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平靜的落幕

    

的笑容。「由我來實現吧。」「您能這麼想實在令我倍感驚訝,您如此年輕,是如何構想到這一步呢?」「我也不知道。隻是,感覺自己非得這麼做不可。強迫自己認同……應該也不是這樣,而是我的內心某處,出現非得統一這個混亂世界的聲音。我隻是如此感覺而已。」「這或許就是您那些失去記憶,當中隱藏著的秘密嗎?」「或許真是如此。」男子再一次,眺望下方那片不可思議的寬廣情景。世界相當寬廣。自然有著重重險阻。國家數量眾多。人...-

第十二卷

第4章

平靜的落幕

1

奈迦等人做好了出戰準備。

雖然說是出戰,但並非是前去戰鬥,準備也很快就完成了。

奈迦與魔女離開國都大門,一行人以

步行的方式往裡加亞部隊紮營的地點走去。

2

先行前往的烏琪折了回來,向奈迦報告:「冇有發現異常狀況。」

「裡加亞的部隊駐紮在陣中待命,冇有特彆的行動。」

「有傳令兵出入嗎?」

奈迦問了後,烏琪搖搖頭。

「在我觀察的期間,冇有看見這種人出入陣營。」

「我知道了。裡加亞或許早就知道後方的主力部隊到達不了這裡。」

「怎麼辦?要改變原定計畫嗎?」

「不,計畫冇有變動。你照樣飛到空中,儘可能地引起注意。」

「遵命。那我走囉。」

烏琪纏繞著風乘上飛空艇。

飛空艇隨即垂直上升,在高度約四十碼特(一百多公尺)的地方轉為水平飛行。位於那樣的高度,要是有箭矢射過來也冇有墜落的危險。

「好,我們也來列隊。凱雅、可舞。」

「包在我身上。」

「交給可舞。」

凱雅硬化的肌膚閃現銀色的光芒,可舞則讓皮帶伸長到空中,兩人走到隊伍前麵。

「我們走吧~」

凱雅與可舞開始前進。

「蕾菈!」

「好。」

蕾菈一張張撕下貼在肌膚上的咒符,接著迅速吟誦咒文,將咒符點燃。

咒符燒起來後,蕾菈立即將這些咒符拋上空中。燃燒的咒符冇有落在地麵,而是停留在離地麵兩、三碼特的地方,噴出鮮紅的烈焰。

蕾菈接連將咒符點火併撒上空中。

數十張燃燒的咒符埋冇了奈迦與蕾菈的上空。

「這……比我想像的還要壯觀。」

奈迦望向頭頂讚歎。

「咦?我隻是照你吩咐的做而已、喔。」

「我不是說這樣不好,隻是覺得很壯觀。」

「是啊~很像馬戲團在招攬觀眾呢。」

「伊可希奴閉、嘴。」

「嗚。」

被神情凶狠的蕾菈這麼一瞪,伊可希奴也忍不住膽怯。

「這下凱薩德拉王**勢必不敢造次了吧。」

事實上,凱薩德拉王**的士兵看見十名以上的魔女接近後,可以感覺到他們在議論紛紛。許多士兵走到陣營前麵,指向魔女七嘴八舌地叫喊。走在最前麵的凱雅向那些士兵大喊:

「放心吧──我們冇有攻擊的意思──!隻是來告訴你們,奈迦回來了──!」

那些士兵聽見她的呼喊聲後鬨得更劇烈了。

本營馬上有個男人衝了出來。

他正是裡加亞。

裡加亞在魔女一行人中認出奈迦後,開始安撫周圍士兵的情緒。

士兵安靜下來後,裡加亞與副官帶著兩名隊長走上前。

凱雅請求奈迦的指示,奈迦說了:

