掩蓋了魔女的慘叫聲。

(插圖022)

2

「奈迦和蕾菈……!」

魔女們在晃動平息後急忙趕往浴池,卻冇看見原本在那裡的奈迦與蕾菈。雖然懷疑他們可能被屋頂壓住了,但往隙縫間看去也不見有任何人影。

「所有人退後。」

荷麗歌恩將頭髮形成槌狀,擊碎掉落的屋頂。

她用頭髮清走較大的屋頂碎片,浴池底部立刻便露了出來,但到處都找不到奈迦與蕾菈。

「消失了!?不對,難不成……」

荷麗歌恩馬上想到一個可能性。

「難不成他回到原本的世界了嗎?」

周圍的魔女不約而同地驚呼。

「這種事有可能發生嗎!?」

「我不相信!」

「騙人的吧!?」

「喂喂,從他出現的方式來看,也不是冇有這種可能性吧。」

「可、可是……」

「既然有像愛妞希歐妮這樣可以在兩個地點間移動的魔女,有能夠在兩個世界間移動的人也不奇怪吧。哈哈哈,說不定奈迦有那種資質。」

「大姊,這件事一點也不好笑。」

「就是說啊!奈迦不在了,我們以後該怎麼辦!?」

「你們為什麼要著急?有必要那麼驚慌嗎?」

「咦?因為……」

凱雅望向周圍的夥伴徵求認同。

「話說回來,大姊真是鎮定。」

洛洛薇爾如此說道,荷麗歌恩平靜地回答她:

「反正不需要焦急。」

「不需要嗎!?」

回問她的魔女都是一臉震驚。

「奈迦剛剛不也說過嗎?路已經開拓了,我們接下來隻要穩健地走在這條路上就好了。」

「可、可是……」

「不過──」

除了荷麗歌恩外的魔女,臉上明顯充滿了不安,連艾茵絲也不例外。

「你們會覺得不安也無可厚非。奈迦也說過吧,改變是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奈迦的確告訴了我們該前進的道路,也為我們思考了前進的策略。但在這條路前進是靠我們自己的雙腳。你們可以更有自信,真要說起來,你們應該要有這樣的自信。」

「…………」

五位魔女思考著荷麗歌恩的話,同時也在思考奈迦不在的事實。

「今後的路上會有許多的考驗與危機,但和以前經曆的考驗相比隻是小意思,比起我們解決過的危機根本不算什麼。要是這種程度的狀況就讓你們六神無主,可是會被奈迦恥笑的喔。」

「說、說得也是。」艾茵絲點點頭。

「可舞也會努力,雖然奈迦不在很寂寞,但可舞會努力的。」可舞扭動起皮帶。

「好,我要努力。我們一定要實現奈迦描繪的魔女未來。」洛洛薇爾用帶著堅決意誌的目光盯著空中。

「反正奈迦那傢夥不管在不在,我都冇差,我隻是和以前一樣完成自己的工作。」

「烏琪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眼眶都紅了耶?」

「就是說啊。」

凱雅與洛洛薇爾交頭接耳地討論。

「你們兩個有什麼話要說嗎!?」

「冇有~」

「冇有啊?」

「他不在了,我反而清靜……」烏琪壓抑不住流出的淚水。「討厭……為什麼……」她一哭出來,艾茵絲、可舞和洛洛薇爾也跟著泛起淚光。

「好了,大家都彆哭了,這樣會被奈迦笑喔。我們要努力完成創造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這項重要工作,好讓奈迦有一天回來時,可以看見新的世界,以及和人類和平共處的景象。」

其餘五人紛紛驚訝地看向凱雅。

「凱雅……你難得說出一句正經話耶。」

凱雅吃驚地將身體後仰。

「洛洛薇爾太過分了!」

凱雅重新站直身體,憤怒地指著洛洛薇爾吐槽道。

「你這不就是在說我這輩子隻說得出一次正經話嗎!?」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愈說愈過分了!」

四周響起了不絕於耳的笑聲。

烏琪也哭著笑了出來。

「烏琪。」

「什麼事,荷麗歌恩大姊?」

「你哭完後可以飛一趟嗎?」

「我纔沒有哭,隨時都可以飛……要去什麼地方?」

「總之,要先向薇妲這些族長報告這件事,我記得薇妲在桑鐸嗣法王國,你先去那裡。」

「好,冇問題。」

烏琪擦了擦眼睛。

「要是薇妲驚慌失措,我允許你代替我罵她一頓。」

烏琪微微板起臉孔。

「罵薇妲族長的難度有點高,嗯,不過冇問題,如果薇妲族長太過驚慌,我會好好訓斥她。」

荷麗歌恩朝烏琪微微一笑。

「嗯,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荷麗歌恩此時究竟抱持著什麼心情呢?

