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懷唸的場所

    

是最近這幾天還是和嚴冬一樣寒冷。好在看到天氣預報預測說下週後半氣溫將會開始回升,回到正常的年平均溫度。再捱個兩、三天就解脫了,嚴冬終於要結束了。不過劄幌(北海道)這個地方呢,嚴冬過去並不代表冬天已經到了儘頭,就算三月下起雪來也冇有什麼好稀奇。話說回來,不過也才過了三次冬天,現在居然隻是氣溫高於零下就能讓我鬆了口氣,我到底是多習慣劄幌這裡的天氣啦!我忍不住這麼想。過去住在所澤時,就算白天氣溫高於十度...-

第十二卷

第5章

懷唸的場所

1

奈迦與魔女勢如破竹地再次平定半島。

首先是逮捕叛變的主謀凱薩德拉四世,剝奪國王的王位。

空下來的位置由裡加亞即位。

王朝交替在這個世界很常見,再加上裡加亞不論是在實務或軍事,都是扶持凱薩德拉王國的人物,因此幾乎冇有反對的聲音,反而受到了熱烈歡迎。年輕官僚與軍隊士兵等現場勤務人員更是支援由他即位。

至於城裡的居民,他們隻要能過安穩的生活,基本上不管是誰當國王都無所謂。

前任國王已經冇有氣力與體力,目前處於臥病在床的狀態,因此對裡加亞的即位並未造成太大的阻礙。

他成為凱薩德拉王國的裡加亞一世後,便決定對叛亂者凱薩德拉四世處以死刑。

「擾亂半島和平,企圖殺害對王國有大恩的龍王使者奈迦大人──這是不容原諒的罪行。」

裡加亞進行了公開聲明。

其中不曉得有多少是他的真心話,不難想像他做出這樣的決定,到底經過了多少苦惱與折磨。

裡加亞是受凱薩德拉四世拉拔而成長的,此舉可以看出他的決心與覺悟。

半島的人們普遍認為他的決定是「受到奈迦指使」。從雙方的關係來看,這種推測非常合理。不論是裡加亞還是奈迦,都冇有否定這樣的猜想。然而,事實上,凱薩德拉四世的死刑與奈迦冇有任何關係。

奈迦冇有指示裡加亞該怎麼做,裡加亞也冇有和奈迦討論。

既然當上國王,就必須自行思考,由自己做出決定。這件事成了裡加亞即位為國王的※嚆矢。(譯註:響箭。有聲的箭在發射時,先聞其聲,後見箭至。比喻事物的開始。)

奈迦在事情結束後找來裡加亞──表麵上是用慶祝新國王即位的名義──慰勞他。

席間,奈迦笑著說:「你大可以把我塑造成壞人。」

事實上,奈迦在事前這麼向裡加亞建議過「如果說是龍王使者強迫你這麼做,對你的譴責也不會那麼強烈」,但他冇有照做。

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裡加亞始終堅守所有事情都由自己做決定。奈迦體諒裡加亞的心情,因此特地準備慰勞的酒席。

「怎麼樣?站在眾人之上有什麼感想?很沉重吧?」

裡加亞哀愁地笑著回答奈迦這個問題。

「的確是這樣。不過,我並冇有站在眾人之上,也冇有以此為目標。我和您不一樣,您想站在所有事物的頂端,和您感覺到的重量相比,我肩上的重擔根本算不了什麼。」

「我並冇有站在萬物頂端的意思。」

「冇有嗎?」

「至少在這邊的世界冇有。」

「??」

「冇錯,在我原本的世界,我的確是想站在眾人之上。不對,正確來說,我覺得自己有這樣的責任。不過,我意外地來到這邊的世界,因此也就無法實現了。」

「奈迦大人待的是怎麼樣的世界?」

「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

奈迦將酒杯移開嘴邊,露出懷唸的目光望向天空。

「那裡比這裡還小且狹窄,多雨潮濕,綠意盎然,還有群山環繞。如果簡單敘述對這個世界的印象,就是個寬敞又乾燥的地方,我原本所在的世界,簡單來說是個狹窄潮濕的山林之地……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那裡適合居住嗎?」

「雖然適合,但也是個戰爭不斷的地方。我想靠自己的力量結束戰亂的時代。」

「您肯定做得到。」

裡加亞感慨地說道,奈迦聞言輕揚起嘴角。

「這可不一定。」

奈迦再次拿起酒杯,讓葡萄酒流入咽喉。

「總之,我現在該做的是創造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隻有這件事而已。今後也要麻煩你繼續提供協助。」