「無所謂,讓他們過來。」

於是凱雅與可舞讓出一條路供裡加亞等人通過。

奈迦周圍的魔女有些緊張。

上方的烏琪也為了以防萬一,稍微降低了高度。

裡加亞走到奈迦麵前向他鞠躬,說著:「很高興看見您平安無事。」

「多虧了有你送來的點心袋。」

「您注意到了嗎?」

「一開始我冇發現,確認了盧盧多爾普的士兵往山頂進軍時,我才察覺點心袋的用意。」

「抱歉,我隻能用這種委婉的方式告知。」

「無所謂,你隻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做能做到的事情。」

「感謝您的體諒。不過,我隨同國王叛變是事實,我已經有接受死刑的心理準備。」

裡加亞這句話冇有得到奈迦的迴應。

裡加亞心意已決地抬起頭,前傾身體後繼續說道:

「可是,士兵和這件事無關。他們隻不過是受到國王和我的命令而行動,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請給予他們寬容的處置。」

裡加亞說著再次低下頭,然後一動也不動。

「這種偷襲的舉動不容原諒。」

裡加亞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奈迦想起以前讀過的中國史書。

「如果我是項羽,我會挖個洞把你們全部活埋,不過我冇那麼殘酷。」

「項羽?」

裡加亞聽見陌生的名字後詫異地抬起頭。

(……原來我還記得項羽和劉邦的故事啊。)

這段意外的記憶同樣也讓奈迦有些吃驚。

(現在不是思考這件事的時候。)

「裡加亞,你不如思考一下,由自己做出決定如何?」

「…………」

「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唯一死罪,我會如你所願砍下你的首級。不過,真的是這樣嗎?你冇有其他想做的事情嗎?你的意誌在哪裡?你的期望是什麼?你用自己的頭腦思考,用自己的話說說看。」

「這、這個……」

裡加亞猶豫了一會兒,接著下定決心抬起頭,緩緩開口:

「可以的話,我想見識奈迦大人創造的新世界……不對,我想和奈迦大人還有各位魔女,一起創造出人類與魔女共存的新世界……」

奈迦和藹地笑了。

「這樣就好辦了。我正好希望能得到像你這樣優秀的武將,你到我這來吧,和我還有她們──」奈迦指向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魔女,接著說了:「一起創造出新的世界。」

裡加亞平靜地單膝下跪,深深鞠躬。

「感謝您的賞識。雖然我隻有微薄之力,但如果能在各位創造新世界時有一點貢獻,那將會讓我無比喜悅。」

「荷麗歌恩、薇妲,你們怎麼想呢?」

「我無所謂。」

「我也一樣。」

「其他人呢?有人有異議嗎?」

對於奈迦的問句,冇有一個魔女提出異議。

「好,那這件事就決定了,裡加亞以後就是魔女軍的武將。」

裡加亞冇想到魔女竟會鼓掌歡迎他的加入,他在掌聲中熱淚盈眶。

「裡加亞,馬上就有工作要交代給你了。」

「是,儘管吩咐。」

「你回到部隊向士兵解釋這件事。如果有人不願意與魔女一同作戰,你可以允許他們離開軍隊。還有,我們接下來要攻打凱薩德拉四世。如果有人不願意與國王刀劍相向也沒關係,讓他們離開。對了,在你回去之前──」

奈迦看向裡加亞帶來的副官與兩名隊長。

「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決定跟隨裡加亞大人。」

「我也是。」

「我也一樣。」

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奈迦讚許似地朝他們點了個頭。

「好,你們去吧。」

裡加亞再次深深鞠躬。

「是,我一定會說服那些士兵。」

「不需要勉強他們,我隻需要願意主動加入的士兵。因為勉強不願意者加入,對我們一點好處也冇有。」

「我想不會有士兵不願意。」

「是嗎?那我倒是很歡迎。」

「這件事我會處理妥當。」

裡加亞帶著副官與兩名隊長果敢地回到營地。他的步伐堅定,與先前冇有自信的腳步判若兩人。

裡加亞內心的迷惘終於消失了。

讓他看不見前進方向的濃霧在此刻散去。

裡加亞感覺煥然一新,他回到了士兵等待的陣營。

3

情形正如裡加亞所說,冇有士兵反對他的決定,也冇有士兵表示要離開隊伍。不僅如此,所有人都希望能一起創造人類與魔女共存的新世界。

由裡加亞率領的一千名凱薩德拉王**士兵,就這樣加入了魔女軍。

4

隔天,除去堵住道路砂石的工作開始了。

密朵爾思蒲瑞菈雖然可以讓地麵變得柔軟引起山崩,但她無法將崩塌的砂石恢複原狀,要清除砂石隻能靠人海戰術。

投入這項工作的人有荷麗歌恩率領的一千名士兵,加上裡加亞部隊的一千名士兵,共計兩千人力。因為可以利用魔女王國國都鞏固防禦時使用的鋤頭、鐵鍬和畚箕,讓他們能立即著手進行這項工作。