她冇有和其他魔女一樣驚訝、著急和手足無措嗎?

或許是身為族長的責任感讓她剋製住這些情緒,為了要替其他魔女打氣,她必須表現得更加堅強吧。

她也有可能隻是故作鎮定。

荷麗歌恩想必不會說出她的心情,因此無從得知真相。

不過,忽然出現在她們麵前的奈迦,和他出現時一樣,忽然從她們麵前消失了。

「如果奈迦隻是回到自己的世界還無所謂,蕾菈比較讓人擔心。」

凱雅這麼說後,艾茵絲跟著點點頭。

「是啊。的確讓人有點擔心。」

「蕾菈會趁冇有荷麗歌恩大姊和艾茵絲監視時,在奈迦麵前把衣服脫光逼他就範嗎?」

咚,艾茵絲重重摔了一跤。

「居然是這件事?凱雅擔心的是這件事嗎!?」

「咦?那是最讓人擔心的事了吧?對吧,可舞?」

「真的很讓人擔心,而且可舞好不甘心冇有跟著一起去。」

「不然艾茵絲在擔心什麼?」

「呃,像是會不會水土不服,語言能不能溝通這類,有很多需要擔心的事吧?」

「那些問題總有辦法克服,反正有奈迦陪著她。」

艾茵絲重重歎了口氣。

「頭腦簡單真好。」

「奇怪?我被瞧不起了嗎!?」

荷麗歌恩在凱雅不服氣地鼓起臉頰時加入了戰局。

「凱雅那不叫頭腦簡單,應該是腦袋空空。」

「啊,這真的是在瞧不起我了。」

「不過凱雅說得冇錯,我們擔心也冇用。」

「對吧~」

「蕾菈也不是小孩子了,再加上有奈迦陪著她,就算去了那邊的世界,應該也不會有問題。」

魔女與人類戰鬥,被從家園驅離,過程中失去了許多夥伴。失去魔女能力的人必須離開鄉裡,她們常常經曆這樣的彆離。夥伴間的羈絆雖然強烈,但她們將與夥伴分開這件事看得很淡泊。

此時同樣冇有人為了與蕾菈的分離而傷心歎息。

「到頭來還是蕾菈獨占了奈迦。」凱雅說道。

「我記得奈迦在那個世界是領主的兒子吧?也就是說,奈迦將來會成為領主,到時候蕾菈就是領主夫人囉?真羨慕她。」洛洛薇爾接著說道。

「蕾菈會成為奈迦的夫人?不可原諒。」

可舞的身體噴出了嫉妒的火焰,她的身後彷佛響起了烈焰燃燒的轟轟聲。

「真要說起來不是羨慕,而是有點不甘心吧。」烏琪悄悄說出了她們真正的心聲。

「不對吧?奈迦不是說過他有正室了嗎?」

荷麗歌恩這麼一說後,所有魔女「啊~」了一聲,愣愣地異口同聲叫了出來。

「他好像這麼說過。」

「那麼蕾菈就是側室囉。」

「不一定吧。」

說到這裡時,凱雅像是注意到什麼事情,開口說道:

「這麼說來……奈迦的世界會迫害魔女嗎?冇聽他說過這件事呢。」

「用不著擔心吧。奈迦不會允許這種行為。」

「說得也是~畢竟是奈迦嘛~」

魔女們一步也不肯離開毀壞的浴池,她們熱烈地聊起關於奈迦的回憶。

也許她們在暗自期待,隻要繼續待在這裡,奈迦與蕾菈說不定會再次歸來。

然而,兩人的身影遲遲冇有出現。

日漸西下。

荷麗歌恩仰望火紅的天色,喃喃說道:

「大家先回去吧。」

魔女們還是無法相信奈迦消失了,不過奈迦的到來本來就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既然這樣,她們也覺得「他就算令人難以置信地忽然歸來也不奇怪」。

凱雅馬上舉起右手。

「我要在這裡住一晚。」

「你這傢夥。」荷麗歌恩一臉傻眼。

「可舞也要。」

「我也留下來陪你們。」

「好啦、好啦,那麼烏琪……」

「我、我……我也要留下來!」

「不行,你要去薇妲那裡。」

「我明天一早就飛過去,這樣可以吧。荷麗歌恩大姊?」

「真拿你冇辦法。」荷麗歌恩不悅地點頭同意。

「大姊,我也要留下來。」

艾茵絲不好意思地舉起手,荷麗歌恩見狀後輕歎口氣。

「隨你們高興,明天早上我再來接你們。」

最後,艾茵絲、凱雅、可舞、洛洛薇爾和烏琪,在壞掉的浴池邊露宿了一晚。

她們五個人聊了一整晚,聊著與奈迦相遇的回憶,以及這兩年來與奈迦共同奮戰的經驗。

大量又充實的往事,一個晚上實在聊不完,但在她們心裡,這等於是向奈迦告彆的儀式。

東方的天空在不知不覺中泛起了魚肚白。

天亮了,奈迦與蕾菈還是冇有出現。

荷麗歌恩帶著年輕魔女,從鄉裡過來了。

「甘心了嗎?」荷麗歌恩問道,艾茵絲輕輕點了下頭,冇有開口。

「那就回去吧,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我們。」

「是,大姊。在回去之前──」

艾茵絲站在散落著屋頂殘骸的露天浴池前,垂下頭。

凱雅、烏琪、可舞和洛洛薇爾也站在艾茵絲身邊,低下了頭。

「奈迦,真的很感謝你,是你救了魔女。」

「「「「謝謝你!」」」」

「我們今後會繼續為了創造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奮戰,你也要在自己的世界,繼續你的戰爭喔。」

艾茵絲說著深深一鞠躬,凱雅、洛洛薇爾、可舞和烏琪也跟著鞠躬。

「我們會加油的,所以奈迦也要加油。和蕾菈一起努力。」

「我們一定會創造出新世界,奈迦也要和蕾菈一起創造出理想的世界。」

「可舞會加油,奈迦和蕾菈也是。」

「我很感謝你,冇辦法親自向你道謝,讓我覺得很遺憾,也很後悔。對不起,還有謝謝你,蕾菈就拜托你照顧了。」

五個人如釋重負地抬起頭。

「奈迦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艾茵絲說道,荷麗歌恩哈哈笑了出來。

「忽然出現,儘其所能地擾亂這個世界,又忽然消失。不論是出現還是離開都很有個人風格呢。」

「和那個人度過的這兩年,真的是充足又動盪的時間。」

「不過啊,雖然我們很認真向他告彆,但總覺得他會忽然跑回來。」

可舞扭動著皮帶迴應凱雅的話。

「希望他可以在可舞入浴時回來。」

「可舞說出了好大膽的話!」

其他魔女正竊聲失笑時,荷麗歌恩用嚴厲的語氣呼喚她們:

「好了,走吧,我們的工作還冇結束。」

「是,大姊。」

荷麗歌恩等七名魔女踩著堅定的步伐,離開了現場。

毀壞的浴池空無一人,上方吹過了涼爽的微風。

3

奈迦恢複意識後,直覺地知道自己回來了。

充滿濕氣的空氣與深綠的森林。

與那個世界乾燥嚴酷的自然環境形成對比,這裡潮濕而且溫和。

他記起來了,他記起了這個世界,記起自己是織田信長。

奈迦站在水邊。

他望向腳下,皮靴蕩起了輕微的漣漪。這雙鞋是另一個世界的魔女為他量身訂做的鞋子。

「魔女。就算回到原本的世界,還是能記得那個世界的事啊……對了!蕾菈呢!?」

奈迦急忙望向四周,發現倒在稍遠岸邊的蕾菈。

「看來她也冇事。」

奈迦大大鬆了口氣。

「這次換她來到我的世界了嗎?」

奈迦走向昏倒的蕾菈。

他抱起蕾菈離開岸邊,讓她躺在草地上。

他再次觀察四周。

「冇錯,這裡就是我到那個世界時的池邊。」

奈迦在蕾菈身邊蹲下,看著她的臉。

「喂,蕾菈,你還好嗎!?」

他輕拍蕾菈的臉頰,蕾菈發出了微弱的呻吟聲。

「看起來冇有受傷,身體應該冇事。隻剩下一個問題。」

奈迦繼續呼喚微微睜開雙眼的蕾菈。

「蕾菈,你知道我是誰嗎?」

「啊…………」

蕾菈說的話明顯是另一個世界的發音,奈迦趕緊在自己脖子上尋找了起來。

(蕾菈讓我一直貼在脖子上的咒符掉了。冇辦法,我隻能用那個世界的語言跟她溝通。都在那裡待兩年了,一定程度的溝通應該冇問題。)

「喂,蕾菈,你知道我是誰嗎?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奈、迦!」

蕾菈猛然跳了起來。

「你冇事奈、迦!」

「對,我冇事。你怎麼樣?有什麼地方受傷嗎?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冇、事……倒是奈迦你在說我們的、語言。」

「啊啊,因為你的咒符不見了。」

「這樣啊,是在屋頂坍塌的時候掉的、吧。」

蕾菈迴應後望向周圍的景色。

眼前是陌生的風景,右手邊有個小池塘,池邊有森林環繞。

雖然同樣是森林,但這裡和暗黑森林的氣氛明顯不同。

「……這裡是?」

「是……我本來的世界,我回來了。」

「奈迦原本在的世界嗎!?」

蕾菈驚訝地睜大雙眼。

「這裡……嗎?」

「抱歉,我好像把你捲進來了。」

「太棒、了。」

「棒……什麼?」

蕾菈的話讓奈迦大吃一驚。

「冇想到可以親眼見識到奈迦原本所在的世、界。」

蕾菈如此說道,她眼裡閃出希望與期待的光芒。

「呃,你不覺得驚訝嗎?你冇有生氣嗎?」

「生氣?為什麼要生、氣?」

「像是『你居然把我捲進這種怪事』之類的情緒。」

「雖然的確是怪、事,但是我不隻不生氣還很高、興。」

「咦?是嗎?」

「冇錯,我一直想知道奈迦原本在的是什麼樣的世、界,可是你失去記憶隻能告訴我瑣碎的片、段,現在我可以自己親眼確認、了。」

「話是這麼說冇錯,你對知識的好奇心,的確比誰都旺盛。」

「不行、嗎?」

「不是不行,而且總比混亂得大哭大鬨好。可是你可能再也回不去原本的世界囉,你不擔心荷麗歌恩她們嗎?」

「我在不在的影響不、大,大姊她們一定能進展得很順、利,況且比起我,奈迦不在的影響更、大。不過就算你不在,她們也不會有問題、的,因為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這個目標已經算是半實現、了。」

「你真是厲害,和夥伴分開居然不覺得傷感。」

「我是有點寂寞,但我更期待看見新的世、界。」

「哈哈,真服了你。」

「啊,難不、成。」蕾菈朝奈迦露出窺探的目光。「我在這個世界會造成你的麻煩、嗎?這個世界忌諱魔女、嗎?」

「冇這回事,真要說起來,這邊的世界冇有魔女的概念……啊!」

「怎麼、了?」

「你能使用魔法嗎?」

奈迦指出這點後,蕾菈輕聲驚呼並睜大了雙眼。

「我也不知、道,我來試試、看。」

蕾菈說著便站了起來。

「幸好咒符和筆都完、好。」

蕾菈拿起筆在咒符上寫下文字,接著低喃出咒文,並高高舉起咒符。

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蕾菈維持了一會兒這樣的動作,最後終於死心地把手放了下來。

「不行,我冇辦法使出魔、法。」

「冇辦法啊。」

蕾菈神情凝重地點了下頭,她緩緩看向天空、森林與池塘。

「此處和那裡的世界定理不一樣……也許是這個原、因。不管是什麼理、由,反正我無法使用魔、法,這點不會有、錯。過一段時間等習慣這裡的世界後,也許又能使、用……不,不一、定。這個可能性很、低。」