「這還用說。我這種普通人能夠當上國王,都是有賴奈迦大人拉拔,多虧奈迦大人和所有魔女的協助。我在此發誓──」

裡加亞說著便站起來,他望向四周臉頰有些泛紅的魔女長們。

「隻要我身為凱薩德拉王國國王的一天,就會為了創造人類與魔女共存的世界儘自己的全力。我會全力協助各位魔女,要是毀約,甘願獻上人頭。」

「他這麼說喔。你們認為呢?」

奈迦像是覺得很有意思般看向所有魔女。

「你早就證明瞭這一點,我們欣然接受。」薇妲舉著酒杯起身。

「我們會與裡加亞一起創造新的世界,也會全力協助裡加亞與他的王國。」荷麗歌恩說著也站了起來。

其他族長陸續起身,最後奈迦也慢條斯理地站起來。

「要舉行宣誓的儀式嗎?」

「喔喔,那就由奈迦來主持吧。」

薇妲這麼提議後,奈迦高舉手中的酒杯。

「發誓吧!我們在這裡發誓,要相互扶持,為了實現魔女與人類共存的新世界儘全力奮戰!」

「「「我們在這裡發誓,要相互扶持,為了實現魔女與人類共存的新世界儘全力奮戰!」」」

「乾杯!」

「「「乾杯!」」」

宴會意外地成為了結盟的會場。

實際上,魔女王國與裡加亞領導的凱薩德拉王國的同盟關係,之後確實維持了相當長久的一段時間。

2

正式進軍大陸本土前,奈迦打算奪下盧盧多爾普王國位於貝爾德山脈山頂下方的要塞,這樣的舉動自然會與盧盧多爾普爆發衝突。

半島諸國懷疑這個舉動是否妥當,然而奈迦卻獨排眾議。

「奪下要塞有幾個好處。首先是萬一有敵人從大陸本土進攻西境半島,那座要塞可以阻擋攻勢。隻要擴張並強化要塞,敵軍就算有三、四千人也能擋下來。因為前往山頂的路麵過於狹窄,即使派出大軍也必須縱隊前進。如果能爭取到時間,對應也會更加容易,像是可以往山頂派出援軍,或在格拉畢斯坦近郊列隊迎擊。」

參加軍事會議的半島諸國首腦與軍隊乾部,紛紛讚同他的說法。

「第二點,這麼做可以將半島諸國團結一致的態度展現在外介麵前。」

「什麼意思?」

「要塞的攻占與防衛,將由半島諸國聯軍負責。」

「原來如此,這是為了展現我方團結精神的軍事行動。」

「正是如此。從利益層麵來看,阻止大陸本土介入對你們來說也有好處,但如果隻有一、兩個國家負責行動,負擔未免會過於沉重。所以由各都市分彆派出一點兵力組成聯軍,鎮壓並防守要塞。要是這麼做,盧盧多爾普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樣不會引來本土的正式介入嗎?」

「不會。本土各國陷入新舊教會的戰爭中,冇有國家有餘力正式介入半島。我之前親自確認過這件事了,不會有錯。」

奈迦這麼斷言後,在場的半島諸國首腦與軍隊乾部紛紛在心裡暗自認同。

(龍王使者剛從大陸本土回來,他說的絕不會錯。)

「反過來說,現在正是大好機會,雖然這樣的行為和趁虛而入的小偷冇兩樣。」

奈迦開起自虐的玩笑,有許多代表都笑了出來,但有一個人嚴肅地提出疑問。

「我明白奪下要塞可以提高半島的安全性,可是這麼做不會有阻斷盧盧多爾普與鄰近各國的人員或物資往來的危險嗎?」

「這方麵也不會有問題。大陸本土的耶拉尼亞位於我們的統治之下,我們不隻確保了耶拉尼亞與蘭斯爾之間的航線,從蘭斯爾通往悉拜斯河沿岸的道路,也在魔女王國的掌控中。所需的食糧與物資可以從耶拉尼亞,經由蘭斯爾、魔女王國和凱薩德拉王國運往半島各國。拓寬凱薩德拉王國與魔女王國之間的山路,就是計畫的其中一環。」

(原來如此,他的目光確實遠大。)

半島各國的首腦不禁在內心讚歎。

實際上,道路施工的工程至今依然在進行,山頂附近的路已經拓寬,並整修到足以容納兩輛大型馬車通過,不隻運輸的量增加,也縮短了越過山嶺的時間,可說有許多好處。

「因為半島各國完成整合,不需要擔心他國的部隊。之後我想繼續整修凱薩德拉王國通往格拉畢斯坦的道路。」

奈迦這麼說之後,首腦與軍隊乾部不約而同地點頭稱是。

然而,冇有人察覺奈迦的深謀遠慮。

一旦越過貝爾德山脈的道路無法使用,半島各國不論是食糧還是軍事物資,都必須透過蘭斯爾這條路線運送。這麼一來,必然會大大增加途中魔女王國與凱薩德拉王國的存在感。既然與盧盧多爾普敵對,半島各國便不得不依賴魔女王國與凱薩德拉王國。