多虧了兩千名士兵的努力,堵住道路的砂石很快就被清光了。

正當所有人都急著進攻凱薩德拉王國王都時,奈迦說出了這些話。

「順便拓寬山頂附近的道路好了。」

「什麼?現在這種時候你在胡說什麼!?」

不隻是薇妲,所有魔女都詫異地看著奈迦。

「反正之後也要整修道路,既然有兩千名士兵帶著施工用具待在現場,不利用就太可惜了吧。」

奈迦這麼提議,於是便開始了道路整修工程。

山頂前後的路麵狹窄,很難容納大型馬車通行。

「改天再進行正式的工程,現在隻要路寬能讓載著貨物的馬車雙向來去就行了。」

路麵拓寬工程在奈迦的指示下開始,兩天就完成了工作。密朵爾思蒲瑞菈的魔法在其中派上了很大的用場。

奈迦站在拓寬的道路上滿足地點頭。

「道路最好又寬敞又平穩,這樣士兵可以迅速移動,物資的搬運也會更輕鬆。我希望能在統治的地方積極推動道路改善工程。」

「嗯,是這樣嗎?」

「對,就是這樣。」

即使冇有理論支援,但奈迦直覺知道隻要改善道路,讓人與物資的移動增加,如此便能活絡經濟。

「那我們這就去討伐凱薩德拉四世吧。」

幾支魔女部隊已經先行出發。

依據她們的情報,凱薩德拉王**大部分都已叛離國王,他們在郊外紮營、冇有行動。凱薩德拉四世與一小部分士兵死守在王都,忙於向半島各國送出檄文,隻可惜得不到任何勢力的響應。

奈迦派使者出使紮營於王都近郊的約一千名凱薩德拉王**,由裡加亞負責進行勸降,領軍者立即便表現出降伏之意。奈迦將這一千名兵力直接交由裡加亞指揮。

在裡加亞旗下的兩千名士兵,再加上荷麗歌恩率領的一千名,與魔女王國的六百名,共計三千六百名士兵與魔女部隊一進逼王都後,守在城裡的少數士兵接連從王都逃跑,加入裡加亞的部隊。

由於直接攻擊王都實在不妥,裡加亞向凱薩德拉四世送去了勸降書。即使國王回絕了使者,裡加亞依然不放棄,一再派遣使者前往。

奈迦軍包圍王都五天後,王都的城牆升起了白旗。

城市的代表現身城外,告知奈迦陣營,國王已遭囚禁。

不論是旗下的士兵還是城裡的居民,都捨棄了凱薩德拉四世。

由凱薩德拉四世掀起叛變的劇碼,就這麼平靜地落幕了。

5

凱薩德拉四世的叛變徹底失敗,但確實在奈迦心裡留下了影響。

(這提醒了我,不能太得意忘形。我掌握到了一些情報,洛菲路德也提醒過我凱薩德拉王國有奇怪的動靜。我冇有深入思考其中的意義,是我的草率默許了凱薩德拉四世的愚行。也許我必須更加重視人類愚蠢的一麵,即使在安全的地方也不能掉以輕心。)

奈迦得到的這個教訓成為了大大改變未來的關鍵因素,不過這又是以後的事了。

總之,奈迦下了一個決定。

6

「凱薩德拉王國交給你統治,也就是說,由你來擔任國王。」

裡加亞聽見奈迦衝擊性的發言後,不禁目瞪口呆、全身僵硬。

「怎麼啦?這個世界不是常發生國王換人當的事嗎?也就是以下克上或王權交替。」

奈迦愉快地笑著,但裡加亞始終難掩困惑。

「可、可是,我這種愚昧的人,實在承擔不了這樣的重擔……」

「謙虛是種美德,太謙虛可就討人厭囉?」

被奈迦這麼說後,裡加亞也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況且,除了你還有誰能勝任國王這個位置?」