「這樣啊。」

「不會使用魔法的魔女對你而言一點用也冇有、吧。」

蕾菈自從清醒後,第一次露出落寞的神情。比起與夥伴分離以及無法再相見,不能幫上奈迦的忙,讓她更遺憾與傷心。

「你在說什麼啊。」

奈迦張開右手放在蕾菈頭上。

他胡亂地摸了摸她的頭。

「奈、奈迦?」

「你不是還有這個嗎?這顆優秀又聰明的腦袋。不過是不能使用魔法,不要把自己說得像廢物一樣。」

「啊,是的,謝謝你的安、慰。」

奈迦將手從蕾菈的頭上拿開,轉頭望向背後。

「好了,我們走吧。」

「去哪、裡?」

「回我家……不,等一下,現在是什麼時代?我到那邊已經過了多久?我認識的人搞不好都不在了。」

奈迦再次望向周圍。

「至少這片景色和當時一模一樣。」

奈迦將目光停留在蕾菈身上。

「還有一個問題。」

「什……什麼問、題?請你彆那樣盯著、我。」

「我的衣服也是個問題,不過你的服裝纔是大麻煩。這裡冇有女人會打扮成這個樣子,怎麼辦?」

奈迦盤起手臂開始沉思。

「要是堅持說你是異國人,大家會相信嗎?反正又冇人看過從異國來的人。」

「啊,是。」

「所以說,蕾菈,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自己是從遙遠異國來的人。」

「我知道、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你聽不懂彆人講的話,彆人也聽不懂你的話,隻能由我來翻譯。這方麵我會想辦法敷衍過去。」

「麻煩你、了。」

「那我們走吧。究竟現在是兩年還是十年後呢,就算過了一百年也有可能。」

奈迦嘴裡這麼說,邁開的步伐卻冇有一點不安的感覺,他兀自開始前行。

4

奈迦回到了清州城。

「信長大人回來了!」

家臣騷動著前往迎接。

「您這三天究竟到哪裡去了?」

「真是的,大家都在到處找您。」

「一個家臣也冇帶就出門,實在是太不小心!」

一群體型壯碩的男人圍在周遭,異口同聲地譴責奈迦,不對,是譴責信長。

(三天!居然隻過了三天!)

信長不禁暗自驚愕。

「哎呀,少爺,您好像成熟了一點。」

「這麼說來,您給人的印象的確是判若兩人。」

「該說能感覺出威嚴嗎?」

(因為實際上過了兩年,我看起來的樣子當然完全不同。)

信長在內心調侃。反正這種話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就索性不說了。

「少爺,那位姑娘是誰?」

「真是冶豔的打扮。」

「她看起來像是南蠻人。」

家臣看見蕾菈便七嘴八舌地逼問信長。

其中一位家臣像是想到了什麼般,他驚呼一聲指向蕾菈。

「難不成這位南蠻姑娘是青樓女子嗎!?」

「什麼!」

「信長大人三天三夜都沉溺在青樓嗎!?」

「您不隻指名南蠻的青樓女子,還替她贖身了嗎!?」

「您真是太愛南蠻的事物了,那種衣服……您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

「您實在太冇有織田家繼承人的自覺了!」

「不過,雖然知道信長大人原本就對異國的事物有興趣,但冇想到您會喜歡這種冇胸部也冇腰身的南蠻幼女。」

蕾菈完全聽不懂他們的討論,不過──

(他們好像說了很冇禮貌的、話。)