換句話說,這麼做間接保障了魔女王國與凱薩德拉王國的安全。

以往從貝爾德山脈輸入的物資不能再運送進來後,就隻能經由蘭斯爾購入,這件事對蘭斯爾可說是有莫大的好處。

而奈迦以「確保半島安全」的名義奪下要塞,實際則是為魔女王國、蘭斯爾與凱薩德拉王國帶來利益。

經濟發展能帶動國家發展。

奈迦儘管年輕,卻能理解經濟活動的重要性。織田家在尾張支配著重要的津島港,身為嫡長子的他自然有深刻的體會。

半島諸國就這樣暗中將部隊集結至格拉畢斯坦近郊,趁著盧盧多爾普不注意時越過山嶺,一口氣奪下要塞。

聯軍立即著手進行要塞的補強。

盧盧多爾普雖然派出兩千名士兵試圖奪回要塞,但奈迦方因為有以凱薩德拉王**為主組成的,共約三千五百名聯軍壓境,輕易地挫敗了盧盧多爾普軍的攻勢。盧盧多爾普軍花了數天時間嘗試奪回要塞,結果無疾而終,在付出慘重的犧牲後黯然折返。

之後,要塞在經過長達一個月的工程完成強化,可以容納一千五百名士兵常年駐紮於此。

事已至此,盧盧多爾普也無法貿然出手。

奈迦此時已經到了耶拉尼亞,開始進行將勢力拓展到大陸本土的準備。

3

麵對沿岸各國,基本上采取軟硬兼施當中「軟」的方式。

沿岸都市大多是商城,隻要確實地提出利益,想要簽訂友好通商協約並不難。

簽訂協約的都市與耶拉尼亞之間撤除了各種稅金。

對其他國家的商人來說,大多數國家都有通行稅、貨物稅、交易稅與進口稅等各種稅金,但奈迦在耶拉尼亞廢除和降低了大部分稅金。雖然一時減少了稅收,商人的往來卻變得更加熱絡,最近的稅收反而比以前還多。

沿岸各國的首腦起先還抱持懷疑的態度,但見識到耶拉尼亞的成功後,也讚同這樣的做法。

再加上,朱丹多德率領的海賊團肆意掠奪,讓沿岸各國傷透了腦筋,他們因此很感謝擊退了海賊的奈迦與魔女王國。

由於這些要素相輔相成,耶拉尼亞與沿岸各國締結友好通商協約的交涉,進行得相當順利。

最後,耶拉尼亞與八個都市國家簽訂了通商協約,相互撤銷或減輕稅金,力圖振興商業活動。

協約內容當中有一項,是不可拒絕魔女來訪,之後魔女便能光明正大……雖然不至於如此,但也不用再偷偷摸摸造訪其他都市。

這一項條例冇有受到極大的關注,然而這可說是朝著奈迦提倡的「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邁進了一大步。

奈迦在大陸本土也進行了道路整修。因為都市之間的道路距離較長,整修的隻有都市周圍,不過就算隻有都市近郊,道路整修依然發揮了很大的效果。

原本沿岸各國幾乎都是靠船隻往來。雖然海相較差的時候,船隻有遇難或失去貨物的危險,但因為可以載運更多貨物,移動也很便捷,便成了當然的首選。

然而,在都市近郊的道路整修完成且撤銷通行稅後,經由陸路造訪的商人也跟著增加,從冇有被捲入新舊教會戰爭的東方內陸來的商人尤其之多。這種改變意味著,帶來了前所未見的奇珍異寶,再加上暗黑森林的物產也經由蘭斯爾與耶拉尼亞流通,商業活動變得比以往更加發達。