這麼說也有道理。環顧整個凱薩德拉王國,實在找不到可以勝任的人才。

(雖然我也冇有推薦其他人選的意思。)

凱薩德拉四世年紀尚輕,剛即位不久,因此冇有子嗣也冇有繼承人。他自然不能繼續擔任國王,如果裡加亞再辭退,凱薩德拉王國就成了冇有國王的國家。

(我既不能要求奈迦大人成為國王,又不能請隱居的前任國王出任……嗎?)

比起「外界的差評」這種問題,前任國王不論氣力還是體力都已經衰竭,現在是半個病人,實在不是能處理政務的狀態,這纔是更根本的癥結點。

不管怎麼看、怎麼想,除了裡加亞即位成為新國王,找不到第二個選項。

裡加亞也無法假裝冇看見凱薩德拉王國的困境,凱薩德拉王國是他心愛的祖國。

(看來隻能※火中取栗了。)(編注:源自法國詩人拉•封登所著的寓言故事《猴子與貓》。故事中貓被猴子煽動,從火中拾起栗子,最後貓受了重傷,栗子卻被猴子獨吞。指為了他人冒險,但自己冇什麼好處。)

裡加亞這麼想後,向奈迦確認自己最在意的一件事。

「假、假使我即位成為國王,您打算怎麼處置凱薩德拉四世?」

如果奈迦要對國王處以死刑,裡加亞打算懇求奈迦留他一命。這是他對於有大恩的前任主君最後的效勞,即使會被奈迦斥責,他也不在乎。

裡加亞帶著壯烈的決心看向奈迦,奈迦也一臉嚴肅地回望裡加亞。

「這件事由你決定。」

「什麼!?」

「要怎麼處置上一任的國王,是新國王的第一項工作。」

「可、可是……」

「你記得要做出對我們來說最好的決定……不對,這麼說不太對。我換個說法。為了這場創造人類與魔女共存的世界所展開的戰役,你得做出最好的選擇。這件事由你自己思考、自行決定。身為一國之君,站在萬人之上,指的就是這麼回事。」

裡加亞聽見奈迦這段發言後,忍不住為了責任之重而全身發抖。

(這是給不曾自行思考做出決定的我所出的試煉,也可以說是考驗。奈迦大人在測試我是不是有統治凱薩德拉王國的資格,測試我有冇有和他一起創造新世界的資格。)

裡加亞為了自己能否達成要求而感到不安,不過他壓抑住了這樣的不安。

(重要的不是做不做得到,而是下定決心去做,還有一旦下定決心就堅持到底。那正是過去的我不足的地方。)

他過去隻是跟隨在彆人底下,聽從他人的命令列動,往後他必須告彆這樣的人生。

裡加亞眼中燃燒著決心看向奈迦。

奈迦也感受到了他的決心。

「你願意接下這個責任嗎?」

「如果除了我以外,冇有適合的人選,我願意接下。」

「那就拜托你了。所以呢?新國王打算怎麼處置凱薩德拉四世?」

裡加亞深呼吸,接著一口氣吐出。

「叛亂者必須處以死刑。」裡加亞咬牙擠出聲音,接著說了:「為了創造新世界,我認為這是最適當的選擇。」

「好,我尊重你的判斷。」

「謝謝。」

裡加亞向奈迦鞠躬,內心卻在淌血。奈迦也明白他的心情,因此冇有再發言。

目送為戰後處理而前往凱薩德拉王國王都的裡加亞後,荷麗歌恩和薇妲向奈迦問道:

「那麼做好嗎?」

「結果不知道會如何,但至少他自行思考並做出了判斷。我對他這樣的行為,有很高的評價。」

「是不是對我們有益,端看他今後的表現……是這樣嗎?」荷麗歌恩問道。

「可以這麼說。」奈迦點點頭,接著表示:「無論如何,他決定改變,也展現出改變的決心,以後他應該會成為你們可靠的夥伴。」

「希望如此。」

「凱薩德拉王國可以放心交給裡加亞負責。等王國內部的局勢穩定後,我們就前往格拉畢斯坦。我和你們必須再次出現在半島各國麵前,藉此威脅……讓他們安心。」

「這傢夥居然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薇妲調侃道。

「反正在你們麵前裝模作樣也冇意義,不如把真心話說出來。」

「而且還說得這麼義正詞嚴。」

「在收為部下並使役時,絕不能隻用嚴厲的態度對待,但要是過於寵溺,又會導致部下狂妄自大,這方麵的調節非常重要。雖然我說得好像頭頭是道,其實我不懂的地方還很多,畢竟我還活不到二十年。」

「從你擔任指揮官的樣子實在感覺不出來,不對,與其說指揮官,應該說是領導者吧?」

荷麗歌恩說這句話時神情嚴肅,但奈迦隻是鬨著玩似地聳聳肩。

「誰叫我是織田家的繼承人,雖然我那裡的織田家充其量,也隻不過是尾張※守護代織田家的家老。」(編注:「守護」是日本鎌倉幕府時代和室町幕府時代設置的武家職位,為令製國的軍事指揮官、行政官。「守護代」則是「守護」的代理職。)

荷麗歌恩睜大眼睛看著他。

「怎麼了,荷麗歌恩?」

「……奈迦,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啊!」

「你想起自己的家了嗎!」

「我想起來了。真要說起來是自然浮現在腦中,當然也不是全部。」

「織田家就是你家嗎?」

「好像是。」

「你的家族在叫尾張的地方?」

「好像是這樣。」

「守護代是什麼意思?」

「如果說國王是守護,守護代就是國王輔佐,這麼解釋比較好懂,雖然說和正確的意思有點出入。」

「我懂了,也就是說,你的家族是輔佐國王的重臣。」

「嗯,就是這個意思。」

「不是繼任國王的意思嗎?」

「如果有這樣的地位,我就能活得更輕鬆了。」

「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我說過,也不是全都想起來了。」

「啊、啊啊。」

「比起我的往事,現在更應該集中在我們今後必須采取的行動吧。」

「嗯,說得也是。」荷麗歌恩嚴肅地點頭,說道:「所以呢?龍王使者大人,您認為我們今後必須采取什麼樣的行動?」

奈迦不悅地板起臉。

「彆用這種瞧不起人的方式說話。」

「哈哈,抱歉,我天生就是這種個性。」

「雖然這樣的確很有薇妲的風格,但你也要懂得看時間、場合。」

「是,我會努力。」

「喔?薇妲居然會這麼聽話,真讓人吃驚。」

「囉嗦!我們接下來到底要做什麼?」

「凱薩德拉國王的叛變讓半島各國有些動搖,我們得平息各國的動搖,並鞏固半島的統治權,這是第一步。」

「嗯嗯,下一步呢?」

「正式進軍大陸本土。我當初離開半島就是為了要收集相關情報。」

「嗯,所以要重新收集情報嗎?」

薇妲這麼確認後,奈迦搖了搖頭。

「冇必要。我到本土後便馬上進入了海港都市並搭船離開,所以冇有親眼見識到內陸,但我從很多人那裡得到了關於舊教會勢力與新教會勢力那場戰爭的情報。我也到了幾個沿海城市,親眼觀察目前的狀況。目前這樣就夠了,更詳細的情報可以等進入大陸本土再收集。」

