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華佗再世

    

重重有賞!”李世民沉聲說道。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一眼,他們都從對方眼中看到無奈。“陛下,我等又不是大夫,對於治病實在無能為力!不如發出皇榜,我大唐人才濟濟,想必定然有高人奇士為陛下分憂!”李世民略一沉吟,點點頭,“準了!”程處亮策馬上前,對李世民一抱拳,“陛下,末將略通岐黃之術,說不定可以為陛下分憂!”“你?”程咬金大眼睛一瞪。“你懂個屁的醫術,你隻會吃喝嫖賭,鬥雞溜鳥,哪有什麼本事治病救人!”自己...-

啊程…程大人,恭喜恭喜!”張頌文笑得比哭還難看。“恭喜程大人,賀喜程大人!”一群太醫圍攏上來。其中就有白髮蒼蒼的太醫令崔誌明。為了鑽研醫術,他日夜勤學苦練,不是研究藥方就是鑽研藥性。所以當程處亮奇蹟般地治療突厥公主後,他幾乎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對於中醫的研究、瞭解和實踐,在大唐,除了孫思邈之外,就數他水平最高了。此刻老者渾濁的雙眼,淚光閃閃。開膛破肚?割取腐肉?再縫合起來?程大人好大的膽子,若是一個不慎,就是殺害生靈,必然給他自己,給大唐帶來無儘的災難!就算打破自己腦袋,他也不敢想象!而程處亮此次此刻所做的事情,何嘗不是自己一生所追求的夙願!每一個熱愛醫學的人。何嘗不想活死人,肉白骨!然而,數十年來,他腦海中所設想的一切,現在居然被程處亮這樣一個年輕人做到了!他顫抖著聲音:“此等神技,非同凡響,我輩研習醫道數十載,未曾見過如此精妙絕倫之醫術,程大人真乃華佗在世!”“程大人,老朽懇請您到我太醫院任職,為我大唐救死扶傷,光大杏林!”崔誌明對程處亮一躬到地。“崔大人,請起,您太客氣了!小子不才,適當時候,定然去太醫院叨擾您老人家!”程處亮連忙扶起崔誌明。“好!好!太醫院能得程大人眷顧,真乃我大唐之幸!”崔誌明激動地鬍子都翹了起來。年輕的太醫圍攏一旁,互相對視,眼中滿滿都是不可置信,其中一人忍不住讚歎道:“若是此術流傳於世,必然可以挽救千萬人之性命,我等皆應拜師學藝,以傳承此等救命良方!”一位中年太醫,此時深深歎息,感慨道:“今日所見此奇術,方知我輩多有不足之處,程大人的手法,宛如天工開物,令人歎爲觀止!”一位資深太醫,觀察良久也感歎道:“自古以來,外科手術多有禁忌,一招不慎非死即傷,程大人能破繭成蝶,開創此法,實乃杏林一大奇蹟,後世必將銘記!”圍觀的人群中,不乏對程處亮心存疑慮的太醫,此刻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才華,其中一位說道:“此前,我等皆質疑程大人年輕氣盛,不知天高地厚,此時一看,方知英雄出少年,程大人真是我輩楷模!”“就是啊!程大人真乃人中龍鳳,也隻有瞎了眼的某些人,纔會處處針對!”一名太醫瞥了眼外圍的張頌文和王世安,冷嗤道。程處亮順著他的目光,看向張頌文二人,麵色冰冷。“張頌文,你還有什麼話說?快快履行賭約!”對於敢於和他作對的世家走狗,一定要狠狠教訓!隻有把他們打疼了,纔會長記性!“就是啊!張太醫打賭輸掉了,就要乖乖認罰,學狗爬狗叫啊!”阿史奴公主興奮地說道。她長這樣大,還冇有見過大唐太醫學狗爬狗叫呢!今日,一定要開開眼界!“張太醫還請快快履約!”突厥使者高喊道。“張太醫快快學狗爬啊!也讓我等開開眼界!”一眾突厥人哈哈大笑道。張頌文臉色十分難看。這是丟人丟到突厥去了!而且當著皇帝李世民的麵,這以後大唐官場,還怎麼混?難道就這樣認命嗎?不!一定還有其他方法!想到這裡,他走到程處亮身前,假笑道:“程大人,一切都是誤會!以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高抬貴手,放過在下,定然感激不儘!”冇辦法,形勢比人強,此時不得不低頭了,若是等這一坎過了,看我不整死這程家二小子!敢招惹我世家王氏,就算他是國公兒子也不行!一定要弄死他!我說的!“誤會?”程處亮微微一笑。“當時張太醫可信誓旦旦要把本官置於死地,怎麼現在成了誤會了,莫不是張太醫想耍賴,企圖矇混過關!”“廢話少說,快快履行賭約!”“否則,我就把履行賭約地點改到金鑾殿之上,讓你當著滿朝文武和外國使節學狗爬狗叫,怎麼?張太醫,你要選擇哪裡?”“你……你當真要把事情做絕?”張頌文咬牙切齒道,“得罪了我世家王氏,你可要好好掂量一下後果!”“嗬!這個時候還敢威脅我!你爺爺是嚇大的嗎?”“廢話少說,快快履行賭約!”程處亮冷冷喝道。張頌文臉色蒼白。金鑾殿?他還要不要臉?就算他身後的世家王氏,也丟不起這個人啊!不行!萬萬不可!可是?就算這裡,他也丟不起這個人啊!一絲悔恨湧上心頭!看了張頌文一眼,程處亮冷哼一聲,“張太醫,願賭服輸,既然輸了就不能怨恨彆人,還是請吧!”張頌文不為所動。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高抬貴手,放過在下,定然感激不儘!”冇辦法,形勢比人強,此時不得不低頭了,若是等這一坎過了,看我不整死這程家二小子!敢招惹我世家王氏,就算他是國公兒子也不行!一定要弄死他!我說的!“誤會?”程處亮微微一笑。“當時張太醫可信誓旦旦要把本官置於死地,怎麼現在成了誤會了,莫不是張太醫想耍賴,企圖矇混過關!”“廢話少說,快快履行賭約!”“否則,我就把履行賭...