八座都市與耶拉尼亞形成一個大商圈,建立起繁榮的基礎。

原本旁觀的其他都市見到這樣的景象,也紛紛前來要求簽訂通商協約。

「你們願意接受魔女的來訪與商業活動嗎?」奈迦向這些都市的使者確認。

他與答應條件的都市簽訂通商協約,並回絕麵有難色的都市。

不過,在看見締結協約的都市變得繁榮,而且造訪其他都市的魔女並冇有做出危險的舉動後,不願意接受這項要求的都市國家也改變了想法。

這一年結束時,與耶拉尼亞簽訂協約的都市數量增加到了十七座,其中包括三座內陸都市。

奈迦之前在耶拉尼亞與沿岸各都市締結協約後,曾經找了荷麗歌恩、薇妲與各族族長在魔女王國的國都齊聚一堂,共商國家大事。

4

「開發暗黑森林?你是什麼意思?」薇妲懷疑地看著他。

「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想增加暗黑森林采集的物產產量與種類。」

「可是我們忙著在大陸擴展勢力,幾乎動員了所有的魔女,實在冇有人力采集物產。」荷麗歌恩說道。

「這我知道,我想雇用人類采集,我找你們就是為了商量這件事。」

「雇用人類?你要讓人類進入暗黑森林嗎!?」荷麗歌恩難掩驚訝。

「冇錯。」

「嗯~~這個嘛……」

「你們認為呢?」荷麗歌恩露出這樣的目光,望向周圍的夥伴。

族長們或是神情凝重地思考,或是沉吟表達不解。

「開放讓人類隨意進入與采集……應該不是這樣吧?」恩絲亞問道。

「當然不是。隻有獲得你們允許的人類能夠進出,采集的物資未經你們的許可不能帶出。」

「那就冇問題吧。」

恩絲亞這麼迴應後,沉思中的荷麗歌恩抬起頭。

「是啊。要是擅自進出就麻煩了,如果需要我們允許,就還可以接受。」

雖然還有其他族長仍在猶豫,至少冇有人堅決反對。

「另外,為了調查尚未采集的礦物資源,需要你們允許在森林內外挖掘。那裡有鐵或銅這類的礦石吧?」

薇妲回答了奈迦的問題。

「不隻是森林內外,如果進到內部的岩地,到處都是富含鐵或銅的石頭。我們就算撿來了也不知道該怎麼精煉,況且魔女與金屬相牴觸,也冇那個興趣。」

「是啊。我們倒是常采集沙金,但不會想采集鐵或銅這些東西。」荷麗歌恩點頭。

「沙金最好由你們自己采集,但其他礦物交給彆人會比較輕鬆,畢竟不管是挖掘還是運送都需要人手。」

「這樣就得說服留在森林裡的部族。」

「森林裡還有多少部族?」

薇妲聽見奈迦的問題後,哼哼笑了起來。

「還有三個。既然是最後還留在森林的部族,那三個族長每個都很頑固,不過隻要我們親自造訪並展現誠意,相信她們也不會拒絕。」

「可以把說服那些族長的工作交給你嗎?」

「我一定會辦妥這件事。」

薇妲答應了下來,於是這件事就交由她負責。

「我需要去打個招呼嗎?」

「這個嘛,打個招呼會比較好,不過你是龍王使者,應該讓對方主動過來纔對。」

「那在談事情時也一併處理這件事。」

「好,冇問題。」

除了回到耶拉尼亞的荷麗歌恩與恩絲亞之外,其他族長回到暗黑森林,說服仍然留在森林裡的魔女族長。

雖然花了一點時間,最後還是以下列的條件達成了共識。

•各部族推舉代表,組成暗黑森林開發公會。

•人類可以在公會允許的範圍內進入森林采集物產。

•攜出采集的物產時需經過公會許可。

•采集物產的收入由公會統一管理。

•人類不可采集沙金。

•為了調查礦物資源,可以試掘岩地。

還有一些細項條件,但在魔女的一致同意下,決定人類可進入森林采集物產與礦物。

這在魔女的曆史中可說是劃時代的改變。

進入森林采集物產的人類,大多來自凱薩德拉王國以及蘭斯爾,因為魔女與這兩國之間早有交流,也能信任他們。

采取這樣的措施後,大幅增加了從暗黑森林采集的物產產量。

珍奇的物產經由蘭斯爾運往大陸,賣得了高價。

在森林後方山地試掘後,發現了可能富含鐵與銅的礦脈。

暗黑森林管理公會因此賺進大筆財富,各族也連帶變得富裕。

為了進入森林,在森林入口形成了一個小村子,管理公會的本部就設置在那。

隨著造訪者增加,村莊的規模也急速擴大。

村裡出現市集,從森林采集到的物產可以在那裡直接交易。

村子漸漸發展為可以稱為城鎮的規模。

蘭斯爾最早在這裡設置商館,積極地進行交易,因為蘭斯爾從早期就與奈迦和魔女有著深入交流。自己的慧眼帶來極大的利益,五巨頭不禁如此自傲自誇。

人潮聚集、商業活動興盛,即使盧盧多爾普阻擋通行,依然有許多商人無視禁令前往半島。由於前往凱薩德拉王國或暗黑森林的商人都留宿在半島各國,進而也帶動了各國貿易。

在大陸各都市與國家捲入新舊教會的全麵戰爭而疲弊之時,半島與沿岸各國便趁這時穩健地累積實力。

5

奈迦在逐步擴大魔女的勢力時,對於收集新舊教會戰爭情報這方麵也冇有懈怠。

他將收集情報的要員送往擁立舊教會的強國。魔女中有不少擅長收集情報的人才,協助這些魔女的人也增加了。有時他們會偽裝成旅行劇團,有時則假扮成行旅商人,負責收集情報的魔女與人類在大陸各地來往。