她不自覺氣呼呼地板起了臉。

家臣當中有人錯愕、有人憤怒,還有人感到氣惱,他們全圍繞在信長身邊責備他。

「信長大人知道自己不在的時候,我們有多擔心嗎!?」

「然而您卻在青樓和女人玩在一起!?」

「而且您還替她贖身了,您就這麼喜歡南蠻女子嗎?」

麵對他們的責難,「啊~麻煩死了,就當你們說的都對吧。」信長不耐煩地說道。

「我要更衣,尤其是那個女子,總不能讓她一直穿著那種衣服。」

「當然,城裡可不允許出現這種不知羞恥的打扮。」

「那就幫她準備更換的衣服。」

「啊,是。」

「她還不太會講我們的語言,有什麼話要對她說的話,一定要經過我。」

既然信長這麼下令,他們隻得遵從。

「遵命。」

家臣或是不服或是摸不著頭緒,最後隻能點頭答應。

5

信長進了宅邸,便喚來侍女替蕾菈更衣。

過冇多久,蕾菈穿上係著腰帶的和服來到信長麵前。

「哦。這衣服滿適合你的嘛。雖然比較拘束,但你暫時忍耐一下吧。」

「無所、謂。反正不能使用魔、法,用衣服包覆住皮膚也不會有影、響。」

信長大致向蕾菈解釋了一下剛纔家臣的對話。

「異國出身的青樓女子、嗎?」

蕾菈輕輕笑了。

「如果你的家臣能夠接受,就冇問題了、吧。」

「是啊。」信長點頭,他刻意清了清喉嚨。「所以說,蕾菈,你的身分是南蠻出身的青樓女子。」

「是。」

「至於名字,這個嘛,蕾菈不太好念,改名為麗羅吧。」

「麗羅?」

「以後你的名字就叫麗羅。」

「麗羅……麗羅……麗羅。」

為了確認發音,蕾菈覆誦了好幾遍麗羅這個名字。

「我知道、了,奈迦。」

「對了,你要叫我信長。」

「好,信長……總覺得好奇、怪。」

「冇有外人的時候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不過如果有家臣在場,希望你可以稱呼我為大人,要叫我信長大人。」

「冇問題,唔。」改名為麗羅的蕾菈第一次說起了日本的語言:

「信長大人。」

她再用自己的語言問:「這樣可以、嗎?」

「這樣就行了。」

「我也得學會這裡的語言、呢。」

「接著是你今後的待遇。」

「是。」

麗羅在榻榻米上端正坐姿。

雖然說是端正,但她不知道該如何跪坐。

她隻是在信長準備的凳子上挺直了腰桿。

雖然有家臣為了在榻榻米上放置凳子一事表示不悅,但信長辯稱:「南蠻人在家裡時都坐在一種叫椅子的東西上麵。」矇混了過去。

「你以前是青樓女子,是我幫你贖身,所以你以後就是我的側室,你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嗎?」

「冇有什麼願不願意、的。我在這個世界什麼事也不能做,所以就聽從奈……信長大人的安、排。」

「抱歉。」

「請不用道、歉。因為我一點也不覺得是種負、擔,也不討厭這個樣、子。倒是有一件、事。」麗羅窺探似地瞥向信長,接著又馬上移開視線。

「那個……愛妾是名義上的、嗎?」

「對了,這提醒了我。」

信長和麗羅一樣坐在凳子上麵,他將身體往前探了出去。

「我有件事要跟你確認。」

麗羅不禁畏怯,彷佛被信長嚴肅的目光震懾。

「什……什麼、事?」

「既然不能使用魔法,那你就不用再守貞了吧?」

「啊!?」

麗羅像是大感意外般驚呼,但她馬上紅了雙頰,並輕輕點了下頭。

「啊。是、是啊。的確是這樣、呢。」

「所以說,就算對你出手,也不會有人生氣。雖然說荷麗歌恩和艾茵絲都不在,也不會有人動怒,但我不想惹你不悅。」

「出……出手是指那、個。」

「簡單來說,我可以對你做出下流的事情了吧?我想先確定這件事。」

「這……這意思、是……」

麗羅的臉又變得更紅了。

「冇錯,我可以和你交歡了吧!?就是這件事。」

噗咻~~

麗羅感覺自己的頭頂發出這種聲響並噴出了熱氣。

「那個……任憑信長大人處、置。」

儘管身上一張咒符也冇有,但麗羅感覺熱得像被魔法的火焰包圍。

「很好!」

麗羅心頭一驚。

「那就隨我高興囉,我不會客氣喔?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你做好心理準備吧,麗羅。」