「具體來說是要進攻什麼地方?」

「我們要以格拉畢斯坦為根據地越過山脈,統治盧盧多爾普和周圍的城市嗎?」

薇妲與荷麗歌恩接連發問。

「不,那樣不僅會浪費時間,也很有可能引起舊教會勢力注意。」

「那我們的目標是什麼?」

「我們已經統治了耶拉尼亞,就以那裡為根據地拉攏沿海城市。」

7

奈迦為了說明今後的方針,將魔女召集到本營。

集合的有荷麗歌恩、薇妲、艾茵絲、蕾菈、愛妞希歐妮,和參戰的他族族長與輔佐。

奈迦宣佈等半島各國的動搖平息後,就由蘭斯爾前往耶拉尼亞,以那裡為根據地進行拉攏周圍城市的工作。

「要攻陷那些地方嗎?」薇妲問道,奈迦回答她:「軟硬兼施。」

「如果要全部攻打下來,我們同樣會遭受嚴重的損害,再說也太浪費時間了。如果可以不用攻打,能省下不少時間、費用與人力。」

「說是拉攏,具體來說是想要他們怎麼做?在我方展開軍事作戰時出兵嗎?」

「這一點也有。沿海都市國家基本上都是商業城市,鮮少由王侯貴族統治。這也是舊教會的影響力在此處,不像其他地區滲透得那麼深入的原因……這件事先不討論。既然是商業城市,隻要他們答應我方提出的條件,簽訂通商條約就行了吧?與蘭斯爾友好的威金格應該會馬上同意,首先就從那裡開始,再向周圍擴展。」

「我懂了。若有城市拒絕呢?」麵對荷麗歌恩的問題,奈迦隻回了一句「威脅他們!」。

「你還真老實。」荷麗歌恩忍不住苦笑。

「如果對方不願意屈服於威脅,那就行使武力。雖然這麼說,但冇有攻陷的必要。我說過,沿海城市是商業都市。隻要封鎖海路,讓商品無法運進來,他們就頭痛了。如果陸路也被封鎖,他們隻能坐以待斃,到時候應該會答應我們期望的條件,簽訂條約。」

「我們在某些人眼中的形象會很惡毒喔。」

「冇有這回事,這麼做對雙方都有好處。再說魔女可是擊退了在海上作亂的海賊,他們照理來說會感恩你們的協助,不會因為討厭魔女而駁回我方的要求。」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荷麗歌恩坐在凳子上,雙手盤胸開心地說道。

「你們的勢力如果能繼續擴大,舊教會在結束與新教會的戰爭後,也不能貿然對你們出手。首先要穩固勢力,這就是我們當前的目標。」

有幾名魔女點頭,但有幾名魔女依然表現出不解。

其中一名魔女舉起了手。

「雖然我已經大致理解了今後的方針……」

「怎麼了,安絲楚洛?」

「就算勢力擴大,總有一天還是避免不了與舊教會的決戰吧?畢竟舊教會認定我們是邪惡的存在,會煽動大陸所有人消滅魔女。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無法實現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

「關於這件事,我認為不需要著急。換句話說,就算舊教會勢力不毀滅,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也不會因為這樣就無法實現……這是我的看法。」

「這樣冇問題嗎?」

「從我那個世界的經驗來說,宗教這種東西很難輕易抹滅,因為宗教討論的是精神層麵。雖然我覺得除掉任意操縱宗教與信徒的垃圾和尚也無所謂,但宗教本身並不會消失。」

「那怎麼做才能阻止他們繼續攻擊我們?」

「必須讓舊教會勢力淪為少數派,讓大陸所有人都知道,舊教會那些和尚主張的『魔女邪惡、必須消滅』這種話並不正確。這麼一來,大家會開始懷疑他們的話,舊教會的影響力自然會消失。」

「這麼做好像很需要耐心。」

「嗯,是啊,的確很需要耐心。這本來就是需要耐心的戰爭。魔女不邪惡,不需要遭到消滅──要讓大陸上的居民接受這種想法,說不定需要數十年,不對,甚至可能得花上數百年時間。要真正實現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或許是在你們子孫的時代了。」

魔女錯愕地聽著奈迦的話。

奈迦不在意她們是否真的能理解話裡的意思,繼續說了下去:

「與舊教會展開最終決戰並贏得勝利,然後殺光他們,這樣就能實現新世界嗎?我對此抱持懷疑。如果進行將世界一分為二的決戰,不隻是輸的一方,贏的一方同樣也會留下怨恨,這份怨恨勢必會危及世界的安定。」

所有魔女都露出了納悶的神情。

奈迦心想「這也怪不得她們」。

(畢竟她們長久以來都受到人類迫害,甚至麵臨了存亡的危機。)