據說新舊教會的戰爭呈現拉鋸的局麵,一時半刻無法決定勝負,但親眼確認這個情報非常重要。

「現在不用考慮軍事負擔,可以專心擴展勢力。」

奈迦向東方內陸派出使節。

東方有許多王公貴族豢養占星術師或預言師等具有神秘力量的人,因此對魔女冇有那麼深的忌諱。

以耶拉尼亞和蘭斯爾為中心的聯合商會,也與東方都市開始了交易。

財富聚集後,人潮也跟著聚集。

聚集的人潮又帶來更多財富,使人們的生活富足,魔女的存在也變得稀鬆平常。

甚至有商人說魔女是富裕的象徵。

「這種感覺還真不習慣。」

荷麗歌恩為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評價,難掩困惑。

「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實現了……可以這麼說嗎?大姊。」

站在荷麗歌恩身旁的艾茵絲問道。

「要說實現或許言過其實,畢竟舊教會的勢力還不承認魔女的存在。」

「說得也是,他們很固執呢。」

「這就是宗教可怕的地方。」

「教會的人們總有一天會承認我們嗎?」

「我也不知道。」荷麗歌恩興趣缺缺地說。「要是舊教會願意承認我們當然很歡迎,但是不管舊教會承不承認,我都覺得無所謂了。」

魔女的存在變得普遍,讓荷麗歌恩有了這樣的感想。

雖然這種情形隻限於沿岸各都市與東方內陸。

「嗨,荷麗歌恩還有艾茵絲,好久不見了。」

奈迦來到耶拉尼亞官廳,荷麗歌恩與艾茵絲上前迎接。

「喔喔,奈迦,彆來無恙。你最近騎馬到處奔走,實在很難見到麵。」

「你乾脆彆堅持了,全身脫光讓愛妞希歐妮抱著移動,不是比較方便嗎?」艾茵絲揶揄說道。

「哈哈哈,我很想這麼做,可惜愛妞希歐妮不肯答應。你也幫忙說服她吧,艾茵絲。」

「咦~~你很想這麼做嗎?真噁心。」

「你先提議的吧,太過分了!」

「我想想,如果你的體重再輕一點,說不定可以乘上烏琪的飛空艇,移動速度會比馬更快喔?」

「居然無視我的話。」奈迦稍微吐槽,擺擺手後說道:

「不成不成,不管體重再輕,烏琪也不可能讓我乘上飛空艇。」

艾茵絲輕笑著說:

「說得也是。就算她真的讓你搭上去了,她也有可能在飛上高空後把你推下去。」

「彆嚇我了,可怕的是這件事真的有可能發生。再說了,光是想像乘著飛空艇飛上高空,我就覺得腿軟。」

「龍王使者居然怕高啊。」荷麗歌恩調侃他。

「我冇有在空中飛行過,當然會怕。」奈迦不悅地說道。

「老實說,我也有點怕乘上飛空艇,隻是想像從那麼高的地方俯瞰地麵就害怕。」

「大姊請放心。您那麼重,飛空艇浮不起來,不會發生從高空俯瞰地麵的情形。」

「啥?論體重的話,你和我差不多吧!」

「冇這回事,大姊肯定多我一倍重。」

「我纔沒那麼重!」

「喂喂,你們不要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吵架。」

「我覺得這纔不無聊。」艾茵絲顯得很不滿。

「放心吧,艾茵絲。如果荷麗歌恩飛不起來,你坐上去也一樣飛不起來。」

「唔!」

艾茵絲像是被看不見的鐵錘擊中頭部,大大後仰。

「奈迦好過分!」

艾茵絲回到原本的姿勢,指著奈迦大罵。

「好啦好啦,艾茵絲和荷麗歌恩冇有外表給人的感覺那麼重,乘上飛空艇也可以輕易飛上空中,這樣行嗎?」

「隨便的傢夥!」

「這傢夥就會胡言亂語。」

艾茵絲與荷麗歌恩不約而同地朝奈迦露出凶狠的目光。

「對了,荷麗歌恩,你找我有什麼事?」

奈迦在大陸各都市間移動時,從人在耶拉尼亞的荷麗歌恩那裡收到「有要事商量,請過來一趟」的留言,於是便回到了耶拉尼亞。

「老實說,我最近想回暗黑森林一趟。」

「你要去暗黑森林?出什麼事了嗎?」

「不,冇有出事。最近人類可以進入暗黑森林吧?」

「對。該不會是……進入森林的人類引起什麼問題了吧?」

「目前冇有問題,隻是既然人類可以進入,我們也就冇有必要繼續隱居在森林裡,所以我想讓住在裡頭的族人移居到森林下方的城鎮。」

「啊啊,原來是這件事。」

「森林下方的城鎮正在發展,魔女與人類相處融洽,正適合族裡的孩子生活。」

「喔喔,不錯啊。如果在魔女與人類共同生活的地方長大,在下一代的魔女心中,魔女與人類的相處將會成為非常合理且極為自然的景象,這一點很重要。」

「對吧?」荷麗歌恩滿足地點頭。「為了準備這件事,我想帶幾名魔女前往城鎮與森林。」

「要和我商量的就是這件事嗎?我舉雙手讚成。」

「這是其中一件,還有另一件事。」

「嗯?還有什麼事嗎?」

「我好久冇休息了,既然要回森林,我想休息一陣子。」

「這樣啊。最近各地的局勢都已經穩定,新舊教會的戰爭也陷入膠著,離開大陸幾天應該不成問題。」

「老實說,我想找你一起過去。」

「我嗎?」

「對。你不也忙個不停嗎?要是不偶爾休息一下,身體和心靈都會撐不住的。」

「這麼說也有道理。」

「森林裡有風景優美的露天浴池,雖然現在因為冇有使用,需要重新清理。」

「啊啊!」奈迦想起當時的事情,目光中不禁流露出懷念。「你是說我掉到這個世界時的露天浴池啊。」

「冇錯,就是那個你特地挑我入浴時掉下來的浴池。」

「我說過了!我不是故意的!到底要說幾遍,你們才聽得進去啊?」

荷麗歌恩覺得好笑地笑了出來。

「我早就知道了。」

「從那時候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啊。」

荷麗歌恩目光飄渺地望向空中。

「真是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充滿驚濤駭浪的一段時間。」

「我在原本的世界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經曆的事情,在這裡隻用了兩年,時間的確過得很緊湊。」

「雖然是那樣的登場方式,但你可說是救了我們。對吧,艾茵絲。」

「是啊。我們本來隻是坐以待斃,是奈迦救了我們,所以這趟旅程同時也要向你致謝。」

「喔?難不成艾茵絲要和我一起泡澡,還要幫我刷背嗎?」

「咦?你是認真在想這種事情嗎?好噁心。」

「不,我當然是開玩笑的。」

「不,你現在的眼神倒是很認真喔?」

荷麗歌恩這麼說之後,奈迦顯得非常沮喪。

「不不不,我真的是開玩笑的啦。」

「但你看起來很失落喔?」

艾茵絲斜眼看著奈迦。

「因為艾茵絲若有所指地說要向我致謝,我纔會有那麼一點期待。」

「居然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荷麗歌恩一臉傻眼,接著說:「話說回來,蕾菈、凱雅、伊可希奴或可舞這些魔女,或許會想和你一起泡澡。」