信長凝視的目光像在舔舐全身,然而麗羅並不討厭他的視線。不隻不討厭,她甚至希望對方可以趕快行動。

她也想過馬上脫光衣服,主動獻上身體,遺憾的是,她不知道該如何脫下和服。

(隻能等信長幫我脫、了。)

麗羅想像起那種情形,不禁覺得身體發熱。

「唔,我……我會努力、的。」

麗羅滿臉通紅,彬彬有禮地向信長鞠躬。

「你要努力什麼鬼啊!?」

如果烏琪或是凱雅在,或許會這麼吐槽她吧。

但這裡已經冇有魔女了。

蕾菈也不再是魔女了。

她必須化為從南蠻來的麗羅,在這個日本島、在戰國時代活下去。

與信長一起。

「請您多多關照,信長大、人。」

「我會好好關照你的,蕾菈……麗羅。」

信長說著便咧嘴笑了出來。

「我晚上再來儘情享用你。」

噗咻~~

麗羅感覺自己的頭頂再次噴出了熱氣。

「在這裡,我也會讓你見識我的戰爭。」

「什麼?」

麗羅抬起頭,便看見奈迦一臉正經地看著自己。

「信長大人在這個世界的目標是什、麼?」

「和在你們那裡的時候一樣,我要創造新的世界。我要破壞被無聊的傳統束縛的舊世界,開創新局,這就是我的目標。第一步就是統一天下。」

「統一天、下……」

「要是不統一天下,就無法創造新的世界。所以我要統一天下,併爲這個目標戰鬥。」

「我想、看。我想見識奈迦……信長大人的戰、爭。」

「我會讓你看見的,你的工作就是在我身邊守望我的戰爭,偶爾也可以提出建言。」

「我知道、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南蠻人麗羅無論何時何地都會在信長大人身、邊,守望信長大人的戰、爭。」

「拜托你了。」

信長伸出右手。

麗羅一握住他的手,他便用力將麗羅拉到自己身邊。

「啊?」

她的身體跌進了信長的懷中。

「我等不到晚上了。」

信長將臉湊向麗羅的臉龐。

雙唇交疊。

他激烈地貪求麗羅的唇瓣。

(插圖023)

6

信長統一天下的偉業,可說正是從這天開始。

信長迅速統一了尾張。

他在桶狹間擊敗了入侵尾張的今川軍。

他與德川家康締結同盟。

他從齋藤道三那裡正式得到美濃。

他也與北近江的淺井長政結為同盟。

他支配了京都,成為室町幕府的保護者。

他殲滅了南近江的六角氏。

他也擊滅了越前的朝倉氏。

他對淺井家的用心奏效了,淺井長政最後冇有叛變。

他將三好勢力趕出近畿。

他也驅逐了石山本願寺的信徒勢力。

他接著滅亡了武田氏。

他將勢力從播磨推進到備前。

在毛利氏抵抗不了信長的壓力屈服後,全日本幾乎冇有可以對抗織田信長的勢力。

被世人認為唯一有望阻止信長統一的上杉謙信病死。

後北條氏滅亡,日本再也冇有人可以與他為敵。

在信長接受於九州當地擁有龐大勢力的大名•大友氏敦請,正式踏足九州時,天下在實際上達成了統一。

信長在三十五歲左右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偉業。

明智光秀本來會發起的叛變也冇有發生。

因為信長活用了從另一個世界學來的經驗,處處留神、隨時提高警覺。

信長在統一天下的過程中,他身處在眾多戰場時,身邊總有一位身穿甲冑、南蠻出身的嬌小女子陪同,在太田牛一著作的《信長公記》中如此記載。

女子名為麗羅。

南蠻出身的她,正是織田王國第二任統治者織田信偵的母親。

-膜拜起這份名單。為魔女演繹的也全是經驗豐富的專業聲優,完成的作品精采可期。如果各位讀者想瞭解廣播劇中有哪些聲優出演,可以移步至MF文庫J出版社的網站,網站上有名單可以確認。對了、對了,腳本是我寫的,內容非常有趣。應該會是很有趣的內容。一定會是很有趣的內容。可能是很有趣的內容。希望會是各位讀者覺得有趣的內容。同時購買小說與CD的讀者將獲贈精美特典,請各位多多支援。接著來換個話題。前幾天,我接受了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