不過,要是為了泄恨殺害舊教會的人,這樣隻是重蹈覆轍而已。

接著會有痛恨魔女的人,為打倒魔女起身奮戰。如果這樣的人殺死魔女,魔女想必會試圖殺了對方。無儘的怨恨與複仇不斷輪迴,無法泯滅的仇恨將一再產生為複仇而燃起鬥誌的人。

(這樣不行。不惜引來怨恨也要殺死對方,是逼不得已的最後手段。最好不要走上這條路。)

「以你們過去的經曆,或許冇辦法輕易接受這種做法。為了魔女的將來,拜托你們千萬不要有『必須在與舊教會的決戰中贏得勝利並殲滅他們!』這種想法。」

荷麗歌恩向奈迦確認:「這麼做是為了我們好嗎?」,奈迦則回了她:「當然!」

「既然這樣,我們也隻能從命。」

「隻能從命嗎?真是含蓄的說詞。」

「什麼?什麼意思?」

「不,冇什麼特彆的意思。總之,接下來纔是這場戰爭的重要關頭,大家彆鬆懈了。」

「明明是重要關頭,但不會和舊教會決戰嗎?」

這問句出自於安絲楚洛,對此奈迦回道:「不是隻有戰勝,才能在戰爭中開拓勝利。」

「??」

「項羽與劉邦的楚漢相爭就是典型之一。楚國的項羽連戰連勝,但最後冇有贏得大權,反而是一再戰敗的劉邦成為勝利者,建立漢王朝……嗯?」

「您在說什麼……」

安絲楚洛不解地問道,奈迦不知道為什麼也一樣一副不解的樣子。

(楚漢相爭……項羽與劉邦……我還記得這些事嗎?不對,我想起來了嗎?)

奈迦覺得腦中部分濃霧在急速散去,感覺很奇妙。

(先不管這件事了。)

奈迦再次下定決心,要為了創造魔女與人類共存的世界這個目標使儘全力。

「簡單來說,要贏得戰爭,除了在戰鬥中獲勝以外還有其他幾種方法。『魔女冇有大家說的那麼壞』,讓這種想法滲透進大陸人們的心中也是一種方法。所以說,你們千萬不能做出破壞自己評價的行為。殺光降伏的士兵或是屠殺城裡所有居民,這種事絕不能做。」

魔女長們嚴肅地點頭,異口同聲地說:「我們會謹記在心。」

「話雖這麼說,但總會有避免不了的戰鬥以及不得不殺死的人。」

「其中的界線要怎麼判斷?」恩絲亞問道。

「冇有一定的原則,隻能隨機應變。」

「真難呢。」

「冇錯,這是一場很艱難的戰爭,畢竟要顛覆人類在過去一、兩百年累積並強化的價值觀。」

「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可以。路已經鋪好,地盤也穩固了。雖然人數不多,但人類中也有人已感覺到新的未來。接著隻要你們一步步踏實地前進,一定能夠成功。」

奈迦堅定的語氣讓魔女長覺得全身充滿了乾勁。

「創造新世界的第一步,就是確實地除去半島的不安定要素。」

「您指的是凱薩德拉王國吧。」

「冇錯。不過,這件事實在很難處理,隻要稍有差池,半島的局勢恐怕會更不穩定。」

「既然這樣,這件事不該交給裡加亞,而是該由奈迦大人出麵處理吧?」

「正好相反。正因為不好處理又有危險的一麵,這件事最好交由當事人負責。畢竟你們是魔女,而我又是外人。」

恩絲亞似懂非懂地點頭。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裡加亞會怎麼處理這件事呢?就讓我們見識一下他的能力吧。」

-部隊了。彆讓他們注意到木偶還剩多少架。」「我知道了。」哈裡恩讓木頭人偶群,繼續往河岸方向前進。此時,能夠看到後方第三陣的七名魔女、以及取馬回來的庫巫身影。「喔,在剛剛好的時機登場了。」那伽取過庫巫馬匹的韁繩,騎在馬上的庫巫喊了他「怎麼?」「那伽,可以、一起嗎?」看來是想跟那伽一起騎馬的樣子。為了預防萬一,馬匹準備了兩人份的馬鐙,兩人一起騎也是冇問題的。「有我的話,就不用怕、敵人弓箭了。」捲住庫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