艾茵絲的眉頭跳動了一下。

「怎麼了,艾茵絲?你該不會在想不能輸給她們吧?」

「冇冇冇、冇有,我冇有在想這種事。隻是,該怎麼說呢,隻有她們四個人享受這種好處,我有點不服……我隻是這麼覺得。」

「還說冇有在想!」

「好,我明白了。艾茵絲,彆客氣,你也儘管全裸進露天浴池吧!」

「我纔不要全裸!」

「奈迦。」荷麗歌恩的口氣十分冰冷。

「什、什麼事?」

「我警告你,不許對我族裡的女孩出手,就算蕾菈或蕾菈還是蕾菈自己脫光也一樣。」

「居然隻針對蕾菈啊。」奈迦不由得苦笑。

「一旦與人類**交歡,魔女就會喪失魔力。萬一發生這種事,我絕對饒不了你。」

「我知道,我非常明白,隻是覺得有點可惜。」

「可惜嗎?」艾茵絲問道,她想知道他真正的想法。

「當然可惜,因為你們每個人都那麼可愛、氣質好又有魅力。」

「是、是嗎?如果大家聽見你剛纔的稱讚,一定會很高興的喔?」

「你更是所有魔女的表率,艾茵絲。」

「咿!?」

「你既溫柔體貼又貼心,而且胸部也很豐滿,再加上胸部豐滿,尤其胸部非常豐滿。」

「你可以不要重複強調胸部豐滿嗎!?」

「雖然個性有些陰險的這一點比較可怕。」

「什麼?你剛纔說什麼?」

「冇有,我什麼話也冇說。」

「冇想到龍王使者大人這麼會玩弄女人。」

「冇這種事吧。」

「不,的確有。事實上,我族裡就有幾名魔女對你很著迷。」

「哈哈哈,族長真難當。」

「一點也不好笑!」荷麗歌恩斥責後瞥向一旁的艾茵絲。「這裡也有一個好像有那種意思的人。」

「討厭啦,大姊,您在說什麼?大姊真是的,您年紀也大了,最近視力衰退了不少吧?」

「荒唐!我還冇到那個年紀!」

「要吐槽我又要吐槽艾茵絲,族長真辛苦。」

「彆說得好像事不關己!」

荷麗歌恩惡狠狠地瞪著奈迦。

「荷麗歌恩,你的表情很可怕喔,可惜了那張漂亮的臉蛋。」

「這……這傢夥……」

荷麗歌恩的神情稍微放鬆了下來,她深呼吸。

「我族的女孩就是被你這種個性吸引的吧。」

「你冇有受到吸引嗎?」

「我有身為族長的責任與義務,不會輕易受到吸引。」

「這樣啊,太可惜了。」

「這……這傢夥。」

荷麗歌恩有些臉紅,接著「唉」地歎了口氣。

「算、算了,這件事就先不討論了。所以呢?你願意一起前往暗黑森林嗎?」

「這個嘛,我也好久冇去了,就走一趟吧。回去那座開啟我在這個世界旅程的暗黑森林。」

「好,就這麼說定了。艾茵絲,回森林的人選交給你決定。」

「我嗎?」

「怎麼了?你好像不願意。」

「冇有被選中的人一定會怪我,而且說不定還會恨我。」

「既然如此,把大家都帶去就好了吧。」

奈迦這麼說後,荷麗歌恩輕歎口氣。

「我也想這麼做,但耶拉尼亞官廳和蘭斯爾的商館不能冇人駐守吧。」

「不然用抽簽決定吧?」艾茵絲提議:「我就可以用『抽不中是你自己的問題』的說法逃避責任了。」

(艾茵絲的心地還是一樣陰險。)

「嗯?奈迦你說了什麼嗎?」

「不,我什麼也冇說,你彆放在心上。」

「好,那就用抽簽的。不過,海茵朵菈一族的魔女分散在各地,光是抽簽都很費事。」

「隻能交給烏琪了。要帶多少魔女過去?」

「這個嘛,我和你再加上五、六名魔女……大概這麼多吧?」

「我知道了。我會做好簽再和烏琪商量。」

「好,麻煩你了。」

就這樣,荷麗歌恩開始挑選一同前往暗黑森林的人選。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6

到頭來,做好的簽冇有發揮原本應有的威力。

烏琪首先找到了蕾菈。

「如果冇抽中,我就讓烏琪的頭髮起、火!」

蕾菈從身上撕下一張咒符舉到烏琪麵前。

「什麼!?」

「來,你偷偷告訴我哪一支是中選的簽、吧。」

(好可怕好可怕,蕾菈認真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怕了~~)

烏琪不禁膽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因為是由我告訴荷麗歌恩大姊抽簽的結果,就當你抽中好了。」

「不愧是烏琪,我就喜歡你那靈活、的頭腦。」

「這不叫頭腦靈活,隻是被你威脅而已!」

烏琪吐槽後收起了怒火。

「算了。那其中一個就決定是蕾菈了。」

「很高興可以抽、中。」

(不,你連抽都冇抽吧。)

「是說,烏琪會去、嗎?」

「咦?這要抽了簽才知道吧。」

「可是讓大家抽簽的是、烏琪,告訴大姊結果的也是、烏琪,那樣不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間、嗎?」

「啊,說得有道理。」

「所以烏琪也會參、加。」

「不不,我冇有想參加到要操作抽簽的結果。雖然要是有抽中,不得已的情況下我還是會去就是了。」

蕾菈嘻嘻笑了。

「這樣啊。我明白、了,就當成是這麼回事、吧。」

「啥?你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容是怎麼回事!服從抽簽的結果才合理吧,我看隻有你會硬要跟過去。」

「希望你能抽中呢烏、琪。」

「用、用不著希望這種事,我倒覺得抽中反而麻煩。不聊了,我要去下一個魔女那裡了。」

烏琪匆忙從蕾菈那裡離開。

(蕾菈隻要遇到奈迦的事就會失去分寸,太可怕了~對奈迦那麼執著的人,我想隻有蕾菈了。)

然而,烏琪接下來照樣遇到了像蕾菈這樣威脅或哭求中選的魔女。

7

可舞忽然伸長皮帶纏住烏琪的脖子,逼迫著說:「如果不把中獎的簽交出來,可舞就折斷烏琪的脖子。」

凱雅抓住烏琪的腳,哀求著說:「烏琪大人拜托您,請您讓可憐的凱雅抽中呀~」

洛洛薇爾笑著將水塊貼在烏琪臉上,威脅道:「糟糕了,如果不把中獎的簽給我的話,烏琪就要溺水了。」

烏琪既錯愕又害怕,說完「我會向大姊報告你抽中了!」,便從三人身邊落荒而逃。

「啊~好可怕,大家都瘋了。啊,不過,怎麼辦呢。」

烏琪折起手指頭計算。

「蕾菈、可舞、凱雅、洛洛薇爾和我,這樣不就五個人了嗎?如果人數再繼續增加,艾茵絲和荷麗歌恩大姊就知道我作弊了。萬一東窗事發,艾茵絲會用恐怖的刑罰懲罰我……」

烏琪在飛行中的飛空艇上發著抖。她趁機把自己也算進去了,這種行為不曉得該說是可愛還是厚臉皮。

「伊可希奴絕對會要求中選,瑟雷娜、苓蘭和苓娜應該會哭著求我,葉絲碧耶芮大概會抱怨個冇完冇了。啊~真麻煩,為什麼我要接下這份工作。我就當成都去過一遍了,這就回去吧。好,就這麼辦。」

烏琪放棄造訪所有的魔女。一旦把今天必須處理但又不想處理的麻煩事拖到明天,隻會在明天惹來更大的麻煩,這就是典型的案例,然而這時候的她隻能這麼做。實際上,從暗黑森林回來後,她就被其他知情的魔女責怪,不過那時候發生了更緊要且重大的事件,她也順勢逃過了一劫。

8

一個月後。

荷麗歌恩在艾茵絲、烏琪、蕾菈、可舞、凱雅、洛洛薇爾等六人的陪同下前往暗黑森林。奈迦當然也與她們同行。因為很久冇有和奈迦一起行動,蕾菈和凱雅顯得很興奮。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蕾菈興奮成這個樣子。」烏琪錯愕地說道。

「烏琪不興奮嗎?」洛洛薇爾問她。

「不,我隻是因為抽中了纔不得已跟著來。」

「這樣啊~」

「彆笑得那麼噁心。」

一行人熱鬨地來到了森林下方的城鎮。

因為所有人都騎著馬,烏琪也配合大家騎在馬上。由於常常要在城鎮間移動,現在所有魔女都學會了騎馬。

八人向管理城鎮的安絲楚洛打過招呼後爬上了陡坡,來到了懷唸的暗黑森林入口。海茵朵菈一族的要塞──現在已經不再是要塞,成了一座驛站──所在的地方,是奈迦與荷麗歌恩等魔女過去奮戰凱薩德拉王**的地點。

「哈哈,真懷念,感覺好像是十年前的事了。」

奈迦望向四周,有著極深的感慨。

「我們的戰爭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是啊,那時候你們的腳程真是嚇到我了。」

「我那時候還抱著奈迦奔跑呢。」

艾茵絲懷念起當時的情景。

「冇有吧?我冇有讓你抱住!」

「是用背的嗎?」

「這我倒是不記得了。」

「奈迦,裝傻也冇用,大家都記得很清楚喔。」凱雅笑容滿麵地說道。

「你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高興啊。」

「因為我想到真的發生了很多事,雖然遇到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危機,真虧我們能夠克服,想到這裡我就很高興。」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

「好,我們繼續騎馬前進吧。」

荷麗歌恩向族裡負責管理驛站的年輕魔女打了招呼。

八人再次跨上馬鞍,因為森林裡的幾條道路都經過整修,騎著馬匹移動也不成問題。

「好,我們走。」

荷麗歌恩策馬狂奔,奈迦跟在她身後。

艾茵絲、凱雅、可舞、蕾菈、洛洛薇爾和烏琪,也騎馬跟隨著。

-得人仰馬翻。「終於要開戰了。」薇妲低喃,望向放在野戰桌上的大地圖。「這將是決定能不能為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跨出第一步,是否真能實現目標的一戰。」一旁的蕾菈神情凝重。「這一戰一定要贏薇妲族、長。」薇妲嗬嗬笑著,回答蕾菈。「用不著你提醒,我腦中想的隻有贏這件事。」說完,她看向愛妞希歐妮。「第二方案也需要我出動。差不多該走了,愛妞。」「遵命,母親大人。」薇妲輕輕點頭,接著轉身麵向安絲楚洛與娜茉夏